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字号保镖 小舞

第四百三十二章:绝望

    “他们就要冲出去了,速度真是够快的。”

    监控室内,加图跟艾尔拉恩坐在一起,眼神专注的看着监控画面,一脸冷笑的开口道。

    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中带着**的嫉妒和怨毒。

    一个原本跟自己不相伯仲的对手突然间有了爆发式的飞跃,实力暴涨,将自己远远的甩开了至少一个档次。

    这种事情,无论放在谁身上,心里都不会很舒服的。

    加图的内心更是如此,他已经不是不舒服的问题,对于从小到大都被当成是天之骄子的他来说,他的气量甚至比正常人还要小一些,他不允许有同辈人可以超越他,更何况是一个比他还要小上五六岁的林轩辕?

    震惊,嫉妒,愤怒,不甘,怨恨,最终转变成了极致的杀意。

    他不能打败阿道夫,但林轩辕做到了。

    他挡不住艾尔拉恩,林轩辕也做到了。

    如果是他带队突围的话,也不可能有着这么快的速度,而林轩辕还是做到了。

    加图不想去关注,可林轩辕却一次又一次的用他自己如今的实力刺激着他的神经,他的神色微微扭曲着,监控室的屏幕光芒照耀之下,这位阿特拉斯的唯一继承人整个人都带着一种近乎狂躁的戾气。

    艾尔拉恩眯着眼看了一眼身边的儿子,眼神重新转回了屏幕,一言不发。

    “父亲,你说他们能不能离开美国?”

    加图突然开口问道。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林轩辕等人是否能够成功突围已经没有了悬念,但突围了不代表就安全了,只要他们还在美国境内,那就不存在所谓安全的说法,起码尤利西斯就不会罢手。

    “你觉得呢?”

    尤利西斯随口问道。

    “我们在三天之内都没有什么战斗力,如果他们速度够快的话,至少有一半的机会可以生存下来,如果等我们恢复了战斗力而他们还没有离开美国的话,他们一成的机会都不会有,只能死在美国。”

    加图犹豫了下,语气平静的开口道。

    “你也太小瞧皇族了。”

    艾尔拉恩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皇帝派这么多高手来美国,救王复雨是真的,但也不是让他们来送死的,现在皇族和罗斯柴尔德是资源共享的状态,他们有太多的底牌还没有掀开,如果说他没有给林轩辕他们留下后路的话,傻子都不会相信,如果要我说的话,在我们不插手的情况下,他们至少有八成的把握能够离开,就算我们插手了,他们成功离开美国的几率也不会低于一半。”

    “一半?”

    加图盯着眼前屏幕激烈的厮杀场面问道:“为什么是一半?”

    “因为这是皇帝的底线,低于这个几率的话,他依然会救王复雨,但不会选择这么张扬的方式,五成的几率,足以让他赌一次,皇族这些年来每一次经历的转折点都是如此,没有一半成功的把握的话,皇帝不会贸然做任何决定的。”

    加图沉默着,若有所思,对于外界传闻中天下无敌的皇帝,他的感觉其实很复杂,皇帝和叶琉璃在阿特拉斯接受治疗的那段时间,他才刚刚记事,那一切如今想起来模糊而陌生,强大,这是加图对皇帝唯一的印象,外界提起皇帝的时候,所说的似乎永远都是他无敌的战斗力,他的手段如何,如今却已经越来越少有人提起,可是只用了二十多年就将皇族打造成如今这般光景的男人,如果说他是有勇无谋的莽夫的话,估计谁都不会去相信。

    那个男人,能有什么后手?

    “父亲,您的意思是说,这一次美国已经注定了失败?”

    加图沉默了一会,指了指眼前的屏幕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尤利西斯现在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无用功吗?”

    “不,尤利西斯做的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艾尔拉恩眼神明亮而犀利,他笑容狂放的开口道:“他或许拦不住林轩辕,但是却可以成全我们。”

    “成全我们?”

    加图下意识的一愣。

    “看这里。”

    艾尔拉恩指了指前方的一块小屏幕。

    加图顺着父亲的手指看过去,才发现那块屏幕上的景象根本就不是林轩辕突围的场景,而是尤利西斯和加里洛所在的位置。

    这是之前加图根本就没有关注过的画面。

    屏幕中,尤利西斯和加里洛正在大声的争执着什么,雨声掩盖了一切,眼前的画面就像是一部无声电影一样,随着艾尔拉恩的笑意越来越浓郁,画面中,加里洛似乎选择了妥协,他拿出了一台笔记本,开始进行通讯。

    “他们在干什么?”

    加图疑惑的问道,他只能看到加里洛正在拿着笔记本一脸严肃的对着屏幕说着什么,却看不到笔记本那头的人是谁。

    “看下去。”

    艾尔拉恩意味深长的笑着,眼神已经转移到了主屏幕上。

    屏幕中,海军陆战队,第七十五游骑兵团,壁垒装甲军团,烈焰突击师开始依次撤退,唯有勇者步兵师还在勉强支撑着跟林轩辕等人战斗,每一个美军脸上都带着深深的惊恐,无论进攻还是防守,做的都极为敷衍。

    “他们是要”

    一个念头在加图内心浮现出来,加图身体一震,张了张嘴,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加里洛已经合上了笔记本。

    正片战场似乎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就连雨声也都在逐渐消失。

    加图默默的等待着,身体越绷越紧。

    艾尔拉恩也不知不觉的坐直了身体,看着屏幕的眼神愈发专注。

    “嗖!”

    正片战场骤然间响起一声刺耳而尖锐的呼啸声,声音穿破了雨幕,撕裂了空间,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而监控室内,艾尔拉恩父子全部看到了屏幕中的那一点火光。

    火光几乎瞬息既至,显眼的光点变成了明显的尾焰。

    “导弹!我的老天,那是导弹!”

    加图猛然站了起来,失声惊呼。

    “走吧,我们的机会来了。”

    艾尔拉恩脸上的笑容彻底绽放,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向门外。

    与此同时,本来就极为混乱的勇者步兵师方阵变得更加混乱。

    “快躲开!”

    “该死的,是谁下令发射的导弹?”

    “我们是美国的军人。”

    “我们正在战斗,这不公平!”

    “该死的尤利西斯。”

    “壁垒装甲军团的杂碎们!”

    鬼哭狼嚎。

    所有人都在慌忙的闪避着。

    “嗖!”

    远空之中,第二个光点再次亮起,眨眼间接近了战场。

    呼啸而至的导弹越来越近,直扑勇者步兵师的战场。

    降落!

    瞬息间完全爆炸!

    冲天的火光带着大片的血肉冲向高空,雨水疯狂洒落,火光熄灭,浓烟升起,而站在爆炸中心根本就来不及躲避的上百名美军在导弹的轰炸之下根本没有任何幸存者,一个连的兵力在爆炸的瞬间直接被全部抹杀。

    “草!!!”

    “疯了,尤利西斯疯了,妈的,快点冲过去!”

    皇族的突围团队中,王复雨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

    爆炸的最大范围距离他们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足二十米,强烈的冲击波将他们所有人的身体都吹的东倒西歪,死亡的威胁清晰而又直接的笼罩在了每一个人头顶,不止是王复雨,就连林轩辕都神色巨变。

    他完全清楚尤利西斯下令发射导弹的疯狂,更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干掉自己这群人的决心。

    “快走!”

    林轩辕猛然咆哮一声,整个人再次全力爆发,带着身后的团队不管不顾的开始向着前方冲刺,而勇者步兵师也都在躲避着导弹,阻拦他们的力量已经等同于虚设。

    第二枚导弹再次在人群中炸开。

    血雨飞扬。

    碎石,碎肉,雨水一瞬间在林轩辕正前方飞溅起来,浓烈的火光照耀着一切,林轩辕的身体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给掀飞起来。

    无从抗拒!

    身体向后飞退,砸在射手身上,砸在轩辕清欢身上,又砸在了王复雨身上。

    整个突围团队的阵型直接变得散乱,王复雨和林轩辕在地上翻滚了将近十米才停下来。

    耳朵除了轰鸣声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林轩辕眼神一片模糊,他能感觉到王复雨在大声说着什么,但却根本听不到半点内容。

    “扑!”

    一大口鲜血直接从嘴里喷出来,林轩辕眼前一黑,在即将昏迷过去的瞬间猛地扬起手里的天罚,直接刺进了自己的大腿。

    剑锋刺破皮肉,鲜血流淌,剧痛之下,林轩辕神志一清,勉强爬了起来,带着人继续前冲。

    第三枚导弹再次呼啸而至。

    然后是第四枚,第五枚,第六枚

    勇者步兵师的士兵已经完全绝望,人群在大片大片的被直接抹平在地面上,现场一片狼藉,只有突围团队还在踉跄着前行着。

    冲冲冲!

    只有向前!

    只能向前!

    所有人甚至来不及看一眼背后,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埋头向前冲峰。

    导弹的轰鸣声中,一道犹如惊雷的咆哮声瞬间席卷了正片战场,带着愤怒,带着心痛,带着不解,带着痛苦和茫然:“混蛋!!!尤利西斯,你混蛋!!!看看你在做什么?!你没有权力这样做,你在屠杀我们自己的军队,混蛋,停下来,马上停下来,他们都是好小伙子,都是我们的战士,快点停下来。”

    黑夜中,大风大雨,惊雷闪电。

    咆哮声在正片战场上回荡着,美军的五星上将,艾尔拉恩元帅大步在夜幕中奔跑着,漫天雨水落下,将他浑身上下完全浸透,这位看上去跟落汤鸡一样的元帅却不管不顾。

    在所有美军茫然而又有些愤怒的眼神中,元帅直接狂奔到了尤利西斯面前,大声吼叫道:“停下来,快停下来,你不能这样做,总统先生,我求你,停下来啊!!!”

    他大吼着,双膝猛然弯曲着地。

    冰凉的雨水浸透膝盖,艾尔拉恩直接跪在了尤利西斯面前,歇斯底里的大叫道:“我求你,停下来!!!”

    尤利西斯身体猛地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

    深秋的寒意在雨水中弥漫着,冰凉的感觉一瞬间几乎渗透到了他的骨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