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驭香 曾经的青柳

14 密室

    听着汽车马达声渐渐远去,慕容纤纤关上书房门,来到书桌后面坐下……似乎还能感觉到师父坐在这里看书的情景,她轻轻叹了口气,目光转移到桌面上的那包金针上。

    一般医院的针炙用针都是特殊不锈钢或掺以白银所制,这些金针却是真正的黄金夹以某种特殊金属所制,质地柔软,细若毛发,若是没有内力或真气相辅,连用都用不了。对于一般人来说,它们不过是针炙用的工具,但对于慕容纤纤这一派的人来说,这些金针也是武器……甚至是杀人的利器。

    这一包金针数量不少,而且各有特点,慕容纤纤取出其中一支长有尺许的金针,挽了几圏之后,首尾相接,随手套在右腕上,俨然是一只金丝手镯,与左腕那只储物手镯相应成趣。

    心念一动,那包金针已经收进了储物手镯之中,意识进入手镯的空间,看到那包金针安安静静的放在里面,自己也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收回意识之后,她又取出了那块玉牌。

    这块玉牌和那包金针才是她们这一派的传承,据祝国恩说,这块玉牌又叫做玉简,是传说中修真者记录事情所用的,只可惜由于她们这一派修炼功法的缺失,里面的大多数禁制打不开了,导致许多技艺无法学习,否则也不用这么辛苦地在俗世中寻找传人。

    对于师父的感慨,她以前总是将信将疑的,毕竟所学的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但现在倒是有些相信了,毕竟连储物手镯都出来了,其它的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走了会儿神之后,她将玉简贴上额头,手上向玉牌输入一股真气,然后以意识来感应……正如祝国恩所说,这块玉牌,哦,应该是玉简,就如同一本厚厚的书,题头是四个朱红色的篆字:《天香秘录》,再往后看,却是一篇篇调制香料的秘技……但在翻看了十几页的时候,余下的书页却是打不开了。

    “难道这就是功法缺失的原因?”慕容纤纤遗憾的断开真气,将玉简扭开,只一会儿的工夫,就觉得十分疲惫,看来‘阅读’玉简确实是一件很劳神的事情。这部天香秘录就仅是师门传承,也是历代祖师的‘饭碗’,那些调香秘技,只有嫡传弟子才能够掌握,但现在所能看到的调香秘技不过是一个入门基础罢了,据祝国恩所说,《天香秘录》的正文中,甚至能够调制出屠神伏龙的仙香,只是无法进一步阅读罢了。

    将玉简收起,慕容纤纤坐在那里修炼了一会儿《观潮诀》,感觉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她又运行起《长生诀》……这一次找到感觉了,修炼后者对于迅速恢复精神力的损耗有极大的帮助,比较快,而前者虽然修炼过程比较缓和,但速度比较慢。

    “这以后倒是有几分难以取舍了。”

    慕容纤纤虽然是这么说,可她是绝对不会放弃修炼《观潮诀》的,而她也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这两部功诀能够相辅相成,互相影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修炼才会如此精进,才会迅速吸收传承的力量。

    感受了一遍真元和巫力,精神立即大为恢复,比刚才还要好,她伸手在书桌下某个隐秘开关上按了一下,一块地板无声无息的挪开,露出一个一米来宽通向下方的木制楼梯,她起身顺着楼梯下行,走了三十几级才到了底部,迎面是一扇近两米高的保险门,门上有三排阿拉伯数字,是一扇带有密码锁的保险门。

    这里是制香工坊,也是通向另外一个传承的所在,几年来,她就是跟着祝国恩在这里学习调香和针诀,所以开门秘码她也知道。

    打开门,一股淡雅的香气从里面传出来,同时里面的声控灯也亮了起来,慕容纤纤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这才缓缓走进密室。

    这间密室大约有二十多个平方,房间里有两个进出气孔,冷气也能到达这里面,不会使人感觉到气闷,靠墙的桌案上放置着一些调制香料的工具,……说起来这些工具也算是古董了,都是她们这一派秘传的,里面的柜子里还有不少的成品和半成品。

    她的目光在这些物件上扫了一圈之后,便快步来到一张桌子前,上面放着几张信笺还有一件玉制的观音挂坠。

    看着信笺上熟悉的笔迹,慕容纤纤的眼睛微微发涩,她深吸一口气,随手将那个观音挂坠推到一旁,拿起了那几张信笺。

    这是祝国恩留给她的遗书,上面虽然还是他的笔迹,但看起来却是有些虚弱无力的感觉,应该是他临终时所留

    “纤纤,很抱歉!

    原本以为这付担子不必太早的交给你,但现在看来只能由你来承担了,我的时间已经不多,那件观音挂坠是我从茅山宗夺来的,用它可以打开第三道传承之门,但是切记,在没有能力一气施展出八门金锁针诀之前,一定不要尝试,否则会引起真气反噬。还有,切记不要在外人面前施展这两种针诀,茅山宗是个相当可怕的宗门,他们现在虽然不知道是我下的手,但时间长了难保查不到,所以你一定要仔细,尽快掌握八门金锁针诀,打开第三道传承之门。还有一点切记,本门传承源自昆仑玉虚宫,茅山宗的事情如果传出去,可能也会有其他宗门闻风而动,牢守本心!莫失莫忘!”

    “这都是什么嘛,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慕容纤纤跺了脚,虽然口中埋怨,但眼泪却是流了下来……当年她领着弟弟求到祝国恩门下,后来拜其为师,目的就是治疗弟弟的疾病。虽然是大有好转,但始终是无法痊愈,据祝国恩所说,或许只有师门的另外一套针诀能够治疗他的病症,但本门打开第三重传承密室的钥匙已经失去,根本没有办法进入。

    她本来就是天生聪颖,听出祝国恩言中犹有未尽之意,但她并没有问,因为几年时间相触下来,她绝对地相信师父的为人,必有难言之隐。但现在她知道了。那个挂坠就是传承钥匙,祝国恩应该是早就知道它的下落,就因为太过危险所以迟迟没有动手。以他的修为,活上百龄甚至更长时间也没有问题,而且他生性恬淡,也不在意是否打开第三重传承密室,之所以冒此奇险,多半还是为了她。

    “师父,等查出凶手,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慕容纤纤将遗书和观音挂坠都收进储物手镯,转身离开了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