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驭香 曾经的青柳

19 不欢

    “啊嚏!”

    抱着一个卡通游泳圈的慕容纤纤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都是你,现在游哪门子的泳?!”

    “喂!是你太弱了好不好?”

    杜飞儿划着水游到慕容纤纤身旁,歪着头看她:“也不像是着凉了,哎……该不是岳鹏不举在念叨你了吧?”

    “去你的!”

    慕容纤纤瞪了他一眼:“哎,飞儿宝贝,跟你说真的,姐这里有一笔钱想投资来着,奶奶反正是退休了,每天摆那个冷饮摊子风吹雨淋的,哪里赶得上租个小店做生意?”

    “你哪来的钱?不是说遗产只有产业没有钱吗?”杜飞儿狐疑地问道。

    “放心吧,姐的钱来的光明正大。钱那东西放在银行里也只会生少许的利息,还不如拿出来做生意,你我姐妹俩一人一半的股份,听说大学生创业还有优惠政策呢。”

    杜飞儿却愁道:“你还不知道我那几个姑姑叔叔,要是知道奶奶开店赚钱,还不把奶奶的钱包翻个底朝天?”

    “所以要以我们两个人的名义喽。”

    慕容纤纤腾出一只手搂着杜飞儿的香肩:“你叔叔他们再无耻,也不能鼓动奶奶拿老板的钱吧?”

    “那做什么生意?”杜飞儿问道。

    “卖香料。”

    “香料?闻香坊?”

    “对,你先回去征求一下奶奶的意见。有了这个小店,咱俩的学费和小小治病的钱都有了。”

    “真的那么赚钱?哎,我听说开发区那边有个学校招收患有孤独症的儿童上学,是和正常孩子一起上学,还有专门的老师和护理人员,就是学费挺贵的,如果真的赚钱,可以让小小去念书了。”

    “真有这回事?那你快去打听一下那个学校在什么地方。”

    “老佛爷,奴才这厢有礼了!”

    杜飞儿吓了一跳,“哎,你这铃声怎么还没换?小心再用它就没人给你打电话了。”

    “没关系,这个铃声一般都是给陌生人用的。”

    慕容纤纤出了泳池,披上了一条浴巾跑去接电话,“你带小小去洗澡,他自己可以的,你放些热水就行了。”

    电话是祝士英打来的,她约慕容纤纤在天龙海鲜舫见面。对于这个邀请,慕容纤纤并不奇怪,只是抻到今天……她也佩服那一位的韧性,事情迟早是要发生的,她也没办法,一想到这些,慕容纤纤又禁不住埋怨师父为什么不早点儿将这些事情搞定。

    天龙海鲜坊是一家高档次场所,慕容纤纤工作的那家酒吧虽然不错,但比起这种场所,那绝对是天堂与地狱的差距。因为心里有事,慕容纤纤也没去欣赏和打量这里的环境,直接找到约定的房间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这名青年的皮肤有些黑,身材倒是不错,长得有几分祝士英的模样,一双眼睛非常有神。

    “请问你找谁?”青年皱着眉打量慕容纤纤,那种眼神很让人不舒服,里面显示着倨傲和审视。

    “我找祝士英女士。”她淡淡地道。其实她对祝国恩家里的人根本不熟悉,用老爷子的话说,她们今后最好是没有任何的来往,形同陌路才好。只是她还做不到这一点,否则今天就不应该来这一趟。

    “你就是慕容纤纤吧?请进请进。”

    青年的语气中多了几分热情,但眼神却是更加的好奇了。

    慕容纤纤走进房间,里面有两个男人,却没有祝士英,这让她有几分疑惑,转头看向那名青年。

    “你好,我叫文强,祝士英是我的母亲。”

    青年脸上露出微笑,伸出手来自我介绍。

    慕容纤纤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手,问道:“祝女士怎么不在?”

    文强笑了笑,“我妈临时有事不能过来。这位是我父亲,这位是李昆律师,我们集团的法律顾问。”

    慕容纤纤也报以一笑:“法律顾问?如果再有个法官是不是就齐全了?”

    她迳自来到一个座位坐下,看着文强的父亲:“我知道你,文佑福先生,有什么事情请说,我还有事情。”

    “慕容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文强,先让服务员上菜,我们慢慢谈。”文佑福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脸上却随即浮上了一层笑容。

    “不用客气了,我们都不是来这里吃饭的。”慕容纤纤阻止了文强,“本来按照师父所说的,在他老人家去世之后,我和你们祝家之间不应该再有交集,不过有些事情恐怕不是说断就断的,所以我来了,有事请说。”

    “喂,我姥爷怎么可能说这种话?”文强在旁边说道。

    慕容纤纤转头看着他:“你对师父又了解多少?你知道他老人家的师承吗?”

    文强有些茫然地摇摇头。

    “你当然不知道。因为这是传统,只有师父与弟子的关系,我想在师父逝世之前,你们恐怕连我的名字都不会知道。”慕容纤纤说道。

    “呵呵,慕容小姐,这次请你过来,我们不是探讨传统的问题。”

    文佑福觉得这楼有些偏,连忙接过话来:“慕容小姐快人快语,我也不转圈子。请问,闻香坊的那些香料配方可在慕容小姐手里?”

    “不错,是在我这儿。”慕容纤纤点点头。

    “据我所知,闻香坊这个品牌已经被我岳父在中国及海外多个国家注册,现在这些品牌的所有人都是你,对不对?”文佑福又问。

    “没错,是这样。”

    “是这样,慕容小姐。我们祝氏集团准备出资两百万买下你手中所有的配方,这是第一个方案;第二个方案就是你可以技术入股,将配方折算成股份,成为祝氏集团的股东,每年享受分工。李律师已经将所有的文件都准备好了,请你先过目。”

    文佑福向李昆点头示意,那位律师立即打开随身的皮包,取出两份打印文件推到慕容纤纤的跟前。

    慕容纤纤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拿起来,“文先生,无论是哪个方案,结果都是要我交出香料的配方对不对?”

    “没错。”文佑福点点头。

    “那我们没什么可谈的。”

    慕容纤纤站起身:“文先生,以后类似的会面就不必了,我们都没有闲暇在这个话题上浪费。”说完,转身而去,离开了房间。

    文佑福愣那儿了:“哎,她这是什么谈判态度?”

    “得了爸,人家是学生,不是商人,您还要人家什么态度。”文强在一旁笑道,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你小子……快给你妈打电话。”文佑福瞪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