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驭香 曾经的青柳

42 大涨

    42大涨

    开什么玩笑?

    虽然她现在对翡翠的价格还有几分懵懂,但这个不用操心,便是旁边没有严浩天这等比较在行的人帮衬,那些珠宝商人也会将价格炒上来的,她只需要摆出一付老神在在的模样就成了。

    现场的氛围有些热烈起来,那些看热闹的不过是眼馋这价值百万的翡翠而已,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许多珠宝行当的人,他们关注的却是翡翠原料……阳绿的翡翠本来就不多见,而这冰种的也只比玻璃种的差上一点,可看这块料的大小和目前的表现,这块料应该不小。本来有几个人还想喊价,可听慕容纤纤还要再解下去,也只好等着。

    “慕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解这块料如何?”何绍聪突然开口道。

    “慕容,绍聪,在赌石、解石方面可算是专家了,请他帮忙决不会后悔的。”严浩天在一旁笑道。

    慕容纤纤笑盈盈道:“那就有劳何先生了。”

    “大家都是朋友了,还那么客气做什么?叫我名字就行了。”何绍聪笑道。

    朋友也有好几种,咱们之间有那么熟吗?

    慕容纤纤心中嘀咕,嘴上可没说什么。

    何绍聪来到解石机旁,请那位伙计让开之后,便开始仔细观察那块毛料,在判断了一下翡翠的走向之后,便开始解石,‘沙沙’的锯片声又吸引了围观者的目光。

    随着碎石的纷纷掉落,众人的心情也是跟着紧张起来,场中除了锯片发出的声音之外,便属众人的呼吸声最大,倒是慕容纤纤这个当事人心中最为平静……对于她来说,里面的翡翠已经不是问题,关键在于值多少钱。

    严浩天看了一眼身旁的幸运儿,不禁有几分唏嘘,先是价值上亿的别墅轻松到手,然后便是在初次赌石的时候大放异彩,这似乎是老天爷有意补偿他过去十九年来对这个女孩的亏欠。

    “严律师,你看这块翡翠大概多少钱?”慕容纤纤轻声问道。

    “低于二千万不要松手,这块翡翠,够你和弟弟吃一辈子了。”严浩天也同样轻声回答道。

    “哼!”

    旁边的何绍雯显然是听到了她们的对话,鼻子轻轻地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表示不满,但另外二人似乎没注意到,因为此时的锯片声已经停了下来,她们都向解石机的方向看去。

    “大涨啊!”

    “好大一块料!”

    围观者都啧啧赞叹,一个个都挤上前伸手要摸一摸,沾沾喜气……至于有没有其它想法的就不知道了。

    “哎……大家都离远一些,看可以,动手就不必了。”老黄一看这架势也担心出事,这一块料抱走也不是什么难事,万一真遇到那鬼迷心窍的,把这块料摔一下也是损失重大,算谁的合适?

    所以他连忙上前,将那些往解石机跟前凑合的人拦开。不过,老黄心里也在琢磨,或许慕容纤纤的抽样检验方法还真值得试试,反正是自家的石头,晚上回去也解两块看看,毕竟卖翡翠可比卖毛料赚钱多了。

    “慕容小姐,这块料一千八百万,卖给我怎么样?”袁老板还是第一个跑过来的。

    “二千万。”

    旁边一个声音插进来:“袁老板,我那里高档翡翠的料不多了,帮衬小弟一回,这个情我领了。”

    却是齐文成。

    “二千一百万。”旁边的何绍雯开口道,她狠狠地瞪了严浩天一眼,仿佛都是他的错。

    严浩天郁闷了,自己只不过是探了下头就中枪,幸好没有全身出镜呢。

    “呵呵,何小姐既然开口中,我们只好等下一次了。”

    袁承祥和齐文成都认识何绍雯,看到又是她半路杀出来,均无奈地对视苦笑了一下,放弃了争夺……以他们的身份,在这个价格上再计较下去,那就是得罪人了,没那个必要。

    “谢谢二位。”

    何绍雯盈盈一笑,看向慕容纤纤:“慕容,可以成交了吗?”

    “当然可以。”

    慕容纤纤手里有货当然会卖,等何绍聪抱着那块翡翠过来后,两个人直接办理了转帐手续。

    “今天中午我请客,严律师,推荐一间好一点儿的酒店如何?”慕容纤纤微笑着说道。

    何绍聪却问道:“慕容,那剩下的料不打算解了吗?”

    “运气哪能天天有,我准备买台小型解石机,自己慢慢切着玩。”慕容纤纤说道。

    切着玩?

    这位还真能说,不过想到她刚才堵涨价值两千余万的翡翠,似乎也有这个资格。

    何绍聪还想试着劝一下,他想看看慕容纤纤的运气有多旺。

    但正要开口的时候,严浩天正好说话:“慕容,今天我们还有别的事情,中午这顿就算了,改个时间一定叨扰你一顿。是不是,绍聪?”

    “是,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改天吧。”

    何绍聪只得改口,旁边的何绍雯自然也没有想与慕容纤纤继续相处下去的意思,巴不得的早些分开。

    慕容纤纤当然是真心请客,但想到对方也确实不能抱着两块翡翠满世界的走,心中也自释然:“那就改天再约吧。”

    “这是我的名片。”何绍聪连忙递上自己的名片,慕容纤纤却又要了一张,在背后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约好有时间再见之后,双方告辞。

    等那三个人离开之后,老黄凑到她的跟前问道:“慕容小姐,你柜台那六块石头真的不解了?”

    “不解了,我想回去自己练手。老黄,你知道哪里有卖小型解石机的?”慕容纤纤问道。

    “解石机?我这里就有,不过不是新的……呃,别误会,八成新,就用了四、五次,后来买了这个稍大的,那个就用不上了,价格好说。”

    老黄倒不是客套,慕容纤纤在他这个店里连续解涨了两块毛料,大大刺激了围观者,已经有不少人过去选毛料了,反正那台解石机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低价转让出去,和慕容纤纤也算是结回善缘。

    慕容纤纤跟着过去看了一眼那台解石机,机器什么的确实还是挺新的,她当即拍板同意,老黄立即让伙计去雇辆车过来。

    这时,一个青年风风火火地走进店里,老远的便喊道:“爸,你这儿生意不错啊!哎,这不是慕容小姐吗?我正要找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