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驭香 曾经的青柳

45 采菁

    45采菁

    “我也觉得和江小姐很有缘分呢,不知道江小姐是哪里人?”慕容纤纤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既有几分亲切,又不显得媚俗。

    “这年头‘小姐’这个词都被那些家伙用糟蹋了,还是叫名字自然一些,你说呢,江-小-姐?”

    何晴晴侧头看着江采菁笑道……这是个爽朗的女孩,很容易获得别人的好感。

    “我也觉得叫名字比较亲切一些。”

    江采菁轻轻拍了何晴晴一掌,才继续道:“我是从香港总公司过来的,还是第一次来内地。”

    “看来我们不太可能是亲戚了,不过现在做朋友也很好嘛。”慕容纤纤笑了笑,眼底却闪过一丝沉思。

    她的容貌遗传自母亲,但她从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见过母亲娘家的人,记得小时候曾经问过母亲自己为什么没有姥爷和姥姥,母亲先是很生气,后来则说他们距离的太远,来不了,再后来……就伤心的哭了,慕容纤纤就再也没有问过这方面的问题,因为她知道母亲会伤心,只是偶尔听到家里别人谈论过,母亲原本是住在香港的……她过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香港在什么地方,后来也不当回事了。

    “或许真有什么亲戚关系,但那又怎么样?反正母亲不在了,一切都断了,这些年我一个人过得很好,今后……也一定会过得更好。”看着面前这张与自己酷似的清纯笑脸,慕容纤纤默默地对自己说。

    ‘塞纳河’西餐厅是这附近相当高档的餐厅,老板据说是留法归国的一名博士,但厨子和服务员却是从法国请来的,做出来的法式大餐口味非常纯正,在大连市也是颇有名气……以大连如今的国际地位而言,能够在餐饮界博出名望,无论背景还是自身的实力都是不可小觑。

    温暖的阳光从落地窗斜射而至,照射得那些植物愈发的青翠,让人的心情也随之愉悦起来。

    慕容纤纤还是第一次进入这种场所,不由得举目四顾。这里的环境确实很优雅,和她所认知的一些中式餐厅大不一样,上楼的楼梯都是以玻璃护栏盘旋而上,这二楼就是大厅,被无数半人高的小栅栏和盆景隔成一个一个的雅座,不过大多也能望到。

    这里的服务员多是一些身穿统一服装的金发女郎,也有一些高鼻深目的男性,倒是颇有几分英气。就餐的人大多是一些打扮端庄的中、青年男女,看上去似乎是个个都是成功人士,但也不乏一些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女。

    中心处是一个圆形平台,上面摆放着一张黑色的钢琴,一把桃木椅,看来是表演用的,但此时并没有人在上面演奏。

    慕容纤纤的目光不由得在上面看了看……小时候她是很喜欢钢琴的,可是家里的环境最终让她放弃了自己的爱好,每次看到钢琴,她的眼神总是不自觉的在上面流连,也算是对往事的追忆。

    “慕容,你会弹钢琴?”江采菁问道。她对这个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女孩很是好奇,不免想从一些言谈举止中打探一些关于她出身方面的情况。

    “不会。”

    慕容纤纤摇摇头,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钢琴虽然是高雅艺术,可也是高贵艺术,我虽然喜欢,但因为家庭原因,却没机会学习。”

    “太遗憾了,其实你的手指很适合学习钢琴,如果你以后想学,我可以帮忙介绍个老师给你。”江采菁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深问……再问就讨人厌了。

    “谢谢。”慕容纤纤客气地点点头

    餐厅里虽然有不少的客人,但并不觉得拥挤,众人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来到一个视野颇为不错的雅间坐下,赵峰从服务员手里取过菜单请众人点餐,“今天我请客,咱中国人开这洋荤也不太习惯,也就是过来尝一尝,大家喜欢什么自己点,咱老赵这次是舍得一身剐了。”

    “喂,峰子,别说得这么血淋淋的,害得我点牛排的心情都没有了。”肖志宏大声说道。

    “是啊,等一会儿牛排上桌,我们都不忍挥刀了。”雷涛作出一付愁眉若脸的模样。

    “不忍挥刀?我看你小子把刀磨的比谁都快,信你才见鬼了呢!”赵峰故做恼怒状,众人都笑了起来。

    赵峰在银行系统工作,最近又升了职,交了女友,心情大好,所以要召集当年宿舍里的几个兄弟聚上一聚,也算是庆祝事业和爱情双丰收。

    大家都是年轻人,食不言这一传统早就扔到了脑后,吃西餐时更没这些讲究,气氛不多时便热闹了起来。肖志宏他们三个知道何晴晴是赵峰的菜,雷涛在学校的时候就号称‘守定慕容不放松’,所以三个人频频向杜飞儿、江采菁发动攻击。

    此时,在富丽华大酒店的一间包房中,严浩天正向何氏兄妹告辞:“我手里有个案子,周一就要开庭,就不陪你们了,有事情打电话给我。”

    “还没吃饭就走,你就那么怕我们吃掉你?”何绍雯不满地道。

    “忙完这段时间,我去香港请你们吃饭。”严浩天和她们兄妹自小相识,也不以为忤。

    “雯雯,浩天忙正事,你应该理解他。”

    何绍聪不满地看了妹妹一眼,然后笑着对严浩天道:“不用理她,什么时候回香港打个电话,我来做东。”

    兄妹二人送严浩天上了电梯之后,回到房间,何绍雯还是一付气鼓鼓的模样,何绍聪看着直摇头:“雯雯,女孩因为生气而可爱,但频繁的生气或者耍小性子就会变得可厌。浩天那种人是视事业为生命的,你如果真的爱他,就应该接受他的事业,如果你非逼着他在事业和爱情之间做唯一的选择,那最终还会失去他。”

    “可是……”

    “别可是了,又想今天上午的那个女孩?”

    何绍聪看了她一眼:“别想那么多了,浩天不是说了吗?就是一件案子的客户,如果你紧盯着这件事情不放,说不定还真会折腾出点儿什么事情。再说了,那个女孩还真有些……古怪啊!”

    “古怪?什么古怪?”何绍雯的八卦之心大发,连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