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驭香 曾经的青柳

50 翡色迷人

    50

    心疼只是下意识的,其实要想降低损耗,最好是用激光切割,不过她现在可没这个条件,接下来的加工要耗费大量的翡翠,如果让那些加工珠宝的厂商看到,一定会大骂败家子的。

    女人无论多大年龄,都无法拒绝美玉的诱惑,慕容纤纤也不例外,欣赏了一会儿之后,她将整个毛料又翻过来,将另外一边的表皮切了下去,来回折腾几回之后,慕容纤纤以粗糙的手法,就跟剥鸡蛋皮似的将外层剥开,露出里面的大块玉肉。

    在用清水清洗干净之后,那碧莹莹的翡翠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令人迷醉的色彩,慕容纤纤将手放在翡翠上面,看到自己的一双手都被映照得碧绿,抚摸着光滑切面上那充满了凉意的翡翠,心情陡然放松下来,刚才解石时候的紧张与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玉石,无论是什么颜色的,总是美丽的,尤其是这种高品质的翡翠,那种绿到极致的绿意,散发着一片梦幻般的美丽,配上那犹如流水一般清澈透明的种水,牢牢地吸引着慕容纤纤的眼球,久久舍不得从中挪开。

    “呵呵,再漂亮的东西也得物尽其用才算是宝贝。”

    慕容纤纤努力的说服自己,然后开始了下一轮的切割……将它们切割成一片片只有厚约一厘米,长约十厘米、宽约五厘米的玉牌。玉石的成色好,里面所蕴含的灵气就充足,而且所承载的巫力也更多,不仅提高了制符的成功率,同样也会提升巫符的品质和威力。

    足足切割了两个多小时,慕容纤纤才算将整块翡翠切割完毕,破碎的石屑和翡翠碎屑在她脚下铺了厚厚的一层。

    成品的玉牌一共有八十四块,如果不是她的切割工具和技巧太差,成品还要多一些,她将这些玉牌放到了地上的水盆里,顿时……一整盆清水都被渲染成了绿色,在灯光的照射下,整个地下室都变成了冷色调,虽然慕容纤纤身上落满了石粉,但在满室翡色的映照下,也显得明艳不可方物,只是此时无人欣赏,她自己的注意力却大多急中在翡翠上面。

    “真是漂亮!看来应该再买一台小型的抛光机才行。”慕容纤纤翻动了一下水盆中的翡翠,虽然看上去非常的漂亮、迷人,不过表面还显得比较粗糙,需要用抛光机将表面抛光才行,她现在手上可没有那东西,但五金商店中就有这玩意。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不知不觉已经忙活了近三个小时,连一口水都没喝。不过,她的体质可不是普通的弱质,除了微微有些口渴之外,倒是没有觉得过于疲惫。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看看时间还早,她麻溜的将地下室收拾了一番……下一次解石,说什么也不能在地下室里解,反正车库没车,地方大着呢。

    心里寻思着,她就将那台解石机搬到车库。

    “姐……帮你。”

    正在看漫画书的慕容小小扔下手中的书本跑了过来。

    “乖,小小还看书去,姐自己来就行了。”慕容纤纤哪舍得弟弟干这个,哄着小小坐回去,她将解石机搬到了车库里。

    “可惜了,这么大的地方,除了一辆半新不旧的摩托车就再没有其它东西了。”

    放下解石机,慕容纤纤看着空荡荡的车库,心里突然想起买车来了……自己有车就方便多了,而且再搭载小小出门的时候,不单快速,而且安全性也大有保障,想起那次车祸,便是一阵心悸,若是当时小小也在车上的话……她简直不敢想象。

    “反正现在有钱,等放假的时候先去学习车票,然后买一辆差不多的就行。”慕容纤纤想了一下,便下定了决心,现在大学生别说开车上学,就算被别人包二奶,每天也是公开的车接车送,她怕什么啊?

    正思忖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慕容纤纤一看……又是杜飞儿,连忙按下接听键:“嗨,飞儿宝贝,合同签了吗?”

    “刚刚签完。”

    杜飞儿低声道:“等一会儿要去吃饭庆祝一下,放心,我会准点过去的。”

    “有什么事情?”慕容纤纤问道。

    “刚才孟超来电话找我,他不知道你的手机号码,我没告诉他,但答应转达了。”

    “别弄那么神秘好不好?”

    “呵呵,今天晚上去的女宾都要身穿礼服,你好像没有吧?”杜飞儿轻轻地笑道。

    “这么麻烦?那我去了就把礼物交上走人。”慕容纤纤有些郁闷,以前也不是没参加过同学的生日宴,但到了大学之后,似乎都不同了。

    “哪有你那么做的?你那不是送礼,是骂人了!”杜飞儿失笑道。

    “难道还要去买礼服?多少年不知道能穿一次,值不值吗?”慕容纤纤有些不愿意。

    “话不能这么说,首先你是有钱人了现在,你应该想着买一件好的礼服可以穿多少次。再说,这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别不舍得,委委屈屈了十九年,现在就不兴暴发一次?要不我推了这边去陪你?”

    “怕了你啦,我可不敢耽搁你的大事。对了,千万不要多喝酒……不是,就不要喝酒,就说对嗓子不好。”慕容纤纤叮嘱道。

    “啰嗦,我的酒量比你大好不好?”

    “也就是一杯和两杯的差距,有什么好吹的?”

    慕容纤纤不等杜飞儿回口便抢先挂了电话,气得杜飞儿在那边跺脚。

    “小小,姐要出去一趟,你自己在家,只有雷哥哥和飞儿姐姐来了,才准开门,知道吗?”

    “雷哥哥……飞儿姐姐……”小小用力的点头。姐弟俩这些年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小小有时候自己在家,有时候在雷家,倒是颇为安静。

    骑着摩托车买衣服是没什么、会客也没什么,可要是穿着礼服骑摩托车……那明天的新闻里可就有角色扮演了,慕容纤纤索性素面朝天地出门,准备打车过去。

    要不说是越忙就越忙……在路边张望许久,台台的士都是满客,旁边还两人,看来也是在等的士的,好不容易等了个空车,慕容纤纤一步抢上去:“师傅,大商!”

    旁边两人慢了一步,站在车外边,一脸悻悻的看着慕容纤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