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花间雪

第874章 处置

    真的?

    众人怔了怔,纷纷低头看向刺客们,只见一名刺客的外衣衣袖被割破,露出了里面的白色里衣,雪白的袖口上,绣着一只凶狠的黑色蝎子,和蒋副将衣袖上绣的蝎子分毫不差……

    两名和蒋副将关系不错的军营士兵相互对望一眼,依旧有些不相信的走上前,挥剑将死尸们的衣袖全部割破开了,只见他们的里衣衣袖上,全都绣着一只黑色蝎子。

    两士兵一点儿一点儿的抬头看向蒋副将,眸子里闪着浓浓的痛心与指责,仿佛在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蒋副将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面上却是一片平静:“只是巧合罢了,蝎子是个凶猛的动物,梁城里有不少男子喜欢,将蝎子绣在衣袖上做图案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总不能说每个在衣袖上绣了蝎子的,都是这些刺客的同伙吧……”

    蒋副将义正词严的辩驳响在耳边,慕容雪不急不恼,笑微微的道:“如果只是在衣袖上绣个普通的蝎子图案,确实不能算是刺客的同伙,但蒋副将衣袖上的蝎子可不普通,那蝎子上涂抹了一种非常特殊的药汁,遇血会变颜色……”

    真的?

    那两名军营士兵对望一眼,俯身从死尸们身上抹了把血,阔步走向蒋副将。

    淡淡血腥味迎而扑来,蒋副将的面色微微泛白,冷眼看着那两名越来越近的士兵,道:“你们想做什么?”

    “我们想帮蒋副将证明清白。”两士兵一字一字的说着,走到了蒋副将面前,伸手去抓他的衣袖。

    蒋副将眸底闪过一抹阴霾,挥掌打开了士兵们的手,冷冷的道:“我是清白的,不必证明,你们和我兄弟多年,难道都不相信我……”

    “正因为我们相信蒋副将,才更要帮蒋副将证明清白,您不能背着谋害沈少将的嫌疑回去啊……”两士兵郑重的说着,眸底闪着浓浓的诚恳之色。

    蒋副将不屑轻哼:“血是红色的,滴到黑色图案上后,黑色蝎子会变成红色,黑红色,或深紫色,你们确定你们是在帮我,而不是在帮着别人陷害我……”

    “这……”两士兵蓦然一怔,显然是没想到这种情况。

    “蒋副将放心,你,我无冤无仇,我可没兴趣用这么拙劣的方法陷害你,我刚才已经说过,你衣袖上的蝎子图案上抹了特殊的药汁,血滴到那上面后,蝎子会变成的颜色不是红色,不是黑红色,也不是深紫色,而是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特殊颜色……”慕容雪不屑嗤笑。

    眉宇间萦绕的清冷与高傲,看得那两名士兵心中对她多了几分信服,转头看向蒋副将:“蒋副将,滴血吧!”

    说话间,两士兵伸手去抓蒋副将的衣袖。

    “滚开。”蒋副将心中慌乱又烦躁,挥掌打开了两士兵的手,两士兵没有妥协,而是再次伸手去抓蒋副将的衣袖……

    两士兵一副将就这样你来我往的推搡了起来,不经意间,一滴血自士兵的手上滴落,滴到了蒋副将衣袖的蝎子图案上,一道金光自蝎子上迸射而出,瞬间又消失无踪,那极致的速度,若在平时,众人根本察觉不到它,就算察觉到了,也未必找得到它的根源。

    可刚才,众人都一瞬不瞬的望着蒋副将,刚好将那异样金光尽收眼底,尤其是一名士兵担心自己刚才眼花了,又滴了一滴血到那个蝎子图案上,一道金光再次闪出,众人确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蒋副将的蝎子图案沾了血,果然会变颜色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沈衍冷冷看着蒋副将,锐利的眼瞳里寒意迸射。

    “很简单,蒋副将在明面上是表哥的人,刺客来袭时,他要帮着表哥抵御刺客,但他又不想被刺客同僚们刺死,所以,他穿了这件绣着黑蝎子的戎装,在刺客们来临时,将血滴到图案上,射出金光,吸引刺客目光,前来刺杀的刺客们就会知道他是‘自己人’……”慕容雪说的轻飘飘的。

    沈衍却听得面阴沉,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射向蒋副将:“蒋副将!”愤怒的声音里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站在这里的三十名军营士兵,他一个一个的怀疑了一遍,却唯独没怀疑蒋副将,因为蒋副将跟在他身边六年,曾几次和他出生入死,他早已视蒋副将为兄弟,除了家人外,他最信任的就是蒋副将了。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恰恰是这个他最信任的兄弟,背叛了他,出卖了他!

    士兵们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将蒋副将的双手反剪到背后,紧紧捆绑住,押到了沈衍面前。

    沈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声音冷若寒冰:“为什么要这么做?”

    证据确凿,蒋副将无法再狡辩,干脆也不再隐瞒,扬声道:“不为什么,只是我不想再单纯的只做个小小的副将,傅元答应我,等你死了,就提我做少将……”

    沈衍的面色微微阴沉,冷冷看着蒋副将道:“你武功不错,又屡立战功,只要再等几年,你积攒的军功足以让你光明正大的升为少将军……”

    蒋副将不屑嗤笑:“几年是多少年?突厥内乱,旧王故去,新王登基,肯定会着重稳定突厥的局势,短时间内绝不会发动战征,梁城风平浪静,无仗可打,只凭军营里那些琐事来攒军功,还不知要攒到哪年哪月,才能让我成为少将军……”

    而傅元开出的条件,只要他办成了,立刻就能成为少将军,这么迅捷的升迁之路,傻瓜才会往外推……

    望着蒋副将理所当然的目光,沈衍突然间不怎么说什么了,为了自己升迁,谋害别人性命这样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可蒋副将却觉得合情合理,他们的观念完全不同,没什么可说的了!

    “将他带下去吧!”沈衍轻轻摆了摆手。

    “是!”士兵们领命,押着蒋副将向谷外走去。

    望着众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沈衍疲惫的揉了揉额头:“相处六七年的副将,我都没看清他的心思,是我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