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 花间雪

第876章 军营惊变(2)

    ,。

    悄悄的进去,不要打草惊蛇!

    欧阳少宸,慕容雪,沈衍巧妙的避开守门士兵,以及军营里的明岗暗哨,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主帐后面,用将主帐割开一个口子,悄悄向里望去。

    只见主帐里站了一圈侍卫,他们手里拿着长剑,剑尖毫不留情的对准了站在正中的那二十多名身穿铠甲的将士。

    一名四十岁左右,唇上留着黑色胡须的中年男子坐在他们正前方的太师椅上,慢条斯理的轻抿茶水,那悠然自得的模样,看得慕容雪挑了挑眉,压低声音道:“那男的是谁?”

    沈衍瞟了中年男子一眼,低低的道:“他叫傅奇,是傅元的左右手,深得傅元信任,傅元来军中协助我爹处理军中事务时,经常带着他……”

    慕容雪了解的点点头,原来是军中的常客,军营士兵们差不多都认识他了,难怪他能带着侍卫进军营,不过:“他现在在做什么?威胁军中将士?”

    “说对了一半,他现在应该是在威胁、利诱军中将士。”沈衍低低的说着,目光幽深:除了傅奇和那些侍卫,主帐里的将士都是军营的人,是父亲亲自提拔起来的,对他们委以了重任,给予了重用。

    现在,傅奇将他们聚在了一起,准备收买,站在傅奇身后的那几名将士,应该是已经被收买成功的,被侍卫们紧围着的那些将士,则是还在负隅顽抗……

    慕容雪微微眯起眼眸,将军沈岳是梁城二十万大军的最高统率,只有他才有资格命令大军里的大小将齐聚一帐,监军傅元,最多只能协助沈岳处理一些军中事务,无权号令军中将士,傅奇这个监军的左右手,更加没资格命令军中的将士们了。

    可现在,傅奇竟然以监军下属的身份,将军中将士们召集到了将军的主帐里,呵呵……看来:“舅舅,表哥对军营的管束力度不够啊……”竟然让他们堂堂将军麾下的将士,听从监军属下的命令……

    沈衍不赞同的摇摇头:“在梁城这些年,父亲每天都来军营,将军营管理的妥妥当当,二十万大军对他言听计从,他在军营里拥有绝对的掌控力……”

    “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慕容雪不解的询问:如果沈岳真的在军中拥有这么绝对掌控力,没有他的命令,军中将士们就会在军营里各司其职,而不是被傅奇聚集到这里威胁利诱……

    沈衍沉吟片刻,低低的道:“阿篱失踪的这十几天,父亲一直忙着找他,极少来军营,难道傅奇是在这段时间里奇趁虚而入了……”

    看样子是的!

    慕容雪目光幽幽,趁着沈岳找寻子,无瑕顾及军营,潜来军营里控制将士们,傅奇真是好手段,不过:“舅舅掌控军营十几年,怎么还比不上傅奇的这十几天?”

    傅奇将军中将领们聚集到主帐里,还坐在沈岳专用的太师椅上作威作福,如果将士们只尊沈岳为统率,肯定会怒气冲冲的将傅奇打出去,可事实却是,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儿反应……

    “应该是傅奇用了什么手段,逼得将士们不得不聚到这里……”沈衍低低的说着,抬眸看向傅奇,只见傅奇放下了茶杯,居高临下的看着不远处的将士们道:“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要不要归顺于我……”

    将领们眼睑沉了沉,没有说话。

    一名年轻的将领站了出来,朝着傅奇厉声怒斥:“姓傅的,你不要逼人太甚……”

    “我可没有逼你们,我明明将选择权交给你们了,你们可以选择归顺,也可以选择不归顺!”傅奇悠悠的说着,眼角眉梢尽是冷傲。

    “你……”那将领气噎,好半晌方才恢复过来,怒气冲冲的道:“少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如果你真不想逼迫我们,就不会给我们下毒……”

    将领们中毒了?

    慕容雪目光一凛,仔细凝望将领们,只见他们气色如常,面色如常,只在眉宇间浮现一点不易察觉的红色,红色极淡,却透着说不出的妖娆!

    将领们确实是中毒了,这样毒隐藏极深,症状极轻,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所以,她刚才才没有注意到……

    “我下毒只是想让各位来这里,没有逼迫各位归顺于我的意思……”傅奇说的漫不经心的。

    “是吗?既然如此,就请傅大人将解药交给我吧!”那名将领毫不客气的朝着傅奇伸出了手。

    傅奇视而不见,悠悠的道:“我那解药是用很多名贵药材精制而成,只给自己人服用……”

    “你直接说,归顺了你的有解药,不归顺你的会毒发身死亡不就行了……”那将领冷冷打断了傅奇的话,锐利的眼瞳里满是鄙夷。

    傅奇不以为意,傲然道:“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归顺我的,给解药,不归顺的,毒发身亡……”

    眼看着年轻将领又要斥责,傅奇瞟了一眼桌子上摆放的沙漏,悠悠的道:“废话少说,快做决定吧,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时间?什么时间?

    将领们相互对望一眼,眸底闪着浓浓的疑惑与不解,还来不及询问,就觉胸口突然腾起一股尖锐的疼痛,就像一只利爪伸到了五脏六腑间,狠狠的抓挠,将领们疼的全身直冒虚汗,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眸子里闪着浓浓的痛苦之色……

    傅奇优哉游哉的坐在太师椅上,满眼愉悦的欣赏着将领们的狼狈与痛苦,不急不缓的循循善诱:“你们中的毒非常狠毒,一般人中了它,能撑三个时辰,你们武功不错,大约能撑四到五个时辰,你们可要仔细考虑清楚,究竟解不解毒……”

    “解了毒的,能少受苦,还能活到老,死撑着不解毒的,会痛上四五个时辰,活活痛死……”

    “傅奇,你不得好死!”年轻将领厉声打断了他的话,恶狠狠的诅咒他。

    傅奇不以为意,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将领道:“你是不吃解药的吧,四五个时辰后你就会没命了,我再不得好死,你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