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战之超级兵锋 长风

第八百三十七章:轰炸机(终)

    没有航空炸弹,就只能使用集束手榴弹了,最好是木柄的,小鬼子的香瓜手雷,虽然威力更大但是不合用。??

    按照冷锋的要求,做了七八捆集束的手榴弹。

    完事后,冷锋让丛虎找个房间,支了一张行军床,小睡了三四个小时。

    大概是早上六点作用,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冷锋醒过来,冷水刷牙,洗脸,吃了机场食堂做的早饭。

    “大哥。”

    “老虎,用机场的电台,给孙仲仁个电报,告诉他,随时给我地面信号。”冷锋命令道。

    “大哥,您真要去?”

    “怎么,你当我是跟你开玩笑?”冷锋道,“你不必担心我的安全,我跟那些日本飞行员不同,我惜命,关键时刻,我会跳机的。”

    “大哥,让我去吧,我也会开飞机。”

    “不行,你这还没学会走路,就想跑了,再说,这驾驶飞机在空中随时都可能遇到复杂的情况,我有过这一类的经历和经验。”冷锋摇头道。

    “可是您现在是一军之长,这万一出点事儿,我怎么向全军将士交代,怎么小月和二老交代?”丛虎也急了。

    “我不用担心我的安全,真要如此,那也是命,不必多说了,做好飞行前的检修工作,准备起飞!”冷锋命令道。

    “大哥!”

    “现在你面前的是新一军的军长,你的上级,不是什么大哥,执行命令!”冷锋眼神锋利起来。

    “军座,您还是听老虎的吧,他说的有道理……”

    “怎么,你也忘记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冷锋是那种贪身怕死的人吗,还是你们联合起来,要剥夺我战斗的权利?”

    “不是,军座,您要以大局为重?”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少死我新一军的弟兄,难道这不是大局,他们可以牺牲,唯独我不行,何况,我此行并无太大的危险,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吗?”冷锋喝问道。

    “大哥,这驾驶飞机不同在地上,就算不是战斗,也有危险的。”

    “危险,就算我待在这里什么都不干,就没有危险,那日本人还不是处心积虑的想要杀我?”冷锋反问道,“是不是我只有躲起来不见人,就才能安全吗,蒋委员长是军队的领袖,他岂不是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可他的专机不还是经常去最危险的前沿?”

    “这……”

    冷锋把老蒋抬出来,丛虎和郭卫权都找不到借口反驳了,冷锋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他的安全难道比蒋委员长还重要吗?

    那可是三军统帅,一旦出事儿,那就是山崩地陷,可人家不是照旧乘坐专机飞来飞去?

    蒋先生可是不会开飞机,一旦在天上出事儿,他的生存概率要比冷锋小好多倍,这绝对是一个事实,不是冷锋小瞧了这位蒋先生。

    “你们要是为了我的安全,在起飞前,把飞机给我再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任何故障,这就是对我最大的保护。”冷锋重重道。

    “大哥,我真想跟你一块儿去。”

    “可惜,飞机就一个座位。”冷锋点了点头,要是那架九三双轻爆,丛虎就可以跟他一起去了,问题是,那架飞机现在根本没办法修复,一台动机故障,这是硬伤,他的动机跟九五战斗机的型号不通用,根本无法互换。

    不像这两架九五,至少可以凑成一架好的。

    道口镇,第2o1师指挥部。

    “军座来电报,让我们随时给他提供地面引导。”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军座真的要到了空中支援?”参谋处长李清源惊讶万分,他是从6军大学出来的,这国·军高层的弯弯绕,他是清楚不少的,一般人是根本没有资格直接跟侍从室联系的。

    新一军能有这个资格已经很让人嫉妒了,要是再能随意的要来空中支援,那些黄埔骄兵悍将们还不得嫉妒死?

    当然,听说这新一军中有人直通后宫,要是真是这样,那也就没的说,那位要是话,恐怕委员长也要给面子。

    孙仲仁听了,也觉得不可思议,军座的手段通天了,空军支援,要知道空军现在是个啥情况,真能要来空中支援,必定是有大战,血战。

    围歼区区一个独立混成旅团,就为了炸掉两门有威胁的火炮,就出动飞机,这么奢侈的事情,国·军可从来没干过。

    “学启呀,军座让给我们地面引导,可咱们该怎么引导呢?”

    “我琢磨着,只要在地上告诉我们的飞机一个方向,然后把大体的距离数一下,飞机就能看到了,这日军的炮兵阵地没遮没拦的,一眼就能看见。”齐学启身为参谋长,参加过淞沪会战,战斗经验丰富。

    “那行,这件事就你来安排,电报上说,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齐学启飞一样的跑了出去。

    “给张旅长电报,一切按照我们计划,第二套方案实施,攻击时间大概在半个小时之后。”孙仲仁命令道。

    “是!”

    “这一仗,我要把这混成第四旅团彻底的吃掉,以报我税警总团在八字桥伤亡的惨痛之仇。”孙仲仁狠狠的说道。

    “命令一团在战斗打响后,从许营横插过去,以最快的度攻占黄店!”

    “是!”

    “二团从留固、白道口佯攻,拖住日军部队,不使其支援其他日军部队……”

    “三团从万古,老爷庙一带迂回包抄,打他一个尾不能相顾。”

    “这一战新36旅是主力,新39旅是配合我们作战,他们还要派出部队对濮阳日军警戒,这一战是我们新36旅编成一来第一次挑大梁,郓城之战,我们打的配合,虽然答应了,可功劳是人家的,这一次不一样,多余话我就不说了,大家明白吗?”

    “明白!”

    “都赶紧准备去吧。”

    张仲灵接到了孙仲仁的通报,也迅的按照商定好的第二套方案迅的部署下去,把新39旅的火炮借调给新36旅后,新39旅在围歼日军第四混成旅团的战役之中就已经沦为配角了。

    当然,这引起新39旅下面的官兵的不满,但张仲灵给压了下去,仗总不能让自己一个人打了,围歼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给了孙仲仁的新36旅,那收复濮阳县城自然当然不让的留给新39旅了。

    这么一解释,大家都心平气和了。

    6月5日,早上七点种。

    那架修复好的九五式战斗机被牵引机从机库里拉到跑道上,经过仔细检修,飞机自然是排除所有的故障,动机也试过车,没有任何问题。

    就是这飞机上日本6军的旭日旗没有来得及去掉,丛虎想找点儿油漆给重新漆一下的,冷锋给阻止了。

    飞机上的日军军旗图案正好迷惑日军,去掉的话,那不是告诉下面的日军,这是一架敌机吗?

    穿上飞行服,冷锋上了飞机的驾驶舱,简陋的仪表盘对他来说并不第一次了,有过一次驾驶经验,第二次就变的从容多了,虽然两次驾驶的飞机型号不一样。

    在丛虎等人的劝说之下,他决定先飞上天试验一下,然后再去执行轰炸任务,这样更加保险一些。

    吭哧,吭哧……

    机头的动机的螺旋桨转动起来。

    飞机开始沿着跑道向前滑行,度越来越快,四百米的跑到过去了,冷锋轻轻的拉起操纵杆,飞机稳稳当当的离开了地面。

    九五式战斗机还有个型号,ki-1o,当时还有一个竞争对手,同为中岛公司的ki-11,ki-11是单翼战斗机,度快,但是ki-1o格斗和爬升性能更好,虽然是双翼,但是还是被日本6军选中了。

    这是日本6军最后的一架双翼战斗机,性能自然是不差的。

    不过,双翼机已经到了昨日黄花的时代,所以,即便是性能不错,九五式战斗机也就生产改进了两代,最终生产总共不到六百架。

    总的来说,这还是一款不错的战斗机,对于亚洲国家而言。

    爬升,盘旋,俯冲,转弯……

    冷锋将一个个的基础飞行动作都飞了一个遍,飞机状态良好,所有零部件一切正常,也没有现什么异常的声音。

    有时间,倒是可以尝试一下空中格斗的战术动作。

    熟悉之火,降落的动作就变得容易多了,一气呵成,完全没有半点儿眼里,他刚才没有爬的过高,也就三千米左右。

    “军座,怎么样?”

    “感觉还不错,赶紧给飞机加油,还有集束手榴弹准备好了吗,给我绑好了,我要能随手拿到,明白吗?”

    “郭卫权,通知孙仲仁,十分钟后空中支援到!”加完油料,挂好集束手榴弹,冷锋钻入机场,给郭卫权挥手下令一声。

    飞机这一次只是在跑道上滑行了三百米,就冲上了天空,往西南飞行爬升一段距离后,一个转弯,向东飞去。

    虽然没有导航设备,但是地上有一条天然的引导目标,那就会滚滚向东流的黄河,沿着黄河北向东飞行,那还不好找?

    不管是新一军的军旗还是鬼子的膏药旗,只要飞的低一点儿,这还真不难找到。

    五六分钟后,冷锋看到了,地面上一个用柴草堆起来的箭头,一把火烧了起来,非常的醒目,箭头的方向就是日军重炮阵地的位置。

    距离,大概有四公里左右。

    冷锋驾驶战斗机一个俯冲下去。

    “师座,现一架飞机,直冲我们过来,是……”

    “是什么?”

    “是日本飞机……”

    “日本飞机,对了,就是这架飞机,千万别乱开枪,那是我们的飞机!”孙仲仁也是刚接到电报,得知是冷锋亲自开了一架日本战斗机过来了,吓的他赶紧跟下面的部队打电话。

    这要是弄错了,把自家军长给打下来,那可就笑话了。

    冷锋也怕出现这种误会,所以,掠过自家阵地的时候,基本上保持一千米的高度,这个高度,除非有防空机枪或者高射炮,否则,根本对他构成不了威胁。

    有这个时间,估计孙仲仁他们也知道了情况了。

    冷锋飞到日军阵地的时候,继续下降高度,果然看到下面的日本兵一个个愣的表情,显然没搞清楚,怎么会有一架自己的军机从头顶飞过。

    如果是支援他们的,不可能只有一架,那就是落单的飞机了,这样的情况不新鲜,飞行员掉队或者落单的情况不常见但也不罕见。(二战前期,尤其是亚洲战场上,日本的飞机连电台都没有,联络基本上靠手势或者机翼的动作,一般战斗机或者轰炸机飞出去执行任务,只有等飞机飞回来之后才知道结果,导航设备简陋,误差有时候很大,受地球磁场变化影响,飞错航道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是一架迷途的日本飞机。

    有经验的日本军官很快做出的判断,同时把情况立刻通过电话汇报给了指挥所内的河村董少将。

    河村董接到报告,第一反应是帝国的侦察机,只有一架飞机的情况下,侦察机单独行动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帝国还没有放弃他们,河村董激动了,冲出指挥所,就听到了天空传来的飞机动机的声音,掏起望远镜就朝天上望去。

    冷锋已经锁定了日军两门1o5重型加农炮阵地了,正在不断的降低高度接近,日军没有现他的身份,冒险一下,把握更大。

    一千米一下子降到了三百米。

    这个高度不能再降了,再降就要摔下去了,要不是这架九五型战斗力性能不错,他还真不敢做这样低空的飞行。

    集束手榴弹,威力虽然比航空炸弹小一点儿,不过经过改装,困在中间还有一个瓶,这样丢下去,杀伤力就不小了,把那些会操作火炮的炮兵干掉,也是一样的,没有了炮兵,鬼子就算有炮,也挥不了作用。

    丛虎他们连夜制作,一共做了八个这样的集束手榴弹。

    两门火炮的相距至少有五百米,冷锋正好有时间,一个个的拉了导火索,然后扔下去。

    八个集束炸弹,一个一个至少十二颗手榴弹,这就是近一百枚手榴弹,那集中在一块儿爆炸的话,威力也是相当客观的。

    突然间,这重炮阵地上就是一片火海,河村董一下子看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帝国的飞机怎么炸起自己人来了?

    “咦?”冷锋扔完炸弹迅拉伸起来,一个拐弯,突然眼角余光看到前面不远的一处地面上站着一个日军的指挥官模样的人拿着望远镜正朝他瞧呢。

    这望远镜的镜片一反光,一瞬间差一点儿让他目盲了一下。

    日军指挥官!

    不管他了,机头上的两挺机枪朝那个方向,猛的扣动扳机,一梭子打了下去。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