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士 黄石翁

第七百三十六章 升官了

    万分感谢紫鑫妍同学(500)的打赏!

    *

    “不用担心我。”罗信揉了揉眉心道:“我倒是担心你。”

    “担心我?”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道:“你是说……陛下会因为杭州出现张道源刺杀你的事情而罢免了我?”

    罗信叹息了一声道:“宋兄,我们两个在杭州联手的事情,瞒得过徐阶一时,却瞒不过徐阶一世,我想徐阶也应该明白了,否则他也不会走上内阁首辅那个位子。”

    宋大年的脸色变得苍白道:“那我……”

    “把你罢官倒不至于,应该是降职吧。”

    “降职?”宋大年的脸上露出了苦笑道:“哪里有降职那么简单?恐怕我的去处只有南京了,到了那里,真是……真是……不如鸡了。”

    罗信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劝慰道:“宋兄,不如就去南京韬光隐晦个几年,不会永远埋没的。”

    “说得也是。”宋大年点点头道:“这十几年为官生涯,总是患得患失,都没有看过几本书,荒废了学业。正好借着去南京的这些日子,好好拜读一下不器你的文章。”

    罗信闻言摇了摇头道:“宋兄,你就挤兑我吧。”

    宋大年的脸上又露出了可怜之色道:“不器,我可是跟定你了,你可要飞黄腾达啊,只有你飞黄腾达了,我才能够从南京那个冷宫里出来。”

    罗信认真地说道:“宋兄,其实在如今这个局势中,能够去南京脱身事外,未必不是一个福分。”

    宋大年神色一怔,略微寻思了一下,脸上也渐渐展现出笑容。如今的朝堂风起云涌,高拱和徐阶争得不亦乐乎,如今看来罗信也要参与进去,便从高拱和徐阶的双雄会变成了三国战,恐怕在这种层面的角逐中,会有无数炮灰。而自己能够偏居一隅,说不得还真是因祸得福。

    如果将来徐阶得势,自己大不了就在南京混日子,这些年的杭州知府做下来,着实是捞了不少的银子,虽然罗信来了之后,自己没有了走私的进项,不过罗信也没有亏待他,让给了他一点儿份额,他让他的侄子组织货源,也赚了不少。拿着这些钱去南京养老,过着贵气的生活也是一件美事。

    如果是高拱获得了胜利,那自己说不定还能够重新复出,就算复出不了,也比徐阶胜出的日子强。

    如果是罗信最终占据了上风,那自己的日子就更不用说了,不说会被罗信重用,但是升官却绝对不会错。

    总之,自己在这个朝局风云变换的时候躲了起来,避免了当炮灰,这是一件幸事。他的脸上荡漾起笑容,嘿嘿地笑了起来。刚想向罗信谢几句,却发现罗信皱着眉头坐在那里,心中略微一寻思,脸色便是一变道:

    “不器,我被降职以后,若是派来一个新的知府,必定的徐阶的人,你以后可就要多加小心了。”

    “是啊!”罗信叹息了一声道:“想做点儿事情,怎么就这么难啊。”

    “是啊!”宋大年也不由叹息了一声。

    罗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将茶杯重重地放下,目光闪烁着杀气,冷然道:

    “市舶司好不容易取得了一点儿成绩,如果徐阶敢派人来捣乱,我便让他身败名裂。”

    宋大年心中就是一抖,想起之前他和罗信作对的时候,罗信对待他的手腕,若不是他主动向罗信服软,恐怕他早就身败名裂了,哪里还有如今这样滋润的生活?

    于是,他放心了,每天都在悠然自得地等待着朝堂的钦差前来降他的职。而如今在杭州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王直那边一直没有信,藩国商人已经来了两拨,短时间内不会再有。张道源如同消失在天地之间,杭州平静了下来。罗信也闲了下来,每日便是闲逛,或者是和宋大年一起参加一些文会。

    这样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黄锦来了。带来了嘉靖帝的旨意,对于宋大年的处罚没有出罗信和宋大年两个人预料,果然是把他降职为五品,去南京礼部担任一个主事。原本黄锦以为宋大年一定会哭丧个脸,却没有想到宋大年笑眯眯地磕头谢恩,然后伸着张望,黄锦看得奇怪,便停下来问道:

    “宋大年,你在张望什么?”

    “没,没看什么。”宋大年收回了目光,此时跪在一旁的罗信道:

    “黄公公,我们是想要看看新来的知府是谁?”

    “哦……”

    黄锦拉了一个长音,然后又咳嗦了一声,这才慢条斯理地读了起来,罗信听完之后,心中却是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他不是为了升为杭州知府,正四品官而激动,而是从这次嘉靖帝升他的官推测,嘉靖帝是不是对他收起了杀心?

    一旁的宋大年也蒙了,徐阶费尽心机的把自己降职到南京,不就是为了安插他的心腹来杭州和罗信作对吗?

    这怎么变成了让罗信升为杭州知府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身旁的罗信道:“黄公公,那市舶司由谁来掌管?”

    “由你继续兼任。”

    闻听到此言,宋大年那是心花怒放,这是陛下要重用罗信啊!一身兼着杭州知府和同知,这绝对是简在帝心啊。

    随行的人捧着官服来到了罗信的跟前,罗信便被鲁大庆等人簇拥着回到了卧室,大约两刻钟之后,罗信穿着绯红色的正四品官服走了出来。

    绯红色官袍那可只有正四品以上的官员才能够穿,那象征着身份,只要穿上绯红色的官袍,便算是告别了底层官位,踏入了中层阶级。

    周围的人中虽然也有些人嫉妒罗信,但是却也服气。罗信的这身绯红色官袍,那可是人家凭本事得到的,没有人能够挑的出毛病,只不过因为罗信实在是太过年轻,十七岁的正四品绯红袍官员,这就算是心中服气,也难免酸酸的。

    人是衣服马是鞍,穿上这身衣服,连罗信自己都觉得自己官威重了不少,鲁大庆和万大全等人更是高兴得脸上笑得像是菊花似的,那嘴咧得像个瓢似的,若是没有耳朵挡着,能够咧到后脑勺。

    罗信自然是摆宴宴请黄锦,又送给了黄锦一些金银。直到晚上宴会散了之后,罗信将黄锦单独请到了书房内,将房门关上,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

    “黄公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陛下为什么会封我为杭州知府?”

    “呵呵……”黄锦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陛下让我给你带个口谕。

    “什么口谕?”并没有像其他官员那样有跪下,而是直接开口问道。

    黄锦自然也不会挑这个毛病,笑眯眯地说道:“陛下说,只要你不负陛下,陛下便不负你,要培养你成为未来皇帝的辅佐大臣。”

    罗信闻听之后,并没有像黄锦想象的那样激动起来,而是紧锁起来了眉头,黄锦便不解地问道:

    “不器,你怎么了?”

    罗信展颜一笑道:“没事,只是太过突然了。”

    “哈哈哈……”黄锦开心地大笑了起来。罗信也随着大笑了起来。

    黄锦在杭州待了三天,便启程回京。将黄锦送走之后,宋大年便直接跟着罗信回到了知府衙门,只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主人换成了罗信。进入到书房之后,宋大年便朝着罗信拱手道: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

    此时,罗信的官职已经超过了宋大年,而且宋大年也意识到自己一辈子也只能够望着罗信的背影,很快的就转变了角色,转变的非常自然,没有丝毫的心理障碍。

    罗信却是摇了摇头道:“宋兄,未必如你想象的那么美好。”

    “怎么?”宋大年愕然道:“陛下不是升你的官了吗?”

    “陛下可以升我的官,也可以降我的职。”罗信淡淡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

    “呵呵……”罗信笑了两声,经过了一天的时间,罗信已经有些反应过来了,嘉靖帝这不过是为了稳住他的心,让他继续为他赚钱,别看现在已经给嘉靖帝赚了几百万两银子了,但是绝大部分银子都是罗信抄家和抢了走私货得来的,真正市舶司做生意也就两次,赚了一百五十几万两银子。而且这两次生意还都是非常规赚的,以为是市舶司和藩国商人联手打了两次时间差,是趁着王直没有时间和精力理会这边的情况下成功的。一旦王直灭掉了徐海和辛五郎,还不知道前景会如何,只有解决了王直,市舶司才算是走上正轨。

    嘉靖帝是心思就是想要利用恩惠致使罗信为其卖命,等到市舶司走上正轨之后,也就是嘉靖帝对付自己的时候。

    那个时候,最好的结果就是将罗信打发到南京,和宋大年一样担任一个没有实权的主事,而且还很可能让自己担任一段主事之后,找个原由将罗信给杀了。

    “算了,不说此时。”罗信摇了摇头,神色一整,脸上又恢复了自信道:“想要降我的职也并不容易。”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宋大年见到气氛有些凝重,便展颜笑道:

    “对了,大人,那个李公明可是得到了柳含烟的芳心?”

    罗信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李公明和柳含烟也是红巾军,淡淡地一笑道:

    “这个我也不知。”

    “走!”宋大年站了起来道:“我明日就要启程前往南京了,今日我请客,我们去红袖招,请含烟姑娘为我们唱上几首。”

    罗信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便站了起来。虽然他已经知道柳含烟不在红袖招了,但是却不能够和宋大年说自己已经派人去过来。心道,反正明日宋大年就要走了,柳含烟不在,不是还有别的姑娘吗?就陪着他疯狂一次吧。

    “宋兄,你我穿着官服不变,还是先各自回去换身便服吧。”

    “好!”

    宋大年并没有搬出去,反正罗信也没有家眷,而宋大年又马上要去南京,所以这几天依旧住在知府衙门内,两个人走出书房,各自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换完衣服出来之后,罗信让万大全带着五十个人换上便服跟着他们,柳含烟出现在红袖招,罗信并不能够肯定红袖招就不是红巾军开的,只是既然没有揭破柳含烟的身份,罗信也不好将红袖招的人抓起来,封了红袖招,所以只能够多带一些人,保证自己的安全,而且他还带着火枪和子弹,又拿着刚刚重新做的一把大折扇,这才晃晃悠悠地和宋大年从衙门后门走了出去,顺着大街向着红袖招走去。

    万大全和鲁大庆带着五十个人扮作普通人,三三两两地走在罗信和宋大年的前后左右,防备着任何一个可疑的人。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两个人来到了红袖招,走进了大门,便有老鸨赢了上来,神色就是一愣,别说是如今在杭州声名大振的罗信,就是在杭州知府经营多年的宋大年,那老鸨也不可能不认识啊,宋大年使了一个眼神儿,那老鸨便不做声,将宋大年和罗信引入了一个独立小院,迎进了房间,这才将门关上,朝着两个人施礼道:

    “草民拜见两位大人。”

    宋大年便含笑道:“让含烟小姐前来陪我们。”

    “含烟她……她……”

    “她怎么了?”宋大年脸色一沉道。

    “她不见了。”

    “他不见了?”宋大年将眉毛一拧,转头望向了罗信,罗信也装作神色一惊道:

    “怎么个不见了?”

    那老鸨便慌张地说道:“当初花魁大赛之后,含烟就不见了,只是在她的画舫上发现了小环和一个男子的尸体。”

    “花魁大赛?”宋大年拧起了眉头道:“可是罗大人被刺杀的那天晚上?”

    “是,是是,就是那天晚上。”老鸨小鸡啄米般点头。

    宋大年不由将目光望向了罗信道:“大人,那柳含烟不会被那些人抓走了吧?”

    罗信定定地望着老鸨道:“你见到了画舫中死去的那个男子?”

    “见到了。”

    “你可是认识他?”

    “认识……”

    “他是谁?”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