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星霸体诀 平凡魔术师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血饮殇

    “他们是怪物么?”

    看着空中战场内的两个身影,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空中战场内,龙尘与鬼炎相隔千丈,遥遥对视,两人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血肉外翻。

    之前恐怖的力量,震得他们皮肤脱落,就好像被扒了一层皮一样,可是两个人的气息依旧强横,都冷冷地看着对方。

    要知道如此恐怖的爆破,即使是化神境强者,在战场内,也会被震成齑粉,所以所有人都觉得,两个人就是怪物。

    “咔嚓”

    忽然一声脆响传来,让龙血军团的战士们一阵惊呼,龙尘手中的血饮,竟然出现了裂痕。

    “嘭”

    接着一声爆响,龙尘手中的血饮竟然爆碎了,血色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你这是……何苦呢?”龙尘看着满地的碎片,和手中已经碎裂的刀柄,不禁有些一阵忧伤。

    这把来自九黎秘境之中,得蛮族强者赠与的宝物,伴随龙尘一路征战到现在,可是在刚才的一击中,它竟然点燃了自己所有力量,完成了最为强大的一击。

    如果不是血饮全力爆发,龙尘这一击,恐怕要吃大亏,毕竟鬼炎手中的斯古阿托亚,乃是恐怖的邪兵。

    而血饮无法再提升了,而在点燃所有力量的时候,血饮的器灵递给了龙尘一道神念。

    虽然这道神念无法清晰解读,但是龙尘明白它的大概意思: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这让龙尘心中很难受,但是又不得不接受的一个事实,血饮自我选择了毁灭,它要用最后的力量,维护自己的威严,宁愿在战斗中毁灭,也不要被搁置。

    血饮一路陪伴龙尘,从东荒杀到中州,经历了无数大战,此时血饮崩碎,龙尘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悲伤。

    但是龙尘从血饮的神念之中,感受到了它的精神,这是它的选择,龙尘要尊重它。

    “真是让我惊讶,一件垃圾宝器,竟然可以释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

    鬼炎一挥手中的长矛,背后天道符文涌动,身上的伤势在缓缓恢复,之前的一击太过恐怖,就算是用天道疗伤,也无法瞬间恢复了,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行。

    “垃圾的是你才对,不好意思,血饮这笔账,要算在你的头上了。”龙尘缓缓将血饮的碎片收集起来,器灵已经消失,但是这些碎片,代表着他和血饮并肩战斗的记忆,龙尘需要保留。

    龙尘心中悲怆,心中有着无尽的愤怒,但这是血饮自己的选择,龙尘也没办法,但是一肚子火,总需要有人来承担。

    虽然龙尘知道,就算没有鬼炎,随着龙尘实力的提升,血饮依旧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龙尘依旧要把这笔账算在鬼炎的头上。

    “白痴,连趁手武器都没了,你还说什么大话,死吧!”

    鬼炎冷笑,手中血色长矛如同毒龙出洞,带着呼啸的劲风,直奔龙尘杀来。

    现在的血色长矛,被清空了三年来所有积蓄的能量,如今就如同饥饿的猛兽,渴望血肉的滋养。

    “当”

    龙尘忽然左手里多出了一口黝黑的铁锅,如同盾牌一样挡在前方,鬼炎的长矛撞在铁锅上,发出一声爆响,鬼炎脸色大变,他骇然发现,那长矛的器灵竟然发出恐惧的情绪。

    就在鬼炎还没弄清楚,血色长矛为什么会如此恐惧时,忽然眼前一黑,一块青色的长方体,重重地砸在他的面门之上。

    “噗”

    鲜血飞溅,鬼炎一声痛哼,整张脸都凹进去了,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板砖印记,人已经倒飞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只见龙尘左手铁锅,右手拎着一块青色板砖,无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什么组合?太怪了吧。

    “混蛋,那是什么东西?”鬼炎一身怒吼,让所有人惊骇的是,鬼炎脸上镶嵌的板砖印记,竟然依旧在那里,鬼炎数次运转天道之力,竟然无法复原。

    好像那伤口之上,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连天道之力,都被隔绝了,无法疗伤。

    “才发现,你的脸竟然比砖头还长。”龙尘看了一眼手中的翻天印,又看了看鬼炎脸上的痕迹道。

    板砖长一尺二寸,可是印在鬼炎脸上的痕迹,刚好从发际线印到下巴上一点点的地方。

    此时鬼炎的鼻子已经被砸平了,面骨塌陷进去,鲜血横流,看上去既好笑又诡异。

    可是鬼炎却一点不觉得好笑,那是一种羞辱,赤/裸/裸的羞辱。

    “死”

    鬼炎一声冷喝,周身血色符文爆发,长矛激荡,一道巨大的矛影对龙尘激射而来。

    这次鬼炎学精明了,不敢直接触碰铁锅,而是发动远程攻击。

    龙尘冷哼一声,手中铁锅向前猛砸,一声爆响,那道凌厉的攻击,被龙尘一锅砸碎,符文漫天飞舞。

    虽然不知道铁锅的级别,但是龙尘知道,这铁锅是目前龙尘手中最为强大的武器,只不过现在他还不知道怎么用而已。

    而铁锅的器灵也一直没有搭理他,龙尘只能用它来砸人,龙尘有些不太习惯用这东西,但是血饮没了,只能用它来试试了。

    一试后龙尘发现,这铁锅与术法撞击的时候,锅底的灰尘会爆发出诡异的能量,可以瓦解术法部分威力,加上龙尘的力量,瞬间崩碎了鬼炎的强大一击。

    眼见龙尘竟然一锅砸碎了他的术法,鬼炎不禁心中震骇,龙尘手中的铁锅太诡异了。

    “吃我一锅”

    龙尘一声断喝,脚下皮靴符文流转,人已经化作一道流光冲向鬼炎,一锅砸落。

    鬼炎一矛刺出,直奔龙尘的铁锅而去,不过就在触碰到铁锅到时候,陡然矛尖一转,竟然划开一道诡异的弧线,直奔龙尘的眉心点去,变招之快,事先竟然没有半点征兆。

    这是一招凌厉的反击,避实就虚,长矛速度更快,这就是长兵器的优势,逼迫龙尘闪避,只要龙尘闪避,他就可以展开后续杀招。

    可惜龙尘根本没有闪避,就在长矛即将刺到眉心的时候,一块板砖已经挡在龙尘的眉心之前。

    “当”

    长矛的矛尖刺在板砖之上,让鬼炎震骇的是,他锋锐的毛尖,竟然崩碎了一小块,要知道长矛的尖端是虽为锋锐的地方,有着恐怖的符文加持,矛尖一断,符文破损,长矛的威力就会大减。

    “呼”

    就在鬼炎心疼长矛的时候,一口黑锅已经激射而来,距离不够,龙尘竟然将黑锅丢出。

    鬼炎大惊,长矛太长了,想要回防已经来不及,刚刚要抬手抵挡,铁锅已经砸在他的半边脸上。

    “嘭”

    巨大的力量,让鬼炎的脸都变形了,头脑一阵昏沉,差点没被砸晕了,人已经倒飞出去。

    龙尘一手抓住铁锅,脚踏虚空,直奔倒飞出去的鬼炎杀去。

    下面战场上的强者们都看傻了,就连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李天玄,都看得一呆。

    龙尘如今左手铁锅,右手板砖,简直勇不可挡,之前还威风凛凛的鬼炎,竟然一瞬间被打成狗了,这反转来的太突然了,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邪道侏儒老者,更是脸上全是惊骇之色,他万万想不到,龙尘竟然还有这么多底牌。

    “老大,干掉那个王八羔子。”郭然一声大叫,看着龙尘暴揍鬼炎,之前因为血饮爆碎带来的担忧,全部都消除了。

    其他龙血战士也无不心神振奋,如今龙尘开始反击了,他们也要有所表示才行,否则怎么有资格追随龙尘这样的人物?

    尽管这场高强度的血斗,已经让他们有些疲惫欲死,灵元也开始不继,战斗力大幅度下降。

    但又不是光他们如此,敌人下降的比他们还厉害,最重要的是,那些邪道强者眼中已经看不到希望了,他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那邪道侏儒老者宣布逃走,可是那邪道老者迟迟不开口。

    如果指挥者宣布逃走,他们逃回去是不会受到任何责罚的,但是如果自行溃败,那酷刑比死还要可怕十倍。

    现在的邪道强者们,已经无心恋战了,只求自保,都在等邪道侏儒老者的命令。

    而且他们还有一个期盼,那就是希望鬼炎将龙尘击杀,这样他们就可以多一个恐怖强者了。

    以鬼炎九品天行者的威压,压制一切天行者的强大天道压制,击杀正道的天才,就太轻松了。

    可是如今,鬼炎被龙尘暴揍,他们现在已经放弃了这个美好的愿望,就等邪道侏儒老者的命令了。

    邪道侏儒老者,也是心急如焚,看着邪道精英一个又一个被击杀,他的心在滴血,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必须得等鬼炎那边分出胜负。

    反正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侏儒老者就好像一个输红眼的赌徒,在等一个翻盘机会。

    现在所有人都暗中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虚空战场上,在战场中激战的两个人,才是这场战斗胜败的关键。

    “当当当……”

    龙尘左手铁锅,右手板砖,对着鬼炎一阵狂砸,脚下祖器皮靴发动,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不给鬼炎拉开距离的机会。

    鬼炎怒吼连连,他知道龙尘的黑锅有古怪,可是不得不全力抵挡。

    “嘭”

    一声爆响,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鬼炎的血色长矛,竟然崩碎了。

    鬼炎大骇,长矛崩碎的一瞬间,鬼炎倒飞出去,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在他的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巨大的鼎口,一口将其吞噬。

    “炼化”龙尘一声断喝。

    那是龙尘早就布置好的陷阱,如今鬼炎终于中招,双手结印,炎龙鼎上符文亮起,威压升腾,形成了一个巨大盖子,将鬼炎封锁其中。

    “嘭嘭……”

    炎龙鼎内发出爆响,显然鬼炎在拼命冲击,龙尘冷笑,大手拍在炎龙鼎上,就要激活火焰之力。

    “轰”

    忽然炎龙鼎巨震,鼎口被破开,一个巨大的身影破封而出。

    ps:通宵赶工,四章送上,微信公众号上答应今天一定把大战写完的,剩下的章节晚六点送上,希望大家能够关注老魔微信公众号:平凡魔术师,或者搜索: pingfanmoshushi1982来关注老魔,提前知道更新情况,更新时间,番外篇等,还有种种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