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星霸体诀 平凡魔术师

第两千五百七十章 凌天镯

    广寒宫内天羽真人,如同一个慈祥的长者,脸上挂着笑容,再也没有当初那副冷傲孤僻的模样。

    “晚辈拜谢前辈援手之恩。”见到天羽真人,龙尘赶忙行礼。

    天羽真人笑道:“你根本不用谢我,其实天武大陆本一家,救你就是救我们自己。”

    “您知道我要来?”龙尘问道,因为刚过来,就有弟子说天羽真人等着他呢,这令龙尘十分奇怪。

    “嗯,如果你不来,我就要去找你了。”天羽真人点点头道。

    “实在抱歉,晚辈因为有些事情耽搁了,您老人家找我有事?”龙尘赶忙道。

    “确实有事。”

    天羽真人看着龙尘道:“你觉得乐司这个人如何?”

    龙尘一愣,以天羽真人的身份,绝对不会随意问出这样一句话,龙尘犹豫了一下道:“说实话,她给我的感觉,不是很好。”

    “哦?如何个不好法?”天羽真人饶有兴趣地道。

    龙尘摇头:“说不出来,反正看她第一眼,就觉得她并不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

    那种感觉非常奇怪,或许是因为她没出手,也许这是一种错觉吧。”

    天羽真人笑了:“你能活到今天,很大一部分,是源于你那敏锐的直觉。

    融天境强者,已经融通天地,别说是一个通冥境弟子,就算是同样的融天境强者,也无法感应到对方的心思,更不会因为对方的想法,而产生感应。

    可见你修行的功法,真的非常的强大,能够无视这种境界壁垒,对于危险的感知,有着惊人的预知能力。”

    “难道乐司大人有问题?”龙尘心头狂跳。

    “有没有问题我不知道,我只是特别不喜欢这个人,感觉此人过于圆滑,无法信任。

    我那天故意针对她,是要告诉她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不过此人始终没有正面做出答复,也没有承诺任何东西。

    所以,他们缈乐仙宫和稀泥的概率是非常高的,你不要对她们太过信任。”天羽真人道。

    龙尘点点头,似乎明白了缈乐仙宫和广寒宫的关系,两者都是天武大陆的守护势力,以前紫嫣行走天下,到各地都受到极大的欢迎,从来不会有人与她为敌,就是因为他们缈乐仙宫这个身份。

    而广寒宫相比之下就低调的多,几乎不与外界来往,可是关键时刻,却义无反顾地站在天武大陆这边,与神族对抗。

    而缈乐仙宫平时名气甚大,名声极响,但是关键时刻竟然做了缩头乌龟,难怪天羽真人会恼怒。

    “前辈有件事,弟子一直想问,不知道会不会犯忌讳?”龙尘小心翼翼地道。

    “忌讳?呵呵你连融天境的境界都说出来了,还谈什么忌讳啊。

    不过你也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的,如果你的问题犯忌讳,我不回答你就是。”天羽真人笑道。

    天羽真人也没想到,这一届的倒霉蛋儿,竟然是龙尘,按照常理来讲,说出这个境界的人,都是霉运极重,要被老天收走的人。

    所以每一届里,这个倒霉蛋儿说完三个字,就被天劫灭杀,完成了传递境界之名的使命。

    通常这样的倒霉蛋儿,都是一些不起眼儿的小人物,天道会挑选一些无用之人来传递讯息,结果这一代被龙尘给说出来了,实在令人费解,想想就觉得好笑。

    龙尘似乎看出了天羽真人的心思,他也不在乎了,反正霉运逆天的他,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咱们广寒宫的寒冰神剑,就是传说中的至尊神器北源剑,那么紫嫣手中的七弦镇海琴……”龙尘试探着道。

    “没错,七弦镇海琴其实就是五大至尊神器之中的南海琴。

    东荒钟、西漠斧、南海琴、北源剑、中洲鼎分别镇压天武大陆五大板块,守护天武大陆。

    只不过当年仙古大战……”说到这里,天羽真人忽然闭口不言。

    “那弟子想知道,南海琴和北源剑已经出世,那么西漠斧和中州鼎怎么毫无音讯?”龙尘问道。

    “因为当年一战,这两件神兵元气大伤,然后消失匿迹,与东荒钟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而西漠战神殿,在那一战之中,所有儿郎全部战死,没有任何传承留下,他们都是真正的英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与西漠斧一起消失。

    中州无极道门,那一战也元气大伤,至此没落,淹没在时间长河之中。

    那一战之后,他们每一代弟子,都背负着找回中洲鼎的使命,可惜全部都郁郁而终,一代道统就此消失。”天羽真人脸上,挂着哀伤,回想起曾经天武大陆辉煌的岁月,心中充满了感伤和悲凉。

    天羽真人继续道:“至于北源剑和南海琴虽然保存了下来,但是两把神器那一战过后,也陷入了沉睡。

    实际上到现在,它们也都没能醒来,不管是我还是乐司,之所以能调动一丝神兵之力,那是因为气运通灵。

    北源剑和南海琴都是二宫的镇宫神器,它们潜意识里,会允许我们调动它们一丝力量而已。”

    “那要怎么样,才能让它们苏醒?”龙尘问道,这才是关键。

    “它们在等待它们的主人将它们唤醒,知秋应该就是北源剑寻找的主人,可是到现在为止,北源剑似乎并没有与她沟通过。

    倒是缈乐仙宫的那个小丫头,似乎已经得到了南海琴的认可,她的灵魂之中已经有了至尊神器的波动。

    但是南海琴同样没有苏醒,这其中奥妙,实在令人费解。”天羽真人摇了摇头。

    “前辈,那个叶家的老鬼,手中的那口仿制的东荒钟,说是蕴含东荒钟的本源之力,是不是东荒钟在他们的手中呢?”龙尘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传说五大神器当年对抗凌天镯,身为五大神器之首的东荒钟,承受了最大的力量,当场崩碎。

    本源之力散落天地间,人们在疯狂收集,想要以后寻找到东荒钟,令其复原。

    可是爆碎的东荒钟,彻底消失了,那些收集来的本源之气也逐渐消失。

    神族仿制的东荒钟,应该是不想东荒钟的本源之气,就这么白白浪费掉,快速打造了一口铜钟,将那一部分本源之气封在铜钟之内。

    然而这口铜钟,毕竟是仿制的,即使外表与东荒钟很像,但是那些符文似是而非,本源之气根本无法使用。

    这口铜钟,除了可以抵挡北源剑和南海琴的至尊气息外,根本没有其他神奇之处,这也是为什么,你可以将其砸碎。”天羽真人解释道。

    龙尘恍然大悟,原来这口铜钟内的本源之气,只不过是东荒钟的很少一部分而已。

    同时也明白,连天羽真人也没看出来,他手中握着一块东荒钟的碎片,以为龙尘用了特殊的东西,才把东荒钟敲碎。

    而东荒钟碎片,悄悄吸收那些本源之气,所有人都没看出来端倪,这样龙尘就彻底放心了。

    “等等,您说的凌天镯?那是什么?”龙尘忽然瞪大眼睛道,五大神器一起对抗凌天镯?

    “你知道天武环海的传说么?”天羽真人问道。

    “我记得好像听过,说是什么被镯子砸……不会就是……”龙尘大吃一惊。

    记得第一次从东荒到中州,在飞舟上,听人说过,天武环海是被一个镯子砸出来的,当时龙尘还嗤之以鼻,暗笑编故事的人,不用脑子。

    现在听天羽真人这么一说,似乎这个传说,并不是杜撰出来的。

    “没错,那就是凌天镯落地后,将大地砸成这个样子的。

    那一战,五大至尊神器东荒钟崩碎,西漠斧、中洲鼎消失,南海琴和北源剑陷入沉睡。

    而凌天镯也掉落在大地上,大地塌陷,形成了天武环海,而凌天镯,就在天武环海下方。

    至于凌天镯现在如何,没人知道,海妖一族也绝不许别人探视。

    天武大陆的强者,一旦进入深海,将会受到种种制约,修为神通都被压制,海底是海妖一族的天下,在那里他们是无敌的。

    最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现在海底是什么情况,更不知道凌天镯有没有恢复,有没有被海妖一族给掌控,有没有利用凌天镯做什么。

    所以,对于海妖一族,我们也不敢过分紧逼,只能威慑。

    尤其是在这种时刻,面对异域强者,随时还要防备他们捅刀子,其实挺令人不舒服的。”天羽真人眉头微皱,对于海妖一族,她也没什么办法。

    “海妖一族很强么?”龙尘问道。

    “很强,应该不会比天武大陆整体实力弱,只不过,他们离开天武环海,就会受到制约,战力下降。

    这也是为什么,我敢杀掉他们一个头目,他们却不敢来寻仇。

    但是对于海妖一族,我们还是要始终提防,不能有丝毫大意,这个种族都是一群愚蠢的家伙,说不定会干出什么事情。

    而且他们似乎与神族,有着极为密切的来往,有些东西不得不防。”天羽真人提醒道。

    “那能不能想办法干掉他们呢?我很讨厌这群家伙。”龙尘道,龙尘可不想以后背腹受敌。

    “除非……你能斩草除根,否则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天羽真人严肃地道。

    龙尘点点头,不管是邪道,还是海妖一族,必须想办法干掉,否则太令人心里不安。

    “嗯?”

    忽然天羽真人脸色微变:“魔灵山的帝印开始瓦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