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星霸体诀 平凡魔术师

第三千二百九十九章 谁更阴

    “不可”

    恩普达摇头。

    “为何?”伽罗一愣。

    “白乐天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狐狸,老谋深算,我们在他手上吃了好几次亏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抛出龙尘,其实就是一个诱饵。

    如果你去杀他,就中了他的计了,白乐天培养出龙尘这个棋子,绝对不会如此轻易让我们吞掉。

    别说是白乐天那个老狐狸了,就算你坐在他的位置,你会任由别人白白杀掉龙尘么?”恩普达反问道。

    “这……还真是不能,难怪师尊他老人家,叫我遇事多向老哥请教,这方面,我还是欠缺太多了。”伽罗不禁感叹道。

    “哪里的话,老弟你资质绝高,神尊大人不想你沾染太多人心鬼蜮,免得耽误你的修行。

    老哥我因为资质有限,如果不是蒙神尊大人看中,又岂能有今天?

    这些琐事,交给我就好,你还是安心修行吧,你现在刚刚进阶天品仙王,需要静下心来感悟,厚积薄发,为冲击界王做准备。”恩普达劝道。

    伽罗道:“当初与白展堂一战,他侥幸胜了我一招,令我一直心里有个疙瘩。

    我想在冲界王前,把这个疙瘩去掉,否则心里总是不踏实。”

    “白展堂资质同样惊人,在神君境与你一战后,就一直销声匿迹,没有踏出凌霄书院半步。

    此时的他,也应该早已踏入仙王境才对,只不过,他一直隐藏修为,让人看不透他的底细。

    有白乐天这个老狐狸保护他,你想杀他,恐怕很难,他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恩普达沉吟一下,摇了摇头道。

    “老哥,我不明白,咱们实力如此强大,师尊大人为什么忌惮凌霄书院呢?”伽罗忍不住道。

    “老弟啊,你有所不知,梵天大人不告诉你那么多事情,就是不想让你分心,你的精力,应该全部都放在修行上。

    那个凌霄书院,可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啊,九天十地内最古老的书院,底蕴是非常恐怖的。

    尤其,书院里有一个活化石级别的老怪物,就连梵天神尊都忌惮。

    我们现在跟他们拖时间,每多过一天,他们就衰弱一分,而我们就强大一分,此消彼长之下,时间对我们是最有利的,所以,一定要耐心,不能冲动,不给他们留任何机会。”恩普达意味深长地道。

    伽罗点点头:“那这样吧,我先回去,巩固一下境界,不过不杀了白展堂,会让我道心蒙尘,影响我冲击界王境。

    老哥,你运筹帷幄,足智多谋,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让我能与白展堂一战,我可以等。”

    恩普达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也行,你就等我消息吧,老哥尽量给你安排。

    对了,你也跟廖本沧说一下,搜寻不到九星传人,就分一点人出来,对付一下龙尘。

    就算无法刺杀龙尘,也要给他制造麻烦,不要让他成长太快,从试探中,我们也许能看出白乐天这个老狐狸更多的意图。”

    恩普达口中的廖本沧,就是名震天下的九幽殿殿主,同样是培养杀手的地方,只不过九幽殿的杀手,是专门搜寻和猎杀九星传人的。

    同样都是杀手之皇,同样都是大梵天的得利手下,可是个人关系却并不和睦,经常发生一些不愉快。

    主要是廖本沧性情孤傲,刚愎自用,九幽殿的杀手,更偏向于技术流,全部是比较刚硬的刺杀之术。

    而恩普达的血杀殿,却更偏向于阴招和计谋,无所不用其极,什么兵器涂毒、陷阱、坑蒙拐骗、利用妇孺做掩护等等,毫无技术含量的刺杀,被廖本沧所看不起,所以每次见到恩普达,他都嗤之以鼻,冷嘲热讽。

    恩普达虽然老谋深算,懂得隐忍,但是他也有脾气,总是被这么针对,他也受不了,两个人就成了针尖对麦芒,甚至座下弟子,有相互刺杀的情况发生。

    如果不是有大梵天压着,两人甚至可能会发生血拼,所以两人同为大梵天手下,却彼此并不来往。

    对付龙尘的事情,恩普达想让九幽殿也参与进来,他知道,一但九幽殿参与,争强好胜的九幽殿,一定会花大精力刺杀龙尘,他们要赶在血杀殿杀掉龙尘之前,干掉龙尘。

    因为血杀殿已经颁布了血杀令,如果让九幽殿的人杀了龙尘,那就等于是打了血杀殿的脸,那是九幽殿最喜欢做的事情了。

    伽罗笑了,恩普达的心思他又岂能不知?不过,他也不喜欢廖本沧,他愿意帮恩普达这个忙。

    恩普达和伽罗相视一笑,笑得有些阴险,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笑的时候,龙尘也在笑。

    飞舟飞离恶龙域,并没有被魔眼睡莲攻击,出了恶龙域,龙尘哈哈大笑,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让白诗诗又好气又好笑。

    “有什么好笑的?”白诗诗问道。

    “我是笑恩普达,十有八九这个老家伙,正在背后研究我呢。”龙尘嘿嘿一笑,脸上全是阴险的笑容,跟一个刚刚偷了一只鸡的小狐狸似得。

    “恩普达?”众人一愣。

    “你们不知道吧,那个赵青龙就是血杀殿的信徒,我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他能骗过任何人,骗不过我,我对血杀殿太了解了。

    哪怕他的功法,气息各方面都没有任何破绽,但是灵魂深处的信仰波动,骗不了我。

    这个家伙一定把我们的所作所为,都向恩普达汇报了,所以在飞舟内,我故意说了那些,就是说给他们听的。”龙尘道。

    众人一惊,那赵青龙竟然是恩普达的信徒,他们都被骗了,这家伙被血杀殿追杀,原来是一场苦肉计啊。

    “以恩普达多疑的性格,一定在疑神疑鬼,各种猜测,却不知道,三爷的套路,永远不是他能看懂的。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凌霄书院第七分院院长龙三爷,就要横空出世啦!哈哈哈……”龙尘仰天大笑,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在巨尸深渊的遗址中,埋藏在地下的基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基石内一枚小小的符文亮起。

    而在昭明古城内,随着人们焚烧骨头,“祭坛”上一枚玉符被碾碎,随着焚烧,散发出令人无法察觉的能量,它融入虚空之中,悄无声息。

    谁也不知道,这一丝丝能量,竟然缓缓向第七书院遗址飞去,神不知鬼不觉地融入基石,被那符文吸收,这一切,除了龙尘,没有任何人知道。

    殊不知,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有时候越是简单幼稚的伎俩,越能骗到一些老狐狸,淹死的,大多都是会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