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不世奇才 沈家玉门

第六百九十一章:无法启齿的秘密

    戏曲终于最后一幕,整个戏幕变成一片黑色,只剩下地上铺了一层雪白的绸布,戏幕设置的场景是一间阴暗的暗房,暗房内陈置各式各样的刑具。

    这个布景让沈风立即想起来这是濮阳宫的法谛堂,是濮阳宫用来审讯犯人的地方,戏幕刚开始时,是濮阳策一个人的独唱,所唱的是他心中的痛苦情绪。

    一曲唱罢后,濮阳策走入法谛堂,堂内已坐着四个老人,除了濮阳宫七傅的摩诃道人和墨画道人外,还有两个老人,最后还有一个燕家家主。

    庄周梦意图毁灭濮阳宫,濮阳宫向来执法严明,濮阳宫罪名册下的犯人从来无一人逃生,濮阳宫特设了一支执法队,这支执法队冷酷无情,只要是濮阳宫的犯人,无论天涯海角都会将对方抓回来问罪

    法谛堂上,濮阳策面临抉择,如果不处死自己的妻子,濮阳宫建立的纲纪将不再有威慑力,也不会再有人信服,燕家家主也会对濮阳宫失去信任,但如果处死自己的妻子,这一生,濮阳策都将会带着无穷无尽的痛苦。

    佛有法得以普度众生,王有法才可制衡天下戏台上的戏子一直念着一句话,庄周梦跪在法谛堂上望着濮阳策,两人彼此熟悉彼此,庄周梦已然知道濮阳策的决定,嘴角落下一滴泪,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法谛堂上流出一滩血液,濮阳策将一把匕首刺入庄周梦身上,然后抱着庄周梦长跪不起,与此同时,戏剧落下黑色的帷幕。

    全剧终!

    戏罢,后面的小鬼却是发出尖锐的笑声!

    啪啪

    沈风站起身来为其鼓掌,所有真相都已经大白,濮阳策杀了自己一家人,为了野心大业,更是杀了自己的妻子,他心中有仁慈的一面,否则也不会放了舒如姒,也不会为舒望归的尸骨放入石棺立灵牌,但同时濮阳策的阴暗面更加严重,甚至可以六亲不认残忍嗜杀。

    “戏看完了,还不走,留下来付钱啊!”沈风站了起来,见旁边的人还在发呆,笑着催促。

    顾碧落疑道:“你不去找他吗?”

    沈风看着她道:“找他做什么,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留下来不能请夜宵,我跟他也没什么好谈。”

    顾碧落附耳过去,低声道:“你不想试探试探濮阳策吗?”

    “你当濮阳策是你哥吗,他没有那么好套话,说不定聊不到几句,我就被招安了。”

    顾碧落瞬间脸色一变,这两个人要是联合起来,足以在短时间内颠覆政权,“你你该不会真的与他”

    “也不是不可能,至少我跟他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反倒是皇帝,皇帝是虎,与皇帝合作是与虎谋皮,迟早得不到好果子吃。”

    顾碧落厉声道:“你不怕蒙上反贼之名吗!”

    “反贼?”沈风哈哈大笑几声道:“这世上哪有反贼,淫贼倒是有,对于皇帝、濮阳策、我来说只有成败二字。”

    “伴君如伴虎,但濮阳策也未必容得了你。”顾碧落低声道:“今日得见濮阳策,此人连亲人亦可杀,我看此人比任何人都危险。”

    沈风敛去笑容,郑重道:“一边是虎,一边是狼,我谁也不会依附,我要他们一个抓不到,一个抓得费力。”

    、、、、、、、、、

    梨园重新恢复宁静,几个老人也随之散去,他们似乎真的是来看戏的,并无意来试探沈风,或许根本没有将沈风放在眼里,至于濮阳策便没有再出现,这种性格的人做事很简洁,不会做多余的事情,就像他今晚只为唱一出戏给沈风看,唱完便匿声。

    从梨园内走出,心情有些怅然,今夜深刻了解濮阳策这个人物,可怜、可恨、可悲、可叹都可以去形容他,通常这样的人让人捉摸不透,从头到尾濮阳策只是和自己相视一笑,戏曲唱完后,便客客气气让人送自己出来。

    “顾小姐,你有什么感想?”

    顾碧落明显愣了一下道:“你是指何事?”

    沈风假装要揍她,好笑道:“我白带你过来了,当然是濮阳策。”

    顾碧落脸上呈出一道迷茫之色,摇摇头道:“我不知晓该如何评说此人。”

    看了这么一出戏,她的脑袋也暂时塔不到弦,沈风忽然笑嘻嘻道:“那我问个简单的问题,我们两个何时洞房?”两人成婚已成定局,只是还没有真正拜堂成亲。

    “你休想!”顾碧落还没有糊涂到失身的地步,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你不能碰我,否则我宁愿自杀!”

    “这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你要赖在我身上!”沈风又不缺老婆,何必看她脸上,不就娶一个名字回来,大不了娶回来放家里摆设,“我明日正式把你娶来天策府,我不在这段日子,你就是天策府的主人。”

    顾碧落脸上泛红,小声道:“明日会不会太快了?”

    “快吗?”沈风取笑道:“难道你还想我八抬大轿来娶你,你那么不情愿,我当然也不会隆重。”

    顾碧落冷哼道:“我才不稀罕!”

    沈风心中长叹一声,也不知道该将她怎么办,就目前形势来看,顾碧落是皇帝手中的一根绳子,只要自己放弃她,或者牺牲她,那自己这边就不用再有顾虑,可惜她和自己有生死的交情,实在不能就这么牺牲她。

    “顾小姐,我离开京城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想起一事,立即道:“哦,对了,过些天,我会吩咐草谷师叔上京再帮你治疗胃病。”

    “多谢。”顾碧落低声答,脸上露出莫名的温柔。

    本来今夜见了濮阳策有很多事情值得商议,但目睹一出杀妻求将的戏后,突然不知要说什么,说是了解得太透彻也不是,说是一无所获也不是,总之,今夜发生的一切令人无措。

    濮阳策的性情,令沈风无法猜测他的下一步。

    回到宅子里,便听到里面一阵惨叫声,这杀猪般的声音除了来福没有别人,来福被人鸡奸了,看来民愤都变成一根搅屎棍了,急急跳入墙内,看到的是一个裘衣皮裤的火辣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