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花都杀手特种兵 印地安老斑鸠

第1545章 没用的人

    就在周明去找刘昌德问话的时候,赵长生这边也联系上了白樱花组织,他把自己的所有遭遇都说了一遍,就等着看看上面准备怎样营救他,或许是营救,或许也是灭口吧!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赵长生对白樱花组织真的是忠心耿耿,他在遭遇到威胁之后马上便上报问题,而并不是选择把问题隐藏起来,不知道之前在岛国的时候他到底受了白樱花组织什么样的奖励,现在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忠诚。

    所以说,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他,赵长生将这个问题上报之后,白樱花组织迅速便将问题都分配给应该去做的人了,最应该做的人无非就是山田平次。

    山田平次接到组织的任务说要让他派人去保护一下赵长生,虽然是属于暗杀队的人,可是他心里也很清楚现在这个事情不是小事,周明已经开始对中云市内的白樱花组织成员下手了,他不能坐以待毙,所以说组织想要让他去帮忙保护一下也是情有可原。

    不过山田平次自然不会亲自出马,他肯定是派人去了,而眼下最容易派去的人除了克劳尔以外也没有别的了,很快山田平次便将克劳尔叫来,这个人现在已经几乎没有任何智商可言了。

    曾经克劳尔是一名优秀的空军,在多次执行任务当中都获得了极大的荣耀,可是现在他除了四肢强壮以及没有人性意外,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称道的地方了,这就是因为他服用了那种药剂,也就是之前山田平次给他用过的。

    按照赵长生的话来讲,便是超健素,服用过超健素之后的克劳尔已经没有再成为人的意思了,毕竟组织里也不可能把他当成人,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仇恨,那便是杀掉周明,在杀掉周明之前,他还有许多许多的话需要说出来做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他有很多很多的麻烦都没有办法去解决掉,山田平次对克劳尔说:“派你去中云市保护赵长生,如果有可能的话,就给周明一些打击。”

    当克劳尔的耳朵听到了周明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变得两眼放光,他对周明的仇恨已经超越了一切,分明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死导致的,可是现在既然如此了,也就那样吧。

    很快克劳尔便回答:“周明!杀!我会完成任务。”

    现在山田平次也知道,因为克劳尔次过药之后已经渐渐的变得不像人了,所以山田平次也不会再说什么,于是便安排人把他送到中云市,现在想让他潜入到中云市虽然不是那么容易,可是白樱花组织毕竟是白樱花组织,他们如此强大,一定能够做到的。

    再接下来便是山田平次目送克劳尔离开,接着他又对另一个还算是正常的手下说道:“克劳尔这次去中云市估计很难再活着回来了。”

    “是吗队长,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山田平次说道:“不如再派两个人去暗中观察一下情况吧,克劳尔根本就没有用处,他这样的人只是我们作为药剂的实验品。”

    手下说道:“好的,我马上再派两个精干的杀手去中云市潜伏下来。”

    山田平次继续嘱咐道:“潜伏下来,千万不要动,一切以安全为重,目的不是现在要杀掉周明,而是要把中云市的一切情况都弄清楚,毕竟那是他的地盘,有许多问题我们都没有办法跟他直接产生冲突去解决,所以你们一定要看清楚。”

    既然山田平次都这么说了,他的手下当然会按照他的说法去做,不过有些情况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其实他们这么说也是完全出于白樱花组织的利益来考虑,但是换一个方面来讲就不是那么好说的了,因为他们已经决定要放弃掉克劳尔的性命。

    那么强大那么优秀的一个人,现在只能沦为他们的实验品,白樱花组织多么没有人性,由此也可见一斑。

    山田平次则是最没有人性当中的一个,他竟然对他的手下一点感情都没有,所以说白樱花组织需要的只是这种人。

    望着大家离去的方向,山田平次有许多话想要说,他的脑海当中正在考虑应该如何解决现在遇到的问题,不过有的时候他心里很清楚,所有的大的战略方针都是由组织上层来敲定的,他这样一个暗杀队的队长,仅仅是组织的一把尖刀。

    大脑的命令让他去杀到哪里他就必须要杀到哪里,否则也就没有那么多的事了,自然而然在这种情况下也是如此,反正山田平次知道组织跟周明之间早晚都会有一场大决战,而这场大决战绝对是由他引领的。

    所以说他不急不躁,只是想要在大血拼之前,更多的是想看一看周明是怎样处理事情的,也想看一看自己的暗杀队到底有没有那种能力。

    虽然一切都不得而知,可是山田平次心里面还是会思考如此之多的事情,白樱花组织有他这样一个领导,也可算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接下来,山田平次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写了一份报告,然后发电子邮件给总部,总部收到之后马上便打了电话过来,山田平次有些害怕,因为他并不是那么愿意接总部的电话,不过都已经打过来了,他不接也不正常。

    于是山田平次将电话接通,对面对他一阵严厉的责骂:“是谁让你私自就对克劳尔使用超健素的,你不知道那是半成品吗?”

    山田平次说:“我知道,我只是想要为组织分担一下,不如找个试验品试验一下,其他的我也没有多想。”

    没想到电话的另一头继续勃然大怒:“你有什么权利为组织寻找试验品!这些都是研究所的事情,你这样会越权的你知道吗?”

    山田平次的冷汗直流,不过他还是比较镇静,他继续回答:“我知道我越权了,不过我的心里面一心都是向着组织,现在克劳尔已经是我们可以放弃的人了,没有必要对他如此看重。”

    “但愿一切都如你所说的吧,如果不是,你再也当不了暗杀队队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