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黑铁时代 诶呦喂

第698章 迫不及待

    差不多就是这样,威廉乘坐火车,向着北方的小亚细亚地区前进。预计目标是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然后前往曾经的黑暗精灵帝国的首都伊斯坦布尔,在那里稍微休整一下。

    因为在那里已经足够接近帝国的核心区域了,所以一些政策,命令什么的,就可以在那里执行。威廉准备在那里发表一份声明,稍微说一下帝国目前的计划,以及帝国现如今的任务,还有帝国的力不从心。再向帝国的核心,高层人员们透透气,告诉这些家伙接下来帝国要怎么做,做什么。

    总而言之,威廉不想要这些家伙傻乎乎的说些不符合自己心意的话。以拖动帝国的战争机器,到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去和什么乱七八糟的敌人作战什么的。就算是赢了也不会怎么样,如果输掉的话,对于俄罗斯哥特帝国这样强大的陆军国家来说可是什么好事。

    然而,也就是在伊斯坦布尔的这段时间,又一件事惹上了威廉·冯·赫里福德。让他觉得非常头痛。

    那就是他的妹妹至少说是在血缘方面的妹妹的出现,维多利亚这家伙再次出使了俄罗斯哥特帝国,不知道这家伙在莫斯科的时候是否和威廉的父亲奥托亲王有过什么交流。总而言之,在这之后,她再次见到威廉的时候就顺势带来了奥托亲王的亲笔信。

    虽然说就像是绝大多数时候一样,奥托亲王在信件中,一如既往的表示了这样的原则,那就是重要的事情,最终的决定全都是威廉来做的。事实上如果这样那样的话,那么威廉也可以不用顾忌到他。

    但是,但是说。如果,或许,可能,也许,那么……

    总而言之,在用了这么一堆词汇之后,奥托亲王才羞答答的向威廉表达了他的意思。那就是,是否应该与其他国家的联系再紧密一点。

    虽然说就是表示了,也是用了这种模糊不清的词汇再紧密一点,其他国家。

    这个其他国家究竟是什么国家,再紧密一点又是什么方式,又是什么程度,又是什么方面呢?

    当然了,某种意义上说,奥托亲王现在说的这些都没有什么用的。实际上奥托亲王的话,威力按当然能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实际上亲王,威廉的父亲仍旧认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与西哥特人分个高下。尤其是在目前西哥特人势如破竹,而且还派遣了一支远征军来进攻俄罗斯哥特帝国的重要领地的情况下。

    既然要与西哥特人对敌,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再保持与布立吞人的敌对姿态就是不智之举了。是否要修正与布立吞人的关系,甚至说,重新与布立吞人制定一系列的盟约,成为盟友,一齐应对西哥特共和国呢?

    虽然说一切都是以威廉的意见为前提,以威廉的决定为帝国的意志。但是,奥托亲王自己,理所当然的是期望这样子的。

    而既然他已经理所当然的期望了,那么以他的身份地位来说,威廉就不能等闲视之。

    更加重要的是,事实上现如今在国内如此思想的人,不单单是一位奥托亲王。事实上帝国上下都有不少人,对突然崛起,而且看起来势如破竹的占领了不少领地的西哥特表示担忧。

    如果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么他们的担忧也是有道理的。

    布立吞人虽然很强大,他们的工业,他们的资源还有他们的军队什么的的确有很大的威胁性。但是说到底,布立吞人是在海外的岛屿上的。他们在大陆上的绝大多数领土,全都被西哥特人吞并了。

    在这种情况下,布立吞人已经完全无法维持他们在东哥特帝国境内的统治。

    如果说,在这之前,成功整合了东哥特帝国,甚至大有将西哥特也吞并掉的布立吞人,威廉说他们是帝国最大的敌人,最大的隐患的话,那么帝国几乎所有人都会认为,威廉说的是对的。

    但是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威廉再这么说的话,那么……认同的家伙恐怕就不会太多了。

    当然,就像是奥托亲王说的那样,帝国的国策最终还是要以威廉的决定为主。最终还是威廉说的算。以威廉的实力,威廉的威望,威廉对于帝国的统治力度。他说了话也理所当然的会有人听。

    但是,让人心服口服的有人听,和让人心里面觉得别扭的有人听。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的话威廉的政策可以彻底的贯彻执行下去。但是后者的话,威廉所说的话,恐怕就要打个折扣了。

    虽然说国家政策什么的,都是伟大的,绝对不会出错的国家领导人制定的,但是真正执行这些政策的,却是那些下面的混蛋官僚们。如果无法得到这些混蛋的支持的话,那么威廉说话也不管用

    理所当然的,威廉仍旧有强制力,同样理所当然的,如果威廉逼迫他们干活,甚至说拿起屠刀来威胁他们的话也不是问题。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因为这种事情将俄罗斯哥特帝国的政府割裂开来,真的好吗?值得吗?

    威廉现在若有所思。

    面前的维多利亚心里面冷笑,却是觉得至少在这一回合,她终于胜过了自己的哥哥。却不知道威廉心里面想的根本就不是这件事,而是别的。

    “也就是说,现如今,有关俄罗斯哥特帝国的政策,终于出现了一支与我不同的反对派了。”威廉的心里面这么想着:“不过也幸好,反对派的领导人是父亲啊。那个人绝对不会做任何威胁我的事情的……”

    想到这里,威廉就觉得很放心。

    以奥托亲王的性格,就算是向自己提意见,也一定要这样拐上七八个弯才行。就可想而知他在与威廉作对,这种事情上面的决断力到底有多低了。

    “不过,也要提防另一件事,那就是有人以父亲的名义来做些事情啊。就好像是陈桥兵变一样当然了,在历史上的陈桥兵变多半是赵匡胤和他手下那些‘兄弟’们演的一出戏。

    不过,如果,那位黄袍加身的赵匡胤真的是无辜的呢,真的是被迫的呢?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事情恐怕就有点……”

    看着威廉继续神游物外,维多利亚有些闹心了在最初看着威廉这个样子,她还能理解为威廉为这件事情觉得困扰了,觉得这件事情不好办,甚至说觉得这件事情冒犯了自己什么什么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威廉的表情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啊……

    虽然说,这样多少显得有点失礼,但是维多利亚还是轻咳了两声,然后说道:“那么,陛下。”

    虽然说,现在他们是面对面,而且只有两个人。同时他们也明白了他们的血缘关系。但是在称呼威廉的时候,维多利亚还是公事公办。完全没有要和威廉攀交情,甚至说叫威廉是哥哥的意思。

    当然,就算她真的叫了,威廉也只会觉得好笑,并不会给她任何优待就是了。

    “那么,您已经想了很久,我也向您说的很清楚了吧那么,您的回答是什么呢?”

    听着对方的提问,甚至说逼问,质问。威廉随即将自己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好整以暇的看着维多利亚,然后同样公事公办的回答说:

    “女爵,我的确有足够的考虑。也部分承认你说的话是正确的西哥特共和国的确,已经成为了旧世界最大的麻烦。”

    “只是麻烦?”听威廉的措辞,维多利亚稍微有点不甘心的这样问道。

    “是的,至少对帝国来说,只是麻烦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么?”维多利亚追问:“如果说”

    “你的那个‘如果说’目前也只是个‘如果’而已。”威廉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说道:“我并不排除这种可能西哥特共和国想要用他们的异端邪说污染整个旧大陆。他们的军队会与每一个君主制的国家不,应该说,每一个不属于他们的领土发动进攻但是,这种可能性说实话,并不是很大。

    我并不认为他们能够征服整个旧大陆。甚至说,我都不看好他们能整合东哥特的领土。”

    “您真的是这么想的话,那就实在太让人失望了。”维多利亚装作有些无奈的样子,甚至说用有些鄙视的眼神看着威廉,然后这样说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英雄,我的陛下。所有人都认为在这个黑暗的时刻,应该有英雄能站出来,拯救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认为你是那个人选。

    但你却轻松的站在一旁,认为自己能够悠闲地置身事外。说实话,这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

    说完这样的话,维多利亚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威廉的眼神中,甚至多少带上了一点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