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862章 点燃的火药桶

    第八百五十九章点燃的火药桶

    薛禅死的很干脆,哪怕他的瑜伽术已经练得相当精深,使身体本身拥有了常人几乎无法想象的活力,但最后他突然暴起,拍死老哈里的那一下,却依旧在一瞬间里耗尽了他原本就已经不多了的生命力。以至于,他的手刚一按在老哈里的后脑上,劲力一外吐,薛禅的整个人便在这最后的回光返照中,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死的比老哈里还快!

    他虽然是赵祯手下有数的高手,可在面对王越的时候,却在一开始就没了斗志。从这一点上讲,他的落败本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悬念。

    只是,人的精神意志当真是一种极玄妙的东西。明明是给人当了奴才,卑躬屈膝,为人所不耻,却又能在近乎不可能中,用自己的一条残命结结实实的摆了对手一道。

    让王越虽然赢了比斗,却输了目的。

    “咦!不好,出事了……。”眼见着发生的这一幕,自己却棋差一招,没有来得及阻止,王越心中越想越是恼火。好不容易长出几口大气,平复了些许心情,正要在帐篷内好好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却不想让他更恼火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之前的一番打斗,尽管前后加起来的时间也不过就是几分钟,闹出的动静也不算太大,加上这座帐篷周围原本也没什么人,所以在这段时间引起注意的可能性应该是非常小的。

    但是,令王越也没有想到的是,帐篷外面煮着奶茶的那个锅,因为没人搅拌,短短几分钟却已经开始糊了底了,浓重的焦味顿时引来不远处几个人的查看。结果,刚一走近,自然就发现了草地上的那两具横躺着的尸体……。

    是以,顿时间随着帐篷外一声惊呼声响起来,下一刻,已经有人吹响了示警的骨哨。

    一时间,尖锐的哨声,此起彼伏,笼罩在整片草场上空的宁静氛围一下被打破撕裂。无数的人声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只是片刻的功夫,以王越所在的这座帐篷为中心,转眼过后就成了沸腾的中心。

    “该死的,真是麻烦。”

    王越龇了龇牙,脸上的表情登时显得有些无奈起来。

    人的运气就是这么不靠谱,你越是不愿意发生什么,现实往往就会适得其反。尤其是运气一坏之后,那坏运气就会水涨船高,越来越坏。

    就好像现在的王越一样,刚刚被人坏了好事,心气不顺,紧跟着就又被人发现了这里的不对。而此时此刻,随着他行藏这一败露,立时间整个帐篷外就有大批的人手不断的聚集过来,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完全可以想象,接下来他即将要面临着怎样的一种形势了。

    果然,王越这里才是自言自语了一声,与此同时,帐篷外面最先发觉不对的两个人就已经一左一右,撩开门帘,迅速的闯了进来。

    并且很显然,这两个人也全都是训练有素之辈,身形矫健,动作灵活,一窜进帐篷,立刻便刷拉一下分开两侧。同一时间,他们二人四目,已是紧紧的盯在了王越的身上。

    不过,饶是如此,王越在他们一靠近帐篷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对他们的一应行迹,了如指掌了。

    是以,尽管他对自己当下的运气实在有些无语,但真当麻烦自己找上了门之后,反应起来却也没有半点的迟疑。眼见对方这两人,一冲进帐篷,便分开两侧,摆开了架势,王越的人便已然,身形一掠,脚下抓地左右开弓,砰砰!两拳打到了这两个人的身前。

    而这两个人虽然警惕性颇高,配合也是默契十足,一进来就避开正面,站好了各自的位置,形如掎角之势,但他们的功夫却委实算不上有多高明。加上对帐篷里面的形势全无了解,所以一冲进来,并没有盲目的进攻,而是采取了比较稳妥的守势,怕的就是忙中出错,为人所乘。

    但是,在他们分开两侧,摆好架势的时候,王越的攻击就已经到了。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两记直拳,平铺直叙,开门见山。

    可那拳头上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宛如山洪爆发,甫一和两人的拳头和手臂撞击在一起,顿时手腕一转,陡然一震。

    无穷力道,登时倾泻而出!

    下一刻,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这两个人才一被王越拳头撞上,立刻便浑身狂震,肌肉扭曲着,被打的整个身体离地而起,宛如炮弹般倒射而出。彭彭!两声,一左一右就又在帐篷的大门两侧开出了一个大洞。竟是冲进来的有多快,这飞出去的就有多快。

    转眼后,外面就紧接着传来两声重物坠地的响动。再看两个人现在的模样,却早已是面如白纸,胸口内陷,把大股大股的鲜血自眼耳口鼻五官七窍中压迫着喷了出来……显见是不得活了。

    原来王越这两拳,左右开弓,用的虽然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一记直拳,但拳头其实就是个捶,发劲用力的手法就是他之前融合了六合拳与骑士锤战法,自创出来的那一路混元捶。起手先就是一个震劲儿,但在一触即发之际又猛地抖了一下,如此一来就成了枪捶并发之势。

    一震之下再这么一抖一戳,顿时就把人打的浑身筋骨断裂,透皮入脏,紧跟着朝前一送,这时候人想不飞都不行了。

    而他这两拳的功夫,在这里解释的多,看着像是很复杂,可实际在外人看起来其实就是那么一拳的事。直来直去,毫无变化,别说是一个练家子,就是个普通人也能用的出来,但是如果真的要较起真来,把这两个人的尸体进行解剖,你就会发现他们身上的伤其实已经覆盖了全身上下。不但外面的筋骨俱断,就连里面的内脏也都碎了。这就是典型的捶劲伤人的手法,震荡周身,以点盖面。

    只可惜,眼下这帐篷的周围,真正的高手不多,也没有人能真正的看出这其中所蕴含的奥妙!

    一招出手,打飞了两个人,眼见着帐篷外面的人越来越多,王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随后就将薛禅和老哈里的尸体,一手一个的拎着,朝外扔了出去。

    既然已经是露了行藏,那又何必再束手束脚呢!

    干脆就放手施为,图个痛快淋漓。

    眨眼间,扑通扑通,尸体跌路帐外,然后就只听得外面沸腾的人声猛然一静……。

    “是大总管!”

    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无法接受的事实,诡异的静寂在持续了十几秒之后,终于沸反盈天,帐篷外不断聚集过来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切,在短暂的失声过后,无数人惊叫出口。

    刹那间,整个帐外的气氛都变得像是点燃了的火药桶,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透过帐门,死死的盯在了王越的身上……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