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864章 所谓神通

    第八百七十一章所谓神通

    “我毕竟年纪大了,就算可以依靠秘法保持住当年的一部分体力,可持久性和耐力也不行了。与人交手,尤其是在面对着势均力敌的对手时,除非我能在暴起的一瞬间,迅速击溃对方,不然耐力一去,体力自然就一泻千里了。别说伤人,我自己想要活命,都要拼死挣扎一番。不过,这天下之大,能够纯以武力横行一时的有,却也不可能有横行一世的。不要忘了我这一脉的修行,可不仅仅只是单纯的武道而已啊!”

    丹增上师对于赵祯情绪上的细微变化看的很清楚,当然也明白他这时候究竟在担心什么。

    “上师的意思是。”赵祯闻言,不由眼神猛地一动,然后便直直的看向了眼前的这位老喇嘛。

    他口中话语几乎脱口而出,但却又在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

    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东西,使得他的情绪骤然变的有些激动,可在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心里又有所顾忌,于是整个人脸上的神情顿时就显出一片犹豫来。

    “王爷,你应该知道我是个密教的修行者。”

    丹增上师的语气淡然,对于赵祯在这一瞬间的失态仿佛没有半点感觉:“武道虽然也是修行的一种方式,可以不断的挖掘和激发人身的潜能,丰富生命的本身,练到最高的境界同样可以使人超脱。但肉身对于我这种人而言,却只不过是一具皮囊而已。就好像普通人过河要乘船一样,人过了河踏上了彼岸,船其实就没用了!在我看来唯有自性中本有的智慧才是一切的根本。所以,在我的修行中,武道仅仅只是这一过程中自然衍生出来的副产品罢了,是旁枝末节,他可以作为我护法的手段,却绝不是我所要追求的。因为真正的修行说到底其实就是身,心与灵的完美统一啊!”

    “这么说,上师是已经修得了神通?”赵祯长吸了一口气,眼神一阵发亮。

    这世界,任何的宗教都有信仰,而有信仰必然就会有修行。亦即是传闻中各种流派中为了超凡脱俗、摆脱生死轮回而努力的各种方法。而密教的瑜伽,千年以来隐秘传承,据说修炼到一定地步之后,智慧一开,神通自来。就可以让修行者获得种种不可思议的大能力。

    虽然这种说法,大多以讹传讹,很多都是让人云里雾里,玄之又玄的东西,并不值得相信,但身为这一代赤红龙旗的掌旗人,赵祯却是比任何人都知道像是丹增上师这样的人究竟是有多么的可怕。

    神通之说固然不足以尽信,可放在眼前这位几乎已经年逾百岁的老喇嘛身上,却绝非是虚言那么简单的。前朝完颜氏好歹国祚也有数百年,对这世上的那些隐秘力量的了解,自然也不可能一点都不流传下来!

    “神通,那只是你们的说法。”

    丹增上师接着说道:“对我而言,它其实就是心灵的一种延伸与升华。一样是可以被人驾驭的力量,只不过想要掌握住这种力量毫无疑问是十分艰难的。武道的修炼虽然也讲究心意,可相比之下就如同隔靴搔痒,凭空多费了许多功夫,事倍功半。”

    “神通也是心意的力量?”赵祯一怔,同时脸上一阵若有所思。

    “神通源于智慧,当然也应当是心意中产生出来的力量。武道的修炼到了上乘的地步,炼气化神,修的就也同样是一个心意。所以在这一点上来讲,任何的修行其实到了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的!但同样是一种力量,武道是通过挖掘自身的潜力,来提升生命的本质,是把人的身体当做宝藏来开发,坚固肉身,培元固本,一切皆向本中求,力量再强大,也仅仅只是一人之力而已。甚至哪怕历史上也有人曾经将一副肉身练的圆满无漏,金身不坏,可以驻世久存了,但肉身本质就是一具臭皮囊,再坚固不坏也是旁枝末节罢了。终有腐朽之日!但相比之下唯有顿悟智慧,堪破了世间一切障碍,彻底明了本心的人,才能在短短的肉身延续间,纯粹心意,将精神凝练至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从此以后无中生有,能在虚无中诞生出可以干涉物质的磅礴伟力,继而以一己之力,驾驭天地大力。而这样的人,在我密教中便被称之为尊者,可以等同于道家的真人,都是可以在举手投足间,生发无上能力的存在。”

    “放在过去,这两种人就是凡人口中的罗汉和神仙了,都是神之又神,超凡入圣之辈。而武道的修炼相比这两者,便远了一层,即便最后也能以武入道,等同此例,但毕竟是机会渺茫,不要说这一世会有人达到这个地步,就算是纵数唐国上下千年,有这种本事的武者,也不过就是那么寥寥三二人罢了。而且这还是算上了那些传说的人物,谁也不知道真假。”

    “换句话说,武道的修炼是先求道而后入道,最后才能得道,但精神与心意,却从一开始就已经踏在了道

    的路上,超越了人身的极限,但可惜的是,这条路实在是太难走了。时至如今我已经老了,也再没有办法和机会走到尽头去看一看了。”

    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的话语中似乎有着无尽的感叹:“武道的本质是肉身,而精神的本质是跳出肉身而无限的广大,这两种力量就如同天地一般,分清浊,讲内外。虽然同出一源,却已经有了上下之别。”

    “人存于世上,果然就像像驾船渡海,然苦海无边,想要超脱彼岸,身体和精神到底哪个更重要?”赵祯听着丹增老喇嘛的话,眼神中便隐隐的流露出了一种向往的味道。

    “既是如此,那么天下像上师这样的人多吗?”

    “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何其之多!心性的修持,虽然艰难无比,但肯定还是有不少的。不用说唐国国内,就是这海外异域之地,我相信这样的人也绝不会少。就比如和你交手的那个人,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他的功夫不但已经接近了此世人类肉身所能达到的极限,甚至就连对心意的掌握,也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所以面对这样一个对手,我虽然并不会因此而畏惧,但事实上我也不会有太多的把握。”

    丹增上师淡淡的说着,不论是说话的语气和脸上表情都平静的像是一潭水,明明是说着事关自身生死安危的一件事,偏偏给人的感觉却是波澜不惊。便如同是在和赵祯说着什么和自己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一样。

    “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正说话的老喇嘛突然语气一顿,抬眼看了看远处的天空,然后对着赵祯就点点头:“王爷,趁着现在还有一些时间你不如就现在回去准备一下,离开吧!这里的事情已经没法挽回了!但好歹,我在这里还可以为王爷尽上一点力,正好也能见识一下这位连苏明秋都不惜坏了自家规矩,替父收徒的人物。只是,我这一去,不论生死胜负,只怕便也再没有和王爷见面的机会了,值此临别之际,我便祝愿王爷你日后能心想事成吧!保重!!”

    许是早已见惯了这人世间的种种离别,也看透了是是非非。丹增上师口里的话音刚刚一落,这位老喇嘛竟然就这么直接朝前与赵祯轻轻的擦肩而过,一路悠悠然的走出了这一座小院儿。

    言犹在耳,却终是再没有回头!!

    的确,密教的修行虽然神秘莫测,充满了种种不可思议之处,不但可以让人练出一身高明的武功,而且甚至还能够使人在顿悟中觉醒精神真正的力量,而这其实亦即是赵祯之前口中所谓的那种“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