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868章 天罗地网

    第868章 天罗地网

    第八百七十五章天罗地网

    “真是煞费苦心!”只有在亲身犯险,置身此地的这一刻,王越的心里才真正的感到了一种赵祯想要杀他,为子报仇的心情,究竟是有多么的迫切。

    铁甲连环马!

    这可是只出现在唐国历史记载中的东西,想要摆出这么一副阵仗,想必就算是以赵祯手中所掌握的庞大财力物力,也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能成阵的。至少如同眼前的这些铁甲重骑,想要他们令行禁止,同进同退,训练的人马合一,就不太可能是几年的事情……。

    更不要说,他们这种彼此之间的配合,需要使得数百人身上的气势能够最终水乳交融在一起,这就根本不是单纯的默契所能达到的了。其间种种,几乎无一不是兵家秘传的战阵之法,流传到现在一般人莫说是想要从中看出点儿什么门道来,就算是想亲眼看一看都不太可能。

    可是如今,王越此时此地,竟然就已经是直面了这一千古流传的战阵!不但是亲眼目睹,而且马上下一刻,他就要一头撞上去了……。

    双方局势,一触即发。

    然而,就也在这时候,随着王越的目光看过去的一瞬间,远隔百米之外的赵淳突然双腿一夹,策马向前走了两步,随后他大笑一声,竟然就是在这种情形下直接开口和王越说起了话来。

    且他声音洪亮,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居然也能透过如雷鸣般翻滚,连成一片的犍牛蹄声:“王越,明知道有埋伏,你竟然还敢出现在这里。我不知道你这是傻了,还是自以为勇武过人,足以以一当百?还是说,你真的觉得你已经看破了一切,以为靠着你后面的那些畜生,就能顺势而为,反败为胜?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极!实话告诉你吧,我在这里已经等你好久了,任你花样再多,碰到了我这铁甲连环马,到头来也是死路一条,就算不被乱马践踏,化作一滩肉泥,也会被抓住扒皮填草,点了天灯。你要识相,不妨就干脆自己了断了吧,说不定还能免去死前一苦……。”

    赵淳在说这话的时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齐声大笑,一个个策马向前,眼神凌厉的死死盯住了王越。

    与此同时,在他们身后的那两百铁骑也轰隆隆一动,甲马俱颤,无数的目光全都凝聚在了王越一个人的身上。漫天杀气席卷,场地间顿时掀起了一阵冷风,直吹得地面黄沙四起,枯枝落叶乱飞。

    “好杀气!早就听说古代的战场厮杀,两军对垒时,煞气之盛,足以让鬼神惊惧,不敢靠近,任何高手都无法对抗,如今一见,果然是有些门道的。不过,你这些人也未免有些少了,军阵虽然威武,却不知道是不是摆出来的样子货?如此,不如就让我来看看,你这个所谓铁甲连环马到底有几分成色吧!”

    双方对话,一来一去间,彼此间的距离就又近了几十米,王越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细线,间或身形一个起伏,瞳孔中就有几丝宛如刀锋利刃般的精光闪烁出来。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虽然语气平静,没有任何的起伏,可不知为什么当这些话一字一句清晰无碍的落在赵淳那些人的耳朵里的时候,所有人却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生似一口无形的利刀,已经架在了脖子上,但凡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都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

    不过,接下来!随着王越一句话说完,场中的气氛登时又是一变!

    冲天而起,恍若狼烟烽火一般的军伍杀气,就好像变成了一座正在燃烧着的火山!一股子极其惨烈与愤懑的气息瞬间便弥漫了开来!显然王越的这一番话,是真正有些扎心了的,尤其是在众人的一番感受之后,那种如芒在背一般的感觉,更是如同在一堆火上浇了一盆滚烫的热油。

    而这些赤红龙旗麾下的骄兵悍将们,自从成军以来,无数次的秘密杀戮,早已养成了他们心中必胜的信心,即便是面对任何强大的对手,也绝不会流露出一丝一毫的胆怯和畏惧。

    但现在,就只是因为王越的一句话,却让他们感受到了这种久违的情绪。是以,下一刻,他们就如同被压缩的弹簧,瞬间便开始了反弹,不但凝聚的杀气更盛,而且就连看向王越的目光里都染上了一层鲜血的颜色。

    “竖子猖狂,又怎知我战阵杀伐之烈!不过,你既然想试试,那就看你接下来有没有那个命了。放箭,杀,……。”

    身为一军统帅,赵淳此时的反应果然是颇具大将风度,听见了王越的话,虽然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但却并没有被彻底激怒。反倒是言语十分平静的一声令下,挥手间,顿时应声如雷。

    眼见着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无数奔牛蹄下溅起的烟尘就好像一片黄云般滚滚袭来,直到这时候,高墙之上的那上百名弓弩手,这才猛然一动,随着赵淳的这一声大喝,登时箭如雨下。他们的人数虽然不多,可选择的时机却正是开弓放箭的最佳射程之内,而且因为占据地利,居高临下,是以这一经施放,立刻就把下面前后二十米的一段空间尽数笼罩。

    一时间,漫天箭矢真的好似瓢泼大雨般的直直淋落下来,尤其是针对王越,简直就是四面八方的攒射,一百多人的弓弩手,至少有一半把目标放在了他的身上。

    不过,面对于此,王越显然是早有防备,对方刚一把箭射出来,他便已经将身上的外衣给一把扯了下来。随即一抖手,轻飘飘的一件衣服,登时罩在头顶旋转如飞。就仿佛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仍凭羽箭乱飞,只一碰上,便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被远远的拍了出去。

    以他的功夫和体力虽然不怕这些箭矢,可脚下的奔牛却不能无视这轮箭雨的伤害,真要放任不管,没了坐骑的便利,那双方只一短兵相接,他就要矮人一头。面对对手的高头大马,不等真个交手便会失去先机。

    但即便是这样,王越能护得住自己脚下的牛,也护不住身后所有的牛。一时间,牛吼声不绝于耳,不知道有多少犍牛被箭矢射中了要害,穿颈破颅,洞穿背腹,在急速的奔跑中一头栽倒在地。

    而后,悲鸣声大作,前牛跌倒,后牛遭殃,最先进入到弓弩射程的十几二十头牛,几乎同时倒地,但片刻之后,轰隆隆声,大地震颤,便又有无数疯牛狂奔而至,践踏着,吼叫着,宛如山洪倾泻一般一冲而过。

    “怎么回事,这些牛……?”

    目睹此状,眼见着这些牛竟然不顾生死,直接闯过了箭雨,饶是以赵淳的老辣也不由得脸色猛然一变。牛这种生物,虽然生的健壮高大,可家养的牲畜本就适应了放养,本性其实还是十分柔顺的,就算是这一次为了对付王越,被事先在饮食中加入了某些可以令其亢奋的药物,一经引导立刻就会气血沸腾,发狂发疯,但到底还不是彻底迷失了本性。

    正常情况下,只要前面那些领头的牛一死,中断其队伍的连续,稍稍拉开一段彼此间的距离,那剩下的那些牛很快就会陷入到“群龙无主”的地步,开始慢慢的停下来的。

    所谓的火牛阵,自然不攻自破。

    但现在这种情况,却明显已经超出了常理之外。尽管已是死伤惨重,可这些牛居然依旧是悍不畏死,一路横冲直撞,紧紧跟在了王越身后。

    …………。

    与此同时,就在赵淳脸色一变的瞬间,他身边的裴满和奥登格日勒几个人也都是眼神猛地往里一缩!

    在他们的想法中,王越的功夫也许真的是厉害的很,有本事,年纪又轻,肯定是前途无量的,但是一人之力,对上他们这些成建制的军队,却也无异于是螳臂当车一样。因为历史上那些无数的记载,都已经证明了在战争中个人力量的渺小,任何高明的武者,都不可能在乱军的杀伐中活下来……。

    可是真正到了这个时候,眼前的事实却告诉他们,有些东西其实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敢于一个人向他们发起冲锋的这个王越,显然并不是那种已经愚蠢到了盲目自信地步的人,至少他身后那些牛眼下的这种状态,就已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之外。

    而这,无疑也是个变数!

    “哼!任你花样再多,也不过是瓮中之鳖……。来人,给我放开铁索,落网……,你不是要单骑冲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么,那我就把你变成一条鱼,天罗地网之下,看你还怎么往前冲?”

    脸色已经隐隐变得有些铁青的赵淳,策马横刀又向前走了两步,身上的气势突的骤然暴起!却是在这时候,又是一声大喝。

    立时间,就只听得崩,崩,崩……,一连几十上百声的锁链断裂声,连成一片!

    下一刻。

    整个头顶的天空都暗了下来,数十张铁索大网,轰然落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