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876章 跑得好

    第876章 跑得好

    第八百八十三章跑得好

    面对这样的压力,本已经止住了身形的赵淳,竟是连想也不敢多想,根本不接王越的话茬,直接一个转身,双脚踩踏如风,来了个走为上策。

    而,就也在赵淳的身形突然向后急退的同时,在他身后早已摆开阵形的铁甲重骑们,也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样,一时间甲胄连环,哗啦啦响成一片,竟是就这么般的齐齐向前“压”了下来。

    两百多匹高大的战马,蹄踏如雷,在赵淳后退的时候,先是左右一分,让开一条道路,紧跟着便往中间一合,将整条通道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恰如一面铜墙铁壁,将王越和赵淳两个人彻底的分割开来。

    也让王越对他的追杀,还没开始,就遇到了巨大的阻碍。

    虽然占据了天时地利,自己也是人多势众的一方,但是出于本能的反应,赵淳却仍旧在这时候决定先把自己摘出来再说。

    哪怕,眼下的局面还并没有真正的分出最后的胜负,可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赵淳也不会觉得这里多了自己一个,就能改变目前的形式。

    更重要的是,直到这一刻,他才在真正开始直面王越的时候,感受到了自己那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惧意。

    因为,没有真正面对王越的人,是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的。之前他对裴满抛弃同伴,临阵逃脱的行为,还是打心眼里的鄙夷,可现在赵淳却已经充分理解了当时裴满这么做的原因,究竟是为了什么?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做为赤红龙旗麾下军队的主官和统帅,赵淳无疑是十分出色的,不论是在训练手下,还是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他都会在事前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尤其是在针对王越这样的高手时,他不但从各个渠道收集到了关于对方的大量资料,做过无数针对性的研究,而且还和手下的参谋对王越以往的历次战斗,一一作了详细的对比和分析,对他自出道以来的实力变化可谓深悉于心。

    所以,在这次行动开始之前,赵淳心里其实就已经对王越有了十分深刻的了解。算得上是知己知彼了。

    但是,一场战斗的最终结果,事先准备的充分与否,固然关键,可影响最直接的却是在战斗中能否灵活的随机应变。纸上谈兵再厉害,落实不到行动上也只是白费功夫!

    换句话说,赵淳身为统兵大将,领兵作战,一呼百应,带领麾下铁骑,令行禁止之下,就算是放到古代过去的冷兵器时代,肯定也是一支一等一的精兵。正常情况下,在他们面前,就算功夫再高的一个人,他也绝不可能在心里有一丝一毫的惧怕情绪。

    因为过往曾经无数的事实都告诉过他,人力究竟有时穷,个人的武力再强大也是不可能对抗一支成建制的军队的……。

    可是,就在此时此刻,当赵淳眼见着自己的手下在转眼过后一一都死在王越手下后,当他不得不直面这个人的时候。

    仅仅是前后两次根本都算不上真正交手的碰撞之下,赵淳立刻就知道了自己不可能是王越的对手。然后,他又亲眼目睹了王越一个吞吐间,造成的异象,吐气如箭矢离弦,凝而不散。吸气似鲸吞四海,囊括八方。

    于是乎,赵淳心里就再没有了第二个念头,唯一的想法便只剩下了“走为上策”四个字。

    所以,他二话不说直接扭头就走,彻底打消了和王越交手的心思。

    他为人虽然脾气火爆,但在事关自家生死之时,却也知道轻重缓急,绝不会因为一时血往上涌,就把自己置身于险地。

    更何况,为将者未算胜先虑败。为了对付王越,他又怎么可能不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呢?!

    且不说,现在他手下还有两百铁骑未动,王越真要敢单骑冲阵,那也算是正中下怀。到时候几十队的铁甲连环马,如墙推进,似山压来,一队队,连环冲撞之下,绵延不休,哪怕王越就真的是铜浇铁铸的身子,最多十几轮冲杀下来,只怕也要变成肉泥一堆了。想活都是奢望。

    而反之,若王越不去冲阵,施手段避开兵锋所指,要凭功夫来追杀他,那赵淳也可以以身为饵,引对方再入一个陷阱。到了那时,不管能不能制住对方,至少也不会如现在这般被动无奈了。

    “跑得好啊!就等着你跑呢,最好直接跑到赵祯那去……。”眼见着赵淳二话不说,突然扭头就跑,王越却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反倒心头顿时一喜。

    这座巴斯底狱的城堡,不但占地广大,而且经过近代以来的数次修缮后,地形恍如迷宫,不但地面上有大量的建筑物,而且在地下还依托原有的地道和密室拓展出了许多的秘密地下空间。若是没有个明白人领路,就算王越有精神力探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赵祯的。

    而要找到赵祯,赵淳显然就是眼下最靠谱的带路党了。是以王越根本不怕他跑,怕的是他不知道跑!

    因此,眼看着赵淳刚一缩进后面的铁甲重骑,人过处好似波开浪裂,下一刻就有一队队铁甲连环马,人马俱进如墙般朝他压了过来。两百多骑,三人一队,三队一排,在将整个通道堵住的同时,那马上的骑士也是个个覆甲罩面,居高临下人人持枪,对准了王越,开始催动战马以小步幅逐渐加速……。

    一时间,马踏连环,冲天的杀气如山般倾轧下来。就算王越,首当其冲之下,也只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过,好在他也根本没打算和这些人去硬拼。一来,他都深知自己此行的目的,赵淳这一走,就等于给他了一个找到赵祯的机会。二来,他也不是傻子,不管有没有那个必要都要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铁甲连环马。明知道对方强就强在人多势众上了,哪怕心里不怕,王越可也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要不然,他为什么还要凭空波折,半路非要弄了一群火牛来?图的不就是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么!可惜对方准备的实在充分,火牛阵劳而无功,最后还得靠他自己来冲锋杀敌。

    所以,下一刻。

    王越根本不接招,而是侧身一扑,人似狸猫上墙,双手双脚只往旁边的高墙上一搭,整个人便直直向上纵起一丈三四米。而后,紧跟着又是几个纵身,脊背伸缩好似龙蛇吞吐,一弓一弓,竟是只用了三四个呼吸,他的人便直接从刚才站立之处,飞身到了这一侧的高墙之上。

    动作之快,十几米的高墙,在他身下生似就变成了一片坦途。

    任凭墙上还有许多的弓弩手严阵以待,却也想象不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他这等的人物。简直就是飞檐走壁一般,偌大的身躯,起伏之间,完全就是一只灵活的大猫,如果不是大白天的人人都看的清楚,放在晚上只怕就算被人瞧见了,也绝不会以为这是个人。

    实在是太出人意外了!王越的这一手,落在这一群纯以军中之法训练出来的战士眼中看来,完全就是超出了任何想象之外的。即便是之前,为了限制王越的活动空间,他们已经在两侧高墙上空布置下了一面面铁网,可如今为了对付那一群火牛,铁网都已成空,此时此刻再要拦住王越,却已成了一种奢望。

    甚至,就算墙上有那反应够快的弓弩手,已经在第一时间对准王越开弓放箭了,可王越人一到墙头,立刻便往前一扑,两只脚踩在高墙之上,简直快成了一条线,只一瞬间人便追出去了几十米,任凭身后箭如雨发,竟也少有几支能跟得上他的。

    人过处,速度居然似乎比那些强弓硬弩射出来的箭矢还要快。然后,不过三四秒的功夫,他整个人就已在高墙上和下面的赵淳跑了个并驾齐驱。

    只不过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彼此平行奔走,相距最多不过二十米远。

    而此时的赵淳,显然也已经在身后传来的阵阵呼喊声中察觉了不对。奔行间身形一晃,速度立刻又暴涨了一截,尽管他浑身甲胄,重达几十斤,可这一加速起来,整个人的去势顿时有如风驰电掣一般。而且他和赵祯虽然是亲兄弟,但各自精通擅长的武功却大相径庭,赵祯引王越来时的速度虽然也是快到了极点,可身形飘忽灵动,走的明显是轻身挪移的路子,擅长的乃是与人争斗时步法上的变化,就算是在全力以赴长途奔行中也是风度翩翩,姿态优美。

    相比之下,赵淳此时却是双脚连环踩踏,身形奔腾起落间,丝毫不曾顾忌任何的姿势,只一脚踏在地面上,立刻就把下面的青石踩的稀碎。而后,人如烈马狂奔,在一片片连绵不绝的轰隆隆声中,绝尘而去,奔行之快与发力之暴烈,却是和王越的跑法很是有那么几分相似的地方。

    此外,他在如此剧烈的发力奔跑时,动作也不失灵活。身上罩袍束带,披甲顶盔似乎反倒让他的冲势更足,速度一快起来,当真是好似奔马一样。

    不但快,而且脚下变向自如。刚一发现形势不对,马上就力道骤发,在这样的速度激增下,居然将自身的惯性控制的极好。看似隆隆隆一阵猛冲,实际上却尽在控制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