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919章 龙象 一

    第919章 龙象 一

    第九百二十六章龙象一

    “他这功夫到底是怎么练的?就算这人年轻,可体力也不可能这么强悍啊!!”

    面对着王越的步步紧逼,丹增上师故技重施,双手连缠带绞,左右拨打,上下挪移,虽然不断的是将王越拳上的力道卸掉转移,分而化之,可这一次双方再交手起来,他就感觉自己的缠法已经有些不太够用了。

    王越的体力和爆发力实在是太可怕,而且一招出手之后,马上就是步步紧跟,任凭他如何牵引绞缠,后退卸力,也都只是能维持住眼下的局面,越往后就越难。

    王越的拳不但刚猛到了极致,而且拳劲猛烈凝练早已是到了刚极生柔的地步,一拳接着一拳的轰打下来,给丹增上师的感觉就像是面对着铺天盖地的海浪。那浪头不仅是一浪高过一浪,犹有甚者在那大浪席卷之中还挟带着一块块高高抛起的巨石……。

    如此一来,老喇嘛再要想象之前一样应付的得心应手,自然也就成了一种奢望。反观此时的王越,则是越打越顺手,拳打连环,劲走周身,一招一式都恍如潮汐涌动,连绵不绝。而事实上,在他这种层层叠加的攻势之下,只要对手的气势稍稍一弱,那也就等于是自动的拱手让出了胜局,就算是以老喇嘛这样的人物,也只能在他的面前,陷入到毫无止境的被动之中,徒劳防守。

    “不可能的,他的一口气怎么可能这么长?”

    双手缠绕,挥舞在身前,将一身的力道尽数化作无形的丝线,丹增上师就像是一只大蜘蛛戒网,死死的守住自己的中宫,可一连卸了王越十几拳之后,却始终不见对方的气息有过半点衰减的迹象,当下不由心中一急,顿时嗔念大涨,如火燎原,顿时双眼一翻,大喝一声:“Nāga!”,同时十指乱转结成法印,一下就迎着王越的拳头对轰了过去。

    Nāga是密教梵文的音译,意思就是“龙象”,指的是诸阿罗汉中修行勇猛,最大力者。到了这时候,这个修行了一辈子的密教上师老喇嘛,终于也是心头火起,彻底坏了自身一直保持的心境,开始不耐缠斗,要和王越再次正面硬刚了。

    砰!巨大的响声仿佛石破天惊,丹增上师的大手印和王越的拳头刚一碰在一起,立刻就像是流星坠地一样,剧烈的气流疯狂的涌动之下,让他们手臂周围的空气一瞬间变得如同沸腾的粥锅,原本无形的空气也全在眼前化作了一层层肉眼可见的白色波纹。

    然后,王越前进的势头顿时一止,像是踩了急刹车一样,脸上的血色转眼就是一白。丹增上师的这一下,口诵真言,高喝龙象,显然也是他修持最久的根本法门,一喝之下,不但周身力涌如山,而且就在他身后的虚空中,常人肉眼不可见的领域之内,更是传出了一阵阵只有王越才能听到的龙吟象呐之声。生似就在那里,藏着一条真正的龙和一头大象似的。

    以至于,得到这股力量加持的丹增上师,竟是能在一刻,正面抗住了王越已然累积了十几拳的滚滚大势,让他的攻击一下子戛然而止。

    不过,即便如此,王越的拳头又怎么可能是这么容易就捱得住的。他的脚下虽然一顿,不得不停下了前进的步法,但与此同时的丹增上师却也被他一拳轰的手印溃散,身形乱晃,就算人强挺着没有再往后退一步,可他的脖子上却已经又开始往外流出了许多鲜血。

    他脖子上的伤势虽然没有伤到动脉和气管,算不上什么致命伤,可到底皮开肉绽导致血流不止,时间一长总也会影响体力和发挥,所以之前他也只是活动筋肉闭合血管,暂时止住了流血而已。但现在两人这一招硬拼过后,这老喇嘛显然也是已经没有余力再这么做了。

    是以,闭合的伤口就再次裂开了!

    王越的这一轮攻击不但刚猛无俦,而且持续的时间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也让他的计划落空,因此不得已之下才会仓促变招,发力硬拼。结果这一拼之下,固然是止住了王越的攻势,却也是让自己伤上加伤。

    另外,和王越硬拼这一下,他除了原有的伤口统统崩裂之外,更厉害的还是让他体内的气血一阵阵止不住的气血翻涌,顷刻间整个人从里到外就像是在胸口里烧着了一把火,血只往上一涌,虽然没有当场吐出血来,却也满嘴的甜腥铁锈味,一张嘴,满口的牙齿缝隙全都渗出了丝丝的血迹。

    这是王越一路追打之下,他虽然不断以缠法转嫁挪移,把以柔克刚的路子用的出神入化,可混元捶的连续震荡发力,却显然也不是那么好好化解的,就算是以丹增上师之能,一旦换了打法硬接,也是被当场震的气血不畅,好玄喷出血来。

    王越的这一番强攻猛打,混元捶一捶接着一捶,力道层层叠加下来,那种震荡的劲儿,完全是以点带面,不但触手即炸,力如山崩,而且这股劲儿里面还含着一股子阴柔的力道,一震一颤,立刻就会透骨入髓。丹增上师这个老喇嘛也是在连接了他十几拳后,内脏骨髓受到这种震荡,无形中就使得之前受到的内伤更加严重了。

    要不然从开打到如今,以他瑜伽练体的成就,再加上外力加持下的身体,根本也不会只一招硬拼就变成这样!

    不过,好在他那口血最终没有吐出来,还没有伤到了根本,以他的实力只要能安全度过眼前这一关,事后养上个半年左右,想要恢复也不是什么难事。他虽然年纪大了,但藏地密教的无上瑜伽,却正是开发生命潜力的不二法门。

    这一点,从他如今的状态也能看得出来。毕竟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在他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能保持住当年的巅峰体力的。等闲武者,就算再能打,不明白养生的道理,也只会随着年纪的增长,不断的衰弱下去,直至垂垂老矣。落得个几与常人无异的下场。

    “龙象?”

    两人的这一招硬拼,王越虽然不知道由丹增上师口中喝出的那一声真言到底是什么意思,但真言入耳,震荡精神,却足以让他在双方最敏感的精神交锋中,得以窥见对方这一声所撬动的外力究竟是个什么个根脚和;来历。

    况且,龙象这两个字在佛教的经文典籍中,所代表的意义,也不是什么秘密,就算王越对这方面接触的不多,但彼此之间相互一印证,自然也就不难猜出这老喇嘛刚才那一声真言中所代表的大概含意了。只是,他对这些东西实在不怎么了解,当然也不明白密教中所说的龙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修行法门了。

    两人的手掌碰在一处,下一刻各自收回。眼见着王越居然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丹增上师一龇牙,突然一吸气,唇舌搅动间就把牙龈处的血水凝成一口,朝着近在咫尺的王越喷了出来。

    空气发出”波”的一声轻响,虽然只是一口血水,可经由他的口里喷出来,却好像是一颗同等大小的铁弹子,轻而易举的就破开空气,发出了如同利器破空一般的声音.一般人别说躲,就是在这种近距离内想要及时反应过来,都不太可能,但丹增上师的这一手落在王越眼里,却仿佛早有预料一般,竟是就在老喇嘛一张口的同时,便侧了一下身子.

    于是,丹增上师的这一口饱含了他满腔愤怒与以真言发声鼓催用劲儿的血水,便顺理成章的落在了空处,啪的一下在王越身后数米的青石地面上崩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坑,力道之大,却是一点都不逊色那种由强弓硬弩射出的箭矢.简直骇人之极!

    不过,好在王越此时的精神已经开始与自身的武道相融合,举手投足间,心意圆融,对身外的一切感应细致入微,是以对方刚一有所动作,他这边儿立刻就做出了最恰当的反应.不然,丹增上师这一下,虽然未必就能真的伤的了他,可真的一口喷在脸上,气劲灌注血水瞬间四溅,搞不好就会像战场上的流弹一样,伤到最脆弱的眼睛.到时候,肯定也是个麻烦事.

    只是这么一来,他固然及时躲过了这一下,但毕竟也是因此多了个动作.而这就也立刻被他对面的丹增上师抓住了机会,刚刚溃散的结印双手,一瞬间上下分开,一手下垂落在小腹前面,一手就势前伸,沿着王越侧身的位置啪!的一下就划了一个半弧,长臂如鞭,追着王越的脑袋就抽了过来.

    这是拳法中鞭手的势子!

    但是,这时候被丹增上师信手拈来,却将这一记再普通不过的鞭手,用的恍如神来之笔!不但时机抓的准,出手之际正好窥准了王越侧身躲闪的那一瞬,追风赶月般的欺身一甩,而且他的手臂此时更是诡异的伸长,外露的皮肤隐现金色,就是这么一甩手,整条胳膊都浑若无骨般的荡起落下,一抽下来连空气都被打的齐齐爆炸,发出了一条线似的尖锐哨声.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莫名的膨胀,比之前又大了三圈,就好像是庙门里的金刚忽然活着走下了祭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