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925章 ?身心俱悦

    第925章 身心俱悦

    第九百三十二章身心俱悦

    王越泡完药浴,站在房间中呼吸吞吐,待到周身上下的气息忽然为之一空的时候,便慢慢收了架子,开始调整呼吸.

    他这五龙盛神法乃是唐国道家老母宫一脉真正嫡传的心法秘传,走的自然是内丹术中最正宗的炼精化气的路子,呼吸吐纳搬运气血时完全都是以自身的精元作为食量来消耗的,是以一旦有了这种空荡荡的感觉,就必须立刻停止修炼了.不然,时日一多,别说练气修身,就是自己都能把自己活活的练死.

    这就像是点灯烧油,你不往里及时添油助燃,只知道一味索取,当然早晚就要熬干了了事!

    所以,自古以来那些但凡有所成就的道士,几乎无一不是深谙养生之理的.每每练气前后,全要服用各种经过特殊处理的丹药,才能借以滋补身心,弥补亏空.

    “不错!感觉真的很舒服.”

    两只手交叉叠放在小腹上,轻轻推动按揉了一阵,王越长出一口气,只觉得浑身上下暖意融融,就像是刚刚做了一次全方位的按摩一样,整个身体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难以言喻的轻松劲儿.

    虽然这次运转五龙盛神法,令他的消耗不小,可内丹练气,越是高明的法门,就越讲究天真自然,高手行之只要顺势而为,不违逆本性,知道其中的取舍禁忌,那修行便是这世上的第一美事.每次行功之后的感觉,完全是身心俱悦!不但是身体上最深层次的一种放松,而且还是源自精神上的愉悦与欢喜.

    “难怪古代的时候,唐国有那么多的和尚道士,宁可远离红尘,抛家舍业的,也要遁入山林之中,苦修不止!原来,这功夫练对了路,行起气来,居然是这样的一种感觉,简直比什么男女之事都要让人欲罢不能啊.一个周天搬运下来,气血经行周身上下内外,渗透骨髓,无形之中就把整个人都清洗了一遍,祛除杂质,涤荡尘埃,久而久之,五脏六腑都能被练的强壮无比.不过,练拳和练气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有些东西总是要结合自身才能相互借鉴一二,万万不能全盘照搬.就好像之前七叔和我讲的那些东西,虽然都是真知灼见,但却都只是他自己的东西,未必就能完全适合我来用.真要那么练下去,说不定还有些害处.”

    王越一面心里想着,一面穿好了放在一旁的衣裤,再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势,果然就见到之前遍布体外的各处青紫,都已经散开了里面大部分的淤血.而他体内的一些内伤,也明显减轻了不少.

    尤其是五脏之间的血气运转平稳中带着勃勃生机,先前和丹增上师交手时受到的震荡伤害,竟然已经没了什么窒碍之处,呼吸时两肋之下也不再疼痛了.

    阴符七术中的这门五龙盛神法,一入手就着重心意,以意领气,淬炼五脏,在内壮柔气的同时,还养神养志,敛气入骨,是以尽管这还是王越第一次真正练习这门法门,可效果却无疑是让他大为惊喜的.

    不但气行周天,愉悦身心,而且配合药浴对他身体内外的各种伤势也有极大的好处!

    不过,这法门虽好,但也要讲究一个因人而异.因为同样是修习五龙盛神,王越通过这次的亲身实践,感觉里就和苏明秋当初的传授,有了一些出入.

    当然了,这倒不是说苏明秋在传授阴符七术给他的时候,讲的东西就是错的,而是因为个体的不同,所以在修习这部法门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生出许多不同的感觉.这就好像大家练得都是六合拳一样,王越的拳法还是苏明秋亲手教的,可到现在同样一套功夫,他们两个人用出来就完全不一样.

    只是这样的一些出入,也只有王越这样的人,才有可能在一上手的时候就发现出来.因为他的精神敏锐,强度更是远超常人,加上体内还有剑器青莲这样的神物为他时时刻刻总结归纳,不拘是与人交手搏杀,还是平日里和人的交流印证,到最后都会被去芜存菁,成为最适合他的东西.所以,刚才在运转五龙盛神法,搬运气血经行周天的时候,他也并不完全照搬苏明秋的经验,而是依着自身的直觉,怎么自然怎么来.但有一点儿窒碍不舒服立刻就弃而不用,转求他法.

    毕竟,练气修行这东西本就是极个人的事情.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一门心法千人练,到头来也不会有人是完全一样的.就好像他的拳法武功大多都是得了苏明秋的倾囊相授,但时至今日两人走的路子却已然是完全不同了.

    而至于他们的功夫到底谁高谁低?王越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哪自己和苏明秋做过对比,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要打过一场才知道.他的功夫虽然进步神速,一日千里,可苏明秋数十年如一日之下的武学造诣却同样的深不可测.

    尤其是他的云手拳,破家传拳法之藩篱,在原本六合拳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早已是到了刚极柔生,上善若水的地步.只此一点,苏家历代,千年以来的那些前辈先贤们,能比得上他的,就已是少之又少了.而王越自忖要在这方面胜过苏明秋,短时间内那也是想都不要去想了.

    他虽然也练过云手,但他的云手和苏明秋几乎就是两回事.苏明秋的云手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举手投足练力成丝,于至柔之中暗含刚强.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看似柔弱,实则水滴石穿,无物不克.而云手这门功夫到了王越手里,走的路子就和苏明秋恰恰相反,完全是刚猛的一塌糊涂,出手就宛如是山洪暴发,大坝决堤,一泻千里.

    “所以,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七叔的六合拳虽然是脱枪为拳,走的是战场上十荡十决,杀生无算的路子,可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变下来,融合诸多拳法中的精妙,站桩练气,只怕如今已是真正的入了道了.内则养生练气,颐养天年,外则强健筋骨,能练能打!相比之下,那个严四海和赵祯,虽然拳法也是高明异常,有了那么点儿入道的意思,可到底是层次低了,立意也低了.而至于丹增上师那个老喇嘛,他虽然还要更难缠一些,可说到底却还不算是个纯粹的武人,比不得七叔的心意精纯.”

    王越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同时对别人也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还会时时反思自身的不足之处.所以,从来不盲目自信.

    “不过,说到心意的纯粹.我如今现在的拳法也已经开始融入了自己的精神力.虽然还是和七叔的那种纯粹的武道意志还是有些区别,可不管怎么说也让我形成了独属于我的一种拳意精神.从这一点上看,倒是可喜可贺.只是有些问题,最好还是向七叔请教一下的好……。”

    王越站在原地,体悟自身的感觉和得失,好一阵后突然在心里想起了一件事情。当下立刻便起身出了屋子来找苏明秋。

    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一件接着一件,而连番大战之下,也直到现在他才有时间去考虑一些别的事情。

    尤其是打死了丹增上师之后,在他的敌人列表里明显又是多了一个远在唐国西域边疆的可怕势力。再加上和赵祯之间的杀子之仇,以及那个专门从西非不远万里迢迢还要找他报仇的血鲨少将巴利伯恩,还有逃走的严四海,只这一天功夫儿,他就给自己招来了这么多可怕的对手。

    别的先不说,丹增上师已经死了,藏地的大雪山教派就算想要报复显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严四海重伤,想要养好身子,就算有最好的医疗条件,少说也要一年半载。这些都可以先放下不管,但剩下的赵祯和巴利伯恩这两个人可就是眼前的事儿了……。

    对于这两个家伙,王越心里很清楚,如果不能尽早的解决掉,那以后肯定是心腹大患。

    他孤家寡人一个,虽然不怕,可苏明秋却已经卷进来了。为了王越的事情,苏明秋这段时间可是殆精戒律,动用了一切的手段,调动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连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人情都用了不知道多少出去,这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住了王越不被发现。

    但即便如此,到了现在,他也有些扛不住了,所以一早就和王越说过,要他准备好,时机一到立刻就远渡重洋回国避难。

    毕竟现在还是法治社会,死在王越手下的人又实在是太多了。就算是苏明秋暗中还有联系安妮,借助了不少海瑟薇家族的势力,使他在官面上暂时不被立刻通缉,但这个时间肯定也不会太长的。

    而且曼彻斯特就这么大,以那些人的势力,想要找到王越,也仅仅只是个早晚而已,并不是找不到。与其到时候等着被人找上门来,布置好了再一阵围杀,还不如就一鼓作气,主动出击,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这么做,也未必就能让苏明秋减少多少压力,但敌人么,少一个是一个,总比留下来不断找麻烦的好。

    王越办事,向来雷厉风行,想到就做,但是这种事牵涉太大王越也不能孤身一人直接打上门去,总要和苏明秋商量一下才好。况且,以他对苏明秋的了解,对方显然应该也是对此早有计划的……。

    外面的天色已晚,但月亮很大,高悬于中天之上,洒下一片清辉。王越不知道苏明秋在哪里,但一路走来却只凭着两人间的那种微妙的气息牵引,就径直走出居住的小区,在海岸边的一片礁石上看到了他。

    斯时,苏明秋正穿了一件薄薄的棉麻唐装,负手站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上面海而立。月光冷冷照在他的身上,任脚下海水翻涌,哗哗声一起一落,远远的看过去,就只见在那明暗交接中,漫天海水俱是一片清辉漫卷。置身其中,他就像是图画中的人似的……。

    充满了一种神秘的味道!

    不过,等到王越走到跟前的时候,这里的意境就忽然碎了。整个环境因为他的靠近,似乎一下子就不再成为一个整体,而是瞬间便各归其位,天是天,月是月,海是海,人是人。

    然后,苏明秋很自然的扭头朝他笑了笑,道:“算算时间,你也该来了。怎么样,师弟?今天这一整日,你可曾和人打的痛快了?好家伙,居然连遇强敌,先是被人埋伏围杀,然后是严四海和赵祯,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就算是我当年在扶桑的时候也没碰到过几个,更不要说是在一天之内,连续作战。还有最后那个喇嘛,更是难缠的很啊……。”

    “嗯!的确都是高手。但可惜的是终究没能一竟全功。”

    王越放松心情,也来到苏明秋所在的礁石上,不由叹了口气。显然心里对于自己白天时没能打死严四海和杀掉赵祯,还是有点儿不甘心。

    “严四海和赵祯都是真正的高手,功夫练到了他们那种地步,虽然不是师弟你的对手,可是真要想跑,你要想拦住也没那么容易。所以跑了就跑了吧,反正江湖就这么大,山不转水转,时候一到就算你不去找他,他也会自己把自己送上门来的。无非就是多费点手脚罢了!”

    苏明秋笑的很淡然,他是真正的老江湖了,经历的事情多,对于王越的这种心思当然也是明白的很。

    “理是这个理,可留下了后患,总要解决的。严四海那边倒还不急,他孤家寡人一个,就算呼朋唤友,卷土重来,最少也得一年半载之后了,但赵祯这边儿却是迫在眉睫。今天被他跑了,算他命好,可我还是要杀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