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930章 如意算盘

    第930章 如意算盘

    第九百三十七章如意算盘

    赵淳说完,呼吸一顿,静等王越的回应。

    为了能活命,他这一番话可是费尽了口舌,摆事实,讲道理,虽然身为阶下囚,但却也没有什么卑躬屈膝的意思。话是越说越流利,理是越讲越真诚。

    他相信,王越到底还是个年轻人,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就算他功夫再高,再能打,也绝对不可能做到真正的绝情绝义,无视一切。毕竟为了他,苏明秋已经付出了太多,现在要是再因为他,和赤红龙旗甚至是他们背后的整个‘复兴社’势力彻底撕破脸皮,那可就是太过分了!

    正常人在碰到这种事的时候,不可能没有一点羁绊,总会要有所顾忌的!所以,赵淳觉得自己刚才的这一番话,绝对是鞭辟入里,足可以触动人心的。只要王越心里还有一点对苏明秋的感恩之心,那他自然就会被自己的话引导着,替苏明秋去考虑一下的……。

    哪怕最后仍旧无法化干戈为玉帛,但至少也能保住自己的这一条命。不至于让事态继续恶化,发展到立刻就无法收拾的下场!

    “自古以来,人心最是难测。王越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树敌如林,结下仇人无数,如果不是有苏明秋替他担着,暗中活动,支援隐匿,只怕现在早就没了他半点儿的存身之地,立刻就要被人围剿狙杀,惶惶不可终日了。现在要是再因为他的原因,把整个海外唐人的社团组织都拉下水,就等于是把苏明秋整个人置于不义之境,到时候就算苏明秋以前的威望再高,恐怕也没得收场了。而如此一来,权衡利害,但凡王越此人心里还有点人性,也该知道怎么做出选择了。”

    赵淳一番话出口说完之后,便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对着王越的方向一动不动。同时,心里也在不断转动着各种念头,分析利弊,盘算眼下的形式。

    这次他被人抓住,成了阶下囚,想要成功翻身,置之死地而后生,唯一的机会就是能说服眼前的王越。在他看来,年轻人归根到底还是属于热血冲动的,相比于之前审问他的那些人,王越无疑更好把握。

    所以,从王越一进来开始,他其实就已经在心里做出了诸多的考量,即便心中对王越的惧意始终不减,也强忍着和他说明一切,摆明利害。

    总是一句话,‘赵浔死了就死了,在这种情况下,你要再杀了我,那事情可就彻底没法收拾了!不但你要结仇赤红龙旗,而且就连苏明秋也会受到连累……。’后果十分严重!

    “幸好这次只有王越一个人来,不然有些话还真不好说。年轻人,尤其是本事越大的年轻人,都是一个比一个的心高气傲,如果我的这一番话能被他听进去,心里势必就会有了几分顾忌,想来暂时我的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吧!不过,单凭这些言语,只怕还不保靠,最终还是要说些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的。”

    赵淳是一心求活,说话时绞尽脑汁,为的就是要让王越代入其中,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苏明秋考虑考虑。毕竟以对方两个人的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王越心里有牵挂,自然就很难把事情做得太绝了。

    “一个没有一点背景的年轻人,功夫练得再好,也只是一个人,还真以为能凭借一己之力,肆意而为?就算是从前的冷兵器时代,这样的人也只能逞一时之勇,到头来仍旧是要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更何况是现在这年月!等我出去以后,这个场子我一定要找回来的!!!”

    见到王越始终不曾说话,似乎已经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一时间,赵淳心里的念头转动,不由连连冷笑不已。

    “真是精彩啊!”

    就在这时候,一直以来都不曾说话的苏明秋突然拍着手,给赵淳鼓了下掌:“果然不愧是赤红龙旗之中掌管整个军队的赵三爷,说起话来就如同行军打仗,暗合兵家之要,有避实就虚,直击人心的本事。不过,你要是拿我的事情来劝王越,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啊……,你是苏明秋……!你怎么也在这里?”

    突然听到房间里响起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饶是以赵淳这等人物的心性都是惊得脸色为之骤变。

    一来,之前房门大开,他只是感受到了王越一个人身上的气息,任凭耳朵如何转动也不曾听闻到屋子里同时还有第二个人存在。是以苏明秋这一开口,立刻就把他惊住了,只觉得对方出没简直来无影去无踪,太过出人意料。

    二来,则是苏明秋这一现身,顿时就也让他刚才的那一番话有了破绽。说服性剧减。

    “你是不是觉得,这么说,王越心里就会有了顾忌,你的命就算保下来了?”苏明秋的声音淡然。

    赵淳僵硬动了动脖子,显然却还没有在震惊中彻底清醒过来,脸上的神色依旧骇然。

    “我苏明秋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见过的人,经历过事,都不知道有多少,就你这点小伎俩,诡秘人心,也就是骗骗那些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罢了。而且,你真的以为抓你的就只是我们两个么?”

    苏明秋忽然轻笑了一声,言语之中满是挪揄之意。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淳一皱眉头,终于也在这时候觉察到了不对。

    “意思就是不管你怎么说,其实都是走不出这里的。因为刚才审问你的是龙骧卫的人。所以,你还是省省心吧!”

    “什么?”赵淳浑身猛地一震,全身各处顿时血如泉涌。

    虽然之前他心里早就有所怀疑,审问自己的那些人实在是太专业了,有点儿不像是苏明秋手下的帮派佣兵,但也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知道原来那些人居然是龙骧卫……。

    “所以,你也可以放心了。我当时既然没有打死你,那自然就有留你到现在的用处。不过,趁着现在你还有时间,最好也好好考虑一下,如果真不想死那就把你知道的东西都交待清楚了,不然,你也应该知道,落在龙骧卫的手里,究竟意味着什么吧?”

    王越冷笑着接上苏明秋的话,最后说了两句,然后转身就走出了房门。

    房间外面是一条几十米长的狭窄走廊,两侧还有七八个装了厚重铁门的房间,显然这里早就被龙骧卫的人改造成了地牢监狱,专门用来关押他们在海外各地抓捕回来要犯。

    赵淳被关在这地方,除非有人来救,不然想要靠他自己的力量逃出去,那简直就像做梦一样。而像他这样的人,一旦落在了常真如手里,那自然也有无数的手段等着招待他,别看现在他说的东西真真假假,仿佛虚实难辨,可一旦时间充足,他又不是一心求死,那就早晚会把知道的东西全都交待出来的。

    王越之所以当初会留下赵淳的一条命,刚开始也只是想要从他那得到赵祯的下落而已,但现在常真如却希望能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不但是有关于赤红龙旗的,而且还有更进一步的涉及了整个海外各国唐人社团组织的一些内幕。

    要知道在几十年前前朝破灭时,当时可就已经安排了不知道多少人出海避难了。而这些人几乎又无一例外,都是身负特殊使命,在国内携带转移了大量的财物,经过这么多年的经营早就成了几分气候。

    虽然以现在国内的形式,这些人实在也算不得什么,危害有限,可总归还是个隐患,如果能尽早处理的话,当然还是要早点解决的好。

    所以,这一次对赤红龙旗的行动,王越虽然心里心里着急,想要兵贵神速直接杀上门去,但有了常真如的介入之后,这件事显然就已经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的“快意恩仇”了。而且在经历了白天的那档子事之后,王越也的确感到自己的力量有限,真要对上像是赵祯这样的身后有偌大势力的对手,以他现在的本事显然还不足以无视一切的算计。

    人多势众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优势,尤其还是在对方已经有了充分准备的前提下。白天那一战,最终虽然是王越大获全胜,但最后却也没能把赵祯怎么样了。对方虽然损失了不少的人手,还折了个丹增上师这样的高手,可说到底也并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仍旧是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卷土重来。

    尤其是在经过这一次之后,赵祯已经对王越的实力了解的已经不再是只停留在纸面资料上了,再要等到下一次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不惜代价的对付王越,那可肯定就和这一次完全是两码事了。

    是以,越到这种时候,就越不能着急。苏明秋之所以要带他来这里看看赵淳,其实也是为了打消他心里的顾虑,好把他和常真如商量好的一些计划和他说明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