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938章 说着说着就悟了

    第938章 说着说着就悟了

    第九百四十五章说着说着就悟了

    王越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前后加在一起已经活了两辈子,经的多见的广,不论在哪里都是叱咤风云的狠角色,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文化,尤其是他至今还没有踏足的那个古老的东方国度,他所知道和了解的也不过就是一般的常识而已。对普通人来讲也许已经足够了,可想要凭借于此去深入的解读一部唐国道教中的经典《阴符经》,那显然还是肤浅的很的。

    加上他自幼生长在西方,平日耳濡目染接触到的东西无形中对他已经影响颇深。就算是眼下原身已经不在了,可这种影响也依旧是潜移默化的存在着的,并不会因为他现在是谁,就彻底的判若两人,毫无牵连。

    好在自从他和苏明秋学拳之后,多少也读了一些苏明秋的藏书,对于唐国的宗教文化,多少也算是了解了个皮毛。但可惜的是,毕竟时间太短,他的精力大部分又放在拳法上,日夜揣摩,而后又纷争不断,却是真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读书了。

    是以,他对于苏明秋说的这门阳火阴符水炼化形的练法,的确是有点心里发虚,唯恐自己的底蕴不足,无法理解其中真正的奥妙之处。

    换句话说,他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其实就是个除了自身的拳法武功之外,其他的什么东西都属于旁枝末节。除非是对提升力量有好处的,否则他基本不会去接触。

    因为他就是这么个人,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抱有极大的热忱。

    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可有可无的!

    “怎么了,师弟?是不是觉得这个应该很难?”看到王越忽然不说话了,苏明秋似乎也从他脸上的神色看出了他此时的心中所想,当下不由哈哈一笑:“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让你老师兄我觉得你其实还是个年轻人啊!”

    “七叔你的这门练法,一听就是脱胎于内丹术。而我对这些东西,的确是了解的不多……。”

    王越点点头,也不掩饰自己的担心。

    “师弟,这其实是你自己想的多了。咱们练拳的人,走的是实修的路子,一步一个脚印,功夫能有多高,对拳理的认知自然就有多深。有些东西虽然未必能说的太清楚,但自己明白就是明白了,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你的年纪虽小,可如今的拳法已经练到了真正的内外浑然一体的地步,心意圆融,可称入道,如果这样的你还不能明白我这门阳火阴符水炼化形的练法,那这世上就没人能练了。”

    苏明秋听到王越这么一说,顿时立刻就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

    “七叔的意思是……?”王越眼睛登时一亮。

    “意思就是,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这里面的道理说白了其实很简单,就好像自古以来师傅教徒弟,不管什么行业,大多也都会留一手,不到最后要死了,见到真心心,基本上是不会点明其中的诀窍的。而放在咱们练拳的身上,又有多少人是能照着一本所谓的绝学秘籍,就能练出真本事的?如果身边没有个明白人真心指点,时时耳提面命,就算你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最终也得在万卷书里生生熬白了头。换句话,功夫这东西最重的就是身体力行,践行二字,纸面上的文章懂得再多,如果练不到那个地步,也绝不可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而在这个基础上,要再有人给你点明其中的诀窍,那就更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王越听着苏明秋的话,心里细细琢磨之下,一时间不由豁然开朗,“其实这个道理,我也是知道的。但知道是一回事,放在自己身上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谓当局者迷,不外如是。毕竟历代以来练功夫的人多了,可其中那些有大成就的,很多人都是出身贫寒,仅是粗通文墨之辈,甚至有人是连大字都不识一个的。这些人功夫练到了上乘境界后,开宗立派,教徒弟用的也都是大白话。后世流传下来的那些拳经,其实也是历经数代人整理,润色之后的了。明明一句话就能直至核心要义,却非要著书立作写的云山雾绕,洋洋洒洒几万言,弄得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见自己几句话打消了王越心中的疑虑,苏明秋就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说,随后就把话题一转,道:“古代的大宗师,都是功夫到了之后,才总结出其中的道理,然后流传于后世的。所以,师弟,你来看我这手中的这团海水。”

    苏明秋双手环抱于胸前,以目示意王越去看自己掌心中间悬浮的那团海水,“水这个东西,没有具体的形态,上升则为气,凝结则为雨,再凝就是冰。道经里对他的形容就是‘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所以拿来落在拳法里,就是内家拳里讲得柔弱能胜刚强的道理。”

    说话间,苏明秋的双手慢慢转动,就像是在手心里虚虚抱了个圆球。而那团静止的海水,也在这时候随着他的动作,开始慢慢的旋转了起来。

    “咦?有意思!”

    王越眼见于此,突然目光一定:“原来是这样啊!道理这东西果然是要自己亲身感受一下才行的,七叔说的这些话,我也不是不知道,可却直到现在才真正看明白了点其中的意思。六合拳初练时脱枪为拳,勇猛刚劲,讲究的是形与力,再进一步上了身就进步成了意合劲。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才能摸到心意的边儿,算是登堂入室了。难怪七叔你的这门练法,一般人根本练不了,不说这心意运劲的道理,就是脊背和腰胯上的这份功夫,就必须是降服龙虎之后才能明白的了。功夫不到这个地步,的确是说也说不清楚的。

    苏明秋这时候虽然只是双手一动,一般高手根本也看不出他浑身上下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可王越是什么人?且不说他如今的拳法武功,已经融入心意,真正走出了只属于自己的一条路子,是真正的拳法大家了,就是他无时无刻不环绕身前左右的精神,也比这世上任何人的五感都要敏锐的多得多。哪怕是在不主动为之的情形下,也能在一定范围内,反馈最微小的变化。

    所以,尽管苏明秋只是手上这么一动,却也立刻就被他窥到了因此而来,波及到了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动静。

    “而且龙虎这一说,在拳则为脊椎和腰胯,降住了龙,伏住了虎,那就是练通了脊背尾闾和腰胯丹田。不但中枢已通,使劲力可以任意达于四肢末梢,而且一口丹田气贯通内外,发力更趋完整。七叔你刚才这一动,重心下沉落在尾巴尖上,一动之下,脊背向上节节贯穿,有龙盘虎踞之势。而也正因为如此,你双手转动间的劲儿,才会内裹里收,把那一团水束缚的老老实实的。不过,除此之外,你能做到这一点,似乎还是有些别的原因。苏家的六合拳,原本就是枪法,出手凌厉,一往无回,可练到高明处,虽是上百斤的大铁枪也能任意屈伸,弹抖如意,这演化在拳法里,就是内家的发力!然后,外三合与内三合,合在一起,这就是个阴阳啊!!”

    王越说话时,一开始还是在对苏明秋说,可说着说着,就仿佛变成了自言自语,且越说越慢,语气中不由得就带出了几分欣喜莫名的味道。

    就好像是学生复习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以往本来就已经应该滚瓜烂熟的东西,一下在偶然间连通了另外几个知识点,顿时就觉得思路大开,豁然开朗。那种畅快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心生喜悦!

    王越说着说着,又停下来想了一想,然后这才接着道:“分出了阴阳,才有刚柔。七叔你刚才用劲的姿势,腰胯和脊椎是龙虎,而龙虎二字要是放在丹经中大体指的也是阴阳,亦指水火。所以如此一来,你双手一转,浑身上下龙盘虎踞,发力用劲儿的本质其实就是内丹术中的水火既济之法吧?”

    王越的功夫到底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在一眼看出了苏明秋身上最细微的各处变化之后,转而在心中仔细一想,便也对他的这门阴符阳火水炼化形的练法,有了些许的明悟。

    苏明秋双手转动,以水练劲儿。动的虽然看似只是双手,实则发力用劲儿却是起自于腰胯丹田,然后内外一合经由颈椎向上,节节贯穿着如同龙蛇盘绕,最后才通达于双臂双手之中。

    人的腰胯是身体骨骼的中枢,不但连通上下,起着如同轴承一样的作用,而且左右是两肾,属水。再往上腰椎上行于脑,前心属火。一上一下,真要降住了龙虎,以此来练劲发力,这在道家的内丹术里那就等同于抽坎填离,水火既济的功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