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954章 飞鹰众 (下)

    第954章 飞鹰众 (下)

    第九百六十一章飞鹰众(下)

    生死搏杀本来就是生死悬于一线的,尤其是在这种战场上,人的精神由于高度集中和兴奋,短时间内就会消耗大量的体力,时间一长,自然疲惫的也快。只要兴奋劲儿一过,整个人稍稍一个分神,就很容易出事。

    而且,赤红龙旗的这些斥候,本身就都是些百里挑一的好手,不但里面的高手不少,而且彼此间还擅长配合,杀人的手段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面对这些人,别看刚刚王越三十秒不到,就团灭了对方一整个小队,看似轻松的很,但王越是什么人物?以他现在的功夫,放到国内说一声少年宗师都不为过。

    相比之下,常衡现在就明显是已经过了一开始的兴奋期。本来就是被人围攻,体力还开始下降了,所以他越打就越辛苦。并且这还不是一般的比武较量,这是战场杀戮,就算是在拼刀子,肉搏战,也得时时刻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既要面对围攻的对手,也要防备随时随地从四周射来的冷枪和流弹。

    是以如此一来,他消耗的精力自然就也远较平时更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下,要是换了旁的拳师武师,甚至功夫比他更高一些的人来,其实也未必会比他现在做的更好了。毕竟术业有专攻,像这种战场上的厮杀,早就脱离了一般武者之间的生死之斗。

    常衡能撑到现在,也已经是相当不错了。换个不熟悉这种战法打法和杀法的高手,指不定不等他适应过来,就被人包了饺子,暗地里打了黑枪,死的不明不白的了。

    而这也正是古往今来,历代的武术大家们最忌讳与军队冲突的最直接的原因之一。任你本事再大,拳法再强,可一旦陷入重围之中,那形势可就千变万化,无法揣测了。一来是寡不敌众,二来则是体力也不可能无穷无尽……。

    与此同时,距离常衡不远的苏水嫣这时候的情形也差不多。她的功夫本来就比常衡差了一些,平时的工作还是属于后勤文职,虽然也经常接受龙骧卫内部的训练和考核,但毕竟实战经验差得多,又是个女人,乍一碰到这种事,一下陷入“修罗场”中,对她的心理素质也是一种极严苛的考验。

    好在她的剑术精妙,一手戚门十三剑正反虚实,也是从古代战场上演化出来的,杀伐凌厉,因此一出手倒也顺利的杀了两个赤红龙旗的斥候。但好景不长,等到对方的增援一到,一下子就扑过来四个人,彼此配合之下,把她死死的困在中间,顿时就也让她压力倍增。

    一时间,不但脚下的步法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无法发挥剑术本身轻灵的长处,而且这四个人明显也都是战场杀戮的老手,比起之前的两个,不可同日而语。一看就是苏和泰手下斥候部队里的那种老兵。

    而这种经过了更长时间更严格训练,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曾经不知道多少次在战场上死中得活,剩下来的老兵,的确也不是一般的战士。他们的个人武力也许比不上苏水嫣,可他们却更加的难缠和可怕。

    在交手中,只要你不能一记致命,把他们彻底杀死,那他们就会有无数种方法和手段,利用你的情敌和大意,找到你身上的破绽,最后用自己的命和你换命。

    也就是说,平时一对一的比试他们虽然不可能是苏水嫣的对手,可一旦厮杀生死勿论,那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最好也就是个两败俱伤。或者干脆是同归于尽。

    他们这种百战余生的老兵斥候,年纪虽然大了一些,可早就到了漠视生死的地步。不但不怕死,悍勇如同虎狼,而且对痛苦的耐受程度也是非人一般,就算是战场上断了胳膊和大腿,被开膛剖腹,肠子都流出来了,只要不死,就没人能忽略他们的威胁。

    因为,在那种时候,他们不但不会晕厥过去,还会被鲜血刺激的更加兴奋。有如饿虎扑食,困兽犹斗,是仍旧保有战斗力的。

    所以,就也在王越瞬间团灭了面前一个小队的时候,苏明秋也发觉了后面这两个人的危机。常衡那边虽然还能支持一段时间,可苏水嫣这边的情况就十分不妙了。

    尽管,这样的生死之战,对苏水嫣的剑术磨练毫无疑问是十分巨大的。只要她能活着撑过这一战,那事后一身的功夫势必因此而突飞猛进。比自己苦练几年的效果都要好得多。

    但是,苏明秋也看的清楚,知道除非苏水嫣能抛开一切顾忌放手厮杀,也能和对方一样的漠视生死,不然以她现在的状态,实际上是万万撑不下来。

    是以,苏明秋根本也没犹豫,一眼瞧见苏水嫣陷入重围,随时随地岌岌可危,顿时立刻转身又窜了回来。几步连点,人如轻烟飞腾,几乎就在他和王越打完一个手势之后,呼吸间的功夫,他的人就已经从几十米外到了苏水嫣身旁。

    然后,根本也不等前面几个人有所反应,只把身形滴溜溜一转,登时便绕着对方转了一圈,同时啪啪!几下,照着四个人的后脑,一人就给了一巴掌。

    下一刻!赤红龙旗的这四个身经百战,逼得苏水嫣岌岌可危的老兵,就一个接着一个被震碎了脑子,几乎同时扑倒在了苏水嫣的脚下。直吓得她双眼圆睁,瞳孔收缩,原地尖叫着,像是一头炸了毛的猫。

    实在是太吓人了!苏水嫣也是平生第一次经历这样凶险的战场搏杀,神经崩的像是钢丝一样,本来就紧张的很,如今再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吓,顿时整个人都惊了,变得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眼见着常衡和苏水嫣陷入困境,王越其实比苏明秋发现的还要早一点儿,但他却没有立刻就马上回援的意思。当然,这并不是就说他有意见死不救,心肠冷硬。

    一来是苏明秋的反应不比他慢多少,一家不妙已经立刻反扑回去了。二来,就在他团灭对手的那一刻,他其实已经又发现了另外的敌人,正气急败坏的朝他这边赶过来。

    并且,来的这些人明显都是高手,刚一被他的精神感应到,紧跟着就快速接近,速度快的简直如同奔马一般。

    如此,王越刚刚一个犹豫,另一边的苏明秋就已经回援成功,而就也在他身如转轮,瞬间拍死了围攻苏水嫣的四个斥候老兵的同时,王越也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在黑暗中对他散发出来的一道道的弄弄恶意。

    刹那间,他就只觉得眉心,咽喉,和心口,小腹等几处的皮肤突然齐齐一跳,有种针扎一样的刺痛。就好像又被人用枪在远处瞄准了一样。

    不过,这种感觉虽然很相似,但细微处却也有不同。被人拿枪瞄准的时候,那种刺痛感是带着一种火热的味道,而现在他的感觉却是,如同面对着四口森冷刺骨的开锋利刃。只被人在远处一锁定,便仿佛是那几处要害上被人用刀尖给顶住了一样!!

    锋锐之气,直逼眉睫。

    显然,刚刚他大发神威一口气就灭了对方一队人马,已经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所以立刻就派出高手来截杀。至于另外一面的苏明秋,为什么没人去拦截,想一想,估计也是对方看他年纪不大,想要捏一捏软柿子了。

    或者,干脆就是没有那么多的人手了。毕竟,高手也不是什么大白菜,就算赵祯的赤红龙旗号称高手如云,也实际上也不可能有太多的,再分配到苏和泰的手下斥候部队里,自然也就数量更加有限了。

    更不要说,他们现在还是遍地开花,偌大的一片区域,已经被分割成了十几二十个战场,再多的人手也不够分的。

    “我这是被人拿弓弩锁定了?”

    一瞬间的感觉,王越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自己当初在追杀赵祯的时候,曾经被他手下一个用弓箭的好手瞄准时的场景。

    然后,不过片刻功夫,哧!哧!哧!哧!一连四声宛如裂帛般的轻响,从五十多米外,突然传入了王越的耳朵里。这些人的来势极快,从刚一被王越发现,到后面苏明秋回援成功,王越发觉自己被弓弩之类的武器锁定,心里也不过是刚刚转过几个年头,然后对方居然就已经从一两百米外,到了五十米之内。

    不但速度惊人,而且出箭更是可怕。竟是在快速奔跑移动中,展开射击,箭箭不离王越身上的要害!由此可见,射箭的这几个人,肯定都是真正的箭术高手,用他们前朝的话讲,这就是射雕手!

    “嗯!?”王越的精神无比敏感,既然已经先一步觉察到了对手的动静,自然这时候就不会措手不及。而且他现在的功夫,已经练到了心意精神和身体内外水乳交融的地步,就算是事先没有发现,身体本能的反应却依旧能让他从容面对这样的危险。

    因此,就在对方锁定王越的那一刻,王越顿时一侧身,探臂膀,伸脊背,屈膝弹腿,蹬地窜如箭!几乎就在对手射出箭矢的同一时间,他整个人就已经以一个游隼入林的势子,变正为斜,侧着身子朝着扑了出去。不但瞬间躲过了面前的四支箭,而且更是反其道而为之,以进做闪,一扑就把双方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大半。

    不过,就算他闪的够快,可对方的箭矢明显也不一般,不但五十米内速度快的犹如子弹一样,而且箭头明显还是做了特殊的处理。尤其是那小腹和心口的那两箭,尽管依旧没能射中王越,只是擦身而过,可就是这样却还是把他身上的作战服轻松撕裂出了两个半尺长的大口子。

    甚至,就连里面的钢丝网都被切断了!力道之大,竟是让王越都感到了一阵心惊!

    “好家伙!这是什么箭?不但速度快的异乎寻常,就是箭尖两侧似乎也像是利刃一样。这还只是擦身而过,就已经这样了,要是直接命中了我,怕是连里面的防弹衣都要被射穿了吧?”

    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战斗,之前王越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威力的箭矢,就像是白银之手那个组织装备的手弩,速度就快如子弹,短距离内几乎就能射穿一厘米厚的钢板,威力不但大,而且还是连发,在特定的场合下使用,简直比什么枪都可怕。

    但是两者之间的穿透力虽然差不多,可像是眼前这种,连箭头的侧面切割都这么变态的,他的确还是没有想到的。

    只是可惜的是,对方的这种箭矢,威力大则大矣,但明显是不能连射的,尤其是在王越此时迅速接近的情况下,他们已经没有了第二次发箭的机会。因为,王越的这一扑,侧身恍如游隼,速度之快也是远远超出了对方的任何想象之外。

    简直人似离弦,身如箭,几乎不比他们刚才射出的那几箭慢多少!明明箭矢才和王越擦身而过,可下一刻王越就已经凌空飞射出了三十几步,在瞬间拉近彼此距离的同时,也清晰的看到了对方那几个人的面目。

    那是四个手持精钢弩箭,眼神锐利的中年大汉,还有两个身穿轻便皮甲,一个极壮硕,肩宽背厚,一个身材消瘦,面容阴鸷的青年。

    而之前拿箭射击王越的,显然就是这四个手持钢弩的中年男子。但他们也没有想到王越不但毫发无伤的躲过去了,而且还在同时欺身而近,一下就几乎到了跟前,双方隔着一丛灌木,都能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的汗毛。

    “果然都是高手!尤其是后面那两个手里没拿弩箭的青年。”王越在眼睛看到对方的一瞬间,精神力便已经提前一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将这六个人身上的气息感受的一清二楚。

    知道这几个人和之前碰到的那些斥候战士有很大的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无一不是赵祯手下最精干的战士。

    “看来这就是这里,最后的一批人手了!”王越身形落地,眼神连闪,发现除了面前这六个人之外,不论是前面的山丘,还是左右两侧,都已经没有了对方隐藏的人手,心中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此行的目的,是找到后山的密道,好进入落日谷找到赵祯,擒敌先擒王,可不能把大把的时间都浪费在这里。所以这里的战斗还是越早结束越好。

    与此同时,正准备再次给手中弩弓上弦的那四个人,眼见着王越已经扑到了跟前,顿时也知道再没有时间给他们继续射击了。当下马上就把弩箭往地上一扔,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根本也不和身后的两个同伴打招呼,二话不说四个人呼啦往两边一分,立刻就迎着王越冲了过去。

    随后,如同是事先说好了,这四个人刚一分开,露出中间的道路,紧跟着剩下的那两个身穿皮甲的青年便已经后来居上,啪啪两个急踏,身形如同猎豹般飞扑而至。

    毫无疑问,这两个人就是苏和泰手下负责指挥今晚整个地带巡逻的,布日固德和阿都沁了。而除了他两之外,跟在他们身边的那四个弩手,也正是苏和泰手下一众飞鹰斥候中的核心骨干。

    他们之前手底下三四十人,转眼间就被王越和苏明秋宰了一大半,如此巨大的伤亡之下,饶是布日固德和阿都沁这两个人见多识广,却也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是以,大怒之下立刻就率人不管不顾的扑了出来。

    而相比于苏明秋和王越,他们自然选择的是年纪更轻的王越。一来这时候也没时间去仔细衡量对手的强弱,二来人类惯性的思维,年轻总也代表了不成熟。

    更何况,双方本来就是敌人,已经不死不休了。那先杀哪一个,其实也没有多大分别。但总之,这时候最忌讳的就是再分兵两路了,为今之计还是先集中力量,解决一个再说吧!

    这几个人原本和王越之间的距离还有五十米左右,现在王越一个游隼入林就拉近了三十几步,彼此间其实也已经没有多远了,此时他们再齐齐向前一冲,登时就好像一张大网,如同扇面一样把王越包在了中间。

    “来的好啊!”

    但面对于此,王越却停下了脚步,就那么好整似暇的在原地站住了。

    然后,转眼间,随着他口中的话音一落地,布日固德已是一马当先,排众而出,最先扑到了王越的身前。这家伙身材魁梧,身高虽然也不比王越高多少,可肩宽背厚到了极点,整个人就像是一面墙一样,人只往前一冲,带起来的劲风就吹得王越连眼皮都眯了起来。

    更加令人意外的是,他虽然已是如此强壮,但却一点儿都不显得笨重,相反,人一动起来就像是狂风卷地一样的迅速,且落脚很轻,有种举重若轻的味道。

    因此,他如今刚一扑过来,脚不停息,整个人就仿佛是一头奔马,身形所过之处,肩头只是一侧朝前顶出,登时就把身前的空气撞得轰的一响,宛如平地打了一个响雷。

    与此同时,他合身冲撞的这一瞬间,右手也紧跟着从身后甩了出来,论起硕大的拳头,一家伙便把王越整个脑袋都罩了进去。其发力用劲儿,简直像极了是在用流星锤。

    长臂如鞭,拳似流星,一甩上来,兜头就是一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