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终极武力 鲁西平

第959章 麦克

    第959章 麦克

    第九百六十六章麦克

    以为王越已是瓮中之鳖,却不知道自己才是那个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人!

    是以想要尽快结束这里战斗的王越,面对三个人的步步紧逼,根本连躲闪也不躲闪,只站在原地先护住了自己身上最脆弱的几处所在,便毫无顾忌的起手一拳,五指捏成空捶,砰!的一下,照着已经攻到了身前的阿都沁就是一捶。

    与此同时,他身体一侧的布日固德,手中刺剑恍如毒蛇般的扎在了他的肋下,刷拉一声,人过衣分。王越身上穿着的内衬钢丝的作战服瞬间被划开了一道半尺长的口子,火星四溅中,甚至就连里面的防弹衣都露出了下面的钢板。

    这家伙手里的刺剑显然是以黑天学社的细剑为模板改良的,剑身只在前面三寸开刃,但却又融入了唐国的三棱刀刺的优点,通体上下每一面的凹陷处都有一道深深的放血槽。不但更沉重,锋利,而且只要被这玩意扎进肉里,立刻就会使对手的伤口无法闭合,血流如注的像是打开了厨房的水龙头。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但好在,王越身上的装备真的可靠,他用尽全力的一刺,居然也没法伤到他分毫!

    同一时间,几乎就在布日固德和王越擦身而过的时候,他身体另外的一侧,也接连挨了两刀。苏和泰手下的冷血十三鹰中人,出手甚至比布日固德更狠,两口短刀横抹竖劈,落点都是王越身上的大动脉血管。结果出了下面伸向他大腿内侧的一刀被王越一手拨开之外,另一刀也同样只破开了作战服,止步于防弹衣之外。

    然后,这一刻,王越的拳头骤然破空而出,一捶就轰到了阿都沁的脑瓜顶上。

    砰!空气如同火药般燃烧炸裂,四散的劲风吹到脸上就像是一瞬间被人割了无数刀一样。王越这一拳,法如雷霆,震荡成圆,用的虽然不是他威力最大的混元捶打法,但也是融合了铁十字军的战锤和六合拳中连手锤手法,一捶下来,拳锋周围方圆数尺空间全都为他的力量所充斥,正常状况下,以阿都沁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功夫,基本是不可能躲得过去的。

    至于,硬接,那更是做梦一样!

    可此时此地的阿都沁,却明显已经大不相同,一见王越拳风破体,吹面如刀,立刻就是到自己无法硬接,百忙之中居然还有时间把身子一侧,整个人从脚下到腰间,上行至脊柱半身,顿时就凝成了一个巨大的麻花形状。居然就这么样,在千钧一发之极,险之又险的避过了王越的当头一捶。

    随后,他身体又迅速回转,带动手臂,延伸至短刀,人如旋风般的反手一挑,扎向了王越的脖子。

    这地方正是人体颈动脉的位置,普通人用手只要力道足够,就能一记手刀打晕一个壮汉。

    阿都沁虽然已经知道王越身上防护足够,身体强横,但却仍旧不相信这里挨了一刀后,王越还能受得了,所以他这一刀随身而动,先扎后抹,以点破面。出手不但又快又狠,而且落点也是精准异常。

    但可惜的是,他对王越的了解还是不够深。刚刚明明已经好不容易躲过了王越一拳,换了曾经和王越交手后还活着的人,肯定第一反应就是立即后退,拉开距离。因为就算是赵祯和严四海那一级数的顶尖大高手也不会在这种情形下,妄图反击,找到王越身上的弱点。他们大概率的做法应该是重整旗鼓,从头再来。

    王越的打法,向来是一击接着一击,一记强过一记的。和他这种人贴身近战,那几乎就等于是把自己送上门,陷入绝境一样。

    换句话说,如果体力和爆发力不能和他抗衡,那就没有人能在正面强攻中硬的了他!

    “可惜到底只是得了个皮毛。唐国兵家的战阵之法,如果有阵图,再加以精兵布置,那别说今天了,就是当初在巴斯底狱那一次,我就肯定死在那里了!说到底,赵祯手里的这门兵家战阵,应该还是不成气候啊……。既对演练者要求甚高,又不能大规模在军中推广,所以就只能找一些精锐,进行小规模的试炼了。”

    王越清楚点的记得,当初他追赵祯一路到巴斯底狱的时候,赵祯可是特地给他布下了一座火牛阵外加铁甲连环马的阵势的。虽然到最后,他也没有尝试着以一己之力冲阵,但当时的那两百多骑铁甲重骑兵,身上的气息勾连在一起,军威之盛,杀气可谓直冲斗牛。

    那些人虽然没有结成真正的战阵,但似是这种精神气势汇聚在一起,连成一片的门道,却显然就是出自赵祯所掌握的兵家阵法。

    只可惜,这东西传到现在,就连赤红龙旗这种已经继承了前朝不少底蕴的存在,都所得极少。以至于就算现在已经摆下了阵势,阿都沁在面对王越的时候,仍旧是觉得力不从心。

    手中的短刀刚刚反手一刺,戳向王越的颈部,可下一刻,他的身前就像是升起了一面墙壁,在他和王越之间,一只大手陡然穿插而入,一把便扣住了他拿刀的那只手腕。

    “该死的,他的反应怎么可能这么快?”

    阿都沁心中猛地一跳,惊骇万分!他可没有忘记,就在刚才不到一分钟之前,自己的一个同伴,也就是被王越这么一把抓住了手腕,然后转眼间便被捏碎了手骨,死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当时他还在奇怪,同伴为什么不挣扎,可如今轮到了自己,他才真正的明白了其中的缘故。因为,他的手刚一落在王越手心里,紧接着就没有了任何知觉。

    下一刻,他半边身子如被电击,连连震颤,忍不住就一口鲜血逆流,直冲进了口腔之中。顿时憋得满脸通红,二目圆睁暴突。

    之后,他的感觉就迅速的被一片最深沉的黑暗所吞噬,再也没有了任何一个念头滋生。

    因为这时候,王越在捏碎他手腕的同时,一只脚也已经狠狠的踢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几乎同样的一个招数,王越此时信手拈来,却是将阿都沁这样的高手,瞬间就吃的死死的,举手投足间,看似动作简单直白到了极致,可实际上的效果却是出人意料的好。

    而他这一下,一脚又踢死了阿都沁,给在场中人造成的心理冲击却是比之前任何时刻都要强烈的多。

    阿都沁的尸体就那么横亘在他的脚下,鲜活的肌肉还在无意识的反射跳动着。阿都沁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身体却保持着最原始的神经反应。鲜血混杂着内脏的碎块从嘴里缓缓的流出来,令人一眼看过去,就忍不住浑身一抖。寒意顿生。

    就算是布日固德和剩下的那个中年人,都是生性冷酷之辈,在这种情形之下,再次目睹了同伴几乎毫无反抗的死去,也忍不住使得手中的动作稍稍慢了一拍。各自都从眼中射出极端茫然的目光,似乎根本不相信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是在他们三个已经结成战阵,实力大增之后发生的……。

    同一时间,正在一旁观战的常衡和苏水嫣两个人,也眼睁睁直勾勾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幕。随后,两人几乎同时一扭头,目光对视之下,也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那种极度骇然,无法置信的神情。

    甚至就连苏明秋这时候也都愣了一下。他对王越的了解虽然很深,却也没有想到在换了一种打法之后,不再像从前一位刚猛的王越,现在杀起人来,一动手,竟是这样的一种模样。不但未见得减少效率,反倒是出手之时,变得更加的狠辣了。

    明明是力分刚柔阴阳,劲分七三,发力时已经留有了充分的余地,但偏偏打人的时候就是这么的不讲道理!

    这时候的王越,如果让苏明秋来形容一下,那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历史上那些曾经在沙场争雄,十荡十决的猛将神将。因为只有这些人,杀起人来才会像王越这样的风轻云淡。

    一脚踢死了阿都沁,王越的眼神一扫,手底下也没有任何的犹豫,趁着剩下的布日固德两个人心神震荡,手底下一慢的功夫,他已是拉长弓,迈大步,直接一个上步弓步冲拳,一拳如飞直接轰到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中年人身前。

    他这一步跨出去,前腿弓后腿绷,跨度之大简直骇人听闻。刚刚人还在几米之外,可现在就一步到了面前,再加上那一记直拳。

    整个人真就像是被一张大弓射出的一支利箭。那中年人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顿时便胸口中了一拳,整个人被打的当场闷哼一声,人虽站在原地不见动弹,可在他的背后却已然凸出了一个大包。脊柱断裂,心脏破碎。

    一下便死了!

    “啊!”

    布日固德脸色发白,一声惊叫过后,总算是心理素质还不错,连忙转身就跑。

    事到如今,刚刚的六个人,转眼就被王越杀了五个,饶是布日固德这种人物,也被吓得失去了胆气,当下不管不顾,抱头鼠窜。

    王越刚要返身去追,却不想竟然被一旁的苏明秋伸手给拦了下来。

    “等等师弟,先让他走吧。就当是给我们带路了,我们在后面跟着就是了。”苏明秋看着前面布日固德的身影快速消失在黑暗中,不由嘿嘿一笑。

    落日谷通往海边的密道,他们虽然也知道就在这一片区域,但却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所以,苏明秋干脆就临时起意,让前面的布日固德当起了带路党。

    如今这厮已经被王越吓破了胆,有如惊弓之鸟,是以这么一跑,势必就无法平心静气的仔细思量考虑。第一个的反应十有八九就是去找苏和泰了。

    而苏和泰之所以到现在都没有露面,显然也是有原因的。如果苏明秋所料不错,他在的地方就应该是密道所在了。

    与此同时,就在王越突破重围,故意放走布日固德想要顺藤摸瓜,直接找到落日谷的密道时,落日谷深处的赵家府邸之中,赤红龙旗的这一代掌旗人赵祯也正在和一个刚刚到了不久的客人说着话。

    这位客人是个面貌英俊,留了一头金黄色卷发的青年。身材高挑,五官立体,身上穿着一件深黑色类似燕尾服的正装,白色的镶着金边的衬衣领口,一丝不苟的打着领结,再加上手指上戴着的那一颗巨大的红宝石戒指,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必然是出身极好,非富即贵。

    而最值得人注意,吸引目光的则是,这个青年挂在胸口上的一个比金币大不了多少的蝙蝠配饰!

    通体漆黑发亮,半透明的材质,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历,可整体雕琢的精美异常,栩栩如生,不但外形,翅膀和爪子一应俱全,而且就连身上的绒毛和眼中镶嵌着的两颗小小的红宝石,都像是真的一样。就仿佛是真有一只蝙蝠挂在了他的胸前!顿时给他平添了几分诡异和阴森的气质。

    事实上,这个人就是麦克。也就是因为他,之前海地大草原上的鬣狗部落,才会有两个土著萨满带着战士,直接找上了王越报仇!王越虽然还不知道有他这么个人,但实际上双方之间的交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而面对着麦克这个人,就算是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平时派头都大的离谱的赵祯,此时也是不由得放低了身价,面带笑容,脾气好了不少。

    因为他不但知道,这个麦克出身于阿塞麦特家,家族的历史从国王年代一直传承至今,是真正的大贵族,而且他还知道,阿塞麦特家同样也是白银之手这个组织的中坚核心之一。

    作为整个西方世界最古老的组织之一,白银之手的成员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各国历史上传承悠久的贵族世家。虽然由于社会的变迁,这些所谓的贵族们早已经没有了祖辈们从前的权利和地位,但仍旧是底蕴深厚,在社会的方方面面拥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关系和实力。甚至,近一百多年来,他们的触手已经深入了许多国家的政治核心,明里暗里不知道掌控了多少替他们代言发声的大人物。

    和他们相比,别说是赵祯自己的赤红龙旗,就是整个海外的复兴社加在一起,都只能仰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