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 空侃

第1735章 调查员

    这一脚可踢得不轻,猪头怪顺着鼻子嘴就往外喷血,趴地上挣扎了几下也没起来,那形象看起来老惨了,最后只能趴在那里,有气无力地说:“您纵横无敌,我这种小角色在您的面前就好像蝼蚁一般无足轻重,但蝼蚁也有求生的**。我不求别的,只求能换一条活路。”

    我冷冷地问:“先说那两个人被谁掳去了,掳哪儿去了,现在是不是还活着,我得去哪儿找他们。”

    猪头怪沉默片刻,没有继续执着于我的承诺,道:“他们是被息怪捕捉去了。息怪是息虫的进化体,与息虫一样,属于信息流中诞生的纯信息类存在,平时只能存在于维等壁障之中,但却无时无刻不想侵入维等位面以获得实体。那两个人类被息怪捕捉过去之后,会做为息怪的寄生体,等完成寄生后,就会返回人间。您要想救他们两个,只能去维等壁障中。不过,维等壁障是维网分割的基础与壁垒,做为维网生物的我们是被严格禁止进入维等壁障的。维等壁障中存在着大量信息流所催生出来的怪物,都具有强烈的感染性和侵略性,我们这些维网生物一旦进入,就会立刻吸引他们的注意,引发围攻。当初维等规则管理委员会为了解决一个破损较大的维点漏洞的问题,曾组织敢死队进入过一次维等壁障,结果损失惨重,几乎动摇维等规则管理委员会统治的基础,这是我们这个维等区域所有生物都知道的事情。如果您一定要去的话,进入通道,选择进入后出现的第六个路径就可以到达。”

    我皱眉问:“这么多路径?这不就是一个维等偷渡的通道吗?别以为我没见过维等通道,我来回都走过不知多少次了,从来没见过别的什么路径,更没在通道里见过别的生物。”

    “这个通道不是简单的维等通道。”猪头怪说,“虽然比较简陋,但其复杂性却远远超出我能理解的范围。从技术上来说,这肯定不应该是属于人间这个低维位面的法门,十有**是某个想偷渡来人间的高维生物引导人间生物建造的。为了掩饰他们的真实来路,必然会有意识的开辟通往不同位置的路径。说是通道,不如说这是一个迷宫,只不过这个迷宫有许多入口,每一个入口的位置都不一定通往哪里。但不管从哪个位置进入,唯一的出口都只可能是人间这个位面。唯有从人间这个出口进入,才能随意抵达各个出口。不过这里面又有一个维等和位面适应性的问题,不是随便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的。”

    这个通道可是那个不能说的东西引导唯主至真建立的,也就是说如果我进去的话,就有可能通过这个通道抵达那个不能说的东西所在位置!

    要不要过去****一票,一劳永逸的解决所有问题呢?

    这个作死的念头只脑海中一闪就立刻被我否决了。

    在见到自适应沉眠者弄清楚所有事情原委之前,我不能冒这个风险。虽然看不起自适应沉眠者藏头缩尾的行径,但那个东西能让所有知道他存在的生物都畏惧到不敢言及,哪怕是杨至道那般的大能也不例外,自然就有它的强大之处。咱现在虽然能吊打四方,但那是在有网络信息支持的基础上,我可还没忘记阴阳铜鉴上那根探不到尽头的信息线,真要过去了,结果信息线不够长了,那我不等于是自寻死路吗?

    不过那两名警员还是要去救回来的。

    我看着趴在地上一副可怜相的猪头怪,一时想不到安置他的办法,直接杀了灭口吧,他又没跟我动手也没真做出危害人间的事情,着实有些下不去手,思来想去,我只好又联系吴一,把这里的情况一说,问他有没有什么安置猪头怪的办法。

    吴一就说:“倒是有一个办法,不过这事儿等您亲自批准才行。我们管理这么多维等位面,总是有不同的位面发生状况,需要派员去处理,但状况也分严重与否。严重的情况委员会会选派委员处理,一般的情况则会在其他位面挑选合适生物做为调查员派过去处理。您要是批准的话,我可以把他做为调查员派过去处理问题,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您来操心了。”

    这倒也是个招。

    我就问:“那他处理完问题呢?再把他调派到别的位面去?”

    吴一道:“一般情况下,会征求调查员的意见,可以选择返回故乡,获得一定奖励,也可以选择再去往下一个问题位面执行任务,累积奖励。当然了,也有些情况是因为问题比较严重,终调查员一生也不能处理完,甚至有可能过去没多久就殉职了,我们不得不再派新的调查员过去。既然他已经无法返回本来的位面,我们可以适当斟酌他的任务。”

    我一听,妥了,吴一很懂得领会领导意图嘛,“成,那他就归你了,我得怎么把他送过去?”

    吴一就说:“您不是建了一个镜面空间吗?不如也在那里开个通道好了,您只需要把他送到镜面空间就可以。”

    我当即提起猪头怪,刷地一下移动到镜面空间。

    十多个小时没回来,镜面空间这里已经建立起了一座巨大门户的雏形,无数恶魔工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着,俞悦相当认真负责地在工地四周巡视,一副不敢有丝毫懈怠的样子,见我回来,便惊喜地迎上来,“你事情处理完了?”

    “烂事儿一堆一堆的,哪有个完。”我把猪头扔到她面前,“这货搁你这儿,一会儿会有人来把他取走,你看着他,别让他跑了就行。”

    俞悦就有些为难,“他是妖怪吧,我一个弱女子,哪看得住妖怪?”

    她这是还没弄清楚自己身份的变化呢。

    我瞪了她一眼,“你现在是我的手下,是神使了,在整个人间横着走都没问题,还怕只猪头?再说了,有事儿你呼我不就得了,我随叫随到。”

    俞悦没什么底气地应了。

    我也不管她,转回到德胜楼,正准备进入通道去救人,不想自适应沉眠者却突然发来一条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