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恒圣帝 千寻月

第4366章 渡劫证太真,劫后太上袭,苍天霸主临(万字大章)

    弥天少尊看着血池,道:“叶兄,这便是天尊血池。别看天尊血池这么小,实则上内里乾坤,当然,究竟怎样,需要你自己去体会。而且这一次叶兄你进入天尊血池的时间不限,只要你能够坚持得下去,便是一个纪元,乃至一个混沌纪,都不会受到限制。”

    “多谢弥天兄指点。”

    “好了,我离开了,你出来后直接找我就行了。”

    弥天少尊就此离开,再度关闭了这方宇宙星空,与世隔绝,只剩下叶晨一人。

    叶晨抬首,看向了天尊血池,旋即腾空而起。

    天尊血池,位于宇宙星空的中央处,看似很近,实则相聚不知道多少万亿里之遥。

    当然,对于叶晨这等太虚至尊而言,并不算很遥远,他肉身洞穿虚空,撕裂宇宙,很快就出现在天尊血池的位置。

    天尊血池三丈长宽,并不大,池水显得殷红一片,仿佛稀松平常。

    叶晨来到天尊血池的边缘,当即,他见到了本该平静如镜的天尊血池,莫名地沸腾起来。

    池面上,一滴滴鲜血溅起。

    然而他分明见到了,每一滴血水都绽放开淹没大宇宙星空的恐怖血气,引起诸天星辰都在震颤不已,仿佛都要炸开一样,让人难以置信。

    整片宇宙星空,都在震颤起来,欲要炸开一样,不堪承受。

    近在天尊血池前,叶晨感觉到恐怖绝伦的气机在扑面而至,即便他如今乃是太虚至尊,甚至可对决太真境半步霸主,然而在天尊血池面前,依旧感觉到自身是何其渺小的,是何等脆弱的,强悍无比的肉身都有种炸开之感。

    这,就是天尊血池,蕴含着真正天尊真血的池水。

    传闻,至高天尊,一滴真血落下,都足以斩落太上境霸主。

    他们都是真正的至高天道,拥有至高无上的伟力。

    天尊血池内,蕴含着天尊真血,也拥有着让太上境霸主都绝望的力量。

    但,很快,叶晨虽然感觉到体内血气都在沸腾起来,肌体欲裂,似要粉身碎骨,但神魂出奇地平静,仿佛眼前的天尊血池再如何狂暴,也无法威胁得了他。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缘故,这时候,主动地踏入天尊血池内。

    轰

    顷刻间,他就淹没在天尊血池内。

    天尊血池看似三丈长宽,但实则上,池水下,却是浩瀚无尽,仿佛是另一片宇宙星空般。

    更具备着无与伦比的力量,顷刻间从四面八方而至。

    仅仅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将叶晨这副让万圣那等太虚王都丝毫奈何不了的至强肉身,直接撕裂开,而后彻底地粉身碎骨。

    不过,叶晨没有死。

    他的神魂脱离出了肉身,就在天尊血池内,哪怕血池内蕴含着的天尊伟力无比狂暴,甚至乎足以让一位太上境霸主都直接粉身碎骨,但就是无法影响到他神魂半分。

    神魂平静地看着那浩瀚无尽的血池水,叶晨只感到到,神魂深处,有着一股股高深莫测却又是至高无上的神秘伟力在涌现而出,与天尊血池内湮灭他肉身的力量很相似。

    “天尊伟力么……”

    叶晨下意识地这样想到,他的身世,疑似与至高天尊有关的。

    当初,尚且不是至尊时的弱小时期,通天境巨头都承受不住他鞠身稍微一拜。

    镇天阙内,他能够跟镇天战神同境界一战而横压之。

    补天殿内,使得时间加速流逝而吸纳殿内至高天尊痕迹。

    种种情况,无一不是说明,他自身必然跟至高天尊有着很大的关系。

    或许,他真的是一位天尊子嗣吧。

    叶晨这般地认为,但无法打开那尘封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他也无法得知真相。

    “你,终于来了……”

    突兀间,叶晨听到了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在他的神魂前方不远,出现了一道神秘为至高无量的盖世身影,平静地看着他,似乎对于他的到来,一点也不意外。

    叶晨看向他,露出了一道惊色:“补天尊!”

    在补天族内逗留了那么久,补天族内可是立着不少补天尊的神像与壁画,与眼前这位伟岸的身影一模一样,正是补天尊。

    可是,补天尊不是殒落了吗?

    怎会出现在这里。

    “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你……”补天尊的身影复杂地看着叶晨,这让后者惊愕,至高天尊可推演世间万物万事所有,难道就推演不到他的到来吗?

    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天尊也无法推演天尊。

    而他极有可能就是至高天尊的子嗣,有至高天尊的痕迹,因此天尊也无法推演他的一切。

    但,补天尊似乎是在特意地等待他的到来。

    “拜见补天尊前辈……”叶晨正要朝补天尊鞠身行礼,但被补天尊阻止了,叹道:“你无需向我拜礼。”

    叶晨惊愕,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补天尊道:“你跟我来吧,等候你多时了。”

    未容叶晨作出反应,一道不可抗拒的伟力作用在他身上,旋即带着他一起,进入了天尊血池的最深处。

    天尊血池无限大,但依旧有终点。

    补天尊带领下,叶晨来到了终点。

    在他面前,有着一团婴儿拳头大小的鲜血,当面对这团鲜血时,陡然生出一种如似面对着整片天道的不可抗衡之感。

    至高无上,不可超越!

    天尊真血!

    这一团都是天尊真血!

    叶晨震惊了!

    传闻,一滴天尊真血,足以斩落太上境霸主。

    如此一团天尊真血,该有多少滴天尊真血?

    “去吧,融合这团天尊真血,你可更快地让肉身超越无敌!”补天尊控制下,这一团天尊真血顿时冲向了叶晨的神魂。

    与此同时,本来炸开的太虚至尊肉身,此刻也得到了完全重组。

    轰

    肉身与天尊真血融合的那一刹那,顿时间,天尊真血化作了无尽的血流,涌向了他的四肢百骸。

    顿时间,一股股叶晨难以想象的无穷伟力,顿时爆发开来。

    几乎就在眨眼间,叶晨的肉身再一次炸开了。

    并且,他的神魂也承受不住,直接陷入了昏迷中。

    不过,炸开的刹那,肉身就开始重组,也将神魂重新容纳。

    轰

    重组完整的刹那,再度炸开。

    炸开后,又再刹那间重组。

    重组,炸开,重组,炸开……

    这个过程,正在周而复始,锲而不舍地持续进行中,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结束。

    只是,每一次重组,都能感受到,叶晨的肉身得到了一次提升,而天尊真血随之损耗了一丝丝。

    毫无疑问,这是叶晨融合天尊真血的一个过程。

    天尊真血实在太过强大了,哪怕只是一滴,都足有斩落太上境霸主,何况是如此一团,蕴含着的天尊伟力,不可想象。

    补天尊看向陷入周而复始炸开与重组循环中而昏迷中的叶晨,道:“我已经殒落多时了,大多数后手都是准备给我的转世身的,但当初在盘古大神的贯穿古今下,不少人都知道,是你继承了盘古大神的意志,将来也是抗衡量劫的关键人物,都各自在未来时空中,给你准备了相应的后手。”

    “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后手,其中,蕴含着我的一缕天尊本源,与我所领悟出的补天之永恒天道。”

    “你这一世肉身证道永恒之道,理念乃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与你修炼的混沌天道一致。未来,你注定会以双永恒道果冲击天尊之王。”

    “希望这些能够帮到你,也希望你能够找到其他道友,这样就可以大大地缩减你肉身证道永恒的时间。”

    “量劫至今,只剩下不足三个纪元。”

    “我等能够帮助得到你的,也只有这么说,剩下来的,只能靠你自己了,混沌……”

    ……

    叶晨陷入了周而复始的破碎、重组的循环中。

    无论是肉身,还是神魂,同样如此。

    每一次的破碎、重组,他的肉身都会得到一次强化,神魂亦是在强化中。

    更为重要的是,肉身与神魂更为契合,仿佛是本来毫不相干的两者,在如此破碎、重组的过程中,逐渐地变得密不可分。

    无人知道天尊血池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补天域,虽然因为叶晨这位太虚至尊的出现,曾一度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不少太虚榜上的王者都被惊动了,都想知道,这位太虚至尊,到底多强。

    是否如万玄天族所说的那般,太虚无敌称至尊。

    可,叶晨的闭关不出世,让慕名前来的多位太虚王,都无何奈何。

    关于太虚至尊一事,也传到了混沌天府中。

    倒不是因为太虚至尊之威,毕竟,就算是太虚至尊,也仅仅只是让当今如日中天的混沌天府略微惊讶而已,并不可能会因为震动。

    混沌天府,可是有着真正的在世天尊坐镇,哪怕是混无极那等太上至尊,在真正的至高天尊面前,依旧是没有任何叫板的本钱。

    不成天尊,始终无法抗衡至高天尊。

    哪怕是被称之为有缺天尊的古之大尊,亦是如此。

    只不过,这位太虚至尊之名,听闻也叫叶晨,与混沌天帝的真名一般,而且是纯修肉身,这才让混沌天府内部出现了一些关注的目光。

    混沌天府高层皆知,混沌天帝虽已证道永恒,成为当世至高无上的天尊之列,但并不满足,渴望更进一步,能与传说中的两大天尊之王并驾齐驱,曾拜访过荒天尊这等肉身证道永恒的至高天尊,了解过肉身证道永恒之路后,回来后,便一直闭关至今。

    因此感觉,这位外界风头一时无两的太虚至尊,与混沌天帝,有几分相似之处。

    当然,无人会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因为那位太虚至尊叶晨,纯修肉身,但一点都不像混沌天帝,也非是修炼混沌天帝的道,因此并不认为两者有关系。

    只当是一种巧合而已。

    毕竟,世间生灵何其之多,数之不尽,叶晨这个名字也相对普通,有一样之名,再也寻常不过。

    而且,混沌天帝那等至高天尊,一次闭关,动辄数十上百万年,甚至上纪元,一点都不惊奇。

    “这位太虚至尊资质不错,纯修肉身,却是横推太虚无敌手,就连万玄天族的太虚王万圣,都被强势打爆了。如果父亲不是在闭关,说不得会为之心喜,收为亲传弟子。”

    混沌天殿内,叶君临开口。

    另一边,一个看上去甚是清冷脱俗的绝色美人,正是混沌天帝的女儿叶静,盈盈一笑道:“你完全可以收为亲传弟子,对于父亲而言,他也算是徒孙。”

    叶君临摇了摇头,道:“现在我不想分心,只想尽快横扫太上榜无敌,成为太上至尊!”

    过去这么多年,他越发地深不可测,得承了混沌天帝与天帝昊天两位至高天尊的传承,在这个天尊子嗣、天尊亲传弟子陆续出世的时代中,依旧是大绽光芒。

    甚至乎,世间上,不少人都认为,叶君临是混沌天帝第二,拥有证道永恒的潜质。

    才踏入太上榜多少年,叶君临已然是强势杀入了当世太上榜,成为一尊恐怖的混沌太上王。

    叶君临的长期目标自然是如父亲一般,证道永恒,而短期目标则是如混无极那般,成为太上至尊,横扫太上榜无敌手,然后完成积累,冲击至高天位。

    “万玄天族倒是贼心不死,想要打压补天族,从而打压我混沌天府!”

    战神皇千寻突兀嗤笑一声,了解到万玄天族当初在补天城内发起的挑战,对于万玄天族,他们岂会看不穿呢。

    当初,混沌天帝一怒之下,直接让如日中天的万玄天族最顶尖强者直接被战绝,就连万玄天尊的大弟子擎天大尊,都直接斩杀了,让这个俯瞰世间无尽岁月的永恒天族,直接跌落谷地。

    若非万玄天尊还在世,万玄天族怕是会成为最弱天族之列,不会比起补天族强多少。

    一直以来,万玄天族对混沌天府都无比愤怒,但哪怕最强天尊子嗣的万战出世了,依旧不敢公然叫板混沌天府,只能柿子捡软的捏,从补天族这边出发。

    万玄天族与补天族之间的恩怨,早就在诸天黄昏就存在了。

    因此,欲要借助挑战的名义,打压补天族。

    而补天族又跟混沌天府关系密切,甚至乎不少人都认为,补天族几乎是混沌天府的附庸,如果能够打压补天族的威望,也能一定程度上地打压混沌天府如日中天的威望。

    可惜,最终还是失败了。

    当然,对于万玄天族这件事,混沌天府也懒得理会,真要胆敢招惹上混沌天府,混沌天府会直接上门,教万玄天族怎么做人的。

    须知,混沌天帝一向都很强势,当年甚至乎直接杀上万玄天界,当着万玄天尊的面将一片恢宏的天尊行宫给搬出来。

    作为混沌天帝统御的天府,岂会惧怕于万玄天族。

    而且,他们相信,如果真的被打压了,一直都在注视的混沌天帝必然出手,强势登门,让万玄天族无奈。

    不过,倒是有件事,让混沌天府高层注意到了。

    劫组织,行劫者!

    身为至高天尊的身边人,如今代混沌天帝执掌混沌天府大权的几位天府主母、少府主,自然知道这一类人的存在,都从补天族那里了解到,曾有行劫者的出现。

    因此,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天庭、十劫帝族等相熟的永恒天族、天尊级势力。

    这是在告知,量劫降临之前,劫组织也在行劫,欲要铲除一切量劫阻挡的人或事。

    “劫组织这个神秘组织终于都行劫了吗?”

    混沌天府中,一位位无上巨头在开口,身为天尊级势力,他们深知劫组织的可怕,背后,可是不乏至高天尊级别的行劫者。

    如今,那等级别的行劫者尚没真正动身,也无人知道劫组织中都有谁。

    因为,混沌天帝此前曾提及过,疑似有至高天尊亦是劫组织的一员,以天尊手段,遮蔽了所有行劫者的信息,以至于至高天尊都无法推演出来。

    但从补天族那里得知,已经有起源榜上的王者人物参与其中。

    可想而知,劫组织对于起源之地,渗透是很深的。

    因此,对于劫组织,需要很谨慎。

    不过,劫组织隐藏得太深了,只是在补天界内出手了一次而已,旋即便消声觅迹。

    “父亲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吗?”

    突然,千寻开口。

    混沌天殿内,一片沉默。

    事实上,但凡是混沌天府的最高层一批人,都知道混沌天帝在多年前出世历练悟道。

    很多人都知道混沌天帝欲要更进一步,变得更强。

    可,他已经是当世至高天尊了,如果想要变得更强,那么唯有一条路可行,那就是在成为天尊之王。

    然而,根据世间流传的未经证实的不可靠消息,欲要成为天尊之王,那么必须两条大道达到永恒级别,其中最为稳妥的便是道法证道、肉身证道。

    混沌天帝已然是混沌证道永恒了,那么根据猜测,便是走肉身证道永恒这一条路。

    而且他们都知道,混沌天帝还没有闭关离开前,曾拜访过荒天尊,越发证实了这一个想法。

    只不过,虽然知道混沌天帝行走人世间,欲要肉身证道永恒,但无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哪怕是伊舞、赵静若、千寻这些最亲近的家人都不曾知道。

    女神素来都是几大主母中公认的姐姐,不仅仅因为修为,也因为性格缘故,隐隐间有天后之称,此刻道:“他欲要行肉身证道永恒之路,必然耗费无尽岁月,现在还在路上行,无需担心他。”

    自然,混沌天府中,众人都不担心叶晨的安危。

    举世茫茫,他为至高天尊,谁可杀他?

    哪怕叶晨不在,只要他还活着,就是对于诸天最大的震慑。

    黄金盛世依旧在持续,这个在众天尊联袂推动下的前所未有盛世中,过去十几万年来,已经诞生出了不知道多少至尊人物,但岁月还短,随着时间的推移,必然会发生井喷的迹象。

    不知不觉,世间已是过去了三十万年。

    三十万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这段时间内,着实涌现出了一批盖代天骄,甚至就连起源六大榜单上,也不时地更换榜上名。

    如荒天族中,走出一代绝世天骄荒天,破境而上,踏入通天境,并且在短短十万年中,杀入通天榜,成为一尊通天王。

    据闻,这位荒天,已经被荒天尊收为记名弟子,亲自指点,成为荒天族内炙手可热的人物,被誉为荒天尊未来三个纪元中,最有希望证道永恒的天尊种子。

    如混沌天府的千问天,混沌天帝的天孙,已然登临太虚境,而且成为太虚榜上王者。

    修炼速度之快,战力之可怕,让人震惊,也惊叹于混沌天府一脉的可怕。

    而且,千问天只是其中一个缩影而已,其他几位混沌天帝子嗣,都早早杀入起源榜单上。

    其中,最为出众的便要称得上千寻、叶君临、雅雅,这三位混沌天帝子嗣,都是太上榜上,而且排名不差。

    天骄更迭,起源榜争夺不断,大世争锋,越发地激烈。

    不过有一件事,也无声无息,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劫组织这个神秘组织,如今早就没有隐藏下去了,无声无息,在过去三十万年来入世,传播了关于量劫的信息,对于世间修士,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极大恐慌。

    并且,劝说了一大批绝世强者加入劫组织,成为行劫者。

    虽然,各大永恒天族、天尊级势力也曾出手,击杀了一批行劫者。

    但依旧无法阻止恐慌。

    这些行劫者太神秘了,身份不明,有至高天尊出手,遮蔽他们的气机。

    哪怕曾有至高天尊亲自开口,对天下宣称,量劫无惧,早就在无尽岁月前就阻挡过一次,并且至今封印在三十三天外,无法降临。

    但恐慌依旧,因为劫组织流言,如今早就不再是昔日诸天纪,拥有三十三位至高天尊的时代。

    量劫降临,无人可幸免。

    当有一日,混无极出手,强势斩杀了一位太上境行劫者后,以绝对的实力惊震人世间,对外道,量劫不怕,师尊元始天尊乃天尊之王,曾连斩数位天尊级别的行劫者。

    如今众天尊推动黄金盛世,引动当世修炼者,就是为了对抗量劫。

    日后量劫降临,自有至高天尊抵挡在最前面。

    而且,这是前所未有的大好时代,万道鼎盛,不再高远,有机会在未来三个纪元内,证道至高天尊。

    毫无疑问,至高天尊,乃是古往今来无数修者的终极梦想,在混无极这般说辞下,极大程度地压制住了世人对于量劫的恐慌,也重新地诞生出新的希望。

    ……

    补天界。

    天尊山。

    自从叶晨进入天尊血池内,殿门便是关闭了整整三十万年。

    前所未有!

    从没有人能够在天尊血池内修炼三十万年,就算是万年岁月都屈指可数。

    因此,补天族不少人都担忧叶晨是否出事了,当然更担忧天尊血池出问题了。

    可是,一日有人在天尊血池内修行,天尊血池所在的内宇宙就无法打开。

    哪怕是贵为当代补天族长的补天城主也无法开启。

    轰

    这一日。

    天尊血池的殿门打开,一股恐怖绝伦的血气陡然冲天而起,淹没了不知道多少亿万里的补天界浩瀚疆域。

    惊震补天界!

    守护天尊血池的两位补天族太真境半步霸主元老同一时间露出了惊撼之色,甚至感应到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在徐徐扩散,威压人世间。

    一道挺拔而强健的英伟身影从内走出,黑发披散,剑眉星目,英姿勃发,显得很年轻。

    但眸光无比深邃,如似包含万古岁月。

    他大步走出,身上自然而然地弥漫开淹没了小半座补天界的恐怖血气,乃至是惊动了补天城主这位补天族太上,遥望这个方位,生出一道惊色:“这等血气……”

    补天城主为之震惊,如此血气,比起他这位太上境霸主都要更为可怕了。

    他身影一晃,便是消失。

    下一刻,来到了天尊血池的殿门前,看着眼前这个曾被称之为太虚至尊的南荒而来的纯修肉身者,饶是他这位太上境霸主,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

    一般而言,唯有同为太上境霸主的其他盖代人物,才能给予他这等压迫感。

    眼前这个太虚至尊,在天尊血池内闭关三十万年,似乎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突破。

    “叶晨!”补天城主开口。

    “城主!”叶晨心念一动,弥漫开来的无尽血气顿时内敛,再也没有半点威压诸天的恐怖波动了,仿佛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般。

    补天城主咧了咧牙,感觉到叶晨这次天尊血池内修行后的突破,似乎有些离谱。

    本来虽为太虚至尊,但依旧与他有着巨大的差距,否则在裂天渊中,劫组织的太上境行劫者也不会给予叶晨生死威胁。

    可现在,补天城主竟有种面对着同辈的感觉。

    隐约间,叶晨实力之强,似乎不亚于太上境霸主了。

    “你突破了?”补天城主问道。

    叶晨点了点头,认真道谢道:“多谢补天族给予我这番机缘,我感觉现在,应该是达到了太真境。”

    补天城主顿时有种不知道要说什么话了。

    因为他从幼子弥天少尊那里听说过,从补天殿出来后,这个叶晨就从通天境突破到太虚境,并且一举成为太虚至尊。

    现在从天血池那里修炼三十万年后出来,居然又突破了,成为太真境。

    而且,以补天族的情报能力,更是了解到了,这个叶晨在还没来到补天域时,才只是准君王,却在短短万年,就在镇天战神留下的遗迹秘境中,一举达到了通天境。

    想了想,这是多么逆天的修炼速度,这叶晨修炼至今,短短四十万年不到,就从泛泛之辈,一下子成为了太真境半步霸主。

    就算是至高天尊年轻时期,也没有如此逆天啊。

    突兀,补天城主神色一变,抬首看向上方。

    因为他感觉到了一股压抑感,仿佛有着灭世大劫即将降临,让他这位太上境霸主都如临大敌。

    叶晨抬首,已经感应到肉身太真之劫即将到来,便道:“城主,我离开一下补天界,前往外界渡劫。”

    补天城主自然知道,似这等逆天之辈的太真境天劫,必然恐怖无边,于是拂手间在前方打开一扇通往外界的天门,道:“去吧。”

    “谢谢!”

    叶晨并不惊讶补天城主能够拂手间打开补天界与外界的通道,毕竟也是族长,于是道谢一声,从这扇天门离开。

    一步踏出,已然消失了,速度之快,让补天城主这位太上境霸主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很快,他感应到补天域上空,有着一股让他都感到无比压抑的天劫波动正在酝酿。

    补天域。

    域外星空。

    浩瀚无尽。

    距离地面不知道多少亿万里的星空极深处,随着叶晨身影的出现,顷刻间,便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天劫,陡然出现。

    是如此地突兀,是如此地毫无征兆。

    天劫之恐怖,直接就淹没了大片大片的广袤星域,乃至于直接将得方圆成千上万座星域直接化作了齑粉,灰飞烟灭。

    补天域中,自然也有不少人可感受到星空极深处的天劫波动,因为太过于恐怖了,堪称是前所未有,导致世人惊慌。

    一位位强者都抬首望向星空深处,有着无尽的压抑笼罩在心头上,无法止住。

    到底是谁在渡劫。

    很有可能是有人突破太上境,正在突破。

    天劫无量,如三十万年前的太虚天劫那般,出现了荒天尊以及两位肉身证道永恒的至高天尊的身影。

    他们在天劫中浮现,仿佛是真身一般,都是太真境,无比真实,杀向叶晨。

    叶晨跟三道肉身证道永恒天尊身影同境界在激战。

    只是,这一次天劫,比起太虚天劫还要更为可怕得多,除了三者外,还有着其他至高天尊的身影居然也在陆续浮现出来,杀向叶晨。

    饶是叶晨有着无敌不败的信心,此刻都有种近乎绝望的心境。

    天劫太狠了,古今三十四位至高天尊,一下子就浮现出了十位。

    十,乃是圆满之数,超脱在九之极数上。

    十位至高天尊降临,齐齐杀向叶晨。

    强如叶晨,在过去三十万年来,得承了补天尊留下的一道天尊真身以及一丝天尊本源,持续了三十万年的不断破碎、重组的循环强化,肉身极大程度上地强化了,远胜太虚境不知何几。

    甚至乎,他有自信,能够巅峰一战太上境霸主。

    可是面对上十道至高天尊的太真境时期身影的围杀,也要绝望。

    至高天尊,都是同境界绝对无敌的最强存在,古往今来,无人可超越之。

    哪怕两位天尊之王,在天尊之下时期,也没有更强多少。

    叶晨实在不明白,自己渡劫,为何会招惹来古今至高天尊的身影显化在天劫中,前来围杀。

    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绝望。

    但叶晨意志不灭,与之强势搏杀,也在寻找机会渡劫活下来。

    轰

    足足三位至高天尊前来袭杀,强势碰撞下,强如他的不朽肉身,也轰然炸开了。

    不过,叶晨也借助肉身炸开的恐怖威能,重创了前来袭杀的三大至高天尊,让他们都浑身是血,嘴角咳血了。

    但,这远远不够。

    叶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旋即疯狂出手,脑海中回忆起这一生以来,得到了诸般传承,有大帝,有巨头,有诸天纪太虚榜王者,有补天尊……,一种种至强手段在回想起,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肉身证道永恒之理念‘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渐渐地,他越发地显得高深莫测了,身上涌现出了丝丝缕缕的混沌光霞,这一世不曾修炼过任何道与法,却能够玄妙地施展出类似的力量。

    轰

    荒天尊身影攻伐而至,叶晨与之硬撼。

    与此同时,有另外三位至高天尊的身影同时闪电般地袭杀而至。

    叶晨一声大吼,同时搏杀,最终自身抛飞,强横的肉身被击穿了多个血洞,鲜血不要脸地流出。

    但他专心地搏杀荒天尊,近身强势硬撼。

    自然,因为被其他三大至高天尊袭杀,他负有重创,被荒天尊所击穿了胸膛,自己也以伤换伤,让荒天尊身影见血了。

    重点是,叶晨身上有着荒天尊的多道拳印,每一道拳印上,都蕴含着一种特别的至高道韵,不朽之意。

    “荒天尊的肉身证道永恒,难道是‘不朽’?”

    叶晨自语,他的肉身证道永恒乃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是主动地承受荒天尊的拳印,去吸纳拳印上的不朽之意,然后去消化。

    不知不觉间,他肉身修复,并且多上了一缕不朽之意。

    其他至高天尊虽然攻伐时,依旧让他受伤,但伤势却轻了一分。

    没错,这就是叶晨的肉身证道永恒理念的逆天之处,哪怕是至高天尊的证道之力,也能解析出来,并且融入自身上,成为自己所有。

    当然,叶晨不可能彻底掌握荒天尊的不朽天道之力,只能勉强地解析出几分,但也足够了。

    不朽之力加身,流转体表,导致了叶晨防御力大增,面对上其他至高天尊的攻伐时,哪怕受伤也没有那般严重了。

    自然,太真境天劫中,有着古今各位至高天尊的显化,叶晨趁此机会,以自身‘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证道理念的特殊,烙印下一位位至高天尊的证道永恒之力。

    当然,这个过程是无比痛苦的,哪怕解析烙印了一缕荒天尊的不朽之意,肉身更为强横不朽,但他还是一次次地被众天尊给强势打爆,一次次地重组。

    幸好,他纯修肉身,生命力甚至乎比起其他修炼道法的至高天尊同时期都要更强一些,因此在对于任何人都堪称无比绝望的太真境天劫中,他愣是生生承受下来了。

    期间,痛苦并快乐着,他收获很大。

    不知不觉间,在漫长的绝世天劫与古今诸天尊对抗激战中,叶晨的肉身捕获了一种又一种永恒天道之力,尽管每一种都不多,只是一丝一缕,都让他振奋。

    诸般至高天尊的永恒天道奥义之力流转体表,让叶晨各方面都在进化、升华、突破。

    也让他在对抗那么多古今至高天尊身影时,逐渐地减少了被打爆的次数。

    轰

    最终,历经了长达十天十夜的可怕天劫后,一切都终于结束了。

    补天城。

    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的补天城主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终于劫完了。

    那等天劫实在太恐怖了,虽然强如他都无法彻底洞悉那等天劫内的一切,但感应得出让他毛骨悚然的危机感。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叶晨渡过天劫,否则,他都认为,叶晨会很大几率殒落天劫中。

    “好了,天劫消散。”补天城主正要身动,接叶晨归来。

    劫完的他,必然身受重伤,需要疗伤恢复。

    轰隆隆

    突然,一股磅礴惊天的气机出现,威压整座补天城,让补天城主神色一凝。

    他看向上空,虚空扭曲,走出现了一道魁梧高大的雄武男子身影,黑发随意披散,巍峨壮硕,立身在那里仿佛代表了整片天地。

    一双紫色的妖异眼眸具备着恐怖的震慑力,让人不敢正视。

    补天城内,无数强者如临大敌,即便是多位巨头都感到泰山压顶般的恐怖压迫感。

    此人的出现,朝着补天城主微微一笑,却蕴含着一股特别的霸道气势,道:“补天城主,好久不见。”

    补天城主神色却出奇地凝重,道:“苍天霸主,没想到你居然来了。”

    “苍天霸主!”

    “居然是他,当今太上榜上的那位绝世太上!”

    “当世最强太上王之一,苍天霸主怎么来了?”

    城内响彻一片惊呼声。

    苍天霸主,威名赫赫,乃是当今太上榜上的王者之列,被称之为苍天霸主,可见一斑。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位大尊之下最绝顶的太上王,为何来了补天城。

    苍天霸主道:“多年未见,这次前来,特意来拜访城主的。”

    “抱歉,稍等一下,本城主需要去接一位朋友归来。”补天城主开口,准备从苍天霸主身边走过时,后者突然往他身前拦住了,道:“城主不要走得那么着急,他自有其他人带回来,不成问题。”

    补天城主瞳孔顿时一凝,看向了苍天霸主……

    PS:提前祝各位五一快乐,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