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346章 相亲大会

    苏羽深感形势危急,妖皇的出现,预示着怎样一场危机?

    “对了,还有一件事,需要向殿主汇报,白鹤提督,被我杀了!”苏羽道。

    凌啸天意外,目中闪过精光:“这个老东西,当日从神器手下,逃脱了,而且,竟还敢尾随你们,图谋不轨?”

    一缕寒光弥漫,凌啸天冷道:“他应该庆幸,死在了你手里,否则,我亲自追杀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闻听此言,苏羽微微松一口气,看样子,杀死白鹤提督,并无任何问题。

    “如果殿主无事,我这就回银羽域,逾月未归,不知辖域如何。”苏羽拜别。

    “等等!”凌啸天却是将苏羽拦住。

    “你可记得,历练之前,我曾对你说过什么?”凌啸天道。

    恩?苏羽努力回忆,适才猛然回想起:“殿主是说,历练回来之后,会对我们另有重任。”

    面含微笑,凌啸天颔首:“不错,让你们历练,就是为此事做准备。”

    “殿主请吩咐。”苏羽凛然。

    凌啸天笑而不语:“不用紧张,并非执行任务,而是参加一场大会。”

    “什么大会?”苏羽一头雾水。

    “北大陆凤鸣大会!”凌啸天道出几句话来。

    凤鸣大会?苏羽满脸茫然:“这是什么大会,很有名么?”

    能冠以北大陆之名,可见大会的重大。

    凌啸天嘴角微微抽搐,适才想起,苏羽来自于偏远的沿海,自然无法知道,北大陆的盛事。

    “凤鸣大会,每十年举办一届,被邀请者,均是北大陆当代最杰出的青年俊杰,所有优秀男子,全部齐聚一堂。”

    苏羽有些失望:“又是比武么?”

    毫无意义的比武大会,苏羽并无兴趣。

    有这种时间,比如沉下心修炼,更有意义。

    “不是!”凌啸天的回答,出乎意料:“是相亲。”

    相亲?苏羽好悬没咬掉舌头,这居然是一场相亲大会。

    那么,他更没兴趣:“多谢殿主好意,我想,可能我并不需要……”

    已经有仙儿,他如何能参加相亲?

    “呵呵,难道你未婚妻,有可能被他人抢走,你也不担心?”凌啸天似笑非笑。

    苏羽微微一愣,重复念叨凤鸣大会,蓦然,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是大陆男性青年,与凤鸣阁相亲?”

    凌啸天颔首:“不错,凤鸣阁历来只招收女弟子,阁中缺乏男性,常年有优秀女弟子,嫁人外出,导致人才流失。”

    “因此,凤鸣阁主动开办凤鸣大会,为阁中女弟子,物色配偶,牵线之下,不仅将本阁女弟子留下,更能吸附一些外宗优秀男弟子,一举两得。”

    “而北大陆青年俊杰,同样热衷于在凤鸣阁寻找伴偶,凤鸣阁的女弟子,不仅是北大陆最为优秀的女子集结所在地,容貌也都不俗。”

    “这场大会,如果有谁看上你未婚妻,凤鸣阁也同意情况下,你们之间的未婚关系,很可能会被凤鸣阁斩断,那时候,她就是别人配偶,这样你也愿意?”

    苏羽心中一惊:“可是,难道不需要经过女弟子同意吗?”

    凌啸天摇头道:“当然不需要!若是讲究两情相悦,一百人,也难以出现一对两情相悦者,若是如此,凤鸣阁苦心举办相亲大会,有何用处?”

    “只要男子表现,符合凤鸣阁标准,看中的女弟子,便会被许配给对方,至于个人意志,在宗门面前,微不足道!所以,你那未婚妻,若出现适合之人,想必凤鸣阁不会介意,将你们未婚关系斩断。”

    苏羽内心震动,仙儿且不论资质,单论小仙子般可爱容貌,同样会遭遇到众多天才争夺。

    那时,一旦出现符合凤鸣阁要求者,等待苏羽的,便是一纸退婚书。

    仙儿心性虽纯真,却执着而坚定,如果被迫接受这样的现实,也许,将是自尽了事。

    曾经她在流仙宗,被逼嫁给曹轩时,数度想自尽。

    同样的事,苏羽不想让他再度发生。

    仙儿,是他未婚妻,任何人,不得染指!

    “看来,你已经想通了,这几日准备一下,修养好,到时候说不定会有几番恶战。”

    苏羽道:“是怎样的形式?难道是,几个人看上同一人,需要靠实力争夺?”

    对此,凌啸天点头:“不错,首先会是淘汰赛,前一百名,才有资格挑选入眼的女弟子,之后,若是相中同一人,便以武会亲,实力高者,方能抱得美人归。”

    “这场大会,北大陆所有势力,都会派遣本宗最优秀男弟子参与,多年来,早已成为北大陆青年俊杰的交锋大赛,明面上是招亲,实际上,却是各宗各派,展现各自潜力的大会。”

    “你们取得何种名望,事关黑暗皇朝荣誉,所以,希望你能认真参与。”

    苏羽满眸坚定:“殿主放心,我自会竭力而战!”

    就算不为报答凌啸天,为了仙儿,苏羽也会搏命一战!

    “好,你回去准备吧,三日后,你与第一副殿主、二副殿主、三副殿主一同代表黑暗皇朝北大陆分殿,参与大会,”

    苏羽点头,转身离去。

    半日之后,银羽域。

    银羽城,殿主府外,肃穆一片。

    大队侍卫诚惶诚恐,伫立府中。

    一个二十四五左右的光头青年,身着一身兽皮长袍,眉毛粗黑,眼如铜铃。

    一眼望去,给人野蛮凶狠之感。

    他负手立在府外,环视四周,一众侍卫,大气都不敢喘。

    甚至,不敢抬头与其对视。

    只因他身份显赫!

    “三副殿主,银羽殿主尚未归来,如果有事,我可代为通传。”紫云香沉住气,平淡而道。

    眼前的光头青年,赫然就是十大副殿主,排名第三的晓光副殿主!

    方才突然降临银羽域,要求苏羽出来见他。

    闻言,晓光斜睨她一眼:“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替本殿主传话?”

    “我再说一次,让他出来见我!”晓光重复而道。

    紫云香不卑不亢:“我也再说一次,银羽殿主不在府中,你若不愿我代为通传,那就耐心在外等候吧。”

    晓光眉毛一拧:“让我等候?凭他一个黄毛小儿也配?”

    “我要见他,他就算在天涯海角,也要给我滚出来!何况,他和你们历练,你们都回来,他却在外?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让他滚出来,见我!”

    紫云香微微摇头,对这种无理取闹之辈,无法理会。

    “关门!”转身回到府中,紫云香淡然道。

    遭遇紫云香无视,晓光先是错愕,显然不曾料到,苏羽府中一个女子,竟有如此泼天大胆,敢当众给他难堪!

    紧接着,其眉宇间一层煞气闪烁,怒意稍显:“小小一个婢女,也敢在本座面前猖狂!你眼中,可还有尊卑之分?”

    眯着眼,晓光环视银羽府,眸中冷芒闪烁:“我看这银羽府,从府主到仆人,都欠缺管教!”

    “我倒想看看,你银羽何来的底气,敢对我拒而不见!”

    哐当

    晓光抬脚踢在银羽府大门上,甚至,羽化三重大成的他,区区一扇门,形如纸糊。

    巨门被踢飞百丈之远,砸落府中。

    “紫小姐小心!”一行侍卫脸色骤变,慌忙将紫云香拉开。

    但,有几个侍卫,同样被笼罩在巨门之下,来不及逃走。

    啊

    惨叫此起彼伏响起,哀嚎不断。

    定眸望去,巨门之下,三个化龙侍卫被压在下方。

    中间一个被压成肉泥,惨死当场。

    左右两个均被压碎半边身子,正痛苦惨叫。

    血腥残忍一幕,令府中女婢惊叫连连,惊恐逃散。

    一群侍卫则敢怒不敢言,远远避开晓光。

    晓光目视前方,根本不曾将注意力落在他们三人身上半分。

    “一群没用的东西!什么样的主人,才有什么样的仆人!”晓光不屑冷道,大步踏进府中。

    “且慢!”紫云香惊心甫定,胸脯起伏,不知是怒,还是受惊:“晓光殿主!请你自重!强闯银羽府,杀上无辜,银羽殿主,不会高兴!”

    何止是不高兴,不出意外,苏羽会彻底动怒!

    “笑话?我晓光行事,用得着看他心情?”晓光殿主踏入府中,冷眸环视,抬手一抓,五道灵气轰飞四方。

    轰嘭

    哐当

    顿时,尘埃激天,房屋轰踏。

    银羽府一半屋舍,被他一击化为废墟!

    剩下一半,乃是下人所在。

    “真不在?”晓光殿主眉头一掀。

    紫云香眼望夷为废墟的银羽府,怒不可遏:“晓光殿主,你故意的!”

    “银羽殿主与你无冤无仇,你平白欺人,是何道理?”

    晓光殿主回过头,铜铃虎眼狠狠一瞪:“我行事,用得着贱婢质问?”

    “既然他不在,他回来后,你们立刻通知他,三日之内来见我,否则后果自负!”晓光甩袖迈步,转身离去。

    在经过紫云香时,随手抓在紫云香脖子上:“至于你,先跟我回晓光域,在银羽领你之前,先调教调教你!”

    他,竟是拿紫云香当作人质!

    如此嚣张,如此狂妄,寻常侍卫,却不敢反抗。

    “晓光殿主,如此作为,是否不合身份?”这时,一道苍老声音响起,赫然是泛海生,不卑不亢抱拳。

    晓光殿主目光径直转过他,如同看一团空气,随手一挥,一股疯狂顿时将泛海生掀飞百米之远,撞碎一堵墙。

    一缕鲜血,自泛海生嘴角流下,躺在废墟中,一动不能动。

    “泛老!”紫云香疾呼,俏眸密布恨意:“你这个畜生!!”

    晓光殿主鼻孔重重冷哼:“不识抬举,迟早会死,不如死在我手里,以免浪费皇朝粮食!”

    “走!”晓光殿主跨步离开银羽府。

    但,就在这时,自天边,一道宛若天威的滚滚洪音,磅礴压来。

    “呵呵,晓光殿主,杀我之人,毁我府邸,挟持我人质,你,是在求我杀了你吗?”

    数十里外,苏羽运转水晶双瞳,将一切看在眼中。

    那双深邃双瞳,闪动着杀意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