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547章 迁怒他人

    白衣剑说话的之时,将身后立着的两人也推了过来,正是其子白哲和盛雪莲。

    盛雪莲此女,竟也成功度过了石像林?这倒是在意料之外。

    印象中,此女只有一颗真晶的修为,比之此前勉强撑过来的郑智敬都有所不如,她能渡过,当真是意外。

    白起和周瑾同样注意到了盛雪莲的存在,微微皱眉,他们也在意外盛雪莲居然也安然渡过。

    “你们二人也准备吧,谁能在万象老怪留下的神意中抗住越久,就越有可能先一步抵达阵法的中央,获得的机缘大小你们心知肚明,好了,在下就不多说了,出发吧。”白衣剑挥一挥衣袖,身后的白哲就率先闯入版若因河阵。

    与周瑾不同的是,同为半仙强者,白哲进入银河阵法之中境况十分不同。

    白哲身体在神意的影响下也缓慢了许多,不同的是,当第一颗陨石从轨道之上撞来,白哲竟然能轻松避开!!

    这一点,是周瑾无论如何做不到的。

    看得此幕,周瑾暗暗握拳,顿觉颜面无光。

    同样的事,别人做得到,他却做不到、

    紧接着,第二道轨道之上的星辰撞来,白哲双眼微闭,没有刻意去抗衡星辰之力,而是闭上眼徐徐释放出一股玄妙的韵律来。

    对旁人而言或许陌生,但对苏羽和夏静雨却异常熟悉。

    “神意!还是神品级别。”苏羽微微讶然,没想到除了他和夏静雨之外,还另外有人修炼神意到如此程度。

    按照云崖子所说,绝大多数人都不明白神意对未来的作用,那是决定一个人能否走向更高层次的关键所在。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白衣剑身为天机子弟子的后裔,说不定也明白神意的意义所在呢?

    阵法之中,白哲连续闯过两处星辰的轨迹,令白衣剑欣慰点头:“不错。”

    上官晴儿好整以暇靠在石壁之上,不以为然道:“你们守护者一脉,为了进入星河之中,采取你们需要的材料,全族上下参悟那位万象老怪遗留下来的神意,我想就是猪也应该有所成就闯过两道轨迹算什么,等他闯过第五道星辰轨迹再说不迟!”

    白衣剑没有说话,望向白哲的眼中充斥无奈,也充斥一丝期待。

    在阵法之中的白哲,怎会没听到上官晴儿不咸不淡的口吻,心中不由暗怒,含着一口气将神意全数施展开。

    此时,他进入第三道星辰轨迹之中,相较于前两次,他明显有些吃力起来,面庞被谨慎和凝重取代。

    其周身释放出的玄妙神意越来越强烈,可其身影远没有刚才那般看起来自然,游刃有余。

    轰

    一颗星辰几乎是擦着他的大腿过去!

    这一击算是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不等白哲松口气,第四道轨迹的星辰撞来,白哲面色一变,慌忙以自身神意,抗衡此地神意的降临,令自己身形稍微加快了几分。

    砰

    这一次,他虽竭力避免,可仍旧是被星辰给撞到了小腿之上。

    其身影顿时变得凌乱起来,难以控制身形。

    就在这时,第五道轨迹之上的星辰,十分自然的撞了上来。白哲毫无怨念被撞得倒退,而这时,第一道、第二道、第三道轨迹之上的星辰,也悉数自然而然的撞过来。

    连续五次撞击,将白哲生生给撞回来。

    般若银河阵虽厉害,但布置的初衷是防范人入内,并非伤人,因此看似连番撞击,却都是将进入之人给撞回来,并无多少伤害。

    可对自尊心极强者而言,光是如此狼狈就令他们难言忍受了。

    白哲面色阴郁,十分恼火的样子,悻悻从银河阵中爬起来,灰头土脸上岸

    苏羽和回首冲夏静雨道:“我们也去试试吧。”

    夏静雨跃跃欲试,美眸中则有几分不小的忌惮,显然也曾在这个阵法之中吃过一些亏。

    他们下去的时候,刚好是白哲狼狈爬起来之时。

    白哲只觉得在场之人都在看他笑话,隐约探查到一双双暗暗幸灾乐祸的声音。

    尤其是上官晴儿,根本就不掩饰自己的眼神。

    这令本就羞恼的白哲,更觉得颜面尽失。

    此刻,与苏羽和夏静雨擦肩而过,他也十分敏感的觉得,苏羽似乎朝他揶揄笑了一下。

    这令白哲不由动怒,如果是上官晴儿,他敢怒不敢言,但苏羽一个小小的人王也敢对他冷嘲热讽,当真是不知死活!

    “站住!”白哲面孔顿时寒冷下来,冷冷一呵,将他们两人的路给挡住。

    苏羽一愣,微微蹙眉:“怎么?有指教?”

    “哼!你也配笑话我?”白哲脸色微寒:“我平生最瞧不起的就是你这种自己不如人,拿别人幸灾乐祸的弱者!”

    “你修为弱还可以补救,白某不会看不起你,但你从心里就是弱者,白某还真瞧不起你这种人!”

    苏羽和夏静雨怔住了,他们哪里有半点笑话白哲的样子?

    甚至,同为神意修炼者,他们对白哲的神意,反而生出过赞许来。

    怔了下,苏羽很快回过味来。

    哪里是他在嘲笑,而是白哲自己丢了面子,正想通过训斥苏羽,挽回几分颜面呢!

    论不屑的目光,上官晴儿那可是赤。裸。裸。的揶揄,他不敢找上官晴儿,也只敢找苏羽这样好欺负的家伙了。

    毕竟苏羽只有人王级别,还是很容易应付的。

    如果是寻常的时候,这种人苏羽懒得理会和计较,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即将进入银河阵中探寻最后的传承之地,他若是留下容易欺辱的印象,待会进入之后,免不了一阵麻烦。

    说不得,只能给白哲一点难忘的教训了!

    “你很强么?有多强,比飞仙还强?”苏羽反问一声:“从小生长在天机神阁这种得天独厚地方都没有突破飞仙,你不觉得自己很废物么?”

    论天地之中的灵气,天机神阁是外界不知多扫倍。

    九州不知道,但是真龙大陆空气中稀薄的灵气,不足此地五分之一!

    如果是苏羽从小生长在这种环境,也许早已突破飞仙也不一定。

    “哼,你懂什么?我们守护者一脉突破比你们常人困难得多!”白哲冷哼一声,十分不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