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647章 血恶圣主(三更)

    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四面八方包抄,将分殿一举破灭。

    他们,已经陷入包围中了。

    他们得到的凤鸣阁灭亡情报,早已是过时情报!

    咻

    大片的人影,宛如潮水般,往中心城池狂涌,那是侥幸从屠杀中幸存的十域之人,如同被追赶的羔羊一般,纷纷往中部逃亡。

    “是华芷兰副殿主!”门口守卫立刻认出一袭逃难的倩影,身为北大陆分殿一枝花的华芷兰,容貌美丽,让人想忘记都难。

    只不过,与昔日的高贵美丽相比,现在的华芷兰花容失色,身上多处受伤,长发散乱,很是狼狈。

    她则率领着芷兰域的核心成员,一路狂奔。

    在他们身后,隐约可见一群杀气腾腾的铠甲人,狞笑中一路追杀,但凡被他们追上者,均是血光一闪,便尸首分离,在空中扬起腥风血雨。

    而不绝于耳的惨叫,此起彼伏,从四面八方传来。

    以中心城池为中心,四周下起了血雨,和着断肢,纷纷飘落。

    天空,此刻也被渲染为血色,宛如末日一般的血色。

    “怎么会如此快?”白云提督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心情,哪怕是毫无阻拦的赶路,也需要几日时间,怎么会区区半盏茶就杀到!

    眼看敌军杀来,白云提督苍老面容变换再三,脚尖一点腾空而起,袖袍抖动间,脚下浮现两团狂风,将其托着急速逃向远方!

    临走前,回头喝令:“南光殿主听令,尔等务必死守到底,不许临阵脱逃!”

    南光殿主,此刻已经无心讽刺正在临阵脱逃的白云提督,望着满天血雨,花容上满是惨笑。

    啊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声杀猪般,极为嘹亮的惨叫。

    循声望去,分明逃到了天边的白云提督,被一支从天而降的血色长矛贯穿了胸膛,倒飞回来。

    “快闪开!”察觉到血色长矛中的可怕声势,南光殿主脸色一变,急喝一声。

    周围之人哪里还敢停留?纷纷四散躲开。

    砰

    轰隆巨响中,大地狠狠一颤,城主府坍塌大半!

    废墟中,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白云提督被钉在坑中,口中吐血,喉咙中发出咕噜噜的痛哼声,面上则因痛苦扭曲,显得十分凄惨。

    “血云矛,这是,是血恶圣主的法宝”南光殿主盯着血色长矛,长长的睫毛打着颤,嘴唇更是不断哆嗦。

    闻言,府中之人,也是脸色煞白如纸。

    血恶的名字,在他们心中,等同于恶魔。

    这是一个嗜杀成性,极度凶残的圣主!

    其余圣主率领的异界之人,在大陆多少有所克制,并未大肆屠戮,只是将占领之地的人困住。

    唯有血恶圣主是一个另类!

    他率领的大军,所过之处,鸡犬不留,伏尸百万。

    因为,他需要大量的鲜血,炼制他的法宝臭名昭著的血云矛!

    此矛中蕴含一只嗜血的上古凶灵,极度嗜血,唯有吞噬大量精血,才能发挥灵性,助长血云矛的威力。

    有凶灵相助,血恶圣主的战力,能接近四品飞仙,达到中期飞仙的程度。

    这等邪法,在九州大陆乃是禁术,唯有邪修方才敢偷偷摸摸动用。

    但是,这里是真龙大陆,不受九州监管,他便肆无忌惮,杀人夺血!

    死在他手中的真龙大陆生灵,比另外四个圣主加起来还要多!

    此人的恶名,在真龙大陆,是令人心神恐惧之辈,甚至能吓唬小孩,小儿止哭的效果。

    但,传闻此人不是在西大陆肆掠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北大陆?

    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想不了那么多!

    “全部聚拢过来!”南光殿主娇叱一声,蕴含真气的声音,传达整座城池。

    被吓坏的他们,纷纷往城中央聚集。

    四方都有敌军,他们已经无处可逃。

    南光殿主苦涩一笑,如今不战,也要一站到底。

    咻咻

    人群迅速围拢,数万人,以殿主府为中心,围城巨大的弧形人墙,

    而四方的追杀,也渐渐停止。

    定睛看去,令人绝望的一幕出现,天空飘零两百人影,十分稀疏。

    他们人数,相对而言极其稀少。

    但每一人,都是半仙实力!

    七成以上都是一晶半仙,两成二晶半仙,还有剩下一成,全是三晶半仙!

    如此庞大的阵容,足以横扫大陆任何势力。

    反观南光殿主他们,除了她一年前借天地元气剧变的福,侥幸突破一晶半仙,在场没有任何半仙强者。

    三万众人,多半是城中的寻常居民,修为可以忽略不计,侥幸从其余城池逃过来的,也多是败兵残将。

    他们两百人,屠杀他们三万人,绰绰有余。

    如此绝望的局面,如何令人反抗?

    咻

    深坑中的血云矛,忽然一个晃动,从白死不活的白云提督体内抽出,自行冲入九霄云端。

    自朦胧云雾中,伸出一只血红色的手掌,一把将血云矛抓住。

    “区区二晶半仙,没意思。”血云矛的主人,从云层中跨出,乃是一个血色铠甲的青年。

    眉心有一条宛如活物的飞龙,闪耀异样光芒。

    圣主,飞龙圣主。

    “真是血恶”南光殿主等人呢喃失声,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破灭。

    青年容貌丑陋,常年与凶灵为伍的缘故,面容溃烂,布满疙瘩,内蕴紫色的毒汁,因此整张面孔,呈现酱紫色,似是一只癞蛤蟆。

    一双略微昏黄的眼睛,则散发着凶兽一般的气息,那是非人的气息,极近凶残。

    他伸出舌头,在血云矛上****一口,微微摇头:“人老体衰,血液精气不足,此行当真白来,连一个像样的二晶半仙都没有。”

    说着,血恶俯视一番,宛如饿狼俯视着一群羔羊,肆无忌惮的挑选下一个食物。

    蓦然,他目光落在南光殿主身上,咧嘴一笑:“嘿,一晶半仙的女人,女人的血,可比糟老头的血,好喝得多!给我上来!”

    这是何等猖狂?命令南光殿主主动上前给他吸取鲜血!

    但,他就是有这等威慑之力。

    他一人,便可盖压三万众人。

    南光殿主心中只有颤动,耳听那命令声,心头悲凉。

    她沦落到了被人当做食物的下场吗?

    她,不仅仅是战死那么容易,还要沦为兵器的养料。

    悲凉之余,心头怒意暗生。

    “战是死,不战也是死,你们还有选择吗?”南光殿主悲怆一声娇叱。

    血恶的恶名,谁人不知?手下从不放生!

    他们没有选择,只有死!

    “战吧,死或许是更好的结局。”华芷兰惨笑,若非她逃得快,现在已经被一群饥饿如狼的异界人**杀,下场比死还凄凉。

    一声激起千层浪,纵然心中有所侥幸,可他们也唯有备战。

    南光殿主说动众人,欣慰一笑:“好,我们死战到底!三绝阵,开!”

    咻的一声,南光殿主从怀中取出一个蓝色的圆球。

    将其往空中一抛,蓝色圆球便悬浮在殿主府上空,从圆球中散发出柔和的蓝色光芒,如同水波一般,徐徐将殿主府笼罩。

    水波总计三层,越往内,越加深厚。

    “灌输你们的力量,不论是真气还是灵气,全部灌输光幕中,能撑多久,全看天意!”南光殿主声音传遍全场。

    三绝阵,四大分殿都拥有的阵法,与异界的合击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合击的威力,远远不如,其中有大部分能量,会互相消耗掉。

    三万人的力量融合,仅能发挥出不足一成的威力。

    闻言,三万人按照南光殿主的模样,将灵气或者真气,全部灌输进去。

    最外层的蓝色水波,顿时璀璨起来。

    水波**,出现一片片雨点滴落的涟漪,而从涟漪中,一支支锋芒毕露的能量幻化箭矢,足有上万之多,密密麻麻从水波中射出。

    咻咻咻

    刹那间,漫天都是蓝色的箭矢,气势恢宏,将四面八方覆盖。

    啊

    一声惨叫,立即有敌人的半仙被击中,从空坠落。

    但绝大部分都提前防备,蓝色箭矢射在他们真气防护之上,只若雨点,并无太大威胁。

    当箭矢稀疏,两百余人,仅有两三人意外伤亡。

    南光殿主心头一沉,集合众人之力,也只能造成两三百人的伤亡吗?

    “继续,不要停!”南光殿主沉喝一声。

    生死关头,无人懈怠。

    嗡嗡

    一声轻颤,第二道水波也发生反应,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一支十丈长箭散发惊人的灵压。

    围困的敌军脸色微变,纷纷后退,拉开距离。

    咻

    蓝色巨箭嗖的一声飞出,划破天空,射中东方。

    噗嗤

    连续数声爆鸣声,有足足六个二晶半仙在惨叫中化作血雨。

    众人精神振奋,三绝阵第二绝就如此强悍!

    那么,最后一绝呢?

    “大家不要再有所保留,全力发动阵法!”南光殿主心中也重新燃起一线希望。

    众人空前齐心,合力之下,第三层水波,也开始颤动起来。

    不同的是,第三层水波剧烈颤动,并无任何能量幻化之物出现,但是凭直觉,有一根透明的可怕箭矢,正从第三层水波中射出,

    咻

    急剧的破空声响彻,将空气摩擦出一条长长的火舌。

    相隔数里,围困的诸多二晶半仙面色微变,他们竟有种即将灰飞烟灭的错觉。

    “快退!”二晶半仙们脸色十分凝重,再无此前的轻松。

    望着那袭来的火舌,他们终于怕了!

    啪

    但,就在这时,一道血光划破天穹,火舌化为了飞灰。

    可怖的威压,登时消散掉。

    血光显露出真身,赫然是血云矛!

    “呵呵,已经杀够了,轮到本圣主了。”一声冷酷得令人牙齿发寒的声音,徐徐传来。

    血恶擒着几近残酷的冷笑,眼中则满是戏虐之色,手掌一挥,血云矛化作残影。

    几乎瞬间,三绝阵第一层水波啪的一声破碎。

    “一息,破一层,猜猜第二层要多久?”血恶仿佛捉弄老鼠的猫,在饱食之前,尽情玩弄。

    啪

    打了一个响脆的响指,血云矛再次化作残影。

    啵

    第二层水波表面浮现一层涟漪,片刻后,骤然破裂!

    “两息,破第二层,再来猜猜第三层要多久?”

    南光殿主满心悲凉,差距太大了,几何三万人的力量,也不是血恶一人之敌!

    望着对方戏虐表情,所有人都绝望了,不约而同放弃了灌输能量,悲愤中等待阵法的破开,等待他们的死亡。

    狞笑一下,血恶手指再度一撮,打出一个响指。

    但,就在此时,一道天边而来的滚滚洪音,震撼着空间,以席卷之势压来。

    “不妨你也猜猜,这一击,你们还能剩下几个人。”

    侧眸望去,天边乌云密布,一道百丈之大的圆环,矗立在他们身前。

    圆环中,一道无匹强横的百丈光柱,正急速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