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831章 绝对碾压

    二人对视,周遭自然而然让开一段区域,给他们的比斗留下足够空间。

    挑战在即,众人心思不一。

    观众席上,笑意青年与何师妹凝眸注视,苏羽真实本领能有多强,是评判苏羽是否真的战平剑无生标准。

    “陆师兄,不妨再猜猜,苏雨仙能在邵清风手下撑住几招?”何师妹盯视着苏羽,若有所思道。

    陆师兄注视着苏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思索。

    眼见陆师兄沉默起来,何师妹诧异道:“怎么,难不成陆师兄觉得,此人还能有胜算不成?”

    对此,陆师兄缄默许久,望了望外门大宫主,徐徐摇头:“胜算,恐怕不可能二者真气和肉身检验结果相差太大,几乎没有胜算的可能,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大宫主要安排二人交手呢?他们之间的战斗,毫无悬念,不出十招,苏羽必败。”

    何师妹若有深意道:“应该是大宫主有心放邵清风一条生路吧,毕竟是外门排名第十的人才,如此杀了未免可惜,将其驱逐出宗门,也算手下留情,所以才故意安排了苏羽这样弱的对手。”

    陆师兄点点头:“唯有这个说法能解释得通。”

    醪蔼和魏征,对此战十分关注。

    尤其是醪蔼,苏羽若表现出经验绝艳的战力,必定能坐实战平剑无生的传闻,此消息也会传入右宫主耳中。

    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若被右宫主知道,他连番得罪这样的人才,而导致对方加入了左宫主阵营,惩罚在所难免。

    而魏征,则是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直至现在,他也不认为苏羽有战平同时期剑无生的可能。

    剑无生在赤血宫,是无数人追逐的传说,无人超越,哪怕赤血宫历代宫主也无法与剑无生相提并论。

    即便是三品飞仙的剑无生,也足够令九品飞仙忌惮。

    除非苏羽有超越九品飞仙的战力,否则很难相信,他能战平剑无生。

    从两相考核测试来看,五品飞仙的真气,六品飞仙的肉身,远远达不到条件。

    “罢了,不管他是否真的战平剑无生,再给他一个机会好了,这种水平,也算有资格进入左宫主门下。”魏征如此想道。

    左右宫主望着即将开展的一战,也是若有深意望了望大宫主。

    到头来,大宫主还是有一念之仁,故意给邵清风一条生路。

    只要邵清风能战胜苏羽,就能活着离开赤血宫了。

    他终究是一个惜才的人。

    妖娆阁主也微微望了眼大宫主,对其用意十分明了,她也不看好苏羽这一战,双方差距太悬殊,毫无悬念可言。

    不过即便苏羽落败,她仍旧对苏羽未来充满期待。

    两相检测考核,足以说明苏羽拥有莫大潜力,还隐藏着不小修炼的秘密,加以培养,日后必然是外门的一大强者。

    收敛心神,妖娆阁主肃然宣布:“比试现在正式开始,各自挑战选取的对手”

    顿时,人群纷纷选择一处空缺,准备开始比斗。

    苏羽和邵清风隔空对望,彼此气势不断外网。

    邵清风一脸憎恨:“我大好前程全坏在你手上,你可知,我对你有多恨?”

    身为外门第十强者,他日成为神主大能,进入内门继续深造,几乎是铁板钉钉,可被苏羽反算计一次,令他失去一切。

    离开宗门,哪里再能找到赤血宫这样的庞大势力,容许他继续修炼?

    可以说,苏羽将其前程断绝

    此恨,何等之深?

    “呵呵,利用邵莉,妄图将我炸死的是谁?让两个内门弟子,准备在郁灵山将我杀死的是谁?利用上官云雀,准备联合醪蔼,将我趁乱杀死的是谁?似乎都是你,邵大天才吧?”

    “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反算计你一次,这就恨得跳脚了?那你连续算计我三次,岂不是我要将你恨上九重天?”苏羽讥讽道。

    邵清风沦落到今日,全是咎由自取

    他虽与邵家主有过节,却也没有狭隘到对付外门中的所有邵家弟子。

    可邵清风却连续算计,不依不饶,实在怪不得苏羽半分。

    “哼,我可曾伤害到你半分?你对我又造成这样伤害?”邵清风喝道。

    苏羽嗤之以鼻:“笑话如果被你得逞,现在我还有命活在这里跟你说话?简直不知所谓”

    邵清风无言以对,脸色一寒:“哼,少罗嗦,一拳败你,如此也不辜负大宫主对我的格外开恩。”

    外人尚且能看明白,大宫主对邵清风的开恩,他自己自然能看得更明白。

    “开恩?呵呵,你倒是想,但还没问过我呢。”苏羽怎会让他活命?所有的帐,一笔算清。

    邵清风再无二话,轻哼一声,脚下疾驰,右拳收缩,在距离苏羽三尺时,骤然轰出。

    这一拳,蕴含他全身八成力量,足足有七象之力。

    肉身只有六象半的苏羽,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但苏羽却镇定非常,在众人诧异中,不仅没有后退,反而前进一步,提起右拳,与邵清风的**硬悍。

    “他找死吗?就算动用全身力量,也不可能是邵清风敌手,很可能会被轰碎手臂。”众人惊诧苏羽的诡异反应。

    六象半的肉身,面对七象的力量,下场十分凄惨,很可能直接被轰碎手臂

    “这个蠢货,就算想早点输掉比赛,也不用这么极端吧?真以为邵清风忌惮大宫主,不敢将其重伤?”魏征眉毛一掀,不由得重新考虑,是否该给苏羽一个进入左宫主阵营的机会。

    这种毫无实战经验的人,没有资格进入左宫主阵营。

    人群惊讶莫名。

    即便邵清风也有刹那错愕,旋即明白苏羽心中所想,狞笑一声:“我的确不敢故意将你重伤,但自己送上门找死,你重伤了,大宫主可怨不到我头上”

    说着,拳势不减,狠狠轰击在苏羽的右拳。

    在预料中,苏羽的右拳会因为碾压性的力量,将他的手臂粉碎,落下一个不轻不重的伤势。

    如此,也算是在离开宗门之前,报一个不大不小的仇。

    但是,当两拳触碰刹那,邵清风脸色急变。

    想象中对方轻而易举被击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对方拳头中,滚动一股七象半的庞大**力量。

    那力量浩瀚,喷涌而出,如洪荒巨流般冲入邵清风的右拳。

    刹那间,邵清风恍然大悟,怒吼道:“你隐藏了**实力”

    定睛望去,苏羽隐隐露出的手腕,闪过一丝金黄色的经脉。

    初龙之体,就是他的隐藏。

    对方骤然爆发的力量,令邵清风猝不及防,虽及时凝聚全身力量,但仍旧将其击退,连续倒飞了数丈之远。

    骨骼内部,一阵阵钻心刺痛。

    若非他骨骼坚硬,恐怕刚才那一下,已经将其手臂骨骼轰碎。

    饶是如此,也令他手臂轻颤,吃了一个大亏。

    全场哗然

    “不可能吧,他还隐藏了**力量?这么说,岂非达到了七象半的力量?”人群发出阵阵惊叹,如此强悍的肉身,苏羽到底怎么练就出来的吧?

    魏征张了张嘴,他本以为苏羽愚蠢,原来是暗藏实力。

    此幕,出乎所有人预料,哪怕三位宫主。

    “能提升一象之力的炼体术么?看来最少是下品神话功法级别。”大宫主喃喃沉思。

    两位小宫主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均感到几丝惊讶。

    苏羽的表现实在太耀眼,远超当日在考核中的表现。

    场上。

    苏羽放下右手道:“这就是你说的一招败我么?”

    邵清风气怒,本以为八成力量便可稳胜苏羽,岂料对方竟能躲过检测,隐藏一部分**力量,适才吃了闷亏。

    “得意什么?接下来才是真正比试。”邵清风暗暗甩了甩手掌,刚才那一下,令他手臂受伤,无法发挥全身的肉身力量,唯有从别的方面碾压苏羽。

    铿

    一声荡气回肠的轻吟,一柄通体黝黑的黑色长剑,握在邵清风掌中。

    黑色长剑散发阵阵鬼气,隐约给人几分不寒而栗的感觉。

    同时,剑体微微蠕动,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活物。

    “此剑名为鬼戊,出剑必见血,识相的话立刻认输,否则真正交战起来,我也未必能控制此剑。”邵清风道。

    苏羽扫去,此剑灵压惊人,是一柄下品灵器,但却是一件十分上乘的下品灵器。

    论威能,不输于一般中品灵器。

    “邵清风要拼命了,鬼戊都取出来,手握此剑,一些刚新晋的九品飞仙都未必是敌手,此剑十分邪异啊”

    “我也听说过,据说曾经是鬼族的武器,用一种神主级别的妖兽骨骼炼制而成,邪性极强,一旦出鞘,即便是主人也未必能完全控制。”

    陆师兄和何师妹看到这里,不约而同露出期待:“苏羽是否能战平剑无生,就看这一剑能否接住了。”

    不少人暗暗提起嗓子眼,静静关注这一剑。

    同擂台的诸多考核者们,也不约而同停下来观战。

    邵清风是生还是死,就看这一剑。

    苏羽平静道:“尽全力出手吧,可以让你死得瞑目些。”

    邵清风微微摇头,有些怜悯道:“无知真可怕既然如此,准备好付出血的代价吧”

    嗤啦

    邵清风一剑斩过来,长达十丈的黑色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小半个擂台。

    锋利无比,切割得空气轻微浮动。

    苏羽岿然不动,当剑气扫来时,通体黝黑光芒一闪,一副狰狞的漆黑铠甲覆盖在身上。

    同时,在苏羽强大真气灌输下,铠甲表面浮现一层黑色光罩。

    强横的剑气斩在光罩上,将光罩压得凹陷,却无法将其斩碎。

    僵持片刻,剑气消弱,被光罩直接反弹掉。

    轻易化解这一剑,苏羽甚至都没有还手。

    庚石铠甲,曾经的上品灵器,如今残破,只剩下半成品级别。

    曾经需要晶石中的真气,才能开启光罩,如今苏羽真气庞大,远超晶石提供,防御力自然提升一大截。

    “这是鬼族的防御法宝?”三位宫主脸色微微变化。

    两位小宫主有些惊疑,大宫主也倍感意外。

    没想到,苏羽还有这样强大的防御法宝,并且品级似乎非常高。

    “嘶,这一剑挡住了”人群中爆发出吃惊。

    邵清风分明没有再保留,可仍旧奈何不得苏羽

    醪蔼握紧了双拳,心中杀意翻滚,绝不能让右宫主知道此人的存在。

    何师妹怔了怔:“好惊人的防御法宝此子还隐藏着这种法宝现在,我有些开始相信,他真能战平剑无生了,有这种级别的防御,剑无生想破开也有一定困难吧。”

    陆师兄则微微松口气:“这么说,我们可以回去复命了,此子的确能战平同修为的剑无生。”

    岂料,何师妹眸中却散发一缕异彩:“那么着急干什么?我们不妨再看看最后结局。”

    她最初可是十分不屑苏羽的,如今却期待着结局。

    陆师兄诧异道:“难道何师妹觉得他能胜出?”

    何师妹盯视着苏羽,缄默不语。

    场上。

    “不好意思,宝物不止你一个人有。”苏羽似笑非笑说道。

    邵清风眼眸睁圆,眼瞳缩了缩:“这是……残破的上品灵器?你是怎么得到的?”

    他无法理解一个三品飞仙,为何会拥有这等惊人的宝物。

    “你觉得我会答?”苏羽反问。

    邵清风面色沉着了许些,苏羽竟拥有这种强力法宝,令他大出预料,不过,一切还没完。

    “再来”邵清风终于认真起来,仔细观察,发现苏羽的庚石铠甲腹部,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缺口,正是防御的薄弱处

    眼前一亮,邵清风手握长剑欺身而近,黑色长剑直刺庚石铠甲腹部的缺口。

    苏羽心中微微一叹,庚石铠甲的弱点对飞仙而言太明显,对神主来说,更是致命弱点,需要尽快将其修补。

    心念一动,苏羽袖中飞出一柄金色小剑,剑体一横,挡在黑色剑尖前。

    坑

    一声激越的金属交击声,震动着耳膜传递四方。

    天竺银竹剑,作为半成品灵器,苏羽许久未曾动用。

    “好坚硬的小剑,一丝瑕疵都没留下?”邵清风微微惊讶,作为下品灵器中的顶级存在,鬼戊很少有破坏不了的半成品灵器。

    苏羽手掌微微酥麻,虽挡住这一剑,对方的力量却伤害到了手掌。

    “哼,宝贝倒是多,不过你如果觉得我的鬼戊只有这种程度的话,未免小看我了”邵清风惊色收敛,露出一缕奸计得逞的冷笑。

    看到此幕,不少知情者微微一叹:“看来苏雨仙也上当了,这一战已经结束了。”

    魏征望着此幕,不知为何,心中反而舒坦了几分,淡淡道:“结束了。”

    两位小宫主轻轻颔首:“也是时候结束了,苏羽能战斗到现在,实在不易。”

    苏羽微微一愣,蓦然间心中警兆大生。

    嗤

    一声刺破空气的尖锐声响,邵清风手中的黑色剑体,居然解体了

    是的,从一柄剑,解体为一根根的尖锐倒刺,连接成一根荆棘状的独特武器,有些类似鞭子,却无鞭子那么长。

    并且,荆棘赫然是活物

    被天竺银竹剑挡住之后,荆棘竟绕过小剑,从下方猛然刺进庚石铠甲的缺口内

    一切发生在电石火花,令人猝不及防。

    “看来,还是我赢了。”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