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093章 天外来客

    琳琅尘仙眸光一凌,焉能容许他逃走?冷笑一声,神邸法相千丈之去骤然扑倒,刹那间,神威盖天,仿佛一面天轰踏一般,欲将枯骨魔神给碾压至死。

    同时,神级传送阵也在碾压范围中。

    云崖子神色一肃,右袍猛然一挥,卷动一股神秘的力量,竟将传送阵附近包包裹住。

    当神邸法相压下来时,只听传送阵附近咔擦不断,一道道透明的裂痕不断密布。

    不知云崖子施展的是什么手段,分明是站在阵法中施展神通,却丝毫未曾干扰阵法运转。

    终于,传送阵成功开启,一道光芒闪过,成功将苏羽传送离开。

    传送离开之际,苏羽精光一闪,隔空将那残留在地的三滴神血给卷走。

    而神邸法相骤然压下,枯骨魔神厉吼一声,从体内不断溢出金黄色的液体覆盖体表,眨眼间成为一尊金色的小人,苦苦支撑神邸法相。

    但,其体表的神血不断蒸发,体内的金色神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看样子无法支撑太久。

    琳琅尘仙抑制不住的大笑:“哈哈哈,枯骨,今日取你神源,解我之恨!”

    说着,便要发动神邸法相,彻底将其碾灭。

    可就在此刻,一道惊天神力从天而降,凝聚成万丈神剑,从天外而来,笔直斩向两具正在交战的魔神。

    枯骨骇然色变:“是,是他们来了!”

    琳琅尘仙笑容凝固在面孔,亦是惊色不断:“他,他们真来了!”

    眼看神剑斩灭了大半个中州城的虚空,巨大的震动令得整个九州的空间破碎,似是要在这一剑之下四分五裂。

    银牙一咬,琳琅尘仙放弃诛杀枯骨,强压心头惧意,操控神邸法相拍向这惊天神剑。

    神邸法相怒吼,双手宛如擎天,狠狠拍去。

    然而,神剑之威,浩荡无匹,强如神邸法相,竟被一剑破灭,从头到脚分为两半。

    神邸法相破灭,琳琅尘仙面色一白,张嘴喷出一大口金色血液,身体更是轰然炸碎,四分五裂。

    只剩一团缩小版的魔神,仅有苏羽一半之高,抱着坛子大小的金色血液,面露惊恐的撕破虚空瞬移逃走。

    枯骨魔神也借着神邸法相抗衡的刹那,逃之夭夭。

    唰

    不久之后,两道神光从天而将,露出两尊灵魂体来,均是异常年轻的容貌。

    如此凝实的灵魂体,最少是尘仙级别。

    “可惜,红尘剑神一剑,未能诛灭枯骨,让他逃了。”左侧的青年皮肤呈小麦色,双眼桀骜,有几分高傲神色。

    右侧的青年则是一位风神玉秀,手握小金扇,风流倜傥的白面青年,温声微笑:“若是红尘剑神亲自出手,枯骨本尊也难逃一死,可惜他无法亲至,只是分身出手而已,何况此地还隐藏了一只魔神,若非她果断牺牲了神邸法相,只怕两只魔神都难逃一死。”

    “恩,那女魔神也被重伤,两人均逃走,我们分头追!”桀骜的青年道。

    温和青年并无不可:“好,我继续追枯骨,那个女魔神就交给你了。”

    二人并未立刻追逐,而是各自扫视一周。

    “先找一个肉身寄托灵魂再说,哎,穿越世界洞府执法,无法肉身降临,每次都要夺舍。”温和青年无奈一叹,扫视整个中州城。

    方才一击,将繁华的中州城毁灭成废墟,好在之前的大战将中州人惊吓而走,并无太大伤亡。

    “没人么?”温和青年微微蹙眉,忽然眼前一亮,目光穿越百万里,发现了一个惊恐逃窜的身影,微微一笑:“暂时借你肉身一用。”

    也不见他如何行动,掌中小金扇展开一扫,百万里之外,正惊疑不定望过来的天刀域主忽然被一股空间之力吞噬,紧接着,温和青年面前虚空一现,他从裂缝中跌了出来。

    轻描淡写将堂堂巅峰万象瞬移至面前,这等惊世骇俗的手段吓了天刀域主一跳,骇然道:“你是什么人?”

    温和青年笑而不语,身影如光闪射至天刀域主身体中。

    紧接着,一具惊怒交加的灵魂体,从天刀域主的体内被强行挤出。

    肉体被夺舍!还是强行夺舍!

    天刀域主惊骇不已,连讨要的心思都无,转身就逃!

    同时,桀骜青年也抓来一个人,赫然是未曾来得及逃走的老域主,依同样的方法占据了其肉身。

    老域主的灵魂体被强行挤出来,惊吼连连逃走。

    桀骜青年嘴角露出戏虐之色,一拳轰过去,堂堂万象巅峰的灵魂,连哼一声都无便被打成了粉碎。

    温和青年眉头一皱:“何必要赶尽杀绝?终究是九州的生灵。”

    桀骜青年不以为意:“反正这是一处神陨的洞府世界,神明已死,没有神明庇护,杀了又如何?况且我们身份不便曝光,还是不要让人知道微妙。”

    温和青年默默一叹,撕裂空间就此遁走。

    桀骜青年盯着他背影,轻蔑哼了声,也就此离去,追杀琳琅尘仙。

    中州城一日间沦为废墟,两大魔族现身争斗,最后引发神秘强者降临九州大陆,此番消息如潮水般,迅速推向九州四方。

    东方大陆,某处浮华万千的城郭,传送大殿中,沉寂数日的神级传送阵骤然明亮。

    镇守一侧的万象老怪,是一名修为高达六叠万象的妇人,身着绫罗长摆裙,上身披着紫色坎肩,雍容华贵,气质恬淡,默默盘膝修炼。

    蓦然间,传送阵轻微震动,闪烁晶莹光芒。

    妇人睁开晶眸,微微诧异:“哦?来自中州?可有两日未曾有中州武者来东方大陆了。”

    她只是略感诧异,旋即轻轻合上眼,若无其事继续修炼,并不在意来者何人。

    光晕中,苏羽身影逐渐闪现,一股久违的头晕脑胀之感袭来。

    长达半个时辰的超长传送,着实令人难受。

    不过苏羽无暇理会,其面色有几许难看。

    他传送之后不久,整个九州的空间竟出现巨大震荡,神级传送阵的传送通道,竟被一抹神力给斩断!

    庞大的空间乱流卷来,情形十分危急。

    是云崖子出手,停在空间通道中,抵挡空间乱流,给了苏羽成功传送离开的机会。

    他成功来到了东方大陆,云崖子却仍然停留在虚空中,生死不知!

    “发生过什么,为何出现大面积的空间紊乱?”苏羽心虚澎湃,牵挂的全是云崖子安危。

    若是他因此陨落在空间乱流中,他此生难看,愧疚无比。

    “小子,不要胡思乱想,你那老鬼师傅可是了不得的人物,他若死在空间乱流中,倒是天大的笑话。”脑海中传来邪神调侃的语调。

    他说得如此笃定,苏羽半信半疑,想一想云崖子的神秘莫测,苏羽又放心不少。

    “恩,我在附近等候一日,他若能及时赶来,应当会与我汇合。”苏羽思忖,在脑海中道。

    邪神无所谓,转而嘿嘿一笑:“小子,你送上的大餐,本邪神不客气了,上万的灵魂啊,啧啧,简直是无边美味。”

    一丝无奈与隐忧浮上眉梢。

    吸尽万人灵魂,绝非苏羽所愿,此举自然会壮大邪神,而且是剧烈壮大。

    灵魂空间虽牢固,待他吸收完这些灵魂,却未必能继续困住他。

    “你们这些衰弱的神明,就如此喜欢吞噬生灵魂魄么?”苏羽道,略觉厌恶。

    琳琅尘仙,枯骨魔神,乃至邪神都是靠灵魂恢复元气,前二者还另外吞噬心脏。

    “有什么不容易理解的?洞府世界的生灵灵魂,均是神灵用神源所创造,十分纯净,吞噬生灵灵魂,等于补充神源,量虽少,胜在积少成多,否则琳琅那娘们何至于变得这么厉害,前后判若两人?正是吞噬了整个御兽州的生灵灵魂,补充了庞大的神源啊!”邪神一脸理所当然。

    一丝怒色闪逝苏羽眸中,沉声道:“你们神明将生灵当做什么?”

    “呃,大概是补品吧……”邪神嘿嘿笑了笑:“你不用愤怒,当你拥有了创造生命的能力时,你看生命的态度会发生变化,在绝大多数神明眼中,所谓的生命,其实就是一个又一个微弱的神源。随时可创造出来,也随时可以回收。”

    “恩,九州的圣麒麟,同样是这个态度,生命在他眼中,其实就是神源,所以杀你们九州的天才,才会那般心安理得。”

    听了此言,苏羽一阵无力。

    生命创造者,漠视生命,圣麒麟亦难以幸免。

    他始终记得,圣麒麟曾说,杀九州天才,是为他们好。

    琳琅尘仙亦曾赞同,杀他们,是为他们好。

    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苏羽好像猜到了几分眉目。

    “还不走?神级传送阵事关重大,不容长久逗留。”华服妇人眼也未睁,恬淡道。

    苏羽适才一个机灵,跃下传送阵,抱拳告歉而退:“晚辈这就离去。”

    退出传送大殿,苏羽眯着眼瞧了眼传送阵,袖中的一枚空间钉一闪而逝。

    待苏羽离去,华服妇人适才正眼看了下苏羽背影,本是随意一扫,谁知她晶眸一凝:“这背影,莫非是……”

    一抹喜色骤然浮现面庞,更是豁然起身,急忙追了出去,口中欢喜的念叨:“是他!他居然自己来了东方大陆!省了我一趟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