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094章 封印阵法

    然而,当华服妇人追出去时,却已失去苏羽踪影。

    人群中,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悄然回首盯了传送大殿一眼,妇人追出的神情动作均落入眼帘。

    “难道中州王的通缉,蔓延到九州了吗?”苏羽暗暗道,幸亏他警惕,出了大殿立刻动用时间之力改头换面,否则惹来一位万象巅峰老怪那便麻烦了。

    寻找一处客栈,苏羽静静等候云崖子。

    一日时间,他若安然无恙应当能追随苏羽的气息追赶过来,若遇难……

    摇了摇头,苏羽反掌取出三滴金色的血液,赫然是枯骨魔神的神血。

    盯着神血,苏羽满目喜色,心念一动将其贴在额头。

    顿时,灵魂深处的九龙神鼎,仿佛有了感知,将三滴神血吸入了鼎中。

    仅剩薄薄一层的红色液体,多出了许些。

    苏羽眉头一皱,当初一滴神龙血,便令九龙神鼎多出一层稀释的神血,大略有鼎容积的十分之一。

    怎么如今三滴神血,也只是增长了十分之一的稀释神血?

    想起邪神所说的神龙格外厉害,苏羽释然,神血也有强弱之分。

    他期待盯着九龙神鼎,果然不负期望,再获神血的九龙神鼎,一阵晃荡,流溢出许些稀释神血。

    当溢过翡翠龙时,再度令三分之一的龙躯晶体化,加上上一次,已经是三分之二晶化。

    其心脏传来阵阵温良,游走在左掌之中的翡翠龙,更加明丽清晰,散发晶莹光辉。

    同时,一股陌生的讯息涌入脑海中。

    “永恒之心……”苏羽初时迷茫,渐而覆盖惊喜的双眸,迸射深深光芒。

    内视之下可清晰看到,苏羽的心脏,成为一颗翠绿色的晶体,不断跳动,充盈难以想象的生命之力。

    便是银木的生命之泉,也远无这颗心脏的生命力浓郁。

    并且,一旦消耗,可以源源不断产生,除非心脏破碎为止。

    有如此心脏支撑,苏羽发动时间倒流便再无后顾之忧!

    “间隔如此短暂的晶化生命之龙,与获取神血关系极大,这一步走对了。”苏羽欣慰道。

    继续内视,苏羽还发现,体内多了另外两股力量。

    一部分是熟悉的龙力,还有一部分是陌生的力量。

    再次生出龙力,应该是此前的稀释龙血,伴随此次一同融入苏羽血脉中。

    至于那陌生的力量,则是魔神之血蕴含的魔神力量。

    两股力量,明显可以感觉到龙力更胜一筹,魔神之力反而稀松平常,但也远胜于人类的力量。

    另外,此次神血浇灌,又带来大量的能量涌入丹田之中。

    经过上次神龙血的能量扩充,苏羽的丹田已经庞大到寻常九品飞仙的八十倍之大,此次涌入的能量因此能轻易容纳,再未出现丹田暴增的情形。

    “日后不惜代价寻觅神血,挖掘九龙神鼎的潜力是正途啊。”苏羽摸索着下巴,暗暗思忖。

    略作休息,苏羽反掌间取出九龙镇魔决和五行神牢。

    神劫之前,他曾尝试临场突破,奈何冥冥中有股意志在干扰,无法突破,平白浪费百花蜜饯的效果。

    不过,两者修炼,只差一线皮毛。

    沉下心,苏羽进入时间加速状态,争取在一日中,将两者完全突破。

    黄昏将近,苏羽身体四周缠绕若有若无的魔气,一对隐隐约约的黑色尖角,浮现苏羽头顶,其面容也有几许向魔族变化的趋势,这些,正在深层次入定中的苏羽,毫不知情。

    好在,这些异样很快便消失,未曾留下丝毫痕迹。

    半晌,苏羽双眼翕动,一团漆黑的魔气自眸中吞吐而出,乍一看似魔族在此修炼。

    低头望了望胸膛,苏羽面露一丝古怪:“往日修炼成功一条魔龙时,总会伴随龙吟,为何今日功法大成,反而沉寂一片?”

    此地位居闹市,客栈隔绝阵法不算高明,苏羽不便当众施展。

    “云崖子对此功法赞许不少,不知如今修炼到圆满,有何变化?”苏羽思忖道,云崖子曾说,这本功法,并不是区区一本神话魔功那么简单,让苏羽务必修炼圆满。

    按耐住跃跃欲试的心情,苏羽立刻沉下心参悟五行神牢。

    一百枚妖族文字参悟,便可掌控五行神牢一成威能,而今参悟九十九枚,最后一枚文字始终无法突破。

    盯着最后一枚文字,苏羽心神融入文字之中,领悟其中的奥妙。

    时间一晃而过。

    翌日中午,苏羽忽然睁开眼,抬手往身前一抓。

    一枚灰色的光芒,从虚空裂缝中射出,被其一掌抓住。

    “偷袭?”邪神始终注视外界动静,诧异道。

    苏羽摇了摇头:“不是,有师傅的气息。”

    摊开掌心,是一枚灵魂幻化的光点,承载讯息。

    心中一动将其贴在眉心,云崖子的声音便回荡在脑海中:“天外神剑,破碎九州,有神秘的东西,降临在九州之外,为师前去打探,无须为师傅担忧。”

    苏羽睁开眼,微微惊讶,神秘的东西来到了九州之外,何以惊动师傅亲自前去探查?

    不过确定师傅并未大碍,苏羽轻松许多。

    握着掌中的五行神牢,苏羽皱着眉深深叹口气:“至今仍然隔绝一层薄膜,无法参悟最后一丝,我到底差什么?”

    连续参悟失败,苏羽知道,或许这与悟性无关,他需要一些额外的助力。

    “小子,说你师尊没事了吧?接下来准备干嘛,直接杀到东方世家,找那个腹黑小丫头?”邪神嘿嘿笑道。

    苏羽摇了摇头,袖中落出一根空间钉。

    “在此之前还需封住神级传送阵。”准备空间钉,正是为今日所用。

    邪神眼珠一转:“为了阻止中州王追杀过来?”

    苏羽目光闪了闪:“恩,按照目前情形推算,我的人劫,很可能是应在中州王身上。”

    “如今天劫过去两日,按照三九劫九日一劫的间隔,七日后便是人劫,可能与他碰面。”

    邪神道:“你有何良策?据我所知,不管是真三九劫,还是假三九劫,都无法逃避,你唆使断仙崖主帮你拦截中州王九日,我看很难。”

    “我并未指望过他。”苏羽却早有预料一叹:“中州王隐藏着很大部分实力,大陆十一尘仙,以他武力最高,断仙崖主不可能拦得住九日,但为我争取几日时间,应该足够。”

    “而这枚空间钉,可防止中州王短时间内赶到九州,如此可再为我争取几日时间。”即便是尘仙,跨越一州也需要一日时间,从中州到东方大陆最少需要两日时间。

    邪神嘿嘿道:“所以,你将最后希望放在东方世家的小丫头身上?”

    “不!”苏羽冷然摇了摇头“我将希望,放在自己身上!”

    摸了摸空间戒指,苏羽嘴角浮现一丝冷色:“人劫不是他便罢,若真是,有一样礼物送给他!”

    神级传送殿外。

    华贵妇人一丝不苟守护在阵法一旁,寸步不离,晶眸内闪烁几许遗憾:“可惜未能再寻找到苏羽,不然……”

    沉思间,一名面带银色面具的青年步入阵法之中。

    华贵妇人抬眸瞧了一眼,若无其事收回目光。

    银色面具青年走上神级传送阵,布置几块晶石,便准备将阵法催动。

    谁知,就在此刻,银色面具青年猝然出手,掌中拍出一根空间钉,打入阵法之中。

    华贵妇人虽目不斜视,却始终暗暗注视动用传送阵之人,发现他使用空间钉这等禁物,恬淡面容浮现几丝无奈,轻叹:“哎,为什么总有不知所谓之辈,妄图封锁神级传送阵?”

    类似的举动,她已然感到几分麻木。

    宽袖轻袍挥动,一股清风徐来,银色面具青年便被空间之力包裹住,一动不能动,掌中的空间钉,更是悠然一声被收入妇人掌心。

    明眸淡淡扫了青年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是谁指使……”

    然而,便在此刻,一股神韵流淌而来,只见无形中一只巨大手掌拂过此地,将封印银色面具青年的空间之力破解。

    银色面具青年趁此机会,竟从袖中取出第二根空间钉,一把钉入阵法之中。

    华贵妇人俏容微怒:“大胆!”

    她怫然起身,面含冷峭之色,隔空一点。

    刹那间,惊人的万象之力形如排山倒海,将银色面具青年连人带空间钉击飞。

    就在她准备再度将其制服时,一股空间之力出现,将银色面具青年和空间钉一动包裹,瞬移而去。

    “哼!”华贵妇人俏面生寒,单手撕裂虚空,追着对方瞬移方向追去。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离去之后不久,从地下涌出阵阵阴森的鬼气,赫然是一个机灵可爱的女童,却是一位鬼族人。

    警惕四下一扫,一溜烟钻到阵法上,笑眯眯的取出一根空间钉,打入阵法内。

    可便在此刻,她忽然脸色一变,猛然抬头望去,却见一张似笑非笑的冷峭容颜,近在咫尺。

    “我镇守传送殿多年,这点调虎离山的小把戏,能欺骗得过我?”冷峭容颜,不是去而复返的华贵妇人是谁?

    “你就是幕后指使吧?鬼族,哼哼。”华贵妇人面色一寒,双目一瞪,笙歌便闷哼一声,如遭重锤的倒飞。

    但她反应却是极快,化作一团鬼气立刻没入地下深处。

    华贵妇人冷眼盯着地下,仿佛看穿了深藏地下的逃走规矩,其目光从殿内,延伸到殿外。

    冷哼一声,华贵妇人脚尖一踩没入虚空,追逐笙歌。

    在他离去之后不久,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堂而皇之来到殿中,嘴角挂着淡淡笑意:“调虎离山,的确不值一提,若是连环调虎离山计呢?”

    掌中多出一枚空间钉,目光一凌,苏羽将其甩向阵法。

    然而,就在空间钉即将打入阵法中时,一支光滑白皙的手掌,突兀从虚空中伸出,轻描淡写将空间钉抓住,恬淡道:“连环调虎离山计,同样不值一提。”

    苏羽面容一僵,盯着那只白皙的手掌,沉声道:“突然伸出一只手,就不怕吓死人吗?”

    虚空一阵晃荡,显然华贵妇人也没想过,苏羽会说出这么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