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147章 神战开始(四更)

    “鹤神!!你真的找到了靠山,要对我灭口!”井神陷入深深暴怒之中,圣元心是什么人?准神明,她或许不够分量,但圣元心的母亲,圣神,那是东神域联盟,百神之中最为顶尖的神明,跺一跺脚,东神域联盟就要颤三颤!

    以圣神的地位,不可能和鹤神这种排名末尾的神明合作。

    但,她的女儿圣元心,一个准神明,却万万有可能!

    毕竟,若是真谋划得到,在诸神祭中,准神明也能获取惊人好处,提前稳固神源呐!

    想到鹤神居然找到这样一座可怕的靠山,井神又惊又怒,处于踌躇之中。

    他,真的不愿意与圣神为敌!

    但鹤神的嚣张气焰,着实令他难以忍下这口恶气!

    鹤神女儿杀了他儿子,为了大计,他忍了!

    杀子仇人快死,为了大计,他愧对儿子在天之灵,帮助仇人!

    结果,鹤神不感激,反倒栽赃陷害,以此为借口,再杀自己一个儿子!要将他从大计之中一脚踢开!

    踢开不止,还故意激怒他,想正面开战,将他杀死灭口!

    井神悲愤万分,他觉得自己对鹤神世家,仁至义尽,偏偏鹤神太过可恨!

    “鹤神!你这个千刀万剐的!”

    这时,从鹤神世家回来的神仆赶来复命。

    “井神,这枚传讯玉佩,有一人托我交给你。”神仆忐忑不安。

    井神正直怒火关头,还有闲情看传讯玉佩?就算是鹤神传讯,他也不想听!

    不过,他还是随口问了一句:“是谁的?”

    “苏羽。”

    他?井神眉毛一扬,他快把这个小子给忘了,本以为鹤神已经将他杀了,没想到还活着,倒是出乎他意料。

    对苏羽,他没有怀感,也谈不上好感,以阳谋算计神明,多少都让他心生芥蒂。

    “区区一个凡人的玉佩,也随意拿到我面前,滚!”井神哪里屑于与苏羽这种蝼蚁对话?

    那神仆咬咬牙道:“苏羽说,如果井神不愿接,就告诉井神,他能解除井神的困境。”

    “他?”井神冷笑,神明之间的事,区区凡人也能化解?

    但想到苏羽精于算计,不屑归不屑,还是隔空一吸,将传讯玉佩拿到了掌中,冷笑将其激活。

    此玉佩是及时传讯玉佩,能够隔空对话交谈。

    他正冷笑着,脸色忽然僵了僵,只听那边传来一个柔柔弱弱的声音:“咦,想不到你真能联系上井神……哦,鹤神,我是圣元心,有事找你相谈,路途漫长,只能以此方式沟通神明。”

    鹤神世家,某个密室中,圣元心有些惊讶。

    苏羽通知他,又有案件的消息,结果却是与井柏有关,因为井柏也前往过九州,井柏则是井神之子,井神也许知道一点什么也不一定。

    可惜,圣元心无法直接联系上井神,毕竟她只是准神明,隔着神明还有很长远一段距离,可不是想见井神就能见到的。

    而苏羽则自告奋勇,说能联系上井神,结果,不知他对那准备回去复命的井神神仆说了什么,他竟然真的将传讯玉佩带到了井神面前。

    圣元心多次听阳泰说,苏羽是一个算无遗策,绝顶聪明的人,她本不信,如今却有点小小的相信。

    井神而听是圣元心,吃了一惊,圣元心不是与鹤神合谋么?为何突然找上我?

    他敛去冷笑,温和道:“苏羽乃我看好的后辈,是我允许他可随时联系我的。”

    下方的神仆听得直翻白眼,刚才还喊人家蝼蚁呢。

    “哦,这样啊。”圣元心悄悄白了苏羽一下,心道,难怪能沟通神明,有这层关系,有什么难度可言?阳泰那家伙的评价,看来还得打个疑问。

    “元心侄女通讯,所谓何事啊?”井神分外客气。

    圣元心道:“我是想询问井神,关于井柏前往九州之事,井神可知道些什么?”

    关于此事?井神一阵失望,他隐隐抱着期望,圣元心会转过头,放弃鹤神,转而与他合作图谋诸神祭。

    “哦,井柏在那一带执行任务,恰巧被鹤仙然召唤过去,至于知道什么,本神也……”井神道,他哪里知道当时发生什么?儿子都不知道是怎么被杀死的呢!

    可传讯中,传来苏羽凑过来的声音:“鹤神,此事事关重大,很可能涉及到几位位高权重的神明!”

    圣元心暗暗心惊,他追查秦阔案件,的确查到几个位高权重的神明,牵涉此案!那秦阔包庇魔族,有神明指示!

    苏羽怎么知道?惊讶望着苏羽,圣元心暗暗道,阳泰说的是真的,此人绝顶聪明!未经调查,就推算到有位高权重的神明参与其中。

    但是这句话,听到井神耳中,则如雷霆。

    “等等,位高权重的神明……自己儿子的死,哪有什么位高权重的神明?唯一有的,便是圣神也参加的诸神祭啊!难道,圣元心是在暗示自己?”井神心思活络起来。

    “元心侄女,你说什么,我不太明白。”井神试探道。

    圣元心听口气,似乎井神隐约知道一些什么,凛然道:“井神果然知道内情!此事涉及重大,今日我与你交谈之事,还请井神不要外传,直到事情水落石出为止,否则对你我都是十分危险的事。”

    井神心神巨震,果然是诸神祭!他不就是知道内情的人吗?

    他有些兴奋,强做平静:“元心侄女的意思是……”

    圣元心认真道:“关于此事,家母也是知情的,从现在起,我希望井神能与我合作,有家母保护,你可放心配合我!”

    什么?井神心脏砰砰直跳,果然,圣神果然也搀和此事之中!

    而且,圣神是偏向他井神的,希望他与自己的女儿合作!

    “元心侄女放心,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还有苏羽也知,除此之外,绝不泄露半个字!”井神激动无比。

    圣元心点点头,包庇魔族,何等大罪?涉及到的神明也非常了得,如果提前被他们知道,有一群人正在查他们,只怕危险重重。

    “好,暂时请你不要声张,需要的时候,请你务必相助,家母会保护你!”圣元心道。

    日后揭发那些神明,是需要人证的,井神如此大无畏的井神,委实感动了圣元心,暗暗道,传闻井神冷漠无情,原来是这样一位大公无私之辈。

    井神长笑:“放心,到时候本神必定助元心侄女一臂之力!”

    迟疑了一下,井神眼中露出一丝狠辣:“那,如果有人成为阻拦,想将此事曝光出去,危害你我安全呢?”

    圣元心一凛,道:“杀无赦!此事牵涉重大,绝不能外露!”

    得此讯息,井神心中大定,圣神已经将鹤神放弃了!

    “就说到这里,传讯玉佩请立即毁去,以免被人得知。”圣元心最后说道,便一脸严肃的掐碎了手中的传讯玉佩。

    井神放下传讯玉佩,亦立即将其毁去,赞叹笑道:“不愧是圣神的女儿,心思机敏。”

    神仆看得目瞪口呆,到底苏羽给了井神什么,让刚才还要吃人的井神,变成这番模样?

    “哈哈哈……”井神站起来,仰天大笑:“鹤神啊鹤神!你做梦都想不到吧,圣神选中的是我!而你,哼哼哼……本神忍你很久了!”

    神仆脸色微变:“井神,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井神冷笑道:“当然是为我儿子报仇!井柏便罢,出师无名,但我次子,鹤神杀了还昭告天下,我若不复仇,岂非成为天下笑柄?”

    况且,有圣神授意,务必除灭鹤神这个隐患,以免消息走漏,他还忌惮什么?

    一念之下,井神现身在两域边境,他扫了眼正在练兵的井神洞府世界大军,心中一动:“嘿嘿,这个苏羽还挺会办事!”

    “大军听令,鹤神杀我神明后裔,众军随我杀入鹤神洞府世界,讨还一个公道!”

    鹤神世界,鹤神惴惴不安。

    他杀了井神次子,算是震慑了一些暗怀心思的神明。

    但,井神那边该如何?

    他真的不想与井神硬碰硬,所以,只杀他儿子,而不找井神。

    “希望井神知道进退,否则,否则我也只有拼了……”鹤神正在踱步中,忽然传来了边境的紧急讯息!

    井神,率领大军,大举入境!!

    啪!

    鹤神粉碎了身前的石桌,神光闪动,气愤异常!

    “果然!他安排大军在边境,果然就是等着这一天!!”鹤神惨然大笑:“井神啊井神,你为何如此待我!”

    最初暗伤鹤仙然,想激怒他,为了大计,鹤神忍了!哪怕在心疼女儿,咬牙也要忍下来!

    接着公然谋杀她,当着全天下的面,逼他反抗,他不得不杀死井神之子,以牙还牙复仇。

    最后,井神果然以此为借口,攻打鹤神洞府世界。

    “井神啊井神!我连女儿都可以牺牲了,你却非要逼我到这种地步!你是想灭我的口吗?”鹤神面露狰狞与恨意,大喝道:“传令,鹤神洞府世界众将士,随我应战!”

    在众人观望中,两大神明洞府世界,不出意外的发生了全面战争。

    井神有备而来,鹤神迎战仓促,大军节节败退,两月中井神都快攻打到鹤神世家了!

    一时间,鹤神世家人人自危,心情极为忐忑。

    唯有一切的始作俑者苏羽,十分悠闲的修炼化龙术。

    “看情况,应该差不多了吧,两大神明对决!我也该过去看看了。”轻声一笑中,苏羽踏出久未外出的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