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372章 神秘杀手(八更)

    如果可能,苏羽并不愿意亲自动手。

    目光一寒,苏羽步向郊外的神鹰联盟。

    十分古怪的是,数日前来时,神鹰联盟外人流如龙,猎巫者多不胜数,如今走在路上却鬼影都无。

    “出事了?”苏羽警惕起来。

    果然,当靠近神鹰联盟时,嗅到丝丝血腥气息!

    往联盟中一看,浮尸一片,血流成河!

    最引人注目的是两具尸体。

    其中一具是合谋诱骗苏羽进入辟邪山庄的售卖巫族道具的猎巫者,其身躯四分五裂,只剩头颅保持,面含无边惊恐。

    另一个,则是一个四重天境界的神明!!

    他被抽走了魂魄,尸体则被挂在神鹰联盟入口,巨大的神鹰雕像上。

    其身份不言而喻,神鹰联盟的盟主,据说击杀过同阶巫师的强大存在,居然也这样瞬息间死去!

    除此之外,浮尸遍地,最少越上百人,死状无不凄惨。

    苏羽暗暗心惊,从他们倒地的情况来分析,所有的人,都是刹那间死去!

    一息杀死上百人,其中大多数都有六重天神明境界……

    苏羽背后冒出丝丝凉气,不寒而栗。

    是何人出手?不仅狠辣,而且极其强大!

    是三重天境界神明?像,但不是,如此惊人手段,三重天神明也难以办到。

    踏入联盟内,大致扫视一番尸体,苏羽十分惊奇的发现,这些人的身份,似乎都是名单内,他要杀之人啊。

    越搜索他们身份,苏羽越发吃惊。

    死去的一百多猎巫者,刚好是名单上全部人员。

    当然,还有一些,是矮个小胡子所不知道的人员,也被杀死。

    “这……是谁干的?”苏羽咂舌。

    有人提前他一步,来大开杀戒。

    咻

    当苏羽路过神鹰联盟的后堂时,一道残影冷不丁袭向高空逃走。

    苏羽双目一凝,袖中飞出两道圆环,于空中融和一体,当场将其套住。

    “紧!”被紫金阴阳环套住,猛一收缩,不管什么生灵,都失去反抗之力。

    伴随他坠落,显现出身影,居然是那酒楼之上的店小二。

    他面含惊恐,仿佛遇见平生最可怕的事一般。

    想起店小二向苏羽推荐了神鹰联盟,加上如今鬼鬼祟祟在此,不仅皱眉,一把捏住其脖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不,不要杀我,我也是被逼的。”店小二神色慌张不堪,苦苦哀求。

    苏羽冷冷打量他:“这里发生了什么,是谁干的?”

    店小二战战兢兢道:“不是我干的,我,我只是受了他们好处,将外地人推荐向神鹰联盟而已,他们干了什么我都不知道。”

    果然,专门暗害外地人,帮助望月神教圣子搜集魂魄,修炼所谓的第一禁术,连一个店小二都被收买,整个永镇城,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助纣为虐之辈?

    “再问你一次,这里是谁干的?”苏羽逼问道。

    店小二面带恐慌:“是,是一个酒店客人给我一块珍贵的木材,让我带他来这里,然后,然后他一个手势,就杀了上百人,其余的人全部逃了。”

    “你为什么不逃?”苏羽看了眼他怀中鼓囊囊的好几个空间储物,目露轻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这种人,死不足惜。”

    他说自己毫不知情神鹰联盟的所作所为,可能吗?

    他心知肚明,却仍然诓骗不知就里的外地人。

    这种人,不该存在于世间。

    屈指一弹,苏羽将其头颅洞穿。

    至于其身上的储物戒指,苏羽懒得搜刮。

    就这样,苏羽准备离开之际,联盟之外却传来巨大响动。

    数不清的强者气息,疯狂而急促行来,将此地团团包围。

    “是城中的守卫军么?”苏羽淡淡道,他敛去身影,同时压制气息,在大军彻底合围之前,消失无踪。

    他可不认为,自己出现在案发现场,守卫军会通情达理听他解释。

    唰

    三道强横的气息降临,均是四重天神明境界的存在。

    他们三人脸色凝重,神鹰联盟遭到神秘人袭击,瞬间死亡上百人的事,终于被逃走的人传到了他们耳中。

    如此重大之事,他们焉能不重视?立刻派遣了强者赶过来调查。

    凝望联盟的盟主死状凄惨,三位领军统领,无不心头发颤。

    这位盟主实力之强,他们有所耳闻,同阶的巫师都可斩杀,可见实力之强横,比他们只强不弱。

    可这样的人,也古怪死亡!

    再加上报案之人所说,一息间惨死上百。

    “如此可怕的手段,唯有二重天神明可做到。”中间白面首领,目蕴忌惮之光。

    左侧的首领是一名中年妇女,煞气极重,她凝视全场尸体,道:“我感觉到了巫族留下的气息,不出所料,有巫族参加在其中。”

    “巫族?在我们大军眼皮底下,瞬息杀了上百人,还能从容离去的巫族?”右侧的领军首领是一个颇为苍老的褶皱老者,通体宛若树干一样干枯。

    蓦然间,老者感应到什么,干枯的右手,忽然化作一条树根,伸向了联盟内部,从中抓出了一个人,赫然是刚被杀死的店小二。

    “尸体还是温暖的,刚死不久。”褶皱老者道,其双眸微眯,弥漫丝丝碧绿色的光芒,与店小二暗淡的双眼相互对视。

    奇妙一幕呈现,店小二双眼内,弥留之际留下的残影,放大、悬浮于空中,呈现在他们眼前。

    那是一个白衣青年,容貌略有几分模糊,仅能认识轮廓与大概。

    另外两位领军首领微微吃惊:“难道是此人所为?”

    老者依次检查其余尸体的眼睛,奈何时间过长,双眼已经暗淡无光,发现不了任何线索。

    “只能推断此子到过现场,杀过这个店小二,至于是否为真凶,有待确认。”

    闻言,另外两位首领颔首。

    “不管如何,先对此人通缉,虽看不清容貌,但有心人留意到类似之人,也可向我守护军汇报领赏。”三位领军首领发布了任务。

    褶皱老者深深注视满地尸体,眼瞳深处,闪过丝丝异芒。

    回到客栈,苏羽立即在屋外布置一套阵法。

    若有打扰,苏羽会马上惊醒。

    将永夜初雪放出来,平躺在床上。

    她此刻已经陷入深度昏迷,体表凝聚三尺厚的灰暗色雾气。

    这些灰暗雾气极具攻击性,少一触碰,就可能钻进治疗者的身体里,十分危险。

    “第八天了,已经有超过八成的身躯被侵蚀,再不压制,谁也救不了。”苏羽暗暗道,扬手一挥,身前出现一系列巫族道具和巫龙果。

    按照脑海中的记忆,苏羽先取出一件稻草人似的巫族道具,在其胸口、头颅、腹部三处各自摁下一枚巫钉。

    巫钉作用是镇守之用,将三处要害保护住,避免治疗过程中巫力的波动,造成无法挽回的危害。

    做好第一步,苏羽进而取出一个瓢一样的漆黑色器皿,将许多蕴含巫力的材料,按照顺序精准的加入其中,然后一一捣碎,碾碎成为粉末。

    接着,苏羽抓来巫龙果,祭出一缕金炎禁木剑光,将巫龙果准确的切割为碎片。

    这样,巫龙果中的汁液就以最完整的状态存留下来,流入器皿内,与碾好的粉末融合。

    在苏羽尘仙之力揉搓之下,成为糊状的紫黑色粘稠物。

    “按照镇压之法上所说,此物涂满身躯各处,可以药力,吸收掉爆发出来的巫力。”苏羽道,望了眼永夜初雪的身体,无奈动手,将其剥了个精光。

    “得罪了。”苏羽轻声道,便将紫黑色的粘稠物,均匀而认真的涂抹在其娇躯每一处。

    为保证没有一寸躯体漏掉,苏羽来回数次,才终于成功。

    看似简单的过程,却耗费两日两夜,加之最近连续施展阴阳太极翼,苏羽倍感吃不消,脸色虚白的靠着床沿沉睡。

    他虽然累,但此法的确有效。

    粘稠物涂满之后,那三尺厚的灰暗色雾气,便渐渐被粘稠物吸收掉。

    伴随灰暗色雾气越来越淡薄,昏迷多日的永夜初雪,终于从沉睡中苏醒。

    永夜初雪只觉得头重脚轻,脑海中时不时传来刺痛。

    “我居然还活着,真是奇迹。”永夜初雪意识恢复,呢喃惊讶。

    当时她正与北域雪国国君大战,体内压抑许久的巫族之力骤然爆发,令她失去战力。

    接着,被北域雪国国君重伤。

    昏迷前,只记得一群令人厌恶的嘴脸将她包围。

    此后,又记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最后彻底昏迷,失去意识。

    念及至此,她越发感到惊奇。

    且不谈她是如何从北域雪国国君,以及一群本性毕露的皇室成员手中逃脱。

    光是爆发的巫力,就不可能活下来啊?

    这时,一股凉飕飕之感席卷全身。

    永夜初雪低头一看,惊奇之余,脸色通红。

    只见自己光着身体,浑身上下被涂满了奇怪的粘稠液体。

    如此便罢了,近在咫尺还昏睡着苏羽!

    一股羞恼涌上心头,这些粘稠物,是他为我涂抹上去的?衣服是他脱的?这么说,我浑身上下都被摸遍了?

    她万万没想到,万骨山七彩毒池之事过去才多久,居然重新上演!

    手掌一起,作势就要拍向苏羽头颅。

    只是银牙一咬后,猝然放弃,无可奈何叹道:“我这算忘恩负义吗?她将我救出来,还为我疗伤,我却如此矫情?”

    她很聪慧,看到苏羽的刹那,就明白自己活到如今的奇迹从何而来。

    当然是苏羽救了她。

    她扬起眸子,深深打量苏羽,这个她当初相中,要他护送她前往迷失国度的人。

    最初,她只是觉得苏羽的心性、聪慧、记忆力是她最合适的人选,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想法。

    至于其实力,永夜初雪是从未放在心上。

    可醉仙林一事,她就是傻子也知道,苏羽隐藏了实力,毕竟雪中豹之死,苏羽脱不了关系。

    事后,竟还能在北域雪国重重包围下,成功脱困,令她倍觉神秘和好奇。

    不看还好,这一认真打量,永夜初雪发现苏羽其实非常英俊,即便是永夜一脉的生灵审美观,也是极其俊美的男子。

    芳心涟漪波动,永夜初雪忍不住多看几眼,适才窘迫的收回眼眸,暗自轻呸:“我这是想什么呢?他可是摸光了我的淫贼呀!”

    但,接着,她又暗暗道:“不过,如果是他的话,似乎被摸光也没什么吧?对,反正已经被摸过一次,已经没什么大不了。”

    同样是被摸过,对妖兽人身的妖族,她记恨在心。

    对苏羽,却选择忽略。

    其中差距,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