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655章 巅峰实力

    野神的到来,完全在苏羽预料当中。

    准确而言,是苏羽刻意孤身离开星辰阁总部,引诱野神前来。

    “你觉得不错就好。”苏羽淡淡说道。

    野神冷嗤,双脚却站立原地并未出手。

    其头颅四下环视,仿佛是在怀疑苏羽布置了某些伏兵。

    “不用装模作样,你一路跟随我,不是早就确定慕沧海没有跟来吗?”苏羽似笑非笑抬起脚,徐徐腾空。

    难以察觉的大地之下,一条拇指大小的紫黑色小蛇,正徐徐钻出,伺机对苏羽发动攻击。

    野神为人谨慎,从宴会上便可看出。

    没有万分把握,他不会现身。

    之所以疑神疑鬼,乃是吸引苏羽注意,令他掉以轻心,暗中则释放那条紫黑色的小蛇偷袭苏羽。

    诡计识破,野神面色骤冷:“小杂碎,本阁主就不信,凭你一己之力,能够对抗白银霸主!”

    嗤啦

    他尚未出手,苏羽袖中便甩出一张符篆。

    乃是威力奇大的诛仙符!

    符篆立刻爆裂,喷出一团黄光。

    光团内,隐隐约约有一柄巨大战斧,呼哧一声砍了出去。

    野神大惊:“白银霸主一击的符篆?”

    二话不说,他立刻施展防御神术。

    只听海水翻滚,巨浪滔天如天雷阵阵。

    野神嘴角溢出几丝鲜血,防御神术支离破碎,十分勉强撑住……

    “这就是你隐藏的底牌?”野神杀机更深:“好,值得本阁主亲自送你上路!”

    “蛮荒无尽!”野神眉心的血痕印记一闪,体内强烈戾气,似从沉睡中惊醒。

    近乎实质化的戾气,缭绕身躯百丈内。

    远望去,一只实体化的百丈苍狼显化。

    嗷

    一声狼吼,极为磅礴的蛮荒威慑铺天盖地卷来。

    海域激荡,水浪翻滚,深藏海底的凶兽,无不恐惧逃亡。

    论威慑,比他当时吼断苏羽感悟的时候强大十倍。

    苏羽精光微闪,胸口处的油灯印记微微闪烁,一股法则诞生于苏羽之手。

    巨大吼声欺近苏羽三寸时,在法则影响下,如若撞击空气,穿身而过,不留伤害。

    “魔门无量!”苏羽星眸寒光乍起,月下美人落入手中。

    优美的长剑,覆盖一层层汹涌魔气,漆黑如墨。

    远望去,似是一柄黑色月牙。

    伴随苏羽当空一挥,嗤啦声响,月下美人在长空中留下一道漆黑色的残痕。

    残痕迅速裂开,如若一道裂痕。

    自裂痕之内传来阵阵魔物叫嚣,令人毛骨悚然。

    仿佛那一剑,开启了魔界之门。

    更有一股极度危险的锋芒,自裂痕内跨界降临。

    野神尚在吃惊苏羽免疫他的灵魂攻击,便又被那诡异的一剑惊道。

    “你那是什么剑术?”感知到危险的野神吼道。

    回答他的是裂痕内迸射而出的一抹漆黑剑光。

    噗嗤

    啊

    野神头颅被漆黑剑光洞穿。

    其头颅当场爆裂。

    但危急时刻,野神灵魂出窍,围绕身躯的戾气环绕灵魂,呼吸间重新构造身躯。

    原来,他最初的身体,也是戾气所化,可随意舍弃。

    他深深喘息,满面心有余悸,还好他在多年前就舍弃身躯,以戾气取代。

    否则今日真的阴沟里翻船。

    “还好这一剑威力有限,无法击溃我的戾气,否则……”野神杀心更甚:“我想,你已经没有后手了吧?既然如此,给我安息吧!”

    野神化身的苍狼之躯,双眸陡然睁圆。

    一股扰乱心神的冲击力,横扫苏羽。

    刹那,苏羽便觉强烈的戾气于胸中沸腾,扰乱他神智。

    任由戾气爆发,他将被彻底绞碎灵智,成为一只纯粹的暴戾生灵。

    苏羽一言不发,手指摸过九碧灵珠,灭世盘回旋而出。

    野神冷笑:“此物威力我见识过,青铜霸主或许要忌惮,但白银霸主,呵呵……”

    铿

    结果,苏羽并没有动用灭世盘,而是开启了灭世盘的洞府功能。

    单手一结印,从中迅速落下一柄通体暗红色的血剑。

    血剑一现,整个海域都被映照得一片血红。

    一眼望去,极为妖异,给人万分不详之感,宛若修罗血海。

    修罗剑!

    其器灵经历长久镇压,总算沉寂。

    苏羽勉强可动用此剑威能一二。

    作为九龙谷神域,排名第九的皇道圣器,哪怕十之一二的威力,也无法想象。

    握住此剑,苏羽精光再闪,又一次施展“魔门无量”!

    这一次,裂痕宽了十倍。

    跨界降临的毁灭魔剑,也强盛十倍!

    “不好!”野神头皮发麻,狷狂之色一扫而去,不假思索转身就逃。

    啊

    毁灭魔剑当真降临,一剑便破碎了两成戾气。

    野神灵魂受创,剧痛吼叫不已。

    惊恐凝望那柄血剑,野神急速逃窜。

    苏羽打了一个响指,自佛珠空间内,浮现一对黑白相间的小巧羽翼。

    融入苏羽身躯中后,苏羽头顶立刻浮现阴阳二气。

    赫然是久违的太极阴阳翼。

    “太极阴阳翼!”苏羽淡淡一声,周身阴阳二气紊乱。

    瞬息间,他离开此地数百亿里。

    野神一路狂奔,白银霸主的破空急行,如若穿梭空间屏障。

    一念间就是十亿方圆。

    连续十次腾跃,野神略松一口气:“还好……”

    正值此刻,却猛然察觉到前方一亿里山峦之巅,孤立一位青年。

    他左手背负,右手握住血剑,于长空一挥。

    嗤啦

    魔界之门再度开启,又一道毁灭魔剑降临。

    啊

    野神惨叫中,再度被斩掉两成戾气。

    “又是高阶真皇级神兵?你不是一个小小的副阁主,你到底是什么人?”

    真皇级神兵,在霸主层次不算稀奇。

    但高阶真皇级神兵,莫说白银霸主,就是黄金霸主,也几乎不可能拥有!

    一个小小副阁主,拥有一件已是惊世骇俗,拥有两件,足以说明他身份惊天。

    这一刻,野神心底后悔不跌。

    他适才发现,自己孤身一人前来追杀的,根本不是无名小辈,而是一个隐藏深沉的神秘人物。

    回答他的,是苏羽冷漠追杀。

    啊

    惨烈绝望中,野神如丧家犬逃亡。

    “薛羽,我乃星辰阁分阁阁主,你若杀我,不管你什么身份,都逃不过星辰阁的……”

    啊

    又是两成戾气被灭去。

    他只剩下最后两成戾气护体。

    “等等!我认输,我投降,是我不该打断你感悟,你想要什么赔偿都可以!”

    苏羽冷漠摇了摇头:“你赔不起。”

    一剑挥去,最后两成戾气被消灭得荡然无存。

    只剩一团灵魂体,恐惧而绝望的逃窜。

    然而,如何逃得过实力恢复巅峰的苏羽?

    “时空定格。”苏羽跨出一步,时间空间降临。

    野神灵魂定格当场,一动不能动,只有思维能够转动。

    其心头,骇然万分。

    空间神道便罢,竟然连时间神道也精通。

    “不可能的,时间神道,大道八种至高奥义之一,最不可能被人掌握的,怎么会有人修炼成功?”野神呢喃不可置信。

    “你不会知道的。”苏羽的声音回荡在他脑海里。

    紧接着,其灵魂受到时间空间的压迫,剧烈震荡中,当场昏迷。

    目光微闪,苏羽卷着其灵魂,迅速离开现场。

    数个时辰后,天边风驰电掣赶来了贪狼星。

    他隔空一抓,一把残留的戾气凝聚掌心。

    “野神……死了?”贪狼星心中巨震:“薛羽,拥有杀掉贪狼星的本领?”

    他并不觉得,以野神的谨慎,苏羽能够亿万里之外设伏。

    他心中寒意密布。

    这样的人物,如果被星辰阁着重栽培,还会有他贪狼星立足之地?

    他终于知晓,为何惊动三位阁尊现身,甚至连总阁主都发话,要求贪狼星找回薛羽,否则不要再回来。

    沉吟良久,他一咬牙:“罢了,星辰阁回不如不回,我也是该考虑一下那位大人的招揽!”

    分析一番,贪狼星居然放弃寻回苏羽,并打算另投势力。

    “千万年辛劳,一夜间归零,薛羽啊薛羽,你害得本尊好惨!”贪狼星既已打算叛离星辰阁,那么,苏羽的生与死,都不再重要。

    “拿你的尸体向那位大人邀功吧,勉强能换回一点损失!”

    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他要借苏羽人头,向新主人请功!

    目光如电,贪狼星扫向苏羽遁去方向,冷哼一声,瞬移消逝。

    某座无人岛礁,苏羽稍作歇息,恢复刚才大战所损耗的神力。

    看似他大获全胜,唯有他自己清楚,目前修为过低,强行动用诸多神术、神兵,损耗之大,险些无法支撑到底。

    幸好野神没有其余后手,否则今日栽跟头的,指不定是谁。

    “呼!如今我实力全开,勉强能应付一位白银霸主。”通过刚才的战斗,苏羽暗暗分析。

    不过,苏羽并不觉得,自己有与白银霸主相抗衡的实力。

    野神在胡阁长管辖的分阁中,实力只算中等。

    诸多白银级别霸主中,更谈不上多么强大。

    至少相较于赵符,弱了不止一筹。

    “我诸多神术、神兵不便暴露,若单独厮杀还好,如果是当众……恐怕受到掣肘,实力要大打折扣。”苏羽没有心理膨胀,而是十分清醒的认识到自己不足。

    “还需要继续提升实力才行。”苏羽暗暗道。

    想了想,他取出野神的储物器,是一枚核桃形状之物。

    这还是苏羽首次得到如此高级别敌人的储物器,不知道他的收藏中会有什么惊人之物。

    他正打算探查,忽然眉心毫无征兆一跳。

    一股命运沉浮之感涌动心间。

    苏羽神色一肃,立刻收起储物器,眯目环视四方。

    那是危险来临征兆!

    命运沉浮,预示危机来临,亦如当时的越空玄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