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715章 青铜马车

    略一思忖,苏羽道:“我先回避吧。”

    虽有紫梦皇者为依靠,但麻烦,能避免还是主动避免为好。

    胡小蝶道:“也好,少一桩麻烦,用我的专用座驾离开玄晶宫,掩人耳目。”

    他自储物器一抹,一尊青铜车被取出。

    车体拥有强大的阵法,包括攻击、防御和隔绝,并且均是出自天地皇者的手笔。

    苏羽暗暗惊讶,星辰阁对九位阁长分外优待啊!

    连座驾都是天地皇者亲手锻造!

    有此物在手,阁长就算遭遇玄晶霸主的偷袭,也可安然无恙。

    青铜车的隔绝效果,更是能让苏羽轻松离开玄晶宫,不被人察觉。

    苏羽迟疑:“我一去,未必能再回来,如何将此物还你?”

    丢失这样贵重的东西,胡小蝶麻烦不小。

    “呵呵,仁心阁尊对我一向看中,丢失青铜车,他也只会责备几句而已,没什么大不了。”胡小蝶爽快道。

    苏羽动容。

    他说起来轻松,可青铜车锻造起来并不容易。

    真若丢失,只怕不会仅仅是责备几句。

    “恩公,你对我有再造之恩,区区一架青铜车又如何?没有你,还有现在的我吗?收下吧,你能还我最好,若无法回来,就当是我送给恩公的践行礼物吧。”胡小蝶道。

    苏羽略一沉思,自九碧灵珠内,取出整整一株万年年份的金炎禁木。

    “别无所赠,收下吧。”苏羽以神力包裹,以防金炎禁木的气息散发,塞入了胡小蝶掌中。

    胡小蝶身为星辰阁的阁长,阅历之广令人叹为观止。

    他第一眼就认出,骇然失声:“绝迹的神木,金炎禁木?还是万年年份!嘶!这一株,十架青铜车都能买到了!”

    “嘘!”苏羽作噤声姿势,顺便指了指外面。

    胡小蝶会意,压低声音,急促道:“恩公,如此大礼,我不能收!”

    苏羽道:“放心,我还有很多,这株金炎禁木,你好生利用吧,希望对你在星辰阁的处境,能有所帮助。”

    何止是帮助?胡小蝶心知肚明。

    金炎禁木对天地皇者级别的强者何等重要?

    雪龙皇者寿辰,拇指长的一截,就欣喜无比,愿意用珍贵的皇者级别符篆交换。

    这整整一株,是那一小截的万倍之多!

    利用这颗金炎禁木,胡小蝶能够在星辰阁中建立起多么庞大的人脉?

    只怕另外两位阁尊,也要对胡小蝶客气三分。

    其余八位阁长再想联手欺负他,也要看看三位阁尊的脸色了。

    他在九大阁长中的地位,将得到巨大提升。

    “我又欠了恩公一笔大恩呐!”胡小蝶惭愧道。

    苏羽含笑:“好了,我要马上离开,你保重。”

    言毕,苏羽登上青铜车。

    车厢内雕刻有各种阵法的开关,苏羽开启了隔绝阵法,就催动青铜车驶出了偏殿。

    屋外众多阁长错愕。

    “胡阁长的青铜马车?他怎么突然就走了?”

    太公阁长暗道不妙,闪身来到偏殿前,敲门道:“苏羽小友,你现在可好?”

    “哼!”一声轻哼,胡小蝶扭着微胖的身躯,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

    太公阁长往其中一扫,空无一人。

    他不由怒道:“你送薛羽去哪了?”

    很显然,刚才的青铜车内乘坐的,并非胡小蝶本人,而是苏羽!

    “无可奉告!”胡小蝶淡淡的道。

    昔日面对太公阁长,他分外没有底气。

    可如今嘛,摸了摸储物器,胡小蝶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弧度。

    不久后,一切都将发生变化。

    青铜车一路离开玄晶宫,沿途各方宾客看到,纷纷自动让路,目露敬畏神情。

    唯独一道倩影,悄悄跟上。

    苏羽遵守与紫梦皇者的约定,并没有离开皇城。

    他想寻觅一处僻静之地藏匿起来。

    滴滴

    蓦然间,青铜车的内部雕刻符文辐射一片青光,呈现苏羽眼前。

    青光描绘的,竟是北域雪国的完整地形图,各个街道、沿途的商铺详细无比。

    “青铜车还有这等功效?”苏羽惊讶,这时地图显示功能,可以随时定位自己的位置。

    其实不止皇城,整个星宿海的地图,都详细描绘于青铜车内。

    苏羽想去任何地方,都可通过地图寻找,极为方便。

    “放眼星宿海,也只有星辰阁拥有这等手笔吧?”苏羽暗暗赞叹,描绘整个星宿海域,耗费的人力物力,绝对是天文数字。

    这时,青光地图中,有一道闪烁得分外鲜明的红色光点。

    一行字眼,浮现于红色光点附近。

    “不明强者,已尾随十条街,确认被跟踪,请开启防御和攻击阵法。”

    苏羽愕然,还有提前预警功能?

    青铜车功能之强大,很是超乎苏羽预料!

    不过被人跟踪,苏羽没有大意。

    盯了盯红色光点,苏羽操纵青铜车驶向城南地带,那里,是皇城的出口。

    结果,不论青铜车怎么走,那红色光点就跟到哪里。

    苏羽有些好笑:“居然有人敢跟踪星辰阁的阁长,不知是什么来头!”

    “停!”苏羽下令,青铜车立刻靠边停靠。

    那红色光点等待了片刻之后,见青铜车没有再走的迹象,主动走了过来。

    苏羽冷冷一笑,准备好启动防御和攻击阵法。

    “胡阁长,请勿动怒,在下雪龙皇者传人,紫薇女皇,有要事求见!”

    外面传来的,竟是滋味女皇声音!

    这时,苏羽面前青光再闪,出现了外界画面。

    一个浑身寒气直冒,冷艳绝美的女子,立在青铜车前,微微躬身一拜说道。

    苏羽无语,怎么是她?

    而且,她误认为青铜车中的是胡阁长。

    “咳咳,紫薇姑娘,拦下本阁长,有事吗?”苏羽模仿胡小蝶的声音,问道。

    他实在不想与此女正面纠缠,还是想办法,尽快打发她走为好。

    紫薇女皇冷肃道:“妾身想知道,你昔日麾下之人,薛羽如今身在何处!”

    她不知从何处打听到,原来苏羽就是星辰阁昔日成员,薛羽!

    呃

    苏羽心虚,这个女人果然还是不肯罢休吗?

    清了清嗓子,苏羽道:“你既知道薛羽是昔日之人,还问本阁长干什么?我哪里知道,他现在在何处?”

    紫薇女皇表情不变,淡淡道:“是吗?既然是昔日之人,为何还两度赶回玄晶宫,前往你们星辰阁山巅?”

    此地毕竟是北域雪国的地盘,作为雪龙皇者的传人,紫薇女皇想知道玄晶宫内一举一动,再容易不过。

    “紫薇姑娘,找本阁长到底想干什么,直接说吧!”苏羽淡淡道。

    她既然知道苏羽去了星辰阁山巅,若真想找他,直接就可以去。

    拦住“胡阁长”,显然另有目的。

    紫薇女皇扬起雪白的眸子,沉静说道:“我想知道,苏羽,或者薛羽,到底什么来历?我查过他,本是双星岛不入流的小家族二少主,本是平庸无奇,但一夜间却恍若变了一个人!最令人生疑的是,他竟要求进入阴阳温泉,改头换面,化为苏羽!”

    “他,应该是夺舍重生吧?我想请问胡阁长,他的详细底细!”

    苏羽眸光眯起来,一丝丝寒光乍现。

    居然调查他!

    这个女人是真想与他做对呀!

    苏羽淡漠道:“紫薇姑娘,如果本阁长不想告诉你呢?”

    “那我就问你的剑轩分阁阁主!我就不信,问不出他的根底!”紫薇女皇左想右想,愣是咽不下那口恶气。

    被算计淘汰掉就算了,还那样对她,以至于未婚夫误会。

    她要找到苏羽把柄,狠狠惩戒他,如此才能泄掉心头之恨!

    苏羽眼睛眯得更深,还好是被他本人碰见,若真被这个疯女人找上了胡小蝶,多少都是麻烦。

    既然她想自找苦吃,那就成全她吧!

    “好吧,可以告诉你他的底细,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紫薇姑娘不妨来车中一叙。”

    紫薇女皇有些警惕的望了望青铜车,转念一想,对方如此身份,且是大庭广众,敢对她怎样?

    所以略一沉吟,便颔首进入青铜车。

    与此同时,人群中。

    无情刀皇和无极剑圣兄弟二人自黑暗角落里现身。

    无情刀皇微微皱眉:“大哥,你说那姓苏的,一定会来找嫂子,我们守住嫂子就能等到苏羽,可怎么是星辰阁的胡阁长?”

    无极剑圣紧绷的脸色,微微缓和,道:“也许,我真误解了紫薇,她那样高傲的女子,不屑于撒谎,她说没有与姓苏的苟且,很可能真的没有。”

    冷静一段时间吼,无极剑圣慢慢回味过来。

    加上一路跟踪紫薇女皇,发现她并未如想象中那般与苏羽幽会,心结解开了大半。

    无情刀皇嘴唇蠕动,有心挑拨,可事实胜于雄辩。

    未来嫂子,或许真是被冤枉。

    无极剑圣心情略好,道:“我们等等吧,紫薇出来后,我想好好与她谈心,只要她依然纯洁,我向她道歉也行。”

    青铜车内。

    紫薇女皇沿着开启的禁制,一跃入内。

    她头也不抬的先试了一礼:“小女子多有冒犯,还望胡阁长见谅。”

    “呵呵,在下可没看出来,你有半点道歉的意思啊!”苏羽揶揄道。

    恩?紫薇女皇听出声音不对劲,猛然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