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716章 发狂紫薇

    “怎么是你?”紫薇女皇一愣之下,失声惊呼。

    她全然没预想过,胡阁长专属的青铜车,为何主人会是苏羽!

    “很意外吧?苏某也很意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山美女紫薇女皇,会如此惦记我。”苏羽淡笑道。

    紫薇女皇眼神心虚。

    她刚才对“胡阁长”所说的话,可是全部被苏羽本尊听到。

    眼下这场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饶是冷傲如她,也不禁感到局促。

    但多年冷漠高傲的习惯,使她面上冷傲依旧,不假思索哼道:“姓苏的,你好卑鄙,居然冒充胡阁长试探我的话!”

    苏羽忍不住气笑:“胡搅蛮缠!是我拦住你,还是你拦住我?是我探究你的底细,还是你探究我的底细?你觉得是谁卑鄙?”

    紫薇女皇脸微红。

    她从来不屑于暗中调查任何人,亦从来没有这样干过。

    唯一一次,还被正主抓个正着,分外窘迫。

    不过,她哪里是肯轻易服输的人?

    “姓苏的,你够了!我忍你很久了!”紫薇女皇掩饰内心的心绪,反而厉喝起来。

    苏羽鼻孔冷哼:“不凑巧,我也忍你这个女人很久了!一再相让,你却咄咄逼人!”

    得到这样的回答,无疑更加激怒紫薇女皇。

    “哼!是你更好,省得我去问你们阁长,直接问你好了!”紫薇女皇悍然出手“极冰盛宴!”

    苏羽怒笑。

    他一掌摁在防御符文,顿时青铜车内部立刻光芒四射,凝聚成一柄拂尘。

    拂尘万道丝线展开,如一柄巨大的伞盖。

    极冰盛宴爆发的寒冰,侵袭到伞盖,却如白雪遇阳春,迅速消散掉。

    其余的寒气冲击到青铜车的四壁,也立刻被挡了回去,极为坚固。

    紫薇女皇神色微变。

    她早就听闻,青铜车强悍绝伦,即便是雪龙皇者提起,也曾赞叹。

    凭她,根本奈何不了青铜车的防御。

    紫薇女皇恼道:“姓苏的,算你好运,我们走着瞧!”

    她抽身就退。

    然而,苏羽岂能如他所愿?

    “你还是别走了!”苏羽冷冷道。

    他摁在攻击符文上,立刻启动了青铜车的攻击模式。

    嘎吱

    青铜车门关闭。

    紫薇女皇退路被断。

    她怒道:“你想干什么?”

    苏羽冷道:“你觉得呢?只需你对我不利,就不许我向你出手了?”

    自青铜车内部射出道道青光,编制成网状,自四面八方笼罩向她。

    紫薇女皇银牙一咬,不退反进,一步越向苏羽,打算先擒住苏羽。

    奈何那防御拂尘极其厉害,一阵旋转就轻易将她弹开。

    与此同时,青光逼近,形成牢笼状将紫薇女皇困在中央。

    紫薇女皇立即施展强大神术,妄图轰开,可无济于事。

    哪怕再度强行施展出尚未完全修炼成功的“陨星冰劫”,亦无可奈何。

    半晌,紫薇女皇气喘吁吁,恼怒盯视苏羽:“我不信你敢将我怎样!”

    这里是雪龙皇者地盘,她若死,或者被绑架离开,雪龙皇者会第一时间知道。

    苏羽笑了笑:“你似乎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啊!”

    打了一个响指,青光迅速逼近,空间不断压缩。

    任由紫薇女皇反抗,依旧将她缠成了一个粽子,束手束脚,连站立都困难。

    更为奇妙的是,青光有极强的压制作用,将紫薇女皇满身的寒气和神力全部压缩到体内,释放不出。

    “姓苏的,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不罢休!”紫薇女皇怡然不惧。

    苏羽笑着,上前用手指头戳了戳了她肩膀。

    顿时,摇摇晃晃的她,立刻扑倒在地。

    是脸朝下的方式!

    “啊!姓苏的,我饶不了你!”紫薇女皇脸朝下,模糊不清的喊叫。

    苏羽呵呵笑了笑,手脏一拎,将她翻了个个,仰躺在地。

    苏羽双手负立,居高临下的打量她绝世的容颜,还有那惊人的美妙身姿。

    紫薇女皇脸色微红,不知道为什么,苏羽的目光看到身躯哪里,哪里就一阵轻颤。

    她有种感觉,仿佛自己被浑身看透!

    她素来冰清玉洁,莫说被人看光,就是被人碰一下都没有。

    苏羽的目光,让她没来由感到害怕,声音有些发颤:“你,你对我做什么?”

    “呵呵,想做什么?我的眼神不是解释得很清楚吗?”苏羽邪邪一笑,五指一摁,青光再度收缩。

    嗤啦

    紫薇女皇的一身宝衣,被青光粉碎。

    她完美无瑕的玉躯,一览无遗呈现眼前。

    “啊!!你!!”紫薇女皇又羞又怒,她想要捂住敏感部位,可身躯被束缚,她根本挡不住。

    尤为令她羞愤欲绝的是,她越是挣扎,越显露那惊艳的身姿。

    可不挣扎,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向苏羽认命了,任由他贪婪尽俯瞰她的身躯。

    不过,她明显小看苏羽。

    苏羽何止是俯瞰,还拿出一枚玉诀,一丝不漏的将她此刻的画面清晰刻录。

    “姓苏的,你看就算了,刻录下来想干什么?”紫薇女皇发现苏羽动作,不由大怒,以至于没有发现自己话中的问题。

    苏羽哂笑:“哦?你的意思是,我看就允许吗?”

    紫薇女皇话语一窒,咬了咬牙,索性不再挣扎,将脑袋侧了过去,认命般闭上了眼睛,哼道:“我有不允许的权力吗?”

    这副人群采撷的模样,说实话,苏羽都忍不住心动。

    心头的邪念,如野草一样疯长。

    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在告诉他,占有她吧,占有了,她从此就是你的人。

    苏羽有些口干舌燥。

    幸好,他定力过人,强行掐断邪念,双眼恢复清明。

    玉诀一收,苏羽点在了青光上,同时扔下一件他的衣服给她披上,背着她道:“我希望,你我之间纠缠到此为止,不要再调查我,否则,我不介意将这段玉诀传遍天下!”

    “你卑鄙!”紫薇女皇抓紧苏羽的衣衫,凌乱的套在身上,露出了一片雪白的胸口,还有一双细长而滚圆的玉腿。

    苏羽淡漠道:“随你怎么说,但不要怀疑我的话,走吧!”

    嘎吱

    青铜车门开启。

    紫薇女皇拽紧双拳,此刻恨不得跟苏羽同归于尽。

    尤其是想到,自己被苏羽看光,还被录下那样一段影像,她只觉万蚁附身,浑身忍不住的哆嗦和发麻。

    但看了看苏羽身前的防御,还有那强大的攻击,紫薇女皇不甘心的退出青铜门。

    直到快要离开时,才恶狠狠道:“苏羽!我记住你了!”

    言毕,转身走下青铜车。

    外界早已等候多时的无极剑圣,见一傲然身姿行出,凭多年相识,立刻认出是紫薇女皇。

    他立刻迎上去,道:“紫薇……”

    紫薇女皇扭头一望,微微惊奇,但转念一想,冷道:“你跟踪我?”

    此时的无极剑圣,眸子剧缩,一眨不眨盯着紫薇女皇身上所穿之衣。

    那是一件男人的衣衫!

    而且,紫薇女皇两腿轻微发颤,脸色还一片异样的红润。

    兼之一身凌乱……

    是个男人都要想入非非。

    无情刀皇盯了盯那衣衫,顿时惊道:“是苏羽的衣服?在梦古祭坛,他就是穿这个!”

    什么?是他?无极剑圣猛然射向紫薇女皇的眼睛,脸色铁青,浑身抑制不住的哆嗦,乃至脚底直冒凉气,吸着冷气道:“紫薇,青铜车里的,是谁?”

    他仍然抱着侥幸,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紫薇女皇向来不屑于辩解,冷嗤:“是苏羽!哼,你跟踪我,不就是怀疑我跟苏羽关系不清不楚吗?现在如你所愿了,我就是与苏羽见面了,那又如何?”

    她所说乃是气话。

    可落在无极剑圣耳中,却是紫薇女皇承认与苏羽有一腿。

    这一刻,无极剑圣只觉得天昏地暗,日月星辰都在旋转,眼前更是黑沉沉的一片。

    整个人,都瞬间呆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不要再跟踪我,惹人厌恶!”紫薇女皇冷哼,扬长而去、

    直至此刻,无极剑圣才恍然回过神,眼神阴沉得像要滴出水一样,低沉喝道:“贱女人!你给我站住!”

    “恩?你喊我什么?”紫薇女皇冰冷转过身,冷漠盯着无极剑圣:“贱女人?呵呵,在你心里,紫薇就是这么不堪?”

    没有人这样形容过她,哪怕是最可恨的苏羽,也从未称呼她贱女人!

    唯一这样称呼的,是她未婚夫。

    对比之下,令人可笑。

    无极剑圣怒而拔剑,铿锵的剑鸣,冰冷无比:“住嘴!你这个贱女人,到了现在还想掩饰?先有玄晶宫一幕,我选择原谅你,现在,不远千里找上苏羽,在青铜车中行苟且之事!你还有脸解释?”

    紫薇女皇眼神中满是失望,也满是嘲讽。

    相伴多年的未婚夫,原来,不过是根本不信任她的陌生人而已。

    以她为人,根本不屑作苟且之事,更不屑掩饰和撒谎。

    可无极剑圣固执认定她在辩解。

    青铜车中本就受足了苏羽的窝囊气,还被苏羽抓到了要挟的把柄。

    心身皆累的她,本打算找可靠之人商量如何摆脱苏羽。

    可结果呢?

    一丝悲凉萦绕心间,她眼神渐渐疯狂,竭嘶底里大笑:“是!我紫薇是贱女人,我移情别恋,投入苏羽怀抱了,怎么了?我就是不远千里上他的床,怎么了?不止如此,我的第一次也是给了他,又怎么了?”

    “我紫薇,是苏羽的女人,死心塌地追随他,这就是事实!!”

    她冰冷盯着无极剑圣,嘲讽道:“满意了吗?哼!永远别再来见我!”

    言毕,她瞬移而去。

    留下的,是回荡半个皇城的三道反问。

    听到者,无不震撼,目瞪口呆。

    以至于沸反盈天的皇城,仿佛陷入了时空定格一般。

    直到半晌后,才以十倍之势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