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830章 杀生剑现

    请输入正文而后握剑,转身,离开。

    “谢谢,对不起……”离开之际,她回首望了眼那如梵天之神的天地骄王,那个曾与她站在同一起跑线的男子。

    谢谢,是谢他的救命之恩,也是谢他点醒之恩。

    对不起,是对不起她昔年的背叛。

    她起身,望向星宿海方向。

    或许,回到最初之地,才能重新出发。

    血雾青年逃遁至遗迹中围适才停下。

    他双拳紧紧拽住,体表血雾翻滚,露出了真容。

    倘若苏羽在此的话,一定能够认出他的身份,从真龙大陆开始,就阴魂不散的劲敌!

    古太虚!

    “我拥有九神之体,竟然还敌不过他!”古太虚满面阴沉。

    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远远超越了昔日,超越了苏羽。

    苏羽在他面前,将如尘埃,已经不配成为他的敌人。

    他碾死苏羽,将如碾死蚂蚁一样容易!

    早在六皇子回归皇室,昭告天下之日,他就震惊的发现,昔日那个抢走他女人,夺走他一切荣耀的毕生仇敌,居然也来到大禹皇朝,并且伪装成为六皇子!

    那一刻,他震惊又狂喜!

    本以为对方在饕餮牢笼,他永生都不可能报仇。

    可谁能想到,对方居然也来到了大禹皇朝!

    也因此,他伪装身份,加入了三皇子的队伍。

    目的就是以古太虚的身份,站在苏羽面前,给他一个天大惊喜。

    谁知,当他准备展露身份时,准备给苏羽报复时。

    苏羽竟然爆发出恐怖的实力,给了他一个莫大惊喜!

    一人之力,碾压双冠皇者,他们四大皇朝最强天骄联手,都不是他对手!

    他忍不住心生悲哀,到底是他无能,还是苏羽太逆天?

    明明他也是绝顶天骄,明明他也有天大的造化和气运,可为什么,为什么对方始终凌驾自己之上?

    暴怒中,冷不丁,一串如银铃般的少女歌声映入眼帘。

    “小鸭子,游呀游,游到石岸边,左一个右一个,嘎嘎嘎噶嘎……”

    古太虚分开草木,往前一扫,不由微愣。

    但见一个十六岁的彩衣少女,左手拎着不知何处寻来的一壶珍贵灵乳,右手抓着一团刚刚烤熟的皇级古兽烤肉。

    一口灵乳一口肉,嘴里哼着模糊不清的儿歌。

    “哪来的?”古太虚有些惊讶,那少女的修为完全看不透,确切来说,身上没有任何的神力波动。

    但对方却能吃皇级古兽,着实诡异。

    思索片许,古太虚心中释然,再诡异又如何?难不成还能是皇者?

    大禹遗迹的规则,是禁止皇者入内!

    只要是皇者之下,古太虚碾死她就如同碾死蚂蚁!

    他目中凶光爆闪:“哼,算你倒霉,遇上了我!”

    他正满胸怒气无处发泄呢,一脚踩灭身前大片的草木,凶神恶煞的显出身,冷哼:“你吃得很欢嘛!”

    彩衣少女扭头一望,嘟囔道:“最讨厌打扰我进食的人!”

    但随即,彩衣少女轻咦一声,不可思议的盯着青年身上的血雾,似乎发现什么,紧接着双眼爆闪。

    她扔下手中的皇级古兽之肉,豁然站起来,俏生生的问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古太虚微愣,他这么凶神恶煞,非但没有吓坏她,反而一点都不惧怕。

    有点意思!

    古太虚杀心弱了许多:“古太虚!你呢!”

    “我叫小蝶!”彩衣少女道,他盯着对方,脆生生道:“太虚哥哥,我饿,能问你借一点吃的吗?”

    小蝶?名字很普通嘛。

    “想要什么,你说!”古太虚丝毫没有发现,小蝶嘴角流着口水,两眼放光。

    ……

    遗迹附近。

    全场只剩下苏羽和大皇子。

    此刻的大皇子,满眸不甘的盯着苏羽。

    到此为止了吗?

    遗迹之中再无第二人是苏羽一合之敌,无人能够抢夺他的国运。

    反而是他该担心,自己还能否保住属于自己的国运。

    大禹遗迹里的规则只有一个,不许杀害皇子皇女。

    苏羽只抢不杀,规则奈何不了他。

    “大皇子,交出来吧。”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苏羽似笑非笑俯视着他。

    他心中一突,紧紧握住口袋,这是他最后的资本,绝不能被苏羽夺走。

    “我用一条消息换你不抢夺我的国运如何?”大皇子万分迟疑道。

    “哦?什么消息,能够重要到储君争夺?”苏羽似笑非笑起来。

    他不觉得大皇子能够打动他。

    “对别人,这个消息或许可有可无,但对你异常重要。”大皇子精光爆闪:“是关于你的法则锁链淬炼。”

    苏羽眸子微微一眯。

    若是什么天地灵宝之类,他还真的不会稀罕。

    但淬炼法则锁链……对他来说,可真是当务之急。

    北忘尘为何能够操纵九道法则锁链,横压同阶?

    因为九相,各自参悟了一项完整的法则锁链。

    目前苏羽只参悟了空间法则,尚且强大得碾压众生,可以试想,倘若他将另外几种法则也凝练成功。

    到时候,晋升皇者时会多么强大?

    孽女殿的追杀,对他而言,将不再是威胁。

    “若你言之有物,可以答应。”苏羽很快作出决定。

    大皇子面色一松:“好!我们立下誓言。”

    “好说。”

    二人当下便订立誓言。

    得到他的誓言,大皇子才彻底放心,说道:“暗星文明派遣使者来大禹皇朝参加道雨,你可知道?”

    “自然知晓。”苏羽暗暗思索,莫非与暗星文明相关?

    “我与暗星文明的使者私下沟通过,知道一件事,暗星文明发现了一处上古道主洞府。”大皇子徐徐道。

    苏羽面色平静,道主洞府又如何?

    他又不是没去过!

    星宿海的无面背生佛传承还握在他手中呢。

    尘沙文明的道器,炼丹炉鼎他也看过。

    那些逝去太久远的道主,他们的洞府其实所剩之物不多,缺乏吸引力。

    至少苏羽并无太大兴趣。

    “仅此而已?”他眼神微微冷下来。

    大皇子暗暗咂舌,道主洞府都不心动,你的眼光到底有多高?

    “除此之外,洞府之中出土了一柄剑,导致整个暗星文明陷入混乱,各方厮杀,均在争夺这柄剑。”大皇子蹙眉:“这批暗星文明的使者,名义上是来观摩道雨,实则是避难的。”

    一柄剑引发整个文明的争抢?

    若是道器的话,大可不必如此。

    非道主本尊使用,此剑在其余人手中如同废铁。

    尘沙文明的炼丹炉鼎,孽女殿的金光女子,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扔在那里不管。

    可见道器仅有名头响亮,实际上并没有半点用处。

    “什么剑?”

    “真皇级神兵,帝王杀生剑。”

    苏羽瞳孔猛然一缩。

    帝王四件套之一,帝王杀生剑!

    他怎会忘记,九龙古神域的天运皇者,为战无双这位天生帝王,抓捕了帝王四件套的气运?

    那四物,注定属于战无双所有。

    其中帝王杀生剑,更是排名第二的皇道圣器。

    尽管太初界和九龙古神域对皇道圣器、真皇级神兵的排名有所不同。

    但,帝王杀生剑,放在太初界,也绝对是顶尖的真皇级神兵!

    整整一个四星文明都为之动乱,可见此剑之珍贵。

    “是此剑么?呵呵,倒是巧了。”

    对于帝王杀生剑,他有兴趣,却并不强烈。

    王权龙尊剑尚未完全掌握,再多一柄杀生剑又有何用?

    “此剑与你所说的淬炼法则有关系么?”苏羽问道。

    大皇子目露贪婪之芒:“因为,帝王杀生剑,是昔日黄道殿镇殿古剑之一!相信,你对镇殿古剑并不陌生吧?”

    他怎会陌生?

    大禹皇朝的道雨,就是一柄来自黄道殿的镇殿古剑操控着降临。

    “你是说……”苏羽怦然心动。

    大皇子徐徐道:“不错,那柄剑,可以呼唤道雨!当年不知何故,此剑被一位叛逃黄道殿的道主偷走,从此之后下落不明,至今已有一亿年,如非那个道主的洞府被意外发现,恐怕这柄剑要彻底埋没在岁月中。”

    “你若能夺取此剑,呵呵,可以想象一下,你将拥有数之不尽的道雨,任意你参悟任何大道。”

    苏羽彻底心动!

    虽然不知道,帝王杀生剑如今是否还具备召唤道雨的能力。

    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除却道雨,很难再找到能够帮助苏羽感悟八大法则的辅助神物。

    不论如何,必须一探究竟。

    “嘿嘿,如果你有心夺取此剑的话,最好是尽快,且不谈暗星文明日益激烈的争夺,我想要不了多久,消息会传到黄道殿的耳中,届时,随便来一位道主取回帝王杀生剑,所有人就只能干瞪眼。”

    的确!

    帮助如尘公主夺取储君之位,他要立刻离开,不能再拖延。

    “如果你肯转过头帮助我夺取储君之位的话,我可以动用我一切资源,立刻将你送过去。”

    说到最后,大皇子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苏羽想也未想,淡淡道:“既然已经许下了诺言,断无反悔之理。”

    大皇子心情复杂,到底如尘公主何德何能,笼络到六皇弟?

    轰隆隆

    正在此刻,大批的人马从四面八方相继赶来。

    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和如尘公主均在其中。

    北忘尘突破桎梏,九相归一的天地异象,将他们都吸引而来。

    眼望触目惊心的惨烈场景,众人吃惊。

    尤其是空中残留的战斗气息,更令他们心惊肉跳。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级别的战斗啊?

    相隔如此久远,依旧令他们感到不安。

    “大皇兄,这里发生什么事?北忘尘呢?还有其余跟在你身边的人呢?”五皇子吃惊于大皇子孑然一身。

    大皇子怎有脸将事情当众道出,模糊其次道:“我也是刚到,至于北忘尘他们,暂时另有任务。”

    其余人倒没怎么怀疑,各自扫视四周战场。

    “皇兄。”如尘公主脸蛋红扑扑的跑过来,眼望苏羽安然无恙,晶眸盛着高兴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