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832章 火龙真君

    请输入正文紫色真龙目光一一扫过,满是戏虐。

    然而,当落在其中一位皇子身上时,轻咦:“你怎么没事?”

    数人之中,唯有一个银发的青年负手而立,脸上看不到任何痛苦神情。

    “你不是那个奴仆的后裔!”紫色真龙楞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那个奴仆的后裔是一代不如一代,如今一代被人戴了绿帽还不知情,可笑,可笑!”

    几位皇子在痛苦当中,全身心都在抵抗源于血脉的痛苦,根本没有在意真龙的话。

    反倒是跟过来的众人面面相觑,脸色出现变化。

    银发青年自然是苏羽,他体内唯一的一丝东方皇室血脉,早在宗人府龙缸检测时就消耗掉,哪里还有?

    正因如此才不受紫色真龙的控制。

    “可不要胡说,我只是皮糙肉厚,不怕疼而已。”苏羽淡然一笑。

    言毕,脚尖一踩,身影飘忽落在紫色真龙的背上,握住了那柄快被顶住的长剑。

    紫色真龙低沉吼道:“小子,这是我与那个奴仆的事,跟你无关,你没有必要为他们,与龙族为敌。”

    苏羽脸色淡淡:“真龙?很了不起吗?你们龙族的创世龙,我都能与之为敌,何况你一条邪龙。”

    跟随来的人马目瞪口呆。

    六皇子有过对抗真龙的经历?喂喂,那可是真龙啊!

    传闻真龙强大非凡,天生有操控法则的天赋,举手投足都能影响天地大道,可怕万分。

    他对抗真龙,竟还能活着。

    “你说真的?那只创世龙,你见过?在哪?”紫色真龙震惊起来。

    苏羽淡淡一笑:“我送你去见他。”

    说着,手掌一摁,剑刺入一分。

    “嗷!”

    真龙痛吼一声,浑身蒸腾大量的邪气,咆哮:“人族蝼蚁,与龙族为敌,你不得好死。”

    其体内龙血喷张,强行顶住古剑。

    古剑竟逆势而起,一点一点排斥出体。

    “巨力法则。”苏羽淡淡道,周身环绕力量法则,手中力量增强十倍,骤然摁下去三分之一。

    真龙再度发出痛吼。

    那些跪在地上的巅峰霸主,满目振奋:“六皇子万岁!!”

    一人之力镇压出世的邪龙,那气概何等霸绝?

    苏羽手掌再度一摁,最后三分之一也被摁了进去。

    七剑重新归位,将其死死钉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啊!人族,我大乘邪龙立下龙誓,此生绝不放过你!”邪龙简直将苏羽恨透到骨子里。

    好不容易有脱困的希望,可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多事的路人。

    让一切都前功尽弃。

    苏羽负手而立,眼眸冷而淡:“现在,我们来聊一聊,是谁动了那柄古剑的吧?”

    亿年时光,七剑灭龙阵都稳如磐石。

    哪有那么巧,偏偏他们此次争夺国运,剑阵就出现松动?

    邪龙鼻孔喘着粗气,徐徐闭上巨大龙眸,一言不发。

    苏羽冷冷微笑:“让我猜一猜,应该是尸族吧?”

    此话一出,无异于一颗炸弹,炸响在众人的耳中。

    “尸族?他们怎么混进来的?”

    “不可能吧,每一个入内者,先后经历过皇子、灰袍皇者的双重检查,怎么可能让尸族混进来?”

    邪龙快要闭上的双眼,陡然一睁,随后又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

    果然!

    苏羽目光微寒,冷冷扫视在场的数百人马。

    揪出岳珊珊这样隐藏于如尘公主人马里的尸族时,他就猜想过,其余的皇子人马中是否也存在。

    而今的龙宫异变,佐证了苏羽的想法。

    “我再来猜一猜,你们放出邪龙的目的,是让它出世,对抗东方夏,方便你们尸族趁乱入侵吧?”他对尸族的伎俩很熟悉:“顺便,将前来遗迹夺取国运的皇子皇女们一个不剩的全灭,对不对?”

    回答他的是一双双惊骇且惊疑的双眸。

    “若我猜得没错,此时此刻,你们就混在这批人马里吧?”

    人群彻底沸腾,互相猜忌,恐惧、惊慌如野草在众人的心间暴涨。

    但没有哪个尸族会承认,苏羽也看不出哪一位是披了人皮的尸族。

    苏羽盘膝而坐,好整以暇坐于龙背,淡淡道:“你们的目的是放出真龙,我只要守在这里,你们就飞出来不可,除非你们放弃任务。”

    他以不变应万变。

    落入被动立场的,反而是那群尸族。

    一席话,彻底打动隐藏的尸族。

    是啊,这么耗下去,半月之后遗迹关闭,他们再想进来就绝无可能。

    任务失败,回去只有死!

    “杀了他!一个巅峰霸主的六皇子而已,能有什么厉害的?”几个与常人无疑的半步皇者彼此交换眼神。

    瞬息间,三道残影划破长空。

    分明被真龙威压震慑得无法动弹的他们,却忽然变得不受影响。

    邪龙嘴角勾起一丝冰冷弧度:“蝼蚁!让你滚不滚,那就去死吧!”

    是它放开了对几个尸族的威压。

    本是脸色淡然的苏羽,神色骤然一变:“三个半步皇者!皇兄们是怎么筛选的,这么重要的半步皇者居然是尸族!”

    那副大惊失色的表情非常到位。

    以至于各方人马都吃惊起来:“完了,六皇子一人,怎么可能是三位半步皇者的对手?”

    “可我听说,当时他有堪比半步皇者的战力。”

    “那是一对一的情况下,现在是几对几?何况,尸族出了名的刀枪不入,普通神术伤害不到他们分毫。”

    “这下完蛋了!”

    苏羽匆忙拔出修罗剑,与三位半步皇者拼斗起来。

    初一交手,他就落入险象环生的危险境界,两次差一点被剿灭灵魂。

    再有不到几个呼吸,他就该陨落了。

    “不用在隐藏了,一起上,杀了他再说。”人马中相继飞出八道身影,有的是巅峰霸主,有的是半步皇者。

    眼看大局已定,纷纷跳出来绞杀苏羽,拿来邀功。

    然而,捉襟见肘的苏羽,惊慌失色的眼神徐徐敛去,取而代之的是清冷。

    “或许还有一两只漏网之鱼,不过,无关大局,灭掉这些就够了!”他浑身骤然迸射凌厉冷光,修罗剑迸射斩天之威。

    “斩天一剑!”

    威力惊天的一剑,横扫四周,打压他的三个尸族猝不及防,被一剑斩为三截。

    果然!

    他们体内没有血液流淌,有的只是浓郁的尸气。

    异变陡生,惊得扑来的尸族浑身冒冷汗,僵立在空中。

    连凶神恶煞的表情都凝固。

    苏羽露出一个九天明月般优雅的笑容:“是不是非常惊喜?”

    分明他们才是人人敬畏的尸族,可在此刻,几个尸族却脚底直冒寒气,仿佛对面的银发人族才是真正尸族!

    “快跑!”不知是哪一个尸族先喊出来,八个尸族转身就跑。

    此刻的他们,只恨尸皇转化他们时,为什么没有多给他们装一条腿。

    眼看他们逃出剑的范围,苏羽冷冷一笑,手掌一招:“箭来!”

    九碧灵珠一闪,一张巨弓落入掌中。

    双臂一拉就是一箭。

    一道流光穿过,便是一道尸族粉身碎骨。

    连续八道流光,不论尸族逃得多远,都被流光一箭洞穿,无一例外。

    众人看得满目呆滞。

    五个半步皇者,八个巅峰霸主,就这样被……被虐杀!

    他们实在不愿意将“虐杀”这个阴暗残忍的词汇用在六皇子身上。

    但那一幕,确确实实就是虐杀。

    不同的是,他们内心狂喜,虐杀得好!

    那些尸族残暴噬人,无恶不作,多少人惨死在他们手中,又有多少人沦为他们的食物?

    其中有妇人,有孩童,有孤寡老人。

    他们死得再痛苦,也是大快人心!

    将天一弓插在龙背上,苏羽淡淡环视众人:“静等遗迹关闭吧。”

    与储君争夺相比,镇压邪龙才是当务之急。

    众人心中长松一口气,看来危机是平息了。

    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

    底下的邪龙,徐徐睁了睁龙眸,一丝隐晦的怜悯划过。

    苏羽入定修炼,心中则在思索。

    自遗迹开始,那股熟悉感就涌来。

    如今的源头,他找到了。

    就是身下的邪龙!

    他疑惑更深,从未与邪龙有过任何交际,那股熟悉感从何而来?

    思索中,冷不丁,苏羽浑身汗毛倒竖,莫名的危机萦绕心间。

    连命运之线都剧烈沉浮。

    他素来果断,察觉到不对,立刻大袖一卷,连通在场的皇子、人马全部卷出遗迹。

    轰隆

    一道血色光柱从天而降,将遗迹毁灭一空,只有邪龙体表蒸腾紫色的邪气,将血色光柱给抵挡住。

    “咦?能提前预知本座的攻击吗?有点意思。”一尊身着火红长衫的青年,骤然闪射,来到遗迹废墟上空。

    此人满脸冷傲与邪异,腰间还系着三个奇异的葫芦。

    看到他,苏羽瞳孔微微一缩。

    那个取走龙血的双冠皇者,红衫青年!

    他到底是什么人?

    “火龙真君,你来得太晚了!”邪龙冷冷道。

    听着,众人脸色微变,他们认识?

    苏羽更是仿佛想起什么,脸色再度变化。

    火龙真君,双冠皇者……

    莫非是那个正在被东方夏追杀的,突然出现在大禹皇朝的双冠火龙?

    “他是怎么混进大禹遗迹的?不是说,只允许皇者之下入内吗?他为什么不受影响?”

    “还有,东方夏正在追杀他,他是怎么瞒过东方夏脱身的?”

    这只火龙的实力,可不是九相合一的北忘尘能比。

    他不过是达到双冠皇者境界而已。

    但这只火龙,可是直接将灰袍皇者重伤,只有灵魂逃走的强大存在!

    火龙真君低头一望,戏虐道:“呵呵,这不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邪龙圣君吗?哦?你现在是怎么了,为什么被人钉在这里?”

    邪龙冷哼:“呵呵,你不也一样?当年冠绝龙族的火龙真君,四冠皇者的你,修为跌落得只有区区双冠皇者,比我还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