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1946章 道主之血

    顿时间,整个暗星文明忽然被强大的意识笼罩,下到飞蛾,上到天地皇者均被这股意识贯穿了身躯。

    看似庞大无比的暗星文明,顷刻间被这股强大的意识穿透。

    北方深处,天宫境内。

    一男一女并肩立在一处荒芜的古老战场中。

    “想不到帝王杀生剑逃得这么远,害我们颠簸一年之久。”紫衣女子小嘴微撇,脸上挂着埋怨之色:“若是我修为足够的话,绝对要让那个拜月教主好看,可算是害惨我们了!”

    身旁的温朗男子轻吐一口浊气:“师兄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只不过最近的暗星文明越发不太平,连排名第二的天宫宫主,羽皇都被暗王处死,想想都不寒而栗。”

    “是呀,暗王为了什么,动怒击杀他呢?”

    男子沉吟片许,精光微闪:“他死在拜月教境内,直觉告诉我,或许与拜月教主脱不了干系。”

    “那个拜月教主还真有那么点本事呢!”女子略微忌惮。

    男子轻微颔首:“不过,已经是过去式,等我挖出帝王杀生剑,那么一切都结束。”

    他望向脚下的废墟,废墟之下掩埋着上古战场的强者遗骸。

    他凭借特殊的感应来到此地,能感受得到,帝王杀生剑就在脚下,对方也深切呼唤着他,渴望与之重逢。

    “帝王杀生剑……苦寻良久,总算近在眼前!”男子精光微闪。

    然而,正在此刻,那股强横的意识横扫而过,令男子瞬时间僵立在原地,额头上瞬时间冒出豆大汗珠。

    那股意识太庞大,如同一个凡人在百丈巨兽面前,令男子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还好意识一扫而过就离去。

    但其脸色随即猛变,感应中,脚下的帝王杀生剑发出急切的求救意识。

    可,那股求救意识,像是被镇压,顷刻间恢复平静。

    啵

    冷不丁,脚下的大地破开,一柄长剑被莫名的力量牵引,直冲云霄之外。

    “帝王杀生剑!”男子起身就要追逐,可那股意识又度扫来,令其身躯浑身一僵,立在原地不敢动弹,眼睁睁看着帝王杀生剑被掳走。

    良久,那股意识彻底消退,男子才骤然握紧双拳,目露悲愤。

    他辛辛苦苦追寻帝王杀生剑,结果一再从眼前失去!

    “是谁与我抢夺?帝王杀生剑分明属于我才对!”男子仿佛看见无形的命运大手,干扰了天地气云,与之争夺帝王杀生剑!

    女子柔声安慰:“师兄,别着急,帝王杀生剑不会那么轻易被人得到,毕竟除了你,别人都需要剑鞘才能掌控。”

    “不!”男子脸色难看:“剑鞘已经被人带走,不出意外的话,此刻帝王杀生剑所去方向就去剑鞘所在!”

    “我……失去帝王杀生剑了!”男子不论如何想不明白,明明天运皇者说过,他乃天命所归的帝王,帝王四件套注定是他所有。

    别人再有通天本领,也无法与之争抢。

    因为,这是天命所决定,无人能够抗衡天命。

    但眼下是怎么回事?帝王杀生剑沦为他人所属?

    “师妹,随我在走一趟吧,就算失去帝王杀生剑,我也想知道,是谁能够逆天命,夺我帝王杀生剑。”男子道。

    女子侧眸凝视着神态坚决的男子,道:“好!”

    苍生棋内。

    许愿不足十息,一股光芒就从外射来,落在苏羽身前三丈外。

    一柄不安挣扎的狰狞长剑,露出眼前。

    帝王杀生剑!

    赶过来的傅冰羽、圣女、云千霜、画魂和冷云等人,无不瞳孔微缩,目露深深的贪婪。

    传闻中的道雨古剑,帝王杀生剑!

    傅冰羽亦嫉妒非凡,随即则是一声嗤笑:“有剑又如何?或许你还不知道,帝王杀生剑无法用手触摸,除非你能得到剑鞘吧?”

    其余人纷纷颔首,怜悯的望向苏羽。

    辛苦如此久,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苏羽盯视帝王杀生剑,目露丝丝激动:“剑鞘,现!”

    嗤

    一道黑袍人影自苏羽的九碧灵珠中闪现而出,赫然是真正的暗王,亦是剑鞘。

    “交给你了!”

    暗王轻轻点头,含笑望向帝王杀生剑:“逞凶亿万载,也该回鞘了!”

    随即天灵盖出现一道细长的裂缝,帝王杀生剑抗拒着轻颤了几下,就没入细缝中。

    傅冰羽看得怔然,随即脸色狂变,厉吼道:“是你!”

    救走暗王的神秘少年和小兽,傅冰羽做梦都难忘记。

    暗王淡漠的望了他一眼,就面无表情回到九碧灵珠。

    傅冰羽胸膛剧烈起伏,顿时意识到,从一开始就被苏羽欺骗。

    枉他信任拜月教主,让他帮忙寻找暗王,可真相却是,拜月教主就是营救走暗王的神秘人!

    此刻想来,羽皇也是拜月教主设计陷害的,借了他傅冰羽的手将其给除掉。

    向来只有他算计别人,从来没有别人算计得到他。

    唯独眼下假冒拜月教主的生灵除外!

    “我灭了你!”傅冰羽目眦欲裂。

    苏羽好整以暇:“可以啊,尽管放马过来。”

    傅冰羽恨得紧咬牙关,但忌惮的望了眼尚未散去的苍生道主残魂,并未急于出手。

    “苍生棋结束,吾亦该追随本尊而去,吾之后辈们,努力吧,生在这个时代,是你们的幸运,也是你们的悲哀,希望你们还来得及,阻止……”

    话音尚未说完,冷不丁,一只遮天蔽日的手掌,从冥冥中探出来,一把将苍生道主的残魂拍灭。

    随后,缓缓退回冥冥之中。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在场所有生灵都心中猛颤,骇然欲绝。

    “那只手是谁?竟可强行降临苍生棋?”

    “苍生道主的残魂竟被……一掌抹灭?”

    “苍生道主让我们阻止什么?为何说生在当此时代,既是幸运又是悲哀?”

    “是谁?是谁打断了苍生道主的留给我们的遗言?”

    在场之人无不震骇!

    苏羽亦瞳孔剧缩,那只手掌的幕后主人是谁?竟可跨越虚无,抹掉苍生道主的残魂?

    是苍生道主想告诉我们的话,触动了天地间的隐秘吗?

    其心头掀起惊天波澜。

    同样的话,他从太虚玄主口中听过。

    “现实的生灵啊,生在第二纪元的末代,不知是你们的幸运,还是悲哀……”

    到底那些道主级别的存在知道什么?又在警告什么?

    为什么会说,眼下是第二纪元的末代?

    难道太初界会发生什么吗?

    种种困惑如潮水涌入苏羽的脑海中。

    在众人陷入震撼之际,突然间,那被掐灭的苍生道主残魂里,忽然掉落两截白皙的玉骨。

    玉骨之中散发出惊天动地的摄认气息!

    “苍生道主的遗骸!”有人惊呼出声。

    早就传闻,苍生道主虽然坐化,但还有部分遗骸残存于苍生棋内,想不到是真的!

    其残魂能够存在亿万载不灭,也是因为寄托于遗骸。

    苏羽更是目露深深喜色,从那两截玉骨中,他感受到了道主之血的存在!

    九龙神鼎的命运之龙迟迟无法晶华,原因就是缺乏道主之血!

    眼下的玉骨,一定要弄到手!

    “空间挪移!”他眼中酒红光芒一闪,两截玉骨顿时被空间之力包裹。

    然而在即将传送时,一袭冰冷的气刃将空间传送绞碎。

    “道主之骨是我的,谁敢抢,死!”傅冰羽霸道的震喝席卷八方。

    正欲抢夺的画魂、冷云和圣女纷纷迟疑的止住身影。

    苍生棋即将结束,马上他们会被传送回暗星文明,此刻得罪傅冰羽,回去之后不是找死吗?

    眼看傅冰羽一人得道两截玉骨,就在这一刻,分明被帝王权杖操控的云千霜,嘴角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咯咯,不枉费我费尽心思,总算找到道主之骨!”

    她完全无视帝王权杖的控制,飞身而上,抢夺两截道主之骨。

    “找死!”傅冰羽一记冰尺拍下来。

    云千霜却怡然不惧,淡淡一笑:“雕虫小技!”

    她取出一根发簪,往前一掷,将冰尺给击得倒飞,傅冰羽连带着被轰飞。

    “你……你不是云雾神山的山主!”傅冰羽倒吸一口气,吃惊的打量云千霜。

    云千霜嫣然一笑,黝黑的皮肤褪去,回归白玉无瑕的洁净肌肤,赫然就是当初梦古祭坛露面的俏丽妇人。

    “咯咯,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冒充的暗王吗?”云千霜指尖一弹,玉丝缠绕向两截玉骨。

    傅冰羽大怒:“休想!”

    冰尺隔空一斩,将玉丝当空斩断。

    云千霜俏容微愠:“为了寻找道主之骨,我可是前往多个文明,志在必得,你若非要与我争抢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她纤纤玉指一勾,那枚发簪散发出的摄人气息再度暴涨一截,竟堪比五冠皇者级别的道具之威!

    傅冰羽倒吸一口凉气,目露惊惧:“你是什么人?”

    “那就不用你管了!”云千霜冷淡道,随即右掌一抓,抓向两截道主之骨。

    然而就在这一刻,异变陡生!

    但见苍生域内,射出遮天蔽日的酒红与紫色光芒。

    低头一看,一红一紫两只奇异的眼眸,闪闪发光。

    “时空转移!”

    庞大的时间与空间法则交织,将两截道主之骨笼罩。

    “不好!”

    “住手!”

    云千霜和傅冰羽齐齐暗道不妙,出手搅乱时空之力。

    然而,单一的时间或者空间之力,他们能够轻易打乱,但二者合一,他们联手之下竟无法撼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