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2302章 阴谋诡计

    影兽顿时凄厉的嘶吼起来,趴在地上不断翻滚。

    身子滚过之处,但凡触碰到的蛮兽,均被其身体当场给抽为血雾!

    伴随血水飚飞,七八只蛮兽顷刻间被发狂的影兽给碾死。

    但随着时间延长,影兽的灵魂受到严重伤害,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弱。

    最后渐渐停歇下来,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一动不动。

    奴兽王长松一口气,刚才祭出的一滴血,使其脸上苍白如纸,身上一道道兽头的图纹,比之以往淡化许多。

    刚才那滴血,他付出的代价似乎格外高昂!

    不过,总算成功将影兽制服!

    “接下来,轮到那两个该死的光明使者了。”奴兽王怒道,害他损失大半的蛮兽,这笔账可不能轻易揭过。

    吼

    在其命令下,剩下的四十来只蛮兽折返冲入中央森林。

    玄画和孔曲正在件伤亡的蛮兽尸体,收获颇丰。

    察觉到大批的蛮兽返回,两人脸色俱是一变。

    “影兽败了?怎可能?”孔曲不可置信,这与计划中完全不符。

    他有些不舍的望了眼地上尚未捡完的蛮兽尸体,咬咬牙,只能取出水晶片,随后望向玄画。

    玄画亦有些迟疑,但却没有选择放弃,而是抓紧时间又捡了几只,转身向远处逃。

    感受到蛮兽即将进入视线之内,孔曲当机立断,放弃此次活动,退出迷雾森林。

    堪堪此刻,大批的蛮兽冲入视野中。

    七八种控制系的天赋攻击而来,将其给束缚住。

    好在孔曲已经提前发动水晶片,成片的禁制之力将其给卷走。

    见状,奴兽王不甘的怒吼一声,便盯向玄画离去的方向。

    或许她就是仅剩的光明使者!

    “追!”奴兽王大喝道,同时命令蛮兽将沿途的蛮兽尸体全部收起来,以免玄画得到足够的蛮兽就此离去。

    苏羽和邪小月远远观测,后者抿嘴一笑:“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孔曲直接退出了!”

    苏羽亦感到几分讶然,那奴兽王能够制服影兽,令形势再度倒转,很是出乎意料。

    以玄画刚才得到的分值来看,应该有三百来分,距离苏羽的分值还差一些。

    “实在不行,我丢弃一些蛮兽,主动减少一些分数也可以。”苏羽如此分析,言毕,便追上去。

    玄画很是不甘心那么多蛮兽尸体未曾得到,几度绕圈飞回来,可狡诈如奴兽王,已经将尸体都收起来。

    尤其是那头失去意识的影兽,作为五百分的它,被奴兽王看得紧紧的。

    此举逼迫玄画不得不想办法重新猎杀他们。

    终于,连续五日的追逃后,玄画只得选择偷袭奴兽王的蛮兽们。

    这一日。

    玄画画出一对翅膀,以惊人的速度飞逃,并逃入中央森林,消失无踪。

    奴兽王大怒,只得率领大批蛮兽,盲目的在中央森林中追寻。

    中央森林作为影兽的地盘多年,早已被影兽改造得适合其修炼,里面处处都是黑暗的阴影,不论是种族还是蛮兽的视线,都未曾超过五里!

    并且,此地的地势非常复杂!

    到处都是嶙峋怪石,曲曲折折,影响路途。

    咻

    忽然间,一道路途的转弯处,一柄道器级别的飞剑毫无征兆出现,将蛮兽群最前面带路的一只蛮兽给当场杀死。

    奴兽王不怒反喜,喝道:“往前攻击。”

    那玄画目的是蛮兽尸体,一定躲在前方五里之外,等待拿取蛮兽尸体吧!

    然而,就在诸多蛮兽群攻的时刻,蛮兽群的身后,却陡然射来一道道器级别的绳索,嗖的一下将一头蛮兽给卷走。

    “上当了!”奴兽王立刻反应过来。

    玄画故意在前面布置一道陷阱,吸引他们目光,实际上是声东击西。

    “攻击!”奴兽王命令诸多蛮兽掉转头,攻击身后。

    但,有如此长的间隔时间,玄画早就带着那头哀嚎不已的蛮兽逃之夭夭!

    “这个臭女人!”奴兽王脸色阴沉且狰狞:“不惜一切代价,抓到她!”

    其阴沉的面孔下,那双眼睛却闪烁着一丝丝隐藏得极深的冷笑,仿佛一只狡诈的狐狸,看着猎物逐渐踏入陷阱。

    接下来,暴怒的奴兽王发狂般的在中央森林不断追杀玄画。

    玄画利用对中央森林的了解,以及五公里的视线限制,频频动用策略,偷袭得手。

    三日后,玄画已经成功得手七八只蛮兽。

    加上此前得到的蛮兽,分值超过四百。

    可玄画并未罢手,反而出手越来越频繁。

    奴兽王无可奈何,一直追逐,直至追到了中央森林的最中央。

    一个漆黑如墨的湖泊,镶嵌在中央。

    尽管四周一片黑色,但湖泊却黑得发亮,如同黑珍珠一样!

    湖泊之中流动着一团团诡异的影子,散发令众多蛮兽极度不安的气息。

    “影兽栖息的老巢。”奴兽王没来由心一紧,但想到影兽已经被制服,便强迫自己安定下来。

    他环视着四周,扬声喝道:“光明使者,这样逃下去没有意思,不如我们正面对决如何?你若赢了,我将所有的蛮兽尸体全交给你,若输了,就麻烦你暂时委屈一下,做我的人质,如何?”

    他本是随意试探一下玄画是否在附近,并未指望对方真的会如此糊涂现身。

    谁料,自湖泊的另一头阴影中,走出一个嘴角擒着似笑非笑微笑的淡然水墨长衫女子,赫然是玄画。

    “好啊!”

    她居然答应!

    奴兽王非但没有开心,反而越发警惕起来。

    从此女的种种手段来看,分明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子,怎会犯下如此愚蠢的决定?

    公平对决,他们可是有压倒性的力量,怎么公平得起来?

    不过,对方肯露面,且愿意对决自然再好不过。

    他就怕对方一言不合捏碎水晶片逃走。

    “怎么个切磋法?”奴兽王问道,心道,玄画一定会提出相对公平的对决方式吧。

    然而,谁知玄画竟道:“我一人对你们所有。”

    嗯?

    奴兽王心中巨震,再度感受到深深的不妥。

    对方肯现身,已经大有问题,还敢一一对他们,不对劲!

    “后撤!”奴兽王极其果断,立刻下令蛮兽们往后撤。

    谁知,玄画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意:“如此辛苦才将你们引到此地,想走,不觉得已经迟了吗?”

    咕噜

    忽然,那漆黑如墨的琥珀里,冒出一个巨大的气泡。

    伴随一声震天的巨吼,竟从里面钻出一只提醒更为庞大的影兽。

    较之刚才,不仅提醒更大,散发出的凶厉之气都是方才的数倍之上!

    “影……影兽?怎么可能有第二只?”奴兽王倒吸一口凉气,头皮一阵发麻。

    玄画好整以暇的捋着垂露于胸前的秀发,呵呵一笑:“当初的确只放进一只影兽,但,是一只怀孕的影兽,你们杀的,是小的,母体一直就在这里面修炼。”

    嘶!

    此前杀的还是未成年的影兽?

    那眼前这只影兽的实力……

    “不对,它为何不攻击你?”奴兽王看出异常,此影兽现身后,根本未曾在意玄画,而是紧紧盯着他们。

    玄画笑意更深,戏虐之色浮现而出:“忘了告诉你们,这只影兽就是来自我的家族……嗯,它曾经是我家族的守护兽。”

    作为一只看着玄画长大的影兽,它早已将玄画视为主人,怎会攻击她?

    此消息,她瞒得实在太紧,怕是连与她并肩作战的孔曲都丝毫不知!

    暗中观察的苏羽,亦吃惊不小,影兽居然来自玄画的家族?

    不过,这也解开他此前的疑惑。

    为何玄画能够引出那只小影兽,自己却没有遭到攻击?

    而且,还敢在影兽的地盘和孔曲上演一出互相残杀的戏码,丝毫不怕惊动影兽袭击自己。

    原来,影兽便是其家族所养!

    “只不过,她已经老了,无法离开这面湖泊时间太长,所以只能千方百计将你们全引过来咯。”

    此湖泊内充斥的大量影子,对于这只老化的母影兽而言,便是最好的战斗场所!

    奴兽王和其余几个种族脸色瞬间煞白!

    反观玄画,阴影笼罩下,那俏丽的脸庞,显现出几分狰狞:“全杀了……记得要留全尸!”

    吼

    母影兽低吼一声,便化作一团影子瞬间扑了出去。

    刹那间,数只蛮兽当场死亡!

    死亡如同潮水一样,迅速将蛮兽群淹没,任凭他们实力惊天,可在母影兽面前,只若绵阳一般,遭到单方面屠杀。

    几个呼吸,蛮兽群就只剩下七八只蛮兽。

    奴兽王性命危在旦夕!

    “呵呵,认命吧,奴兽王。”玄画仿佛已经看到奴兽王被影兽给撕裂身体的场景。

    然而,奴兽王的脸上却并无多少慌乱之色,取而代之的是几分桀骜冷笑:“小丫头片子,论阴谋诡计,你还差得远,真以为只有你会布置陷阱?”

    什么?

    玄画眼眸一凝,立刻意识到不妙。

    蓦然间,她想起一路上偷袭抓来的蛮兽,若说陷阱,唯有它们还有许些可能。

    她不假思索,取出盛装蛮兽尸体的储物空间,立刻将其扔掉。

    但储物空间尚在空中,便爆裂开来。

    里面的蛮兽瞬间全部死亡,它们的道主之血如喷泉一般,全部飞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