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2419章 龙皇来临(一更)

    苏羽不闻不问,外界亦很快大打出手。

    毒命夫人拉扯着邪散人,大打十天十夜,从东域神府一直打到宇宙深处,直至打出数片星河之外。

    直至邪散人不得已祭出一尊大尊境的半生傀儡后,才将毒命夫人给吓跑。

    “真是一个疯子!”邪散人满脸发虚的回来,一脸憋屈的暗怒。

    显然,他与毒命夫人交手并未占到多少便宜。

    主要是他本身就有伤势存在,适才吃了不少亏。

    不过,毒命夫人并未就此离去,竟徘徊在东域神府附近迟迟不肯离去,隔三差五的试图闯进来,令邪散人无暇恢复伤势,苦不堪言。

    时间就这样缓慢流逝。

    东域深处,一片波光纵横的混乱地带。

    此地四处都充斥着毁灭的气息,天和地混沌一片,因破碎而分不清界限。

    四周的空间或缺损,或狭窄,时而还闪逝一道道堪比毁灭波光的残余能量。

    在这片死寂之地,一袭雪衣人影踉跄跌落进一处狭小空间。

    其身后,怒吼着一条饱含灵智的能量长蛇,紧追不舍。

    此蛇全是附近参与的战斗余波汇聚而成,危险程度,甚至比毁灭波光还要强横一线。

    大尊境后期强者遭遇,亦要灰飞烟灭。

    雪衣女子回首望一眼,一张绝美出尘的脸庞,透着平淡和执着,一言不发的向森林更深处逃去。

    她,正是禁忌森林里,失踪多年的无心铁捕。

    她并未死,却依旧行走在死亡的路途中。

    “人类,离开这里!”长蛇追逐着,口中发出怨念极重的呵斥“否则,你将与此地同眠。”

    无心铁捕没有回头,甚至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固执的继续前行。

    “我若离开,谁来完成他夙愿?”无心铁捕往前踏出一步,脚底下,出现一道新鲜无比的血印。

    “冥顽不灵!”长蛇低哼一声,猝然化作一道笔直的射线,贯穿无心铁捕的纤弱的身躯。

    无心铁捕咬紧牙关,取出那只金色玄武。

    叮的一声,金色玄武成功挡住。

    可射线本身携带的强大力量,将无心铁捕撞击得往前猛飞,狠狠撞击在一片残破的空间屏障上。

    咚

    整个空间屏障都因此碎裂。

    无心铁捕的半步道主之躯,亦无法承受如此伤势,顿时皮开肉绽。

    刺眼的嫣红,刹那染红那袭如雪白裙。

    她挣扎着爬起来,尽管脸色苍白如纸,眼神却仍旧执着hé píng淡:“我说了,一定要完成那个人的遗愿!除非,我再也走不动一步。”

    晃了晃虚弱的身体,无心铁捕艰难的往前行去。

    所过之处,血水凝聚成一条血线……

    射线弹射回来,重新化为长蛇,一双略有灵智的双眼,透着一抹惋惜:“人类,何至于斯呢?为了已死之人的遗愿,宁愿牺牲自己吗?”

    它本是禁忌森林中,一片区域的王者。

    某一天,一群不速之客闯入禁忌森林。

    它亲眼看见,他们相继惨死在上古残留的毁灭力量之下。

    这位唯美绝伦的白衣女子,亦未能幸免。

    只是她有奇怪的法宝护身,才能免于一死,但其躯体早已遭到无可挽回的重伤。

    在它的感知中,此女的生命力正如冬日花朵一样迅速凋零。

    若她此刻就回到外界,好好疗伤,或许还有救。

    但在禁忌森林,处处都是残余力量的侵蚀下,生命只会加速流失而已。

    她的生命力,顶多只有一年。

    可即便如此,这位看似弱小的人族女子,竟以不可思议的淡然和执着,继续往前。

    而目的,竟然只是为一个已死之人实现愿望。

    它,无法理解。

    “你不懂,也不会懂。”无心铁捕一言不发,纵身跳入身前的空间缺口,进入另外一个空间。

    那个空间是一片烈火燃烧之地。

    那等烈火下,大尊境后期强者,亦要惨死不可。

    即便有那只金色玄武护身,她也无法支撑太久。

    “人族,你已靠近禁忌森林的圣墟,速速离开,否则,真的再也离不开。”长蛇眼神触动,怔怔凝望着烈火中的那一抹白色残影。

    无心铁捕一言未发,紧紧抱着双臂,忍受着烈火的剧烈蒸腾,如飞蛾扑火般,走向圣墟中央,一道炽热无比的巨大光球。

    那里,一尊浮动的神座,在火光下明灭不定。

    而伴随无心铁捕不断往前踏过去,越发强烈的炽热高温下,其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消融。

    直至噗的一声,她全身消失在满天火光里。

    长蛇盘踞在外,长长一叹:“人类的感情,我永远都不懂,哎……”

    默默叹息中,长身化作碎乱的能量,徐徐散去。

    同一时刻。

    远在东域神府里的苏羽,正在闭关参悟之际,却毫无征兆的从深度闭关中惊醒。

    他神色茫然,眼角却莫名湿润。

    “我心中为什么会忽然伤感?”苏羽以食指擦了擦眼角的湿润,迷茫说道。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心脏,此刻亦莫名的紧缩。

    好似在无声啜泣般,异常难受。

    “怎么了?”耳畔传来魔无道轻柔的声音。

    苏羽莫名的悲伤情绪,将她也感染。

    “是有关你那位禁忌森林的朋友吗?”魔无道徐徐问道。

    苏羽微微摇头:“我希望不是因为她。”

    如果,琉璃古洞一别,真是永远,于他而言,将是永远的遗憾。

    “耐心,烙印解除后,我随你去一趟禁忌森林。”

    “多谢!”苏羽深吸一口气,强忍内心的落寞情绪,继续参悟。

    十月后。

    苏羽再度从深度的入定之中惊醒。

    此次不再是哀伤,而是莫名的恐慌。

    扯开胸前衣襟一看,一颗狰狞的龙头,不知何时浮出体表,不断的张嘴龙吟咆哮。

    而魔无道,神色早已凝重万分。

    “做好心理准备了吗?”魔无道凝声问道。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龙皇已经踏入东域。

    他们两人身上的烙印,都出现明显感应。

    “比预料中快!”此时,一声沙哑声出现在他们密室之外。

    开启密室之门一看,乃是邪散人。

    其目光同样凝重,眺望向东域边缘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