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2620章 意念传达

    符文上雕刻有上百天书文字。

    嗖

    符文横压而去,老者幻化而出的两道掌印,当场被碾碎。

    并且符文去势不减,直逼老者。

    老者心中一寒,察觉到符文中蕴含的危险,慌忙施展出自己的领域。

    “哼,区区一个黄道主,还怕你不成?”

    其领域之中,电闪雷鸣。

    无穷的闪电,如狂风暴雨一样坠落,轰击席卷而来的符文。

    但,符文相当强悍。

    无视那领域,径直压过去,打在老者身上。

    啊

    堪堪触碰到老者身躯,他就发出一声惨哼。

    其道主之躯,正散发出阵阵白眼。

    就如同被放在木炭上炙烤的生肉一般。

    符文趁机将老者给包裹住,以极其凌厉之势,对其造成严重伤害。

    老者终于慌乱,使出浑身解数挣扎。

    可都无济于事。

    那符文纹丝不动,仿佛不将老者烧为灰烬,决不罢休。

    一声声的惨叫,回荡于寰宇中。

    眼看老者浑身如焦炭,连灵魂都被灼伤,即将被杀死。

    可那符文,忽然一阵明灭不定,并迅速暗淡。

    秦仙儿终究无法熟练掌握古神圣器,能够操纵圣器如此久,已经相当不容易。

    老者趁机会,狂喝一声,强行震开符文。

    那符文亦嘎吱一声,终于破碎。

    老者长舒一口气,眼中残留着后怕之色。

    毕竟是古神的传人或者后裔,还收我古神圣器。

    实在太可怕!

    他大意了!

    抬眸一看,凝望着脸色发白,身躯不断发抖的秦仙儿,眼神冷彻。

    秦仙儿强行施展刚才那道符文,对其本人的伤害同样非常大。

    “还好你根基不稳,不然今天还真的阴沟里翻船不可!”老者眼神阴冷,心有余悸。

    真的要庆幸秦仙儿根基太差。

    不然……

    念及至此,老者满面狠辣之色,抬手就是一柄飞刀。

    那是他亲手炼制的道器,杀一个黄道主绰绰有余!

    呼

    九幽神火自动护住,在其周身凝聚成为一道铠甲,抵挡那道器飞刀。

    然而,这一击是虚涅境界强者全力一击。

    不再是秦仙儿能够轻易抵挡的。

    只听噗的一声,九幽神火被穿透,那道器飞刀,携带凌厉无比的锐利之芒,破开一切,刺入其胸膛之中。

    一声娇哼,秦仙儿被击得倒飞。

    肺腑受创,抑制不住的喷出一口鲜血。

    一滴滴,晶莹如血色珍珠,飘扬在半空,折射着苏彩儿那张绝望,且哭泣的脸庞。

    “娘……”苏彩儿一声尖叫,扑了过去。

    上宫。

    一群主宰们,其乐融融的向苏羽敬酒。

    苏羽含笑,一一回应。

    蓦然间,当其举起酒杯时,忽然手心没来由颤抖一下。

    无意中一丝力量泄露而出,将酒杯捏出一道道的裂痕。

    主宰后裔们怔了怔,却并未在意。

    摇光笑道:“来人,再换一个上好的酒杯。”

    “慢着!”苏羽缓缓道。

    他凝视着掌心破碎的酒杯,若有所思。

    好端端的,他的手心怎会颤抖?

    而且,那酒杯交错纵横的裂痕,竟异常诡异的凝聚成为一个“救”字。

    本以为是看错,可仔细看,那裂纹的的确确凝聚为“救”。

    “发生什么事了吗?”苏羽放下酒杯。

    手掌在酒杯上空拂过,无形中施展命运领域,窥探天地间和自己息息相关的命运变化。

    但见酒杯的酒,如若镜子般,倒映着一幕幕画面。

    蓦然间,画面一闪,出现一个哭泣的女孩。

    那画面定格的,就是女孩向苏羽求救时的状态。

    其嘴型,赫然是一个“救”字。

    与酒杯上的裂痕,一模一样!

    苏羽吃惊不小:“未曾动用传讯玉诀,却可将意念传达至我跟前?这个女孩,精通命运领域么?”

    能够如此远距离传达意念的,只有命运领域。

    正如当年大战孽女前。

    夏静雨以命运,向苏羽传递了信息。

    “前辈,发生什么事?需要我们相助吗?”摇光看出苏羽的脸色不对劲,连忙问道。

    苏羽摇摇头,放下酒杯。

    里面的刀影,刹那散去。

    “你们继续吃,我杀个人就回来。”苏羽淡淡道。

    他心中猜测,难道是自己当初没有将那个什么帮派灭杀干净,以至于小女孩又被那些势力给惦记上?

    呃

    众多主宰面面相觑。

    前辈吃饭吃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去杀个人?

    不过,他要杀的,恐怕不是什么小人物吧?

    念及至此,主宰们肃然起敬。

    前辈就是前辈。

    杀个强者都如此轻描淡写。

    说完,苏羽双目闭上,无穷的命运线条在其脑海中回旋。

    其中关于小女孩的命运线条,迅速出现。

    顺着命运线条,苏羽锁定其方位。

    当其睁开目光时,周身空间领域发动。

    眨眼间,天地回旋。

    他便抵达一处荒僻之地。

    尚未看清周身详情,便听到哀痛的哭喊声。

    苏羽侧眸一扫,的确是小女孩。

    一个虚涅境界的老者,正伸出巨掌,准备生擒小女孩。

    只是苏羽的到来,令得老者精神一震,骇然回头望去。

    他分明感应到一个强横的空间领域。

    “时间主宰办事,上宫所属请退下!”老者心情舒缓道。

    上宫与时间主宰并无利益冲突,甚至还要仰仗主宰。

    苏羽已经重新戴上斗笠。

    遮掩下,一双眼睛平静而无情。

    “那个小女孩,我印象挺好的,伤她,你没有问过我吧?”苏羽淡淡道。

    老者戒备起来,森然道:“这是主宰亲自叮嘱要办的事,阁下,真的不要多管闲事。”

    怎么听对方口吻,好似不怀好意呢?

    “我还真要管。”苏羽抬手一招,火红的玉玺就出现于其掌心。

    一千万的时间结晶催动下,火红玉玺当即被发动。

    老者吓得眉心狂跳,一边往远处急逃,一边呵斥道:“你疯了?”

    苏羽懒得多废话,直接扔出玉玺。

    一片火光闪过,老者便当场被焚烧一空,连渣滓都不剩下。

    若对方是帮派的人,苏羽还不会动用如此凌厉的手段。

    可谁让他是主宰之人呢?

    磨磨蹭蹭的,万一他逃掉,惊动主宰可不好。

    “啊!苏叔叔!”苏彩儿好一会才回过神。

    因为苏羽从出现到灭杀那老者,时间太短暂,以至于她都没会意。

    “没事了,我走了。”苏羽淡淡转身,正准备发动空间领域回去。

    苏彩儿一急:“等等!苏叔叔,你……能不能帮我救一救我娘,她被打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