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2800章 诛灭叛军

    他意识到,真的有人在算计他。

    准备将渡噩莲座这个烫手山芋丢给他处理。

    其鼻孔一哼,暗暗冷笑:“想让我替你背黑锅,成为替罪羔羊?”

    “可惜,这一点,我早就预料到。”

    能够从上一纪元活到现在,奴祖焉是什么易于之辈?

    抢夺之前,他就有所防备。

    他立刻出面,立在渡噩莲座的上方,向众生宣告道:“诸位,请稍安勿躁。”

    其口吻中,十分难得带着淡淡笑意。

    “实不相瞒,我们并不想独占渡噩莲座,乃是迫不得已!”奴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是苏圣体怜悯我们无家可归,所以,非让我们入住渡噩莲座。”

    人群里。

    隐身其中的于向晚暗暗不耻:“真够不要脸的,分明是自己抢夺,却说是苏羽逼迫?”

    “不过,你想做什么,苏羽早就算到了,既然你已经迈出一步,回头就不可能了。”

    此时。

    围拢的众多强者,纷纷惊疑起来。

    “胡说!苏圣体怎么可能将渡噩莲座交给你们?”

    “真当我们很好欺骗?苏圣体不照顾我们有功之臣,不照顾鼎,反而照顾你们没有半点贡献的新附庸势力?”

    奴祖对此早有准备。

    他呵呵一笑,取出一条灵脉凭证,以及一段影像。

    “大家有所不知,日前,我们曾经索要一条灵脉,和你们本土势力争执不下之际,是苏圣体派遣了鼎的高层,偏袒了我们。”

    影像释放出的画面,正是暗王偏袒他们。

    非但不对闹事的他们予以惩处,反而将灵脉交给他们。

    “鼎是苏圣体创建的势力,试问,没有苏圣体下令,鼎敢如此偏袒我们吗?”奴祖淡然道。

    其心头暗暗一笑。

    苏羽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当初的偏袒,就是现在最好的护身符。

    果然。

    惊怒的人群,纷纷猜测起来。

    似乎,苏圣体真的十分偏爱他们。

    将渡噩莲座也送给他们,并非不可能。

    眼看人群渐渐平息,奴祖继续道:“请大家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我们和你们一样,都是天庭的一员。”

    “倘若你们执意在此闹事,就是破坏天庭团结,非但本祖要惩罚,苏圣体那一关,你们也过不去!”

    威逼在前,接下来就是利诱。

    “当然,本着大家都是同胞的份上,我会放出十万个名额,供给大家,选择明事理、顾全大局的人优先。”

    闻言。

    众多本就不是一心的势力,纷纷各怀心思。

    所谓的明事理,就是不要闹嘛。

    现在谁闹,谁就得不到渡噩莲座的名额。

    本已趋于冷静的众多势力,果然安静下来。

    奴祖暗暗鄙夷。

    一群蠢货,小恩小惠就收服得服服贴贴。

    可。

    正在此刻。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大家不要相信他!苏圣体就是被他害得重伤闭关的。”人群里,不知谁忽然喊了一声。

    闻言,众人心惊。

    那声音继续扇动道:“奴祖勾结古太虚,出卖了苏圣体,才导致他重伤的。”

    人最怕的就是煽动。

    不明真相,且心怀不满的人,立刻质疑。

    “对呀!苏圣体如此高绝的实力,为什么会重伤?”

    “诸位,好像真的有问题,古太虚就是在奴祖来之后才出现!”

    “不错!苏圣体对待我们向来奖罚分明,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偏袒毫无贡献的新附庸势力?”

    此时。

    那蛊惑的声音又道:“诸位,奴祖等人,是想毁灭我们栖身之所,霸占我们一切资源呐!”

    众人纷纷醒悟。

    与此同时。

    鼎的成员忽然自四面八方包围过来。

    以暗王为首的强者,将渡噩莲座重重包围。

    “苏圣体有令!”暗王手掌一抖。

    一条横跨天穹的横幅,展现众人眼前。

    但见上面写道:“本尊受奸人暗算,至今才恢复清醒,得闻有叛逆假借我之名作乱,特令鼎除灭奸佞,还天庭太平!”

    “是苏圣体!”

    “果然,奴祖他们不仅暗算苏圣体,还冒充他他的名义,欺上瞒下!”

    “你们真该死!!”

    苏羽的号召力何等强大?

    一言既出,天下皆随。

    奴祖面色大变。

    苏羽疯了?

    没有他的指导,天庭拿什么度过纪元毁灭?

    等等!

    一切都是苏羽暗中指使的。

    他才是幕后算计之人!

    “且慢,渡噩莲座,我们现在可以退还回去。”奴祖立刻招手,让进入之人迅速退出来。

    现在还有挽回的余地。

    只要继续留在天庭,还有东山再起的一日。

    可,苏羽又怎会再给其机会?

    嗖

    但见渡噩莲座周围,涌动一股空间之力。

    将渡噩莲座瞬间传送出去。

    于向晚从暗中蹦出来,大吼道:“不好,他们要催动渡噩莲座逃走!”

    暗王立刻率领鼎的势力冲过去。

    奴祖顿时察觉到不妙。

    真的和渡噩莲座离开,他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怎么都要落得一个畏罪潜逃的罪名。

    “不,不是我们……”

    话音尚未落下,渡噩莲座已经发动,瞬间原地消失。

    再度出现时,已经现身于虚无之中。

    暗王眼神精光一闪,立刻率领诸多势力冲出去,怒吼道:“鼎之所属,诛灭叛军!”

    众多鼎的成员,还有真龙、九州等生灵,纷纷冲飞至虚无。

    他们一马当先,对渡噩莲座进行追杀。

    渡噩莲座上方,奴祖心头大怒,以其双臂试图挡住渡噩莲座的离去,将其重新带回天庭。

    唯有如此,他才能解释得清,自己是受人陷害的。

    可,渡噩莲座自行催动,将其推着没入了虚无至深处。

    直到天庭的生灵,已经探查不到的范围时。

    渡噩莲座才终于停下。

    一道银发身影,亦踏着空间波纹,缓缓出现。

    “苏羽!”奴祖似有所感,猛然望去,面带恨意:“为什么算计我?”

    苏羽淡淡道:“你若没有异心,我的算计会凑效吗?”

    他眼神慢慢凌厉起来:“好心收留你们,不知感恩,却想霸占天庭,顺便还想将我奴役,成为你的麾下,是不是?”

    奴祖努力平复情绪,狡辩道:“你有证据吗?全都是你猜测而已!你身为天庭之主,凡事都要讲点证据吧?”

    明天十一点,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