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神鼎 苍天霸主

第2962章 血山诅咒

    为何诸多势力都耐心等在血山之下,却不敢上去?

    难道他们不想占据先机,先在血山中等着吗?

    显然不是!

    唯一的解释是,血山里面十分危险,他们不敢前去。

    所以连大圣强者都老老实实等在血山外!

    试问苏羽此去,能没有危险?

    但,他不能不去。

    因为被盗走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绝天剑。

    “真会给我找麻烦。”苏羽眼中寒光闪了闪。

    他等候在此,除却只是看一看化石外,还有另外一个目的等待墨衡。

    自从来到附近之后,他一直在感应万劫大镰所在,但始终没有发现其痕迹。

    应该是墨衡想到了什么办法,将万劫大镰和其感应暂时屏蔽掉。

    现在,盗圣无故盗走其绝天剑,令他不得不抽身离开,影响他寻找回万劫大镰。

    “前辈,可以放我一马吗?”冥王目光闪了闪。

    苏羽看都未看他一眼,道:“当然可以,前提是你要跟我去一趟血山,找到那个盗圣。”

    “进血山?”冥王吓了一跳,道:“不!前辈请饶命,我知道错了。”

    苏羽目光轻轻闪了闪,血山果然有一定问题。

    “为什么?”

    冥王怔了怔,反而一脸诧异的望着苏羽:“难道前辈不知道,血山酝酿化石时,乃是诅咒之地,一旦进入十有八九会死于非命。”

    “即便当时没有死,后续也会遭遇到各种离奇的事件,然后惨死其中。”

    这一点,青木深以为然,他凝重道:“前辈,血山去不得!但凡入内者,古往今来都没有好下场,一个都不例外。”

    “最为著名的,就是曾经有一位天族的万圣强者,仗着自己修为通天,强行闯入血山中。”青木此刻提起来,脸色都有些发白:“后来,他回来了,但走出血山十步就倒下。”

    “据说,那位万圣强者除却外表的皮毛是完整的,内在全都被震碎,包括骨骼和血肉,全都如此。”

    “最后给他收尸的人,不小心戳破其皮肤,结果,那位大圣就化作了一滩液体全部流掉,只剩下一层毛皮而已。”

    苏羽瞳孔微微缩了缩,死的可不是什么古圣、大圣,而是万圣级别的强者。

    而且死法实在太诡异!

    苏羽自问实力不错,但绝对无法令一个人只有皮毛完整,内部却全都震碎。

    “自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冒险深入,全都等候化石出世再争抢。”青木凝声道。

    冥王连连点头:“是啊前辈,我们至今还没有弄明白,血山里面到底有什么,那些侥幸逃出来的人,亦都守口如瓶,仿佛有什么禁忌一般。”

    “所以,请前辈慎重考虑,血山乃是有进无出之地!”冥王道。

    苏羽思索一阵,缓缓道:“既然如此,那盗圣何来的胆子闯入血山内?”

    “这……”冥王和青木面露迟疑,显然不太理解。

    苏羽眼睛里闪烁着睿智之芒:“盗圣乃何等谨慎人物,如果所料不差,一定是血山中另有玄机。”

    他一把抓起冥王,道:“走!”

    “啊!不要,我不要进去……”冥王挣扎着,被苏羽给拖进了血山内。

    刚刚踏上血山,苏羽便觉一阵眩晕感袭来,差点没站稳。

    四方的强者们更是被惊动。

    “你们两个干什么?想去找死吗?”一位隐藏的大圣强者豁然冲出,站在血山脚下喝问道。

    随后,又有几位大圣强者现身,不满的盯视苏羽。

    他们显然将苏羽当做了想先一步抢夺化石的人。

    苏羽充耳不闻,继续往血山上走。

    那些大圣强者们顿时急起来,但却无人敢于踏上血山,唯恐遭到那传说中的诅咒。

    只能眼睁睁看着苏羽一直登临血山的山顶,立在一个凹进去的深坑前。

    那深坑之中就是化石孕育之地。

    “小子,你要是敢对化石动任何手脚,我们饶不了你!”一名大圣强者威胁道。

    但其威胁显然没有任何作用,因为进入血山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回来的,全都葬身在其中。

    饶与不饶有何区别?

    苏羽立在深坑边缘,笔直向下看去,眼神里透着丝丝悚然。

    这哪里是什么坑,分明是某种生灵的腹部。

    一眼望去,深坑的石壁全都是蠕动的肉壁,一条条血管清晰可见,其中还有一些血管流出鲜血,从内到外渗透出去。

    因此这座山才呈现出血山的颜色。

    而在最深处,一个巨大的青色圆卵缓缓跳动着,如果人类的子宫。

    难道那就是孕育化石的子宫?

    可,这种孕育方式完全超乎预料。

    这不像是孕育化石,反而像是人类在孕育孩子。

    便是冥王都吃惊凝望着子宫,完全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

    “闻所未闻。”他呢喃道。

    如非亲眼所见,无法相信化石竟然是这样孕育出来的。

    “你的疯心散呢?”苏羽目光扫视深坑下方,并未发现盗圣的身影。

    如无意外,应该是盗圣隐藏起来。

    冥王收回神,立刻感应,片刻后,指向子宫的西南角:“就在那里。”

    苏羽顺着其目光看去,适才发现那里有一片凹陷之地。

    “你退下。”苏羽凝声道。

    盗圣他一人来对付即可。

    冥王大喜过望,慌忙往后退,准备退出血山。

    可谁知,就在他跑到血山的山腰处,那血山中的子宫,忽然颤了一下,喷出一口带着残液的气流,冲天而起。

    苏羽立刻闪避到一旁,气流冲飞到半空,然后无力的坠落下来。

    并且,不偏不巧,竟然刚好落向冥王。

    冥王亦有所察觉,连忙闪躲,不管那液体是什么,最好不要触碰到。

    然而!

    就在他闪避的瞬间,其脚底一踩,不慎踩到一柄遗落在血山的古剑。

    那古剑被踩飞到其胸口位置,插进冥王的心脏。

    冥王不敢置信的望着胸口的古剑,呢喃道:“果然……逃不掉。”

    随后两眼一翻,吐血翻倒在地,其吐出的血,全都是黑血!

    那古剑如此巧合的插进其心脏便罢,古剑上竟然还孕育着一些剧毒,将其一剑毙命。

    否则区区一剑还不至于要了他的性命。

    苏羽看在眼中,瞳孔微微缩了缩,这死得未免太蹊跷了吧?

    难道这就是血山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