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姥爷是盗墓贼 无双

第2296章 苗疆情仇

    “姓龙的,那你知道我是何人吗?”她娇眉紧皱问道。

    “我不管姑娘是何人,我龙星淳看上的姑娘,就一定要娶到手,家中还有娇妻美妾六人,若姑娘愿意嫁给我,我自会打发了她们,姑娘永远都是我龙星淳的正室!还有,姑娘家中只管开口,要多少钱我龙家都肯出!”他信誓旦旦,恬不知耻地说道。

    “哼哼……是吗?”蓝青雅冷冷一笑,说:“那我要你们龙家人的命!你肯给吗?”

    “你???!!!!你到底是何人?”龙星淳一愣,也有点看出了点门道了。

    开始时候完全就是被蓝青雅的美貌所迷惑,现在细细一想,她如此年轻貌美的一个姑娘,怎么会用金蝉蛊?苗疆三山中只有这么三家人会!

    “你听好了姓龙的!我叫蓝青雅!!!我姓蓝!”

    “啊???”龙星淳傻眼了,一听姓蓝,他脑袋嗡地下。在苗疆中几乎没有他看上了娶不来的姑娘,唯有姓蓝的不行。

    两家的恩怨都已经数百年了,蓝家的女人,龙家的男人,不但不能结婚,见了面不大打出手都不错了。

    “阿麻……后来呢?他真的喜欢你吗?”蓝梓晨坐在母亲身边还想听母亲年轻时的故事。

    “后来?还有什么后来呀?龙星淳跟我不可能的,他是龙家后人呀!好了,明天早上阿麻回去再给你讲,听话,回去好好睡一觉吧。”蓝青雅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笑道。好像对即将发生的这场争斗势在必得。

    谁都有年轻冲动的时候,谁也都会长大,当你为人父母了,当着自己孩子的面肯定不好意思说出年少时的那些激情岁月,龙毓懂老人的心思。听得出,蓝青雅其实当年有点动心了。与其说她恨龙星淳还不如说是恨他这个姓!恨他们俩因为家族恩怨不能走到一起。

    龙毓说我的一个朋友中了情断肠的毒,求阿麻赐个方子。我们回去好为她解毒。

    “情断肠?这是中原的一种情花草的毒,你这朋友……”蓝青雅想了片刻,最后还是趴在女儿耳边说出了解毒之法。

    “去吧,今晚不要出来找我!”

    “阿麻……那你千万小心!”蓝梓晨依依不舍的与母亲咱做告别。

    其实她大可不必,不管是龙星淳还是蓝青雅,都不会再对彼此下毒手,他们心中都赌了一口气,只为争一时高低而已。

    回到百灵寨,蓝梓晨为白依兰配齐了母亲所说的那几味药,赶紧为她煎药。苗山蓝家百毒不侵,这是江湖上对蓝家的评价,意思就是,不管是什么毒,天底下就没有蓝家人解不了的。蓝家后人名不虚传,药到病除。喝过解药后,白依兰立刻恢复了血色,体内的毒液慢慢排了出来,能吃能喝的。

    安顿好白依兰,龙毓就说咱们绝对不能信任这个龙星淳,就算信任他,也不能信任冯锡范。必须要做两手准备,赶紧通知代老司,如果来得及,就让你们族人暂时出去躲避几日。

    可二人来到代老司家中之时,代老司家中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没有代老司,苗寨里的人可不会听他们的话。

    后山中,喊杀声震天,百灵寨的数百苗兵也集结完毕,大伙都不愿背井离乡,誓与山寨共存亡。可出乎意料的是,大队人马已经到了后山,喊杀声是不绝于耳,但却没有人要攻百灵寨。又过了一个时辰,后山恢复了宁静,好像所有人马都撤走了。

    龙毓与蓝梓晨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去看看。

    “要不我去看看伯母?以我的修为,就算那龙老司有三头六臂也奈何不了我分毫!”龙毓一把蓝青雅当做一家人了,自然不会看未来老丈母娘受欺负。

    “这……这不好吧?我了解我阿麻的脾气,她自己的恩怨决不许别人插手。咱们再等等吧。”别看嘴上这么说,其实蓝梓晨也担心,那可是她亲娘呀!但这就好比是两江湖高手相约紫禁之巅一决生死一样,是绝不允许外人帮忙的。

    又过了会儿,天色蒙蒙亮,后山上走下来一个人影,苗寨赶紧打开大门,回来的是代老司。

    “二位,你们这是干嘛呢?”他问龙毓和蓝梓晨。“没事了,都回去休息吧,你的朋友还需要照顾呢。”代老司阴沉着脸说道。

    没事了?没事了是什么意思?是说清兵的攻打?还是说龙家人?还是说自己阿麻?

    “老司?您看到……看到她了?”蓝梓晨追上去问。

    可不管再怎么问,代老司就是一句话都不说,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家了。

    “梓晨,走吧,听我的话没错。看来你阿麻赢了。”龙毓点了点头说。

    “啊?你们一个个的都神机妙算呀?能不能不说半截话呀?你怎么知道我阿麻赢了?”她赶紧追了上去。

    龙毓也不愿解释,只是呵呵笑着。

    为何他如此确定?因为他在刚才代老司回来的时候,嗅到了他身上残留着的血腥味,他杀人了!这股血气是男人的,而不是女人的,所以料定,死的肯定就是龙星淳而不是蓝青雅。

    清晨时候,竹林中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白依兰醒了。她正在蓝家吊脚楼小院里呼吸着大山中的新鲜空气。这时,小院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只见从外边走进来一个国色天香之容的美人,那美人长的跟蓝梓晨像极了,每一个表情都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

    “蓝姑娘……?你不是在……”她诧异地迎了上去。

    来的自然不是蓝梓晨,而是她母亲蓝青雅,不过蓝青雅这么漂亮称人家姑娘也不为过。

    蓝青雅走上前来冲她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人家多聪明啊,一眼就认出这姑娘应该就是自己家阿赖的朋友了。她抓过白依兰的手腕,为她搭脉说:“姑娘七日内决不可饮酒,决不可动怒,多喝水,让体内残留着的情断肠快些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