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浩然正气 石皮破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刺激的游戏

    影佐祯昭下意识地抚着额头,眉间的愁绪推都推不开,他现在都有一种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感觉。

    略微思考之后,影佐祯昭起身正色道:“福田君,把部队全部撤回来,狙击手、警卫队、巡逻小队、搜索小队,通通滴全部撤回来,恢复徐州往日的平静。”

    “通通撤回来,蒋浩然不抓了?”福田正惊道。

    “当然要抓!”影佐祯昭脸上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道:“蒋浩然狡猾狡猾滴,在我们严密的监视下他定然不敢动手,不如我们给他个机会,同时放出明天护送汪精卫回南京的消息,逼他露面。”

    福田正狐疑道:“这样行吗?撤出狙击手、警卫队,万一蒋浩然真把汪精卫暗杀了,我们身上的责任就大了?”

    福田正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冈村宁次大将之所大张旗鼓地搞誓师大会是为了什么?就是冲着蒋浩然来的,汪精卫虽然重要,但死了一个汪精卫还有周佛海、还有王克敏,蒋浩然就不同了,那是蝗军真正战略级别的对手,他的存在,已经给蝗军造成了不可逾越的威胁,,连蝗军的士气都严重受影响,所以,用一个汪精卫换蒋浩然,这早就是冈村宁次大将首肯的。”

    “哈伊,我这就去下命令!”福田正哈腰并腿,随即快步走出办公室。

    可怜为岛军立下汗马功劳的汪精卫,到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沦为一条可怜的鱼饵。

    下午三时许,道台衙门的岛军小队在蒋浩然的目视中撤出了院子。

    这几天时间里,蒋浩然三人就在岛军的眼皮底下和他们一起执行了警卫任务,林珑的易容术居功至伟,而他们的身份也是花名册上真实存在的,不过原来的士兵已经被埋在院子里的某棵大树下,任岛军翻遍整个徐州城又怎么样,他们哪里会想到蒋浩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在他们眼前晃悠。

    岛军一走,道台衙门内的气氛顿时松了下来,举的警卫营士兵开始没个正形,留下一部分人站岗值班,其他人开始吆五喝六地要出去放松放松,蒋浩然很自然地跟着他们一起出了门,他得看清楚岛军是不是真撤退了,同时,此地也不宜久留,必须寻找一条出城路线,至于林珑和鲁二牛,两人还得盯着住在东院的汪精卫,顺便摸清楚里面的警卫情况。

    傍晚时分,蒋浩然回到了住所,等候多时的林珑、鲁二牛马上迎了上来。

    林珑急道:“怎么总座,小鬼子真的撤退了吗?”

    蒋浩然道:“撤退了,狙击手、便衣全不见了,我到西城门看了一眼,城门已经打开开始放行了,只不过查得依然很紧,但兵力不多,只有十几个鬼子三四十个伪军,事不宜迟,我们今晚就行动,成事之后,即刻从西城门冲出去。”

    林珑道:“这会不会是小鬼子故意留下的陷阱?”

    蒋浩然道:“当然是小鬼子的陷阱,他们找不到我们,只好用计逼我们出来,一旦我这边杀了汪精卫,四处的小鬼子必然蜂拥而至,一场恶战不可避免。”

    林珑惊道:“一旦被包围,那我们还能全身而退吗?”

    蒋浩然眉毛一挑,云淡风轻地说道:“不怕,小鬼子不知道举已经反正了,围追堵截几个人,在一个面投入的兵力绝对不会太多,到时候几百人从正门乌泱泱地一路杀出,等小鬼子搞清了情况,我们早已到了西门了,只要出了城,天大地大小鬼子能奈我何?”

    看蒋浩然信心十足,林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把汪精卫的住所情况向蒋浩然汇报了一遍。

    围剿韩德勤部刻不容缓,伪军的各级将领早已出城带着人马开赴战场,留在东院贵宾区的,就只有汪精卫和他老婆陈碧君,安保方面是大特务李士群带队,身边约有警卫、特工二十来人。

    就这点警卫力量,蒋浩然当然是不放在眼里的,但为了顺利见到汪精卫不给他逃脱的机会,同时也趁着这个机会把举逼上梁山,此事还得举引见,所以,蒋浩然带着两人直奔举的住处。

    这几天,蒋浩然没有少在举家里穿梭,门口的警卫早就熟悉了,他们都以为蒋浩然用了什么手段攀上了举这棵大树,一个个眼热得不行,对蒋浩然的态度也十分友善,一看见他来了,马上进去通报。

    进了举的家门,左右退下,举马上向蒋浩然挺身敬礼,完全以卑职自居,恭敬得不行。

    蒋浩然也不扭捏,开门见山道:“郝司令,这个时候到来没有别的事情,我想见见汪精卫,想请你引见一下。”

    “这个……不太合适吧?”举面露难色,他以为,蒋浩然这个时候见汪精卫,当然是为了策反,但他知道,汪精卫那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不可能接受策反,一旦不成功,他的反正身份就提前暴露了,而反正工作还没有开始,时期显然还不成熟。

    蒋浩然当然知道举心里想什么,会心一笑,道:“放心吧,郝司令,我有十足的把握能策反汪精卫,就算不成功,他也不会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的,我是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看蒋浩然信心满满,举略微思考,还是同意了,蒋浩然的命无疑比他的更值钱,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相信蒋浩然也不会这么做,谁还嫌活得不耐烦不是?但他没有想到,蒋浩然还真就是这种人,而且还是直接冲着杀人去的,要是举早知道,打死他也不敢玩这种刺激的游戏。

    汪精卫的住处和举的住处都在东院,中间只隔了两栋房子,几分钟之后,一行人来到汪精卫的住处门口,举和警卫说明来意,马上就有人进去报告。

    很快,一个西装革履中等身材梳着中分头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趾高气扬地问举有什么事情,非得现在见“主席”,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明天再说,“主席”现在已经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