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盛世蜜婚 化蝶飞沧舟

第355章 漫长一夜

    得意的笑了一声,周明崇几乎是一语道出盛允澈现在的处境,“而你,盛允澈,好不容易从你大哥手上得到实权,哦,不对……”

    周明崇说着,摸着下颌骨起身啧啧道:“应该说是你好不容易上位,虽然,我并不清楚你上位的过程。可看到你大哥的惨剧,想必你的那些手段也不光明……”

    “而如果你变成嫌疑人,盛家的声誉大跌,你认为,盛家那帮老古董,会不会一怒之下……”

    围着盛允澈慢慢转了一圈,周明崇霍然压低声音在他耳边道:“……废了你这个继承人呢?”

    魅眸渐冷,盛允澈抬眸,凝视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脸,后者深色瞳孔里倒影着他那张脸,处变不惊,气息却完全阴暗下来。

    “……你认为,你可以威胁到我?”极其缓慢的,盛允澈一字一句道。

    周明崇最讨厌他这副假正行的模样,“不然,你大可以试试”

    “抱歉……”一道弱弱的女声忽然响起。

    审讯室的门被来人推开,女警的手中端着两杯咖啡,见到这一幕,手一抖,咖啡险险溢出杯口。

    “有事!?”周明崇颇为不耐烦的回眸,恰巧对上那女警一脸心虚的神色,目光顺着滑落在她手中的咖啡杯上,周明崇那原本沉暗的眼光瞬间变得黑洞摄人,吓的那女警跟着一个激灵 ,完全不明白平日里看着温文尔雅的周队为何会有这幅吃人的神色。

    “我我我……”那女警看着也不过二十三四岁,像是刚毕业大学生的模样,还未完全入世。

    其实,这城南派出所也就两个女警,一个资历稍显年长,另外一个就是资历年轻的这位女警了,因为男多女少的现状,这专攻心理学被破格招收的女警自然成为城南派出所警花,平时都是被一干男性警员捧着的。

    “原来是我的咖啡来了!”

    盛允澈全然不顾周明崇那黑如锅炭的神色,自然而然的跟那女警说话,一番赞美夸奖,“没想到我只是随口一说”

    “美女,没想到你不仅长得漂亮,心地还这么善良”

    “呃,你别……别这么说,我只是,只是……”被盛允澈那双邪魅的黑瞳盯着,女警只觉得脚底下像踩了棉花,整个人都要飘飘欲仙了起来,一时间只顾着脸红,居然连一句整话都说不清楚。

    倒是完全忽略了一边的周明崇,将咖啡放下的时候还有些忐忑的害羞说着,“不、不知道你是什么口味,我我就……”

    “没关系,只要是美丽的姑娘为我准备的,我都爱喝。”

    “对了,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在哪里,三”

    “够了!”

    在盛允澈即将脱口而出三围是多少时,周明崇阴沉着脸色打断盛允澈的下文,那目光几乎能吃人,怒喝一声道:“盛允澈,警察局不是你家,更不是你泡妞的地方!”

    “你以为你进了我这里,还能安然无恙的出去么!?”

    “出去”全然不顾警察被吓到颤栗的模样,周明崇低声怒斥,跟着一脚重重的踩在眼前那张椅面上。

    “哐啷”一声,那警花瘦弱的肩头跟着一颤,下一刻,审讯室的门用力合上,伴着警花逃窜而出的身影。

    虽说城南派出所上有所长,周明崇不过是个小小队长,可在这城南派出所内,还真就周明崇说了算,平常连局长都不敢反驳他。

    翘着二郎腿,姿态悠闲的端起咖啡微抿了一口,盛允澈啧啧叹气,“周明崇啊周明崇,没听过女人是用来宠的么?瞧你这暴力的!”

    “莫不是从良了,穿上了这身人模人样的警服,都忘记以前的自己是什么德性了。啧啧,这习惯可不好”

    “闭嘴”周明崇一听他提起从前,自然而然就想起对方亲手扣在他头顶的绿帽子,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周明崇冷嗤一声道:“盛允澈,你以为你这次落在我手里,我还会轻易放过你么?”

    “奉劝你一句,识相的,给爷乖乖道个歉,兴许小爷我还能放你一马,要不然”

    盛允澈气定神闲的微笑,那邪魅的笑容让周明崇恶质笑开,“……你盛二少就不仅仅是出现在经济报上了。”

    合上咖啡杯,盛允澈薄唇边的弧度越扩越大,“如果……我不合作呢?”

    “抱歉了,”盛允澈放下咖啡杯,抬眸对上周明崇那绝对不怀好意的目光,“这两个字,绝不可能出现在我的字典里!”

    “……”定定的死盯着盛允澈好一会儿,周明崇才霍然笑开,蓦然,他猛然收了笑声,面色下沉,下一刻,周明崇摔门而出。

    那绝对张扬着主人怒气的摔门声,让一干加班加点工作的警员们诧异望来,就见到往日他们心目中英明神武的周队那一脸铁青的模样。

    “你们,过来!”扬手,周明崇努力克制着那股愤怒的情绪。

    “周队?”陈兵小心翼翼的凑了上来,瞅着周明崇那绝对阴沉滴水的神色,小心肝禁不住颤了颤。

    刚才他们警花一脸惊吓的跑出来那会,他们就在议论纷纷,里面这人与周队究竟是何关系,让周队恨不能把对方剥皮拆骨了一样。现下看来,这应该是上升到私人恩怨了。

    用力咽下那口气,周明崇咬牙恨恨道:“带几个人进去,好好的给我伺候他,若是能让他招个一只半点,那是更好。当然”陈兵总觉得周明崇这笑容冷的让人发颤。

    “如果他敢反抗,就再给他安个不配合警方协助调查袭警罪……”

    “可周队,这人”

    其余几个警员们面面相觑后,其中有个站出来刚想说,看这人的身份估计是个不能得罪的,他们私下用刑会不会出事之类,陈兵已经抢先一把推开了他,很是知事的说道:“周队放心,这点小事我们兄弟几个一定办好,绝对好好的‘伺候伺候’他,一起协助案件发展。”

    陈兵当然很有眼色的知道周明崇与里面那人不和,现下反对周明崇也没好结果,况且进了警局动用私刑前,难道还特别去查你是某某某,最后都是吃闷亏的份。

    “嗯!”周明崇给了陈兵一个奖励的眼神,继而又吩咐道:“其它几个,去查查那几个犯罪嫌疑人,争取最快得到线索。如果这桩案件破了,我们每个人绝对可以记上一功!”

    周明崇的话让一干警员们蠢蠢欲动,确实,城南派出所多久没碰到这种大案了,若是这案件破了,恐怕可以造成多大的轰动,可想而知。

    这一夜,如同末冬初春的每一个夜晚般,家家户户相拥而眠,梦境正酣,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个夜晚早已风起云涌的不再平静。

    随着这一夜的过去,是那些看不见的接踵而来的黑暗潮流。

    开往城南派出所的路途上,后车座里,霍行衍闭目遐思,即使面目依然清俊如昔,却依然有着掩饰不了的疲倦。

    一夜已然过去,导航仪上显示的时间是五点十分,天色依然昏暗,偶有些许晨光朦朦胧胧,车窗外凝着一层薄薄雾气,大清晨的早上,公路上连私家车都很少见。

    连夜处理了那些事,亲眼看着假药销毁处理,又将那些人秘密处理后,霍行衍于凌晨12点,调动高层在电脑上开了一个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视频会议,稍稍歇息了一个小时,又马不停蹄的赶往城南派出所,而就在刚才,他已经吩咐下去风行旗下传媒子公司旗下所有杂志社报刊都不许刊发明天的头条新闻,所有消息封锁后,他才有闲心静下来思考。

    “四少,您休息吧,等到了我叫您”小李眼见霍行衍这一夜的忙碌,他刚才睡了5个小时,而四少却只睡了一个小时。

    阖目,霍行衍润唇微动,“还有多久?”

    “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四少!”

    “嗯!”霍行衍淡淡的应了声,清俊的眉宇依然蹙着。

    他从没想到周明崇居然是这么难啃的一块骨头,调动了所有关系明里暗里施压甚至于给城南派出所施加压力,可周明崇依然不为所动,霍行衍算是实实在在知晓这个‘小太子’称号的分量。

    霍家的势力范围基本都在a市,盛家也是,可以说原本他们那批跟周明崇这批原本是两个泾渭分明的团体,而即使霍盛两家在只手遮天,f市这边却实实在在是周家的地盘范围,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霍行衍算是实实在在被摆了一遭,于是这才有了亲自前往会会那小太子的举措。

    “四少,您看,若是借助霍家的势力,那”小李从后视镜中看到霍行衍那紧蹙的眉,忍不住道。

    “不行”霍行衍猛然张开眼,直直看向小李,算是无声的警告,“这事别惊动老爷子!”

    “可”

    小李还想再说,悦耳的手机铃声蓦然在车厢内响起,是一首时下最流行的流行曲。

    那是某次封蜜听不下去霍行衍那单调的老年铃声,才偷偷给他换的手机铃声,那丫头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在霍行衍的眼皮子底下。

    眼神瞬间一柔,小李偷笑着转过目光,放轻了呼吸。

    却不知,霍行衍在接通电话后的那一刻,眼神蓦然变得格外凝重,半响,等话筒那头交代完毕,霍行衍的目光已然变得格外沉重。